刚刚更新: 〔农门有喜:带上傻〕〔我在墓里安生〕〔云泽寄雪不了情〕〔婚姻的荆棘〕〔捡到一个异界〕〔极品妖孽强兵〕〔郡主养成记〕〔傅先生,偏偏喜欢〕〔斗武乾坤〕〔异度冲击〕〔国民校草心尖宠:〕〔女帝家的小白脸〕〔民国大特工〕〔都市之绝世仙帝〕〔炮灰女修仙记〕〔全能庄园〕〔快穿系统:国民男〕〔凤门嫡女〕〔崩坏世界的执笔人〕〔大道谁属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学霸女神超给力 第784章 我爷爷,也是你爷爷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说到这个问题,孔慕晴就不吭声了。

    “怎么啦?”云画抓着她的手问。

    孔慕晴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没什么,他承认了他以前谈过恋爱,应该就是跟那个叫牧雪初的。那天在家里告诉我这件事情的牧雪君,看起来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应该是哪位牧雪初的妹妹。而那位牧雪初……我估计她应该跟顾荀差不多年龄。”

    “嗯,然后呢?”云画问。

    孔慕晴摇摇头:“顾荀不愿意提及这些。我问他,我跟牧雪初是不是很像。”

    “他怎么回答的?”云画也好奇了。

    “他说不像,一点儿都不像。”孔慕晴看着云画,“我还想再追问,他就转移了话题。看得出来,他并不想提及牧雪初。”

    云画皱了皱眉,“很多男人是这样的,以前的感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并不愿意再多提及。这并不代表着他还爱着对方,如果他真的还爱着牧雪初的话,以顾荀的能力,他想娶谁就娶谁,那他没必要娶一个替代品啊,对不对?他娶的,就只是他想娶的人而已。”

    孔慕晴笑了,看着云画说:“画画,你不知道,牧雪初死了。他就算是想娶,也娶不了。”

    “……”云画抽了抽嘴角,简直想爆粗口。

    在劝慰别人的时候,被瞬间打脸是什么感觉?嗯,就是云画现在的这种感觉。

    她忍不住瞪了孔慕晴一眼,“死了啊,所以呢?你是担心死去的牧雪初会成为顾荀心头的白月光?永远也得不到,但是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那种白月光?”

    孔慕晴没吭声。

    云画叹了口气:“慕晴,别跟自己过不去。别的事情都不要去想,就按照你自己的感觉来说,你觉得顾荀爱你吗?你觉得顾荀对你在意吗?你觉得……顾荀是你能够托付终生的人吗?”

    孔慕晴沉吟片刻,轻轻地点头。

    云画摊手:“这不就行了。不管顾荀和牧雪初之间有什么过往,至少他现在爱着的人是你,他娶的人是你,他愿意共度一生的人是你!”

    云画轻轻一笑:“你纠结,说明你爱上他了。因为爱上他,才会对他的过去这么在意,对他的心意这么在意。可是,谁没有过去?往事不可追。要珍惜的是现在和未来,而不是纠结于过去。”

    “慕晴,顾荀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你不会不清楚,他会将就吗?并不会。所以他娶你,真的就只是因为他想要娶的人是你。”

    “听没听过一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云画轻轻一笑,“你觉得你和他之前的交集并不多,可或许在他眼中,他和你的交集已经很多很多了呢。在你还有左柠的时候,他很君子地站在一边上,远远地看着,不参与不破坏。当你和左柠分开,当你处在最艰难的时刻,他站了出来。”

    “真的不用想太多啦!”

    云画抱着孔慕晴,“再有几个月,宝宝就要出生了,想好给宝宝取什么名字了吗?哎,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

    6月27号、28号、29号,江省中小学统一期末考试。

    高中三天,初中两天。

    28号下午,考完最后一场。

    从考场出来,云画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一看号码,她就笑了,连忙跑到僻静的地方接电话。

    “喂。”云画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的傲娇,“终于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呀。”

    “抱歉。”薄司擎的声音很低,还带着些许的沙哑,“考完试了?”

    “嗯,刚考完最后一科。你不是算着时间打过来的吗?”云画哼了一声,“你的嗓子怎么了,你是去选拔,又不是被选拔,这么累呀。”

    “顺道出了个任务。”

    这话说得太轻松了,就像是在说顺道买了个菜一般。

    云画都无语了。

    “楚煜说他也要去参加试训呀?”云画问。

    “嗯。”薄司擎简单地回答,直接问她,“没多少时间,不要说别人。”

    “……”云画的脸有些发烫,“哦,好。可是……那要说什么?”

    “说你。”

    “说我什么?”

    “说你每天在做什么。”一身狼狈的薄司擎,身上还有干涸的血污,躺在训练场的草地上,脸上的迷彩还没洗掉,浑身上下都透着疲惫,可他对着电话时,目光却难得地温柔,声音更加腻死人。

    云画眨了一下眼睛,蹲在操场上,揪着地上的草,“上午上课,下午训练,晚上修改稿子,或者是跟容璟哥谈一下公司的事情。就是这些呀……你要听吗?不觉得无聊啊。”

    “不无聊。”薄司擎的声音很低,“跟你有关的,就不会无聊。”

    云画抿着唇笑了,“是吗?嗯,可是我觉得这些事情很无聊呀,没什么有趣的。你呢,选拔有趣吗?”

    薄司擎轻笑了一声:“没趣。”

    “为什么?”云画瞪大眼睛问。

    薄司擎沉默了一下才低声说道:“因为是要把他们带去基地。他们原本在各个普通部队里就已经是尖子了,方方面面都很优秀,如果没有被我选上,他们在普通部队里也可以晋升,或者时间到了转业,他们大多都能一声顺遂。”

    “可若是被我挑选上了,又经过了最终的试训,那他们就等于是把命交到了我手上。”

    薄司擎的声音很低,“即便是我倾尽全力教导他们训练他们,可在出任务的时候,我也未必就能把他们全部都平安带回。一想到他们中的某些生命,可能会在任务中消失,我就……很难高兴起来。”

    云画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那你呢?你从进入这个基地开始,你不知道自己随时都可能会牺牲吗?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坚持呢?你就不许别人跟你抱着一样的想法呀。”

    薄司擎笑了,“嗯,你说的很对。他们也都是一群有梦想的人,愿意为了梦想流血牺牲,我应该尊重他们。而尊重他们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好好操练他们!”

    “好惨。”云画噗嗤地笑了起来,“接下来的试训,对他们来说恐怕会跟地狱一样难熬吧。”

    “没错。”薄司擎的声音又恢复了活力。

    他停顿下来,云画也没吭声,两人听着彼此的呼吸声,什么都不说,也一样甜蜜。

    最终,还是薄司擎先开口了:“画画,我要挂电话了。”

    “哦。”

    “你过两天就要去帝都了是吧。去了之后,可以见一下爷爷,别人就不用管了。”薄司擎低声说。

    云画眨了一下眼睛:“你爷爷?”

    “我爷爷,也是你爷爷。”

    “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斩龙〕〔独宠小萌妻〕〔千金索吻:卖身总〕〔九爷,宠妻请节制〕〔穿进红楼:晴雯,〕〔步步逼婚:总裁,〕〔农家子的发家致富〕〔闪婚蜜爱:墨少的〕〔恶魔校草,太过分〕〔农女太彪悍:夫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