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别着急〕〔冷婚入骨:陆少一〕〔带着郡主闯江湖〕〔有钱大魔王〕〔这就是世界真正的〕〔绿茵天骄〕〔陋俗之婚闹〕〔神魂丹帝〕〔此案不关风与月〕〔惹妻入局:狼性大〕〔北上伐清〕〔重生空间之少将仙〕〔终极小村医〕〔超能学霸〕〔十荒大罗〕〔BOSS来袭:王者英〕〔科技图书馆〕〔学霸的超基因系统〕〔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绯闻影后:总裁大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41.第19—21章
    与赵清漪的开业大吉不一样, 沈俊的日子是痛苦不堪,正月里还在休沐, 他若出门会友, 他们已经对他瞒原配另娶的真假不感兴趣了,而是用怪异的眼光看他。

    他正月跟王薇去老泰山家拜年,也是受到下人和废物姐夫的意味深长目光, 还有泰山大人对他极为恼火, 没有给过好脸色。

    王薇只是在长姐面前强撑,长姐是父亲原配之女,比她大了七岁, 两人受到的宠爱是不同的, 才学和容貌都不及她,现在却是又看她笑话了。王薇是有委屈不知如何说, 因为她的相公正是原本长姐未来的夫君。王薇只好安慰自己,现在长姐在废物姐夫死后, 没有可能再嫁得好了。

    她在无人时扑到母亲怀里,哭道:“母亲, 我的命好苦呀!”

    尚书夫人抚着她的发髻,流泪到:“我儿,你放心,自有你爹爹收拾沈俊!”

    王薇道:“可那十四个妇人孩子怎么办呀?”

    现在是满东京这么多人知道关注着, 真出人命, 她哪摆得开关系?

    尚书夫人说:“先忍两年, 事情淡去, 或有办法。”

    王薇暗想:忍忍忍,忍到什么时候?原来打算生了孩子就慢慢反击赵氏对她的羞辱,可现在这事出来,赵氏那事就是要先靠边了。

    ……

    肥皂在东京一炮而红,那些高端产品可是东京贵妇人手两块以上,而有体面些的富户、高门丫鬟也是以拥有此物为荣。

    十一月、十二月生产的库存货在正月里就售空了。

    那高档货晶莹芳香,小小一块就要一两银子,他们两个月来生产了两万块的高级货,就是白花花的两万两银子。这种产品的纯利润是有七成,毕竟香露等添加物也不是便宜的。而普通肥皂是两百文一块,纯利润有四成左右。这也不便宜,但是现在生产效率没有提上去,只能这么贵,东京百姓家的媳妇还是有点余钱的。买一块用来洗身子,省着点能用一个月。一共生产了五万块普通肥皂,也有一万两营业额。

    三万两营业额,又向朝廷纳了商业厘金15%,户部一个月就收到了四千五百两银子。这只是开始,一个店铺而已,可以想象将来将东西卖到江南富庶的地方去是何等光景了。

    最高兴的就是太子徐晟了,这足以证明赵清漪不是纸上谈兵之人,而是有实干之才。他投进去的银子能预期收回,还得到这样的得力干将。

    正月里,工厂产能又比腊月时提高了,到了二月,这一个月就是去年两个月初运营产量的总和。

    但是油脂都有点上涨,也有大商人哄抬物价的问题,而好在去年这个计划开始时,明霞郡主代表工厂和英亲王府、李家等家主签了合作的契约,让他们名下庄子一半土地种植油菜,以当时市价多五个点独家供应工厂。到了油价最贵的时候,五月时新油都榨出来了,送到工厂解燃眉之急。

    英亲王府和东宫知道那些恶商行径也十分气愤,但是也不得不更加佩服赵清漪的远略,此时工厂已经收回了成本,以后的每一文钱都是纯赚的了。

    赵清漪又出点子,派采购人员去南方采购,给予一定的驱动利益,工厂只管按规定价格收到油脂就好,共向山东、江苏、浙江派出了三个采购团。

    一边派人在东京附近的百姓去哄抬油料价格,几家富商的油料成本也增加了许多。

    另一边太子让户部商业税衙门去向他们按价征税,发现他们交易量却少了一半以上,大量油脂囤积的事情,就以扰乱市场为名加以罚款。

    油价稍稍回落,但是工厂宁愿暂时产量减少也没有向那几家富商采购。

    最后,总有人看重向他们售油的长期生意的,赵清漪找了家镖局出身的长期供应商。

    转眼又到七月,这时赵清漪已经渐渐将肥皂厂的日常管理交给几名管理,查账工作,她也返交到李王妃和太子妃手中,因为他们才是最大的股东。

    赵清漪本来就没有想靠这个赚大钱,而是结成某种利益联盟。但是工厂一成的利润也足够赵家过得相当富足了。要知道工厂纯润润有近50%,每月进账销售额有四五万两银子,一成利润,一个月赵家也能坐收两千多两银子。

    而赵清漪总把这些钱一半交给家里,一半自己留着,即便嫂子有私心,却是没有立场对赵清漪留私房有意见。

    其实,他们现在是两家人,赵清漪家的户主是儿子赵纯,而娘家的户主是赵怀方。只不过是住同一个屋檐下,房子也是太子准备给赵清漪的。

    现在赵家是嫂子管家,府中就是几个主子,仆人也不多。

    如二老月钱是二十两,赵清波、赵王氏的月钱是十两,而赵纯、赵悦和赵清波的两个儿子月钱为五两。

    管家李升的月钱为三两,是下人中最高的了,其他人不过是五百文,但是这种月钱在东京城里也都是高的了。

    月钱这么高,一个月也花不了一百两银子,而赵王氏精打细算,她时常跑到市井,喜爱自己买菜,吃食也花费不多,一个月这么多人嚼用五十两就十分够了。

    另有四时例添衣两套,主子又时常有其它添置的

    物品,也就最多花一百两,而其它银子都存下来了。

    赵家也活生生过上富裕安康的日子了,这让赵怀方老怀大慰。

    赵清波现在还在苦读,唯想考上个秀才好保家小,父亲总是年纪大了,而这事是赵怀方亲自抓的。

    赵怀方的日常工作还有教两个孙子、一个外孙、一个义外孙女读书,赵怀方也发现这几个孩子中赵纯是最有灵性的。

    ……

    另一边却要说一说沈家了,现在眼看着沈俊的十个孩子要相继出生了,但是沈俊却是头顶掉发掉得没几根了,将旁边还剩下的不多的头发在头顶小心翼翼束成细细一缕,束不成发髻。

    好在他不是戴官帽就是戴书生巾幞帽子不会在外人面前因地中海失面子。

    可是受不了的是王薇,今年以来处处不顺就罢了,好好的翩翩公子俊美郎君头上没几根头发,她这枕边人最清楚。

    她不是高阳公主爱和尚。好吧,和尚还干脆一些,沈俊头上四周还剩一些头发,他爱惜得紧,现在是掉一根都会心痛了。

    王薇更受不了的是曾经勇猛无双的男人现在有隐疾!她几乎今年都在守活寡!

    七月初一,得到庄子里的一个仆妇来报,说芷香生了,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王薇黑脸,张氏高兴。

    接着芸香、四个二等丫鬟、六个三等小丫鬟、两个前奶娘相继生出孩子,一个儿子接一个儿子地生。沈俊一下子多了十四个庶子!

    庄子里实在太清苦了,在张氏去看十四个孙子的时候,十四个女人一条心请老夫人接她们回去,好共享天伦。

    原本那些王家出来的丫鬟是不敢的,但是她们好像有点醒悟“法不责众”的道理,还有以阳谋破阴谋的法子。赵氏当初将事情捅开,王家当时就不敢动她。若是人人知道她们一起给状元郎生了儿子,并且今后姐妹一条心防范王薇,王薇怎么能不贤呢?这是她们唯一的生路。

    她们在庄子里商量好了,为了儿子们的未来,不会留在庄子里当农民,而是去状元府当少爷。无论如何要拼一把,为母则强呀!

    却说张氏自然心怜孙子,喜欢热闹,却是答应了王薇不会将人带回府里的。张氏虽然过得比较富足,却知道府中是媳妇说算的,儿子还欠着媳妇的钱,她也是吃用媳妇的。

    张氏拒绝了,可是那十四个为母则强的女人却是在大家出了月子后抱着儿子徒步走回东京城去,路上自称是官眷,成了一道奇景。

    她们凑出首饰来雇了几辆牛车回城去,走了一整天终于到了东京城门口,天色已黄昏,但是状元府还有好远。

    巡逻的开封府官差看到十四个女人抱着孩子实为可疑,过去询问。

    原来王薇儿子的奶娘孙氏说:“我们是状元府的女眷,正想回府去。”

    孙氏是良籍,但是她已经被夫家所休,现在唯有依仗的就是沈俊了,虽然要和这么多姐妹分享他,但是总比无依无傍好,他这么俊这么强大,她也甚是怀念。而且她也为沈状元生了儿子,下半生总有个指望。

    李捕头讶然:“状元府?你们是……这怎么都抱着孩子呢。”

    孙氏说:“这些都是状元爷的亲生骨肉。”

    李捕头好心,又给她们找了四辆马车,看马车离去后,李捕头长叹一声:“肾真好。”

    李捕头身后跟随的几个捕快不约而同点头:“肾真好。”

    ……

    沈俊和王薇在快要休息时,得到门房惊恐来报,说那帮女子带着孩子回府来了。沈俊吓得肝胆俱裂,近些日子,他都自我催眠,像是当初遗忘赵清漪一样遗忘他曾经的女人们。

    “你休要胡言!”

    “老爷,小的怎敢?小的句句实言。她们就在大厅,还抱着……孩子们。”

    “沈俊!你不要脸!”王薇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煽了他一个巴掌,直把沈俊打懵了。

    “薇儿,你消消气,大夫不是说了吗?我当初可能是得了一种怪病,不是我的过错呀!”

    王薇直接将人赶出了房门。她也不知道错究竟在什么地方,明明沈俊没有这十四个儿子的。也对,那些不是她的丫鬟就是她儿子的奶娘,是她将她们带到沈俊面前的。难道是乱改人命数,所以才会让沈俊得病。或者沈俊本来就好色,而她前生并不知道?

    王薇陷入深思,但她如今也没有比沈俊更好的男人能嫁。女人嫁过人、生过孩子就不值钱,而在官场之中,有身份的人谁爱娶二婚女。况且,她现在还身沾上那些风言风语。所以,只好先忍受着,至少正妻之位无人撼动。

    那几个女人见到了沈俊,沈俊还想劝她们走,但是她们姐妹一心要留下来,并说如果不能留下来,就一起抱着孩子去开封府。

    又是开封府,沈俊听到这三个字,现在就头疼。

    状元府开启了热热闹闹的生活,沈俊的俸银就那些,去年成亲王薇有孕,还来不及为沈家置办田产。现在一大家子沈俊的俸银是不够花的,但王薇哪里愿意花钱给他养女人孩子?所以那些女人孩子比农妇强的就是不用干农活,粗茶淡饭饿不死,却暂时没有更好的出路。

    沈俊在外公务繁忙还要遭受同僚的取笑,回家还要向王薇伏低做小,实在是苦不堪言。

    王薇收到从前闺中认识的人的请帖却不少,她原也想起从前那种出风头的光景,所以她去过两次,在赏花宴上那些姐妹交口称赞她贤惠,她们都自愧不及。王薇在那些也刚嫁了人的“闺中姐妹”面前强撑。

    友谊不过如此,只不过是家世相近时没什么选择要认识,要多与人交好。

    ……

    时值九月初三,李王妃四十寿辰,宾客盈门。

    赵清漪带着义女前往,她们穿着赵清漪设计制作衣服,不与常人相同。

    赵清漪穿着白色为底的绫罗内袍,外罩青色纱衣,梳着灵蛇髻,只有玉簪发带;而赵悦的罩纱衣则是水红色的,双丫髻上插着太子妃赏的珠钗。

    作为活了两世富贵的人,还当过演员,对穿衣打扮是很有品味的。赵清漪对赵悦虽然不能说是万千宠爱,但是绝对和亲母女没有两样。倒是她的亲生儿女沈晓云、沈归云现在生活得并不好,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将人接回来,也没有过问。

    她本人对他们并没有多少感情,而那两个儿女对原主也没有多少亲近。原主因为慢性毒,重病在床时,膝前只有长子和丫鬟碧草照料,他们从未想过去看她。

    沈智云去叫妹妹和弟弟,告诉他们母亲病重,但是他们极爱绕着美丽富贵的王薇转,又或是和沈俊演一出天伦。他们害怕因为赵清漪失去王薇对他们的宠爱,怕父亲失望,恨不得自己是王薇所出。

    孩子凉薄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懂事,还有一部分却是“太懂事”,孩子在天性上是有所差异,他们的性子太像沈俊。

    明霞郡主看到她们,带着一位容貌极美的少妇过来与她认识,是她的表姐李蓉,曾经和王薇争东京第一才女。

    互相见礼后,李蓉也没有展露出侯门千金、侯门媳妇的高傲来。

    明霞郡主倒是不客气,抓着她的衣袖,直说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衣裙,她也极想要有一套。

    赵清漪不禁笑道:“这有何难?别人我是收银子的,你的话我给你设计一身别致的,你让王府绣娘做好了。”

    李蓉笑道:“哎哟,英王府的绣娘最近可忙了,又要多绣吗?”

    赵清漪问道:“是吗?”

    李蓉捂嘴笑道:“我们的明霞郡主就快要有郡马爷了!”

    赵清漪太忙了,又不在官眷中走动,这个消息倒不知道,笑道:“那可真要恭喜了!日子订在哪天呢?我可不得备份大礼?”

    “赵姐姐,你尽是与她好了,我……”

    “你要怎么样呀?”忽又听一人插口问道,转过头见是一个五官娇好衣饰华贵的少妇。

    却是清河长公主的女儿许瑶,也是去年初嫁的少妇,清河公主和英亲王是异母兄妹,但是先皇也仅这位公主。

    明霞郡主介绍了赵清漪,许瑶笑道:“原来竟是赵娘子,早想一见,终是见到了。赵娘子果然气度不凡,名不虚传。”

    赵清漪笑道:“我能有什么名,要是有也是污名臭名。”

    忽听一个男声道:“污名臭名可轮不上赵娘子!”

    但见李笑穿着一身粉色长袍、衣袂飞扬,而他身边的徐昀却穿着一身月色锦袍,也是俊朗非凡。

    要说李笑和徐昀今年也二十二岁了,在古代很该是成亲的年纪。但是徐昀的未婚妻夏氏三年前则因为恶疾而逝,这才耽误了下来;而李笑则是胡闹的性子,而他老子又宠得紧。

    “见过世子、李公子!”

    李笑见到她又是怔愣住了,还是妹妹李蓉拉他,他才发现失态。徐昀见她更加光彩照人,在一群的贵女美人间却偏偏最吸引人的眼睛,他脸上不禁一燥,不禁移开了眼睛。但想起当初一路上他的伤害是她备的换的,连内衣裤都是她洗的,还有当初在船上看她教导孩子读书的情景,心中又生出奇异的滋味来。

    李笑道:“赵娘子哪有什么污名,何必这么妄自匪薄?”

    赵清漪笑道:“污名美名也不过是虚名,确实不用太放心上。”

    “我与赵娘子英雄所见略同。”

    赵清漪忽道:“哎呀,都还没有去向王妃祝寿呢。”

    李王妃近来人逢喜事精神爽,因为多了一个肥皂厂,她每月多进项八千两打上的银子,本朝官员俸银不低,但是亲王爵位的年俸也不过八千两。现在明霞又订下了曹家的婚事,曹家少爷品貌双全,曹家又是名门之后。

    看到赵清漪带着义女来了,更是拉着手,像是要当亲生女儿似的,赏给赵悦的东西也是厚重。徐昀看着母亲与她亲密,不禁生出些个心猿意马的想法。

    赵清漪却是不知道,她今生原就没有打算再嫁。

    ……

    九月里,赵清漪去英王府再见过徐晟一回,因为做衣服想到了纺织业,她献上了黄道婆发明的纺纱机设计图,这个作为起点比较好,适合这个时间。

    这种纺纱机能提高四倍效率,而且还更省力。

    在听她讲解的时候,徐晟好奇问道:“是不是就是用更短的时间和更轻松的劳作,做出更多的东西来。”

    “不错。”

    徐晟想了想却说:“但是这东西要是面世,只怕江南一带百姓,很多人将要断了生路。因为有这东西的人织出的布在价格上会便宜,没有人买他们的东西,就等于摧毁他们原来的家计。”

    “太子殿下英名仁慈,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技术的进步,因为利益,他们会谋求改变,同样进步,比如向我们买这种机器,或者买使用权。将来他们会创造更多的财富,并且富余大把时间精力去创造别的新财富。”

    “若是要卖,只怕又要被说是与民争利。”

    “这种话真假也就各一半吧,有些官员们当然希望白送,因为那些幕后的老板是他们。”

    徐晟不禁莞尔,这话也敢说。

    徐晟说:“卿现在要做一个纺织厂吗?”

    “我倒不想,如果殿下手中有人,我只想献图,收一成利。”

    “孤倒是奇怪你怎么有这些东西,而有这些东西当初十年又如何会籍籍无名?”

    “草民乃是女子,况且千里马遇伯之前也不过寻常马,怕还不如寻常的马。”

    徐晟不禁哈哈大笑,说:“你是孤的千里马,孤来日必不亏待你。”

    谈完正事,徐晟也没有马上离去,赵清漪受邀到花园中赏菊,徐昀作陪,明霞郡主却是婚期越来越近,也不得不绣嫁衣。原是知道他们谈正事,便未出来。

    一直信步到赏心亭中,但见王府中培育了几十个品种的菊花,有黄的、白的、粉的、红的、紫的、绿的、墨的、泥金、雪青、花色等等,绚丽多姿、清香袭人。

    赵清漪知道中国古代菊花培育的繁盛品种多达几百种,到后世大部分均已失传。原主本不过秀才之女,这高门亲王府中的稀世菊花品种却有许多不识。

    徐昀向徐晟介绍府中培育的几种新品种,让赵清漪也听得入神,其中有一株开着碗口大的白花,花瓣边沿却又有镶红的边。

    徐昀说:“这株镶红白菊,是府中一位六十来岁的花匠培育的,这老花匠种了一辈子的菊,培育品种无数,却也难有超过此株者。”

    原本花瓣红中杂白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这株难得的是它是只在花瓣边沿镶红,极是均匀精致,实是夺造化神秀。

    徐晟和赵清漪都不禁近身细瞧,徐晟一看笑道:“这花朵之艳,不下于牡丹了。”因为它花朵大,花瓣繁复华丽而不杂乱。

    赵清漪道:“这能不能插芊,也好来年可多种一些。”

    徐昀笑道:“家母也正有此意。”

    正坐下饮菊花茶,却有太子妃身边的内侍来报,说皇长孙受了凉正病着。今上妃子也有十几位,宠幸过的宫人也不能计数,但是只得太子一子。

    而太子同样子嗣稀薄,在皇长孙出生前,只有一位三岁的小郡主。徐晟已有二十五岁,这个孩子自然珍惜异常,况且他也确实可爱。

    徐晟听了忙起身离去,赵清漪也不好多留。

    徐昀说:“赵娘子,不如我们再去那边看看,还有两种新品,也是极好的。”

    徐晟是她主公,况且刚才是三个人在场,她也就未避嫌,此时却不得不避避嫌了,虽未到明清时的刻板,却也要小心。

    “多谢世子盛情,但今日打扰已久,我家中还有点事,也该早日回去了。”

    徐昀也知此中道理,不能强求,只好道:“那在下送送你。”

    徐昀送她往花园门口走去,一路上却心情激动,难以抑制,他忽靠近半分,轻声说:“当日救命之恩,一路照料之情,永不敢忘。”

    赵清漪不禁有些讶然,他到底是世子,不是她印象中的那个人。这人早在今上跟前听遣,办些机密大案,当日为了逃脱易了容,平日谨慎少言。赵清漪当初救的是这个人,只觉救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而他本人又太年轻了些。

    赵清漪沉默了一会儿,说:“当日不过举手之劳,况且世子早还了,不必再提。”

    徐昀想了想,说:“那也只还了救命之恩,赵娘子一路料理我的生活,我还没有报。”

    赵清漪说:“如今王妃对我也多有照拂。”

    徐昀说:“那王府能得更多好处,算不得报恩。”

    赵清漪说:“那你觉得该怎么报?”

    “我……我也不知道。”徐昀低下头去,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毕竟以他的身份与她是天差地别。即便她有桑弘羊之才,但是作为女人的身份,她是一个生过三个孩子,与丈夫和离,比他大四岁的妇人。

    徐昀忽说:“与沈俊和离,也在你的掌握之中吧,你是不是早知道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

    赵清漪笑道:“好奇?”

    “哦。”

    赵清漪想了想,悠悠叹道:“嫁给沈俊的第二年,我就曾经后悔过,但是作为女人没有太多的选择,总是要去做别人希望你做的事。”她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徐昀却没有追问,沉默半晌,忽道:“现在做的事是你自己想做的吗?”

    赵清漪道:“算是吧。”

    “你就没有为将来考虑过?”

    赵清漪有些不解:“怎么会呢?”

    徐昀忽淡淡道:“太子妃派人来叫走了太子殿下。”

    赵清漪不禁顿住脚步,怔了一会儿,转头正色看向他,徐昀脸色微红转开了头去。

    徐昀轻声道:“太子哥哥对你推崇倍至,便是在我跟前也常提起,但凡节庆,太子哥哥总提点太子妃不要怠慢了你。”

    赵清漪不禁心惊,抿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事儿又不能直接表明心迹,那不但是打太子妃的脸,连太子的脸都打了。太子便是无此心,一国储君怎么能这样被下脸面,他心中有意见,赵清漪这靠山就要失去了。

    “人食五谷杂粮,到底不能免俗。”讲究清净坦荡只不过是一种理想,尘世本就是浊的,如何自清于大众。这就像是逆淘汰一样,俗人以俗心想别人,俗人也容不下清者与他们不一样。

    徐昀道:“你明白就好。”

    “多谢世子爷提点。”出了二门,赵清漪顿住脚步,朝他施了一礼,“世子爷请留步。”

    徐昀知道争她不过,不能强求。

    “你也宽心,我总护你周全。”

    赵清漪也没有将他这句话太放心上,微微福身,退后三步,转身离去。

    徐昀看她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这才回府内。

    ……

    徐昀看着刚刚写的几个字出神,忽然敲门声响,明霞郡主进来书房。

    “哥哥,太子哥哥和赵姐姐这么快就走了?”

    她才刚看完宝华斋送来的首饰,宝华斋也是负责许多内宫首饰加工的铺子,手艺是祖传的,各勋贵女眷要是有好的材料都爱送这个铺子去做。

    徐昀才简单说起皇长孙有恙的事,明霞郡主道:“怎么又病了,奶娘也太不尽心了点,太子妃嫂嫂很该管管。”

    徐昀心想妹子单纯,前头也有一回,太子妃差人来说皇长孙有点拉肚子,这回又有些风寒。徐昀却机敏得多,见太子妃从不失礼,却也疏离得紧,再看太子对赵清漪的看中,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但想如果父王在母妃跟前一直对另一个女人赞不绝口,处处礼遇,母妃心底也不会没有疙瘩。如果这个女人还没有丈夫,疙瘩就更深。赵清漪还幸好是和离之妇,前头生有三个孩子,也不是花样年纪,太子妃还更能容忍。

    但是太子是储君,今上因为身体原因,已在准备明年初一禅位,太子是将来的皇帝,而皇帝对于女子过往可没有这么多的避忌。

    汉武帝的母亲王娡是二嫁;唐时武则天二嫁唐高宗、杨贵妃二嫁唐玄宗;前宋刘娥皇后二嫁真宗,最后还当上皇太后垂帘听政。

    太子现在也许仅是欣赏,但是当上皇帝之后就未必不会有变化。

    “荣曜秋菊,貌华春松,天姿灵秀,意气高洁,不与群芳列。”明霞探看轻念出声,徐昀忙收起来。

    明霞笑道:“哥哥,你再收也是迟了。”

    徐昀佯做生气,说:“你突然就这么闯进我书房做什么?不用绣嫁衣了?”

    明霞却只微微害羞,忽生几分猜测,但又觉得荒唐,不敢深想。

    ……

    赵清漪一路内心却并不平静,一方面得罪一个本应该是主母的人对她是大大不利;另一方面万一徐晟当了皇帝,真有纳她之心,那绝非她所愿。

    她一点都不向往后宫名份和宫斗,和去后宫当妾相比,当然是一家主心骨更自在有尊严。

    徐晟不会这么对她吧,她是想当臣子,不是想当他小老婆,可古人的思维怕是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

    现在一家子在这安定下来,过着富足而充满希望的生活,要他们离开东京,那是万万不能了。

    赵清漪接下来一月多深居浅出,教导儿女读书,余暇时间她在编写一本精简的《国富论》,但是采用的是本朝的一些例子,又穿插一些更精细的商业厘税的设想。

    本朝承宋制,不限制商业和手工业的发展,有基本的商业厘税制度,其实这些反而是盛世的前提,一个变态抑商的朝代绝不可能成为盛世。

    她正在窗前写书,却忽听小丫头夭夭来报说英亲王府派人送东西来了。

    赵清漪忙起身去见,却是王府二管家苏全亲自来的,赵怀方闻之也亲自出来。

    苏全见到她施了一礼,说:“当日府中赏菊,有未赏之品,世子爷也觉遗憾,赵娘子也是爱菊之人,世子爷命小人赠娘子几盆赏玩。”

    赵清漪不禁讶然:“世子爷如此盛情,我怎么担待得起?”

    但见英王府的七八个下人已将车上载来的一盆盆开得正娇美的菊花搬进来,以其中一盆豆绿色和墨色的最为出众,但那纯白、正红的大朵菊花也是鲜艳夺目。虽没有那唯一一盆的镶红白菊,看得出这些也是极贵的,而那镶红白菊怕是李王妃的心头好。这些都被送到了赵清漪的院子里。

    送走苏全一伙人后,赵家上下都喜气洋洋,到底是新富之家,这么沉不住气,人之常情,赵清漪却也不能责怪。

    ……

    十一月初,状元府却迎来了一群的亲戚来探亲,正是沈大良他们。却说原本沈俊有隐忍长远之计,这过了一两年,沈俊计划早将水搅浑,而儿子都过了满月,是不是早产也无所追究。早前因为施粥赠药洗白,坊间曾有几个版本的传说,这时候再来一家子彻底将不利一面推向赵清漪。

    沈大良一家收了足够的好处,沈俊名下那二十亩地将永不收租子,将来又由分给沈家下一代。来京城一趟搅浑水还另有好处拿,至于路费都是会有状元府承担。

    经过一年多,他们在村子里、镇上也散布了足够的谣言,所以,过了秋收,他们就来探亲了。

    原本这些欲加之罪,赵清漪难有辩解的依据,而依照社会谣言对女性不利,社会对女性苛刻的现实,赵清漪真要受积毁销骨的大罪。沈俊心底盘算得很清楚,而他心胸狭窄,那回脸被打得那样肿,他如何会不报仇呢。

    然而经过这一年多,此一时彼一时。他最大的问题不是要向赵清漪找回场子,而是过着毫无尊严的日子,不管是面对同僚、妻子、老丈人,甚至不得不跟他的那些女人。

    本朝薪俸不算低,宰相月俸有三百两,此外还另有各种眼花缭乱的补贴折银钱支付,收到手的有每月大约有六百五十两。东京的花费也高,生活富足是够的,只要不是太荒唐。

    翰林院编修是清贵之职,正六品,每月也能领一百两俸银,而有让一家老小过小富日子是行的。可是要养活十七个孩子、十五个女人、二老和府中几十个下人就够呛了。因为官宦人家用度和百姓不一样,主子、下人除了要吃饱还要有月例赏钱,还有四季衣服,开销是百姓人均的十倍也不止。

    除去王薇及其子她会用嫁妆,但是其它的就要靠沈俊自己了。

    现代人都知道养儿是个销金窟。

    此外,如今岳父对他失望,为他谋求好职位的机率不高,若是新职位太低是没有官邸的,那他还要去寻足够大的房子。

    在东京买房可是一点都不便宜呀,要能挤下这么多人的,少不得要五六千的银子了,他如今可是没有余粮呀。

    沈大良一家老小十六口人的到来,十分让沈俊震惊,他下衙回家就听下人委婉地说了。沈大良一家现在正在沈二良夫妻住的小院,风卷残云一样吃了饭,意犹未尽。

    一见沈俊,一家子不禁点头哈腰,沈倡说:“俊弟,不,沈状元,多年不见,你现在是通身的气派了。”

    沈俊抽着脸皮,实在是笑不出来,说:“你们……一路来辛苦了。”

    沈仙笑道:“为了俊弟你,辛苦一点算什么?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你有事,我们当然乐意效劳。”

    沈俊现在审时度势,可是一点也不想再掀风浪,成为东京城茶余饭后的主角了。

    现在信他人品高尚的人不多。

    需知,现任妻子坐月子能搞出十四个孩子的男人,当年离家多年,瞒妻另娶,婚前怀孕,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