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娇妻总裁宠上〕〔表哥他是个祸害〕〔蚀骨微爱,总裁的〕〔江山为聘:毒妃魅〕〔无线混乱〕〔武林浩劫之后〕〔我住十八楼〕〔寻宝全世界〕〔我的极品兵王老婆〕〔无敌仙二代〕〔过龙门〕〔梦境指南〕〔影视世界当神探〕〔绿茵表演家〕〔核爆中走出的强者〕〔美食探险队〕〔回到八十年代做土〕〔流水无情花有意〕〔宿主脑阔疼〕〔混在漫威世界的疾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无度:这个反派太温柔 第一百四十九章黑暗
    “这个我可以做到,刚才竟然没有想到。”作为一名优秀药剂调配师,用灵力感受药草灵植的生命状态及属(性xing)是基本功。

    叶舒容没看清他怎么出手,就看见原本肆意生长的植物缩回了花盆,只留下一株仿若碧玉雕成的翠绿色小芽。

    果然没错,木岑老师虽然战斗力不强,但他的灵力深厚,并且控制力极强,如果是在南森,他一定可以混个长老当当,那里可以说是药剂师的圣地

    烂摊子被解决,梦苔感觉获得了新生,在木岑老师点头后兴冲冲地和叶舒容出去感受新鲜空气。

    “要是再弄得遍体鳞伤,我可不会救了。耽误我研究药剂的时间。”

    木岑的声音传来,叶舒容知道他是提醒自己,而且要是真伤了,他绝对不会见死不救,因为从小到大这句话他说了无数遍

    看着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房间,木岑叹了口气,作为一个伤员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省点心呢,就是不安安静静呆着,回去一定要在梦苔爷爷面前告她一状,免得她成天撺掇病号。

    他瞥见了桌上还未开封的另外一瓶药剂,然后再看了看手中的空瓶子,想起叶舒容淡定地一饮而尽的样子。

    难道真的是药剂的味道在放置一定时间后就变了

    木岑似乎做了一个大决定,他拿起了桌上装着琥珀色液体的水晶瓶,这种修复型的药剂普通人尝点没关系,第一次制作时他也尝试过。

    犹犹豫豫地端起瓶子,然后皱着眉喝了一口,瞬间有种被惊雷劈中的感觉,直接喷了出来。

    他干呕着,那种苦味久久不散,眼角都似乎被刺激出了生理(性xing)的泪水。

    看见手中的雪玉果,直接咬了一个,清甜的味道似乎有点唤醒了苦到失灵的味觉。

    他当初为什么要调配出这种东西,简直是噩梦,或许可以友(情qing)交给学院那些人,帮忙审问((逼))供之类的

    “小容,你的伤还疼吗”梦苔走在旁边,似乎有很多东西想要问她,但又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叶舒容也乐得见她这副纠结的样子。

    好吧她承认自己有时确实有点恶趣味。

    “已经愈合了,没什么大碍。”叶舒容回答梦苔道。

    “你什么时候会说出自己伤得严重估计就算是要死了也一副什么问题都没有的样子”梦苔翻了个白眼,表示已经无法信任叶舒容这个从不报忧的家伙。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灵力衰弱成这样,瘦弱得仿佛一阵风就可以把你刮跑,还说没有事”

    “”

    叶舒容和梦苔走在树荫小道上,四周没有什么人,金色阳光细碎地透过枝叶的缝隙,叶舒容刹那间产生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小容,我没有什么朋友,你不要随随便便就死了。”

    梦苔的话语像是调侃,但叶舒容能看见她眼底的认真,梦苔有些时候真的是拥有令她吃惊的敏锐。

    “从我拿起刀的那刻就注定停不下了,不过,我会努力不随随便便死掉的。”叶舒容脸色还带着几分苍白,但坚定的眼神不会改变。

    就算是迷茫,那也只会是短暂的瞬间,她始终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残酷冷静地斩断不该有的牵绊

    梦苔低垂着头,绿发都无精打采的,她没有叶舒容的经历,无法体会那种感受,不过她能感受到那种无边的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王的霸气邪妃〕〔[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