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可恶的离婚,可爱〕〔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天道制霸计划〕〔甲壳狂潮〕〔抽疯手〕〔一拳正义〕〔宠后多娇:昏君养〕〔军帝隐婚:重生全〕〔学霸女神超给力〕〔重生之灰姑娘的逆〕〔龙魔血帝〕〔最强海岛兵〕〔私人书馆〕〔绝品神医〕〔在古代做皇帝〕〔盛世为凰:暴君的〕〔直播大战僵尸〕〔魔教教主的退休生〕〔这个游戏不简单〕〔重生嫡女有空间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无度:这个反派太温柔 第一百零八章破障
    尖锐的花刺划破了肌肤,叶舒容像是失去了感知一般久久凝视着手中的水晶玫瑰。

    她脑海中又浮现了那幅画面,清俊的少年将雪莲递在她手中,带着温和的笑。

    水晶花上带着点点斑驳的血迹,她忽然想起了在她将刀刺入陌玖(胸xiong)膛时,他在她耳畔的低语。

    对不起,将它弄脏了

    就像是断层的记忆忽然涌现,在满目的猩红消退后才忆起他的退让和温柔的眼神。

    可是为什么要欺骗我,明明是敌人

    她多么希望自己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名为陌玖的少年,希望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对(爱ai)的幻想以及对未来的期盼。

    陌玖愿你我再不相见

    叶舒容从玫瑰丛中站起,双手早被玫瑰刺划出一道道红痕,她沉默地将水晶花锁入木匣之中。

    就这样吧,尘封的密室再次被开启,叶舒容紧握着刀柄,记忆交替而现

    不要犹豫,那会阻碍你的刀

    白发的长老严厉地看着面前练刀的小女孩,刀影之中是女孩倔强而凌厉的眼神。

    什么时候她竟开始犹豫徘徊,无法做出决定

    世界上最凌厉的招式不在于武器,而在于心,必杀的决心。

    雨夜中亲人的逝去,还有那没有回来的珂柔这些还不够让她决心杀掉所有组织中人吗

    月光下银发少年清冷纯粹的眼神,也许那就是心动的瞬间。

    叶舒容带着矛盾难以理清的(情qing)绪挥出一刀,仿若空气被撕破的声音。

    牵扯在复仇之刃上的多余(情qing)绪,不应该属于她,只是心为何如此之痛,痛到难以呼吸。

    刀舞得越来越快,封闭的金属室中竟然看不清人影。

    “陌玖混蛋”牙刃脱手而出,插入了金属墙壁,空间内回((荡dang)dang)着声音。

    叶舒容忽然停手,仿佛脱力了一般坐在地上,双手抱腿。

    栗色的长发垂落,掩住了脸颊,这是谁也不知晓的哭泣。

    越是强大固执的人就越是脆弱

    师傅,我明白你的话了,就让我软弱一次吧,仅有一次。

    出于担心,梦苔很早便跑到了西区深处,叶舒容所在之地。

    一走进便看见了沐浴在阳光之下的漂亮少女,栗色的头发都似乎闪烁着温暖的金色。

    “小容,你又在剪花吗”梦苔凑了上去,叶舒容真的没事了吗

    “嗯,花瓶中的花枯萎了。”

    叶舒容微微一笑,眼中似乎盛着阳光,让梦苔有种她昨天所见都是错觉的感受。

    不过小容能好起来便是好事,她默默地看着叶舒容,无聊地掂着脚尖。

    “要不要我今天继续给你换个发型”梦苔眼中一亮,想起了自己未完的作品。

    叶舒容忽然想到了那朵水晶花和其上的鲜血那种压抑着的(情qing)绪似乎又要翻涌而出。

    “小容,你的手”

    叶舒容低头,只是手指被划破了罢了,她灵力运转,手上小小的创口瞬间止血愈合。

    其实梦苔惊讶的是叶舒容竟然会不小心被剪子伤到,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平静如潭水的叶舒容无法保持镇静。

    “小苔,你们还未恢复训练吗”叶舒容将剪子收起,目光平淡地看着面前绿头发的小姑娘。

    “糟”梦苔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转头跑出去,“楚琛老师说了要在虚拟战场集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王的霸气邪妃〕〔守望先锋降临漫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婚色暖生香〕〔逃妻通缉令:谁给〕〔强势锁婚:傅少的〕〔帝姬传奇:华都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