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中的奶妈〕〔量子意志〕〔重生军嫂逆袭记〕〔军妻太迷人:八零〕〔我成了游戏世界的〕〔萌神信徒〕〔盛世田宠:带着淘〕〔回到古代做神探〕〔王牌特工:傲娇老〕〔卧底娇妻:总裁前〕〔都市之地狱之主〕〔豪门之宠,戳着心〕〔蛇妻之祸〕〔魔煞燃血〕〔聊斋好莱坞〕〔我的餐厅连接着异〕〔机甲破世〕〔逆天邪医林辰〕〔战道天图〕〔赤壁之崛起荆南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37.第7—9章
    这时沈家二老和三个孩子加一个丫鬟也赶来这个院子, 正瞧见赵清漪的哭嚎。沈俊上前去扶住心爱的妻子,当然不是赵清漪, 因为他看见王薇脸色苍白。

    赵清漪看到沈俊这自然选择扶她的作态, 像是更受刺激连退三步跌倒,额头正撞在地上,鲜血流了出来。

    在场主仆看着都觉得疼, 赵清漪是用生命在演戏。

    赵清漪额上流着血, 悲痛欲绝的看着沈俊,跌跌撞撞好不凄凉。

    “沈俊,你当真要做这忘恩负义, 瞒妻另娶, 不知礼义廉耻之事么?”

    沈俊这时清醒一分,放开了王薇, 看着赵清漪道:“夫人,此事另有情由, 你不尽知,容为夫慢慢和你说。”

    赵清漪含泪退后一步, 哭嚎道:“我只问你,这位是你新娶的妻子吗?”

    沈俊道:“薇儿是平妻。”

    赵清漪道:“笑话!妻便是妻,妾就是妾,何来平妻?你饱读圣贤之书, 竟不知礼法吗?我并非不能容人, 早有为你纳妾之意, 你何必做这等下作之事?如今, 我只问你,我和她,谁是妻,谁是贱妾?”

    沈俊没有想到赵氏竟然如此刚烈,沈俊看向张氏,张氏却也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昨天一切都太突然了,沈俊没有时间安排其它事。

    张氏却是不管如何都要帮儿子的,冲赵清漪道:“赵氏!你这是为妻之道吗?冲相公大呼小叫的!”

    赵清漪道:“老夫人,我若不是他妻,何谈为妻之道?”

    沈俊道:“夫人,我何时说过你不是我的妻子?”

    赵清漪指着王薇道:“那她就是贱妾吗?”

    沈俊说:“她是我的平妻!”

    赵清漪冷笑道:“大夏礼仪之邦,便是当今圣上,也无立‘平后’之举,你比皇帝还能耐,家中糟糠还没死,也没告知,就娶平妻了。”

    沈俊心头隐怒,道:“你便如此要逼死薇儿吗?”

    赵清漪哭嚎道:“是你要逼死我这个十年如一日为你奉养两老,生儿育女的糟糠之妻!你想我死,我可以死!我这就去撞死在开封府衙门外的石獬豸上,成全你们这对无耻之徒!”

    张氏骂道:“赵氏!你还要胡闹什么?”

    赵清漪盈盈向张氏一拜,道:“老夫人,我十年如一日奉养你,你坐着我站着,你吃着我看着,你睡着我做着,无怨无悔,只因你是我夫君的母亲。如今夫君既然无情无义无信无耻,我错把鱼目当珍珠,悔之晚矣!今日我就去撞死开封府外的石獬豸上!愿化为厉鬼,日夜纠缠忘恩负义之人,让他不得安生,诅咒他与王氏的后人,男的世世为奴,女的代代为娼……”

    在场主仆看着满脸是血,状若疯魔的,却直扣人心的赵清漪,心下骇然。

    王薇可不想这事捅出去,上前一步,想向赵清漪施礼,赵清漪却跑开了,叫道:“我不受淫/妇之礼!”

    王薇泪流了下来,说:“姐姐,你何苦逼我,我不是要夺走沈郎,夺走你的丈夫,而是要加入你们,我们都是一家人呀!”

    赵清漪道:“你何日加入我们,我都不知道,你当初没告诉我,没有问过我的意见,今日才来,便是晚了。”

    王薇暗自咬牙,看向沈俊,沈俊目中含着杀意,看向赵清漪道:“夫人!你是妻!但是薇儿对我有救命之恩,若不是她,你也已经没了丈夫,你何至于为难她?”

    赵清漪道:“什么救命之恩须得处心积虑瞒着家另娶?贪恋/美/色、喜新厌旧何须用救命之恩当遮羞布?你便是先明着与我和离再娶,我还敬你大丈夫敢做敢当,不会纠缠于你。你心计深沉,为防人们称你是陈世美,定想偷偷害死我,对外假称病死,办个场面大的丧事,外人不知,还要说你一句有情有义呢。与其被你们毒死利用,不如现在就去开封府撞死!!”

    沈俊和王薇都被说中心事,没由来吓了一跳,沈俊多年未见糟糠,竟是不知当年那个文秀小媳妇变成如今这样的泼妇。

    沈俊知道放她出去,或者现在就弄死她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的,只得隐忍道:“那你想怎么样?”

    赵清漪道:“你要我死,还是要我活?”

    沈俊心中恨死了她,哪里能说出来?

    “我怎么会让你死,现在好日子在等着你呢。”沈俊哄她。

    赵清漪道:“那你来宣布,我和她谁是妻,谁是妾?”

    沈俊咬牙:“你是妻。”

    “她是什么?”

    沈俊暗想,先哄住她再说,于是含糊答道:“她是妾。”

    “大声点!我要让全府上下都听见!王氏是贱妾!”

    沈俊还真怕现在闹大,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王薇,心中一痛,却大声道:“王氏是妾!”

    “是贱妾!是不告私收的贱妾!”赵清漪大声强调一遍。

    沈俊俊脸黑沉得可怕,王薇却要仰后倒去,沈俊扶住了她,怒道:“你要害得她一尸两命才甘心吗?”

    赵清漪道:“你别给我扣帽子,你们当日能做出此等无耻之事,便要承担现在的后果!”

    王薇浑身气得发抖,可是有苦说不出来。王薇一生要强,不仅是和别人争强好胜,便是她的异母姐姐,她也要胜过她。姐姐被母亲郑氏嫁给侯门废物次子,可是明年姐姐丧夫,独居于她亲娘留下的庄子里,后年却遇上了沈俊这样完美的男人。

    三年后在沈俊诚心的求娶下,父亲感动,从中操作,姐姐二十八岁还能二嫁给沈俊这个状元出身的男人。而他二十年后高居参知政事,她父亲努力一辈子也止步吏部尚书。

    而前生她嫁的安国公无实职的嫡子,却对李蓉那贱人念念不忘,她不如意了一辈子。可上天再给了她一次机会,她要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她却忽视了沈俊的糟糠妻要过一年才死,结果她成了平妻,也是她今生的耻辱。但为了今后的荣光,且她已无路可退,只有等待了。

    忽听一个妇人冷笑声插进来,说:“何人欺辱我女儿!?”

    但见一个衣着华贵,发髻高耸的中年美妇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进了院来,正是一早王薇第一回晕,就有人去不远的尚书府了。

    这正是王尚书夫人郑氏,郑氏乃是二品诰命夫人,威势甚重,看向赵清漪的目光冷得渗人。

    郑氏身后的嬷嬷喝道:“此乃二品诰命夫人,你敢无礼?”本朝三师、三公是加荣的正一品;平章、枢密使是实职正一品大员;参知政事是从一品;尚书是正二品,但是吏部尚书王闳也是入阁了的,又因为如今平章空缺,他也是地位非凡了。

    赵清漪朝郑氏福了福身,道:“此乃状元府,我乃状元夫人,此间的女主人。阁下虽是二品诰命,但是也无到他人府中客大欺主之理!”

    郑氏怒道:“好一张利嘴!你若害死我女儿,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赵清漪昂首挺胸,道:“小妇人虽然愚顿,但也听说大夏朝乃徐氏天下,何曾听说大夏朝姓了王?尚书大人一边道貌岸然读圣贤书,一边养出不要脸的女儿睡别人丈夫,可是好家风!你尚书夫人竟可以擅闯状元府,客大欺主,好威风!好霸气呀!”

    郑氏哪里见过这种妇人,气得胸膛气伏,说:“给我教训她!给我教训她!”

    郑氏身边的下人走过来,赵清漪退后一步,大声怆然道:“想要我给你那成亲才三个月竟然有了六个月身孕的女儿腾位置,何需如此!?成亲前沈俊与我和离,敢做敢当,何须要我的命掩盖他们的丑事呀!沈俊喝了我十年的血成了状元,现在还要我的命,良心是被狗吃了吗?这样的人为官,非社稷之福呀!”

    徐晗本是好奇救了她哥哥的状元夫人,那位王薇有东京第一才女之誉,当日诗会还胜了她表妹夺了魁,嫁了一个有才有貌的状元郎,让她的表妹抑郁了好几天。

    这竟然又跑出一个状元原配,特别是听哥哥说这位状元原配好像会点功夫,那可有意思了。

    今日一早,已经无聊好几天的徐晗就按耐不住要来看看,不知道这原配平妻怎么闹,没有想到这位原配果然战斗力超级大的,王薇都晕过去了,这怕是真晕。

    要是表妹瞧见,不知要怎么笑,这位王薇和表妹有对东京第一才女有瑜亮之争,素来面和心不和。

    徐晗趴在屋顶,看得兴致盎然,衣袖忽被人扯了扯,徐晗道:“阿桑,不要拉我……”阿桑正是英王府的家臣,少数的武艺高强的女侍,随身保护英王府唯一的小郡主。

    “表妹,很有趣吗?”

    徐晗转过头,看到一个一双桃花眼的男子,说:“大表哥,你怎么在这里?”

    那男子笑道:“听说表弟回京,我一早去王府,没料到了门口,见你带着阿桑出门,都没看到我。我在想你有什么好玩的事,原来……呵呵……”

    徐晗笑道:“王薇这人这么装,这回却要出大丑,表妹肯定也想看看戏了。”

    那男子道:“妹妹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徐晗又做嘘状,让他看戏。

    沈俊哪里能让赵氏将事闹大,怒道:“赵氏,还要胡说八道,我将你送入大牢!”

    赵清漪道:“送入大牢?栽赃陷害,扣个罪名就除掉拦路石了,你就可以摆脱我爹这个只是个秀才的启蒙恩师老泰山,让你的吏部尚书新岳父给你当大官了!”

    这种大实话怎么能说出来呢?!她就要当众大声说出来,她不信根基尚浅的沈俊府中下人嘴巴都这么严,况且这事弄得满府下人都知,让下人们心底都有几分看不起沈俊,那也爽了。

    赵俊以为他以休弃威胁,她总能畏怕,可是原主当年会怕,因为她还想和这伪君子过下去,现在的赵清漪无欲则刚。

    徐晗暗自点头:有趣,有趣!这声音,那是满府下人都听到了。看她躲避嬷嬷的抓扑,只怕真有功夫。哎哟,沈王两家要封她的口就难了。

    “是谁在背后议论老夫!”忽见院门口小厮簇拥着一个三缕青须长袍男子来,看着不过五十来岁,一派清正气度,观之令人信服。

    王尚书拥有一副天生的官相。

    几个小厮将赵清漪围住,似能随时发作,赵清漪道:“小妇人初初进京寻夫,一未偷、二未抢,竟让尚书大人前来,小妇人惶恐。”

    王尚书原是不想插手这件事,他是和夫人一起来的,但他没有想到这个赵氏这么刚烈泼辣,油盐不进。现在毫无准备,要是闹大,对他王家决无好处。他们现在进京,实在太意外了。

    王尚书道:“老夫还是头回见你这么擅妒的妇人,已犯七出,你还敢大呼小叫,以为没有人可以制住你吗?”

    赵清漪道:“夫君十年寒窗,未给过我一钱家用,我自嫁进沈家,赔尽嫁妆也要侍奉公婆,抚育孩儿。我早知为了沈家我已失去青春,沈俊贪恋美/色,琵琶别抱,我也不应妒忌。我反对的不是纳妾,我反对的是不告另娶的所谓平妻!要我接受平妻也行,三日内尚书大人自己光明正大,敲锣打鼓,八抬大轿迎娶一位平妻,并向朝廷为你平妻请封二品诰命,我就认了你这个成亲三月有六月身孕的女儿是我夫的平妻,平等敬之!否则,孔圣人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王家官大势大今日能只手遮天,也难逃百姓之口,青史之笔!”

    王尚书不禁眼睛精芒一闪,从未见有这样胆色气度的女子,她装疯卖傻,心底却如明镜。但是女儿当时已经做下那事,夫人哭求,他只有榜下捉婿。况且,培养势力对他没有坏处。

    王尚书城府甚深,没有和夫人一样变脸,说:“赵氏,你这么做什么好处?如今你夫已高中状元,正该苦尽甘来之时。如今你这一闹,夫妻情分何在?将来你夫前途何在?儿女前途何在?”

    赵清漪道:“尚书大人,明人不说暗话,你何须哄我?今日我默默认了这事,就等于收了个催命符。堂堂二品大员之女哪会甘心当妾,屈于我这糟糠之下?这状元府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是沈俊和王氏的人,给我这碍眼之人饮食中下点东西,我没过两年不知不觉就可以病逝了,成就他们才子佳人、花好月圆。现在你尚书大人出面了,我估计我也活不长了,不如拼了一命,让全东京的人知道我的冤屈,也警醒天下女子勿嫁穷书生。待到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最是读书人。”

    王尚书脸色隐隐冒着黑气,却说:“你这些都是没有根据的猜测,如此毁谤我尚书府的名声,你当我尚书府好欺吗?”

    赵清漪道:“尚书府夺人丈夫,当百姓好欺吗?”

    王尚书深吸一口气,二品大员的威势强压,说:“你冥顽不灵,休要怪老夫不客气!”

    若是旁人早被震慑,可赵清漪却显得浩然正气,说:“王尚书以权压人,强自要塞你女儿给人做平妻,不怕贻笑天下?”

    “放肆!”王尚书也是恼了,挥了挥手,说:“给老夫拿住她!”

    赵清漪正躲避着这些家仆,直要跑出状元府去。她知道先下手为强,时间过得越久,他们准备越充足,对自己越不利。她提前进京就为了这其中的道道,兵法云攻其不备,以备战不备,百战百胜。

    正当她要跑出院门时,忽见一个扑向她的小厮惨叫一声,捂着胸口栽倒,哇哇大叫。

    只见屋顶跃下一男一女两个人来,但见男子身材修长,一张削瘦容长的脸,偏偏有一双如春波映日的桃花眼,一身淡粉色的衣袍,在他穿来却一点不显娘气和俗气。能压住这样的颜色,理所当然一般的男人可是不多呀。

    那女郎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明眸善睐,容貌极美,俏脸带笑,一身妃红的窄袖衣裙。

    王尚书吃了一惊:“明霞郡主?!”

    徐晗微微一笑:“原来是王大人呀?你在干什么呢?”

    “见过郡主!”

    郡主是宗室之人,英亲王还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宫中除了明昭公主、明德公主之外,就是明霞郡主为尊,还深得太后宠爱。况且明昭公主和明德公主母族不显,而明霞郡主却有个显赫的母族李家。

    明霞郡主的外祖父原是殿前军奉圣军节度使,因为冒死救驾之功深得先皇信任,封为勇毅侯。后来改换门庭,舅父李云是个大才子,二十二岁高中探花,为官三十年,现为集贤殿大学士,枢密副使。

    徐晗笑道:“我在街头,听到这状元府中有人嚎叫,怕是有人命之祸,所以才过来看看。结果看到这么一堆……不宜外人知道的事,王尚书,本郡主跟你保证,我出了这个门就把这事给忘掉,你看怎么样?还是,要不,你也将我同这位大姐一起给抓了灭口……”

    徐晗原是没有出面的打算,她虽素有刁蛮之名,好歹贵为郡主,可实在是对赵清漪好奇。一来,她是自己嫡亲兄长的救命恩人,二来听说她会武功,三来她是从来没有见过打人脸打得这么爽快的,让人忍不住想插一插手。

    李笑吓了一跳:“表妹,你别吓我!我不要被灭口!王大人,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真的,关于沈状元不念糟糠另娶平妻的事,令爱出嫁才三个月就有六个月身孕的事,我是一无所知!还望王大人饶我一命!”

    赵清漪本想冲出门口,愿付出一切代价去开封府告状。开封府审案,百姓是可以观看的,这事假的真不了,闹出来人尽皆知就是胜利。再想压下去,她就告御状,状元郎欺辱糟糠私娶平妻,攀附权臣,无信无义,王氏女私通他人之夫,珠胎暗结,恬不知耻。

    王尚书脸一阵红一阵白,沈俊上前道:“李公子,疯妇之言,岂可尽信?”

    徐晗笑道:“沈状元,你家的疯妇可以十年在老家为你奉养二老,养育孩儿,天下人人都想要一个这样的疯妇呢!要不,你也介绍一个给我?”

    赵清漪扑哧一声笑,沈俊看向她,目光充满着杀意,可是现在局面,他想体面收拾了已是太晚。赵清漪这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闪电战,实在是打懵他了。

    沈俊道:“赵氏,事到如今,你待如何?”

    赵清漪道:“事到如今,王氏和新岳父权贵,你必是不能舍的。但是再和你这样的无义之辈过下去,我恐难活命。不如到公堂之上,由开封府尹做个公证,你我二人和离,你背信弃义另娶,我的嫁妆如数奉还。”

    沈俊怒道:“你无凭无据,一再血口喷人,欺人太甚!”

    赵清漪冷笑:“岂会无凭据?王氏的肚子就是铁证如山!你敢让十个不知她身份的稳婆共同为她验身吗?若非这个铁证令你投鼠忌器,今日你与王大人岂会想先哄住我一介乡下妇人?”

    沈俊不禁后退一步,明霞郡主暗道一声厉害,不禁笑道:“沈状元,为证你们的清白,本郡主可以为代劳。”

    王尚书道:“赵氏,你一心和离,是否自己品德不端勾搭奸/夫?”

    赵清漪道:“我勾搭奸/夫?我若勾搭奸/夫何不害死二老,何必十年奉养,尝尽艰辛?何必又千里迢迢来寻夫,一心以为守得云开?你想诬赖我通/奸,衢州府与东京相隔几千里,你去布置收买栽赃,下个月就可以反告我了,我一介草民,到时是百口莫辩。你们的好谋算难道老天爷会看不见吗?”

    赵清漪拿出老戏骨的演技来,或者不是演技,而是出于原主本心,她含恨而终,最想要的就是骂这些草菅人命不知廉耻忘恩负义之徒。

    她强喝一声,手指老天,正在这时,乌云滚滚,忽然哗啦一声雷响,这bg实在太牛逼,连沈俊和王尚书都不禁吓了一跳。

    明霞郡主道:“这位大姐,老天爷看得见,朝廷也看得见。是非曲直,冤狱大案,我大夏有开封府尹范大人,还有提刑官狄大人。这个你且放心。”

    赵清漪朝她施了一礼,说:“草民谢过郡主!”

    沈俊道:“好,我这就休了你!”

    赵清漪说:“你没资格休我,是去开封府和离!带上你的王氏,免得她想趁大家不在,孤注一掷弃车保帅,嫁祸于我刺激她流产,让我徒背上恶名。”

    一个坑接一人坑给他们挖,赵清漪活了三世,太了解他们的手段了。

    李笑拍了拍手中折扇,笑道:“有趣,有趣!我就做个见证!

    王尚书道:“李贤侄,此乃沈家家事,你何必插手?”

    明霞郡主道:“王大人此言差矣,若是民间有冤就是朝廷之事了,我们做个见证又如何了?”

    王尚书夫人道:“薇儿如今身怀六甲,如何能进公堂?”

    明霞郡主道:“不如我传红衣女卫来一路护着王薇,这么点路,绝不至于出意外。”

    王尚书夫人说:“薇儿正昏迷着。”

    明霞郡主道:“我安排担架抬着她去,不然你们有个什么差池,不是如这位大姐说的有弃车保帅之嫌吗?这边沈状元和离,王氏就不是平妻了,就可以当真正的正室夫人了。”

    赵清漪原以为此事还有得扯,而没有这两个凭空冒出的人,王薇弃车保帅的机率较小,而她衣内还收着这五年来沈俊的信为证沈俊未告知正妻私娶他人。

    来人不管抱着什么目的,也许是王尚书的政敌,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将来她也不介意被他们反利用。

    明霞郡主取出一个信号弹放出,王尚书是知道红衣女卫之名的,不禁颓然后退一步。

    红衣女卫得到明霞郡主的信号,不多时就闯进状元府来,沈俊铁青了脸,道:“郡主!下官虽然身份卑微,但你也不能擅闯私宅。”

    赵清漪道:“我现在还是你的夫人,一日未和离就是此间女主人,这位郡主娘娘和诸位女英雄光临寒舍,小妇人篷荜生辉,何来擅闯?”

    那叫李笑的青年笑道:“状元郎的话也有点不对,状元府乃敕造府邸,每科状元能住三年,说起来也是朝廷之产。现在是你住着,也称不上完全的私宅。”

    大夏朝廷恩科通常三年一科,每三年都有一位状元,状元和其他进士唯一不同的是,会赐住敕造的状元府三年,直到下一科状元产生。但通常住不了这么久,状元有可能外任,若不外任,住上一两年也知道早日在京中置房产了。如果官位足够,朝廷另赐官邸或者有衙门可住又是另一回事。

    王尚书道:“李贤侄,不知王某有何得罪之处,定要来此为难?”

    李笑笑道:“王世伯此言差矣!小可见这妇人出言惊世骇俗,若不求个明白,小可维恐对沈状元和王世伯的名声有碍呀。身正不怕影子斜,是非曲直,一起去开封府公堂便可分辨明白。这妇人若是无端诬谄朝廷命官,让范大人判她个流放之罪,岂不大快人心?”

    赵清漪说:“尚书大人,你心中有数,如今除非马上就将我就地谋杀毁尸灭迹,在场众人全串好供或灭口,无一人泄露。否则,你女儿这事揭不过。大丈夫当断则断,扭扭捏捏、遮遮掩掩乃伪君子之所为。你堂堂大夏吏部尚书,一代权臣,真要我一介乡妇都要瞧不起你吗?”

    王尚书道:“按大夏国法,以妻告夫,要收押三年,你可清楚?”

    赵清漪:“我自然清楚,可我不是要告他,因他乃今科状元,做出这样有违礼法之事,我要请开封府尹大人作公证和离。我是有证据而不告,大夏国法又有哪条明律,有证据的一定要告?你们当然是希望我告了,男人另娶又不是什么大罪,而我被收押三年,足够你们弄死我,那我还不如当着百姓的面大喊冤枉撞死在石獬豸上。这样的命案,开封府能不查?惊动圣上,你王尚书如何向圣上和百姓交代?”

    此事牵扯新科状元夫妻和尚书大人,自然够份量见到府尹大人了。

    王尚书怒道:“小小妇人巧言令色!”

    赵清漪半刻未想反讥:“赫赫尚书藏头露尾!”赵清漪知道她若是普通弱女,这样的嘴炮骂人是找死,但她知道这些人虚伪,特别要面子,她就故意要打嘴炮,掀开人家的遮羞,揭人底裤,这给让他们破财还难受。

    李笑抚掌笑道:“好快,好工整!”

    明霞郡主笑道:“王大人,我可以将此回和皇祖母说一说,皇祖母最爱听我说故事了,前朝陈世美的戏,她老人家可爱看了。”

    明霞郡主除了感激赵清漪救哥哥之外,对她的胆色也有几分敬仰。这世间没有女子敢这样发难无耻丈夫的,而她看得出,赵清漪是极聪明的,不给他们运作的时间。

    王尚书到底是经历过风浪的,但想此事之后,他再让这个妇人好看。

    “子美,你……就去官府与她和离吧。”

    “岳父……”

    “事已至此,不必多言。”

    ……

    开封府尹范大人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当上和离见证人的角色,但是明霞郡主、王尚书、李笑都上门来,而和离之人正是近来风头正盛的状元郎沈俊。沈俊之前大张齐鼓迎娶东京第一才女王薇,原来家中还有糟糠之妻吗?

    此时开封府衙外只有三两个百姓看审,却是被沈俊以未告状之名,要求百姓离开。

    范大人看双方是没有告状的意思,也就让百姓退开。

    范大人道:“此乃家事,何至于要本府做主?”

    沈俊揖了一礼:“范大人,赵氏状若疯魔,下官实无他法。”

    赵清漪福了福身:“范大人容禀,沈俊原乃江南衢州府一乡间贫寒农门之子,幼时聪颖,潜于家父私塾外偷听,家父惜才怜他,免他束修……”

    沈俊被当众揭老底,喝道:“赵氏!你还待如何?”

    赵清漪道:“我虽不告你,却也想趁明霞郡主在此,向范大人陈明情由,今日和离实是无可奈何之举。今日我得罪了你和王尚书,他日死于非命,不求其它,但求明霞郡主和范大人怜我一刻,我在天也得其安。”

    范大人系出名门,乃前北宋名臣范仲淹六世孙,素有忠直之名,虽觉奇怪,乃道:“赵氏,无凭之语,不必多言。但实情之事,你且道来。”

    “民妇知罪!”于是赵清漪娓娓陈述自己的身世和沈俊的关系,这几年她侍奉公婆、抚育孩子、花光嫁妆之事,说到满心期待的进京来,却是丈夫新娶平妻未告知。

    “沈俊要攀附尚书府,民妇一介乡妇,也不可阻他前程,愿成全他佳人和仕途两得。但民妇虽然微芥,家父也是有秀才功名,自幼教导道义,民妇粗笨,但是与沈俊道不同不相与谋。”

    范大人问:“你说沈俊不告另娶,可有凭据?”

    赵清漪道:“民妇有!”

    说着,取出怀中家书,说:“夫君五年未归家,倒是会写信托个客商到县衙,因我父乃是秀才,在县里还有几分颜面,可转交于我。夫君今年一月有一封信,今年五月也有信,特别是五月来信,言辞凿凿,要我们安于家乡,等冬日来接。他一月已与王氏有肌肤之亲,王氏的身孕为凭,大人可宣王氏上堂,令大夫或稳婆一验便知;而五月他早已娶了王氏,信中不告知也就罢了,还谎称公务繁忙抽不开身,也未有一字告知。为何要冬日来接我们,其意不言而喻,请大人明鉴!”

    范大人看向沈俊,沈俊此时脸色苍白,范大人道:“沈俊,你有何话说?”

    沈俊道:“范大人,下官从未想休弃糟糠,早在迎娶王氏之前,已向岳父大人禀明,草民已有妻室。”

    王尚书道:“老夫可以作证,确实如此。”

    赵清漪哭道:“世上多少未婚男儿,尚书大人家的小姐千金之躯,若非已珠胎暗结,何至于为人平妻?倘若迎娶之前告知于我,我也非不能容人之辈,自古有言,娶为妻,奔为妾。若纳王氏女为妾,我亦无话可说。但你们所作所为……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呀!”

    “肃静!”范大人一拍惊堂木,却是犀利之人,一思索道:“赵氏,你说你是昨天傍晚抵达状元府的?”

    赵清漪本不想再走下一步棋,但听范大人这一问,知道其精明之处,下跪磕了三个响头,说:“范大人恕罪,民妇还有一隐情未来得及向大人陈明。”

    范大人眼睛精光一闪,说:“是何隐情?”

    赵清漪道:“范大人明鉴,民妇今日所为步步为营,非一日之功。民妇之前不知沈俊另娶之事,却于进京之路途中,民妇因是秀才之女,精通官话,耳力也好,在金陵留宿,偶听人提起今科状元之鸿运,金榜题名后迎娶佳人。民妇半信半疑,但是万一沈俊真效仿前朝陈世美,民妇深知此次进京怕是要面对龙潭虎穴。是以从那时起就在站在沈俊和王氏的立场思考,计算他们所求,而思考破解之法。我无权无势,原只求真相大白而死,但是明霞郡主恰巧出现,蝼蚁尚且偷生,我就改变了计划,想要平安和离。是以才求得大人堂前。”

    范大夫此时不敢小看堂下妇人,他一开口问,她似乎就明白他想问的到底是什么。

    沈俊怒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昨日你言语处处挤怼于我,让我不能开口告知王氏之事,竟是你的算计!”

    赵清漪道:“大人,民妇此举若是按律有罪,民妇认罚,但是先与沈俊和离再说。民妇有理有据,请大人做主,沈俊归还我十年赔进去的嫁妆。他背信弃义、欺师灭祖,家父对他十年教导,师徒名份恩断义绝!但家父教导他不但分文未取,还时常补贴他,亦要有个公道。家父十年心血,民妇十年青春,千金难买,民妇肯请大人做主让沈俊赔偿家父一年一千两白银,赔偿民妇一年一千两白银。家父虽区区秀才,但也是大夏臣民,熟书圣贤,自小教导民妇精忠报国,民妇愿把沈俊赔偿我们的两万两白银,捐给北方守国将士充作军饷。求大人做主成全!”

    赵清漪是曾是老戏骨演员,台词功底何等精深,这嘴炮打得呱呱,令人听之,不禁心潮澎湃。

    明霞郡主忍不住拍案叫绝:“妙哉!”

    范大人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但他也不能被牵着走,问沈俊道:“沈俊,此事你有何话说?”

    沈俊俊脸气得铁青,说:“这些不过是赵氏一面之辞……”

    赵清漪道:“你与家父家徒之名,家乡人尽皆智,家父不收束修教导于你,当年同窗人人皆知。”

    另娶不是什么大罪,但是读书人欺师灭祖却是大罪。夫为妻纲没有错,但是天地君亲师,为官者是逃不过的。

    沈俊心中也十分忌惮,只有反污她的名,道:“但是谁知你于家中之时,有没有能尽心侍奉二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