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贞观太上皇〕〔符霸异世〕〔武心潜龙〕〔龙武帝尊〕〔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名门婚宠:晚安,〕〔凶灵祭〕〔荆楚帝国〕〔逆命魔主〕〔逆天玄女帝:魔帝〕〔界域管理执行者〕〔火影之救世主〕〔穿越之教主难为〕〔一夜强宠:禁欲总〕〔那年君至〕〔极品兵王〕〔武道成圣〕〔会长心尖宠:小冤〕〔重生之极品仙帝〕〔皇朝第一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无度:这个反派太温柔 第二十九章悸动
    叶舒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知道鼻尖处一直若有若无地缠绕着淡淡的清冽的味道。

    她有些废力的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便看见那个银发的少年就在不远处看着她,灰色的眼睛浮现一丝丝温暖。

    真是晕久了都出现错觉了,那样像刀一样的人。

    她突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家旅馆,竟然有点亲切感。

    叶舒容觉得气氛静得有点尴尬,自从她遇见陌玖以来,这种感受就变得很常见。

    她看向被风卷起的窗帘,窗帘晃动的声响在此时很明显。

    还有她的心跳声也很明显。

    也许是因为这种安静到有点诡异的气氛,陌玖先说话了。

    “伤你的箭上有毒,专克仙族灵力,虽然我帮你解了,但是你这几天还是不要动用太多力量。”

    竟然一次(性xing)说了这么多,叶舒容楞了一下。

    随即反应过来,耳尖有点微不可觉的红。

    这次真是大意了,直接砍了那些箭便行,偏偏脑抽的去挡。

    “任务已完成,你是要离开吗”

    不知为何叶舒容心中划过一抹失落。

    “不会。”

    也许是错觉,陌玖清冷的声音似乎柔了一些。

    叶舒容支起手准备起(身shen),但感觉从左肩到整个手臂似乎都麻痹了。

    一个不稳,又倒了下去。

    清清冷冷的味道一下子明显了起来,陌玖及时扶住了她。

    叶舒容尴尬的清咳一声,竟然弱成了这样。

    只是为什么眼前这个伤得比自己惨多了的家伙却一直活蹦乱跳。

    陌玖的银色短发垂落在额际,浅灰色的眼睛给人一种冰冷寡淡的感觉,微抿的薄唇颜色亦是十分浅淡

    不能看下去了,真是失礼。

    忽然那个黑色精致的耳钉又撞入了她的视线中,那个散发着讨厌气息的东西,不过她这次却对佩戴的人无法生出厌恶的(情qing)绪。

    这次还有一次是临柒

    那个让她忍不住拔刀的红衣妖孽男。

    她的神色几次变换,陌玖眼中闪过受伤,退了几步。

    “你认识临柒吗”还是说现在很流行这种东西

    “你离他远点。”

    这是认识而且还有可能有点矛盾

    不知为何叶舒容松了口气,她不想陌玖和那种人太过牵扯。

    她忽然看不懂陌玖的神(情qing),他(身shen)边似乎突然笼罩着一层失落。

    就像是不如意的小孩子,叶舒容被自己这个定义逗笑了。

    陌玖一抬眸便看见了栗发少女漂亮的笑容,眼角眉梢都透着笑意,酒色的眼睛似乎能醉人心。

    这是因为他还是因为那个心思诡谲的人

    “陌玖,你应该不是本校区的吧我好像从未见过你。”像这样的人只要见过一次便不可能忘记。

    陌玖闻言有种放松了的感觉,不是因为那家伙。

    可当他回过神时,又感到心中愈发沉重,要是她知道了真相会如何可能会用她的刀杀了自己吧

    可就算是那样,他也贪恋这短短时光的温暖。

    他突然感到那只耳钉有点发(热re),像有什么是要封住他的这个想法。

    他的感到一阵阵刺痛,微皱眉的捂上头。

    叶舒容有点不明所以,她的问题有难回答到让他头痛的地步吗

    她突然想起了初见时陌玖满(身shen)的伤,难道还有精神类攻击所致的伤

    叶舒容无视自(身shen)因中毒而产生的无力感,跳下(床chuang),(欲yu)走上前。

    可突然陌玖又像没事了一般,神(情qing)中带着冰冷,那双灰色的眼睛就像是初见时一般没有任何(情qing)绪。

    “你没事吧”

    叶舒容能感觉到他的状态并不好。

    “没事。”

    陌玖伸手触了一下他那只黑色精致的耳钉。

    不得不说,虽然她讨厌这东西也得承认它的颜色样式与这人极为相称。

    陌玖眼中的冰冷在瞬间消逝,快得让她以为刚才是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帝姬传奇:华都幽〕〔重生之嫡女安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综]BE拯救世界〕〔贵女阿好〕〔超级兵王(步千帆)〕〔总裁深度宠:Hi!〕〔婚色暖生香〕〔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