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溺爱成瘾:三爷宠〕〔特种兵王在花都〕〔兵王弃少〕〔我的天师女友〕〔无敌神尊〕〔至尊剑客〕〔君少以权谋妻〕〔侠义叹〕〔超兽武装之魔宫璃〕〔拾荒也疯狂〕〔九劫龙尊〕〔快穿101次:男神,〕〔快穿攻略:boss有〕〔惹火娇妻,宠你上〕〔我的校贷那些年〕〔特种猛龙在都市〕〔丹武战神〕〔误入狼室:老公手〕〔阴间商人〕〔独家盛宠:傲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44.第28—30章
    徐昀还是寻得机会和赵清漪出去, 走在家附近的一座小桥上说句话。

    徐昀说:“沈俊搬来这里,你要有什么难处, 只管来找我。”

    赵清漪却自己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境, 说了句:“你是我什么人,恁地这事也来找你?”

    但是徐昀回了她一句:“你说我是你什么人?”

    赵清漪忍不住一阵慌乱,说:“你不就是个傻瓜。”

    徐昀微微一笑道:“那你是什么?”

    赵清漪收起游恩, 正色道:“你要再这样乱来, 将来你闹出这什么麻烦,我可不来收拾。”

    徐昀笑道:“那你可要收拾,要是我们在一处, 你便不能不管我。”

    “好脸白, 谁要管你了,我要管也管我儿子去。”

    “我来管儿子, 你管我好了。”

    她心中有种别扭,但又不讨厌, 千般滋味说不情、道不明,她二嫁一途, 进不得、退不得,退一是万丈深;她亦有点心动,进却也是前途未卜。

    “你以后别来我家了。”

    “那你来我家好了。”

    自他和家里说了,王府再没有请她, 她也不敢主动主门。

    “我才不要, 王爷王妃要用扫把将我赶出来……”

    “我教你个方法, 他们定不赶你。”

    “我不要你教。”

    “我教……我们成亲, 你生了娃娃,他们再不赶你。”

    若是现代,赵清漪能一脚踹过去,可现在是古代。

    赵清漪正要反驳,忽见不远处走来一个粉衣公子,正是李笑,心下没有多想,一把拉住徐昀就跑。

    跑到附近一条小巷子中,徐昀捏了捏她的手,她才松开了他。

    “你别误会,我是看到……”

    “我表哥?你怕他干什么?”

    “他要是看到我们站在一块儿,就说不清了。”

    “哦,他知道,我跟他说了。”

    赵清漪:……

    ……

    傍晚,英亲王回府来,刚到自己院子,就见儿子在那候着。

    “许先生?您老辛苦了。”

    英亲王白了他一眼,抿了抿嘴,进了屋子,王妃正去曹家做客还未归。

    看着两个小厮提着东西进屋子里,尽然是一个完整的蛋糕,一个食盒的卤味,一坛子的酱菜。

    “许先生,原来你是‘劫贫济富’的大侠呀!”

    英亲王骂道:“臭小子,你再敢多说风凉话,你就直接去相国寺出家!老子再生一个!”

    而徐昀闻着几种食物完全不同,却都令人口生津液的香味,忽看着那如艺术一样漂亮的水果蛋糕、味道渗入骨里的卤味、还有那令人胃口大开香味的酱菜。

    本朝的烹饪饮食虽然比前朝有了发展,但是和后世是没法比的。赵清漪有钱后就爱吃,本就阅历多,基础好,用了食神技能后,闲时就会做菜,或是教母亲、嫂子做菜。

    徐昀不禁咽了咽口水,英亲王已经忍不住夹了一个鸭掌吃起来。

    徐昀也跟着夹了一个,第一口感觉刺激,但是味道实在太醇厚浓烈,欲罢不能。

    “留点给你母妃……她念了几天了。”

    “……”

    英亲王用手帕擦擦嘴,说:“你要是真想娶进来,会做菜倒是可以考虑。”

    ……

    赵李氏和赵王氏两个最喜欢一早一晚出门逛街买菜购物的东京新市民,由两个小厮推着家中的一辆独轮车跟着,到街上买了许多新鲜的菜和调料、香料。

    她们还想买一桶活鱼,家中的鱼吃完了,赵清漪说了孩子们要多吃鱼才会聪明。

    周五家的鲤鱼素来好,她们一来,周五就扔下一个犹犹豫豫不买的老妇,迎了上来:“夫人、少夫人,你们今天气色真好呀!”

    赵王氏呵呵一声笑,说:“今天,你这些鱼怎么卖呀?”赵王氏的官话学得比赵李氏好得多,赵李氏听得懂,说得不太好。

    周五说:“少夫人可是老客,不瞒您,这里有三十二斤,我算您三十斤钱,还是原价,给您送上府去再给钱,怎么样?”

    赵家婆媳一听合算就同意了。

    周五喜道:“好咧,收摊啰!”一早收摊,剩下的时间都可以再去捕鱼,便宜个一二斤是合算的。

    赵李氏和赵王氏正要走,却见一个五十上下的老妇瞪老大的眼看她们。

    赵李氏也认出了来:“亲……原来是你!”

    这老妇不是别人,正是沈张氏。

    赵李氏却见沈张氏手上戴的正是当年她给赵清漪的嫁妆镯子,头上的银钗也是。

    张氏怒道:“原来你们也在京城!”

    赵李氏也火上心头,从前她不好插手太过让女儿为难要忍,现在可不管,再则张氏手上头上的首饰刺激到她了。

    赵李氏道:“京城是你的吗?我们不能呆?”

    张氏道:“你神气什么,生出那么个不贤不孝不贞就会坏事的女儿,哪里配得上我儿子?我儿子可是状元!”

    赵王氏都忍不了了,说:“我呸!你儿子不过是个下流胚子,小姑多好多能干的姑娘,被他误了十年青春!你那什么状元儿子呀。小时候靠着我公爹、之前十年靠着我小姑,现在找到新靠山,都等不及说清楚事儿,就要攀上去了。”

    张氏怒道:“我撕烂你的嘴!”

    当然有小厮拦住张氏,而张氏身边也跟了个婆子,结果小厮对上了婆子,不一会儿开封府的李捕头带着人来了,隔开了人。

    一问人家,居然是碰上了沈状元的母亲和状元前妻家的母亲、嫂子,张氏骂赵李氏江南脏话,李捕头当差多年,在东京地头见过不少人,还有些听懂了,就让她闭嘴。

    张氏说:“快将她们关进牢房去!她们想打人!我可是沈状元的娘,我儿是朝廷命官。”

    李捕头却对张氏的品德并没有多少信任,想当初那十四个女人拥着十四个差不多大的儿子,那画面冲击力是十分大的。有这样的前夫,糟糠实在可怜。

    “谁都知道你儿子是朝廷命官啦,但是老夫人你身上可有诰封?”

    “什么?”

    “对了,也不是一中状元就能让母亲或夫人有诰封的,沈状元怕是有也给新夫人了。老夫人身上也无诰命,所以不要命令我一个当差的怎么做事。”

    张氏看他颇为威严,不禁气短。而赵李氏和赵王氏朝李捕头福了福身,谢过他们,转身离去。

    张氏偷偷跟着她们却没有想到都要回到家了,而赵李氏和赵王氏却是知道张氏住隔壁,以她也是回家。

    张氏看着赵家的宅子,不禁瞪大了眼睛,心中惊骇莫名,然后回了家。

    在家中她与沈二良说起,讨论后将此事告诉了沈俊。

    多时没有想过赵清漪的现状,没有想到她竟然住在隔壁。沈俊原本是最为府中状况烦心,现在却是不能不恨。

    赵家住在隔壁的事没过两天,王薇也知道了,张氏管不住嘴,下头的人自然会报给王薇。王薇倒是奇怪,按说赵氏去年就应该死了呀。王尚书知道一些事,却是没有和女儿说的,而沈俊原想坏泼脏水给赵清漪的事,也没有和王薇说过。

    王薇原以为到现在赵清漪已死,便宜她了,她不能亲手报复了。现在听说她没死,心想是情况改变了的关系。她心中一计较,喊了沈晓云和沈归云来,吩咐如此如此。

    ……

    上午,赵家门房的小厮,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却是两个小孩,他一开门就喊着娘,想要往里闯。

    赵清漪听到消息,赶到却见赵李氏和赵王氏正在客厅,用府中点心招待沈晓云和沈归云。两人今年一个十一岁、一个八岁。

    沈府火食并不好,两个孩子忍不住狼吞虎咽。

    赵清漪铁青着脸,走进屋来,说:“是谁放他们进来的?”

    沈晓云和沈归云看到一个青衣丽人进屋,一时之间不敢认,因为她实在相差得有点多,

    赵李氏道:“清漪,这孩子知道找娘,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赵清漪道:“娘,他们没事找来不是太奇怪了吗?他们真这么念我,会去跟一个五年不见和从来没见过的所谓爹吗?不要太天真的。送他们出去吧,以后再也不要放进来,我只有纯儿和悦儿两个孩子,至于他们是沈俊的孩子,跟我无关。”

    这时沈晓云终于确定了,跑了上来:“娘!”她的娘好像过得很好,而且她穿的衣服好漂亮,她也想要。

    赵清漪避开了身子,说:“来人,将他们两个送出去,再不许进赵家大门!”

    正说着,忽听外头嘈杂。

    王薇不可能没由头的就上门去,这带着张氏上门讨回孩子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们理由充足,果然就冲了进去。

    赵李氏和赵王氏听了小厮的禀报不禁讶然,赵清漪冷笑,看着沈晓云和沈归云,说:“你真是好孝顺王薇呀,她能给你们什么好处?”

    王薇看到赵清漪的时候也不禁怔住了,她见过多少闺秀美人,但论秀逸气质,却无人可与眼前的女子相比。她哪里是她印象中的那个乡下粗妇?张氏也同样如此。

    王薇说:“你是赵氏?不可能!”

    赵清漪道:“你们来的正好,你们家的孩子擅闯民宅,我正要赶出去。他们还偷东西,吃了我家桌子上摆的点心。你们既然来了,快领回去吧。”

    王薇回神,道:“赵氏,你休要倒打一耙,明明是你们拐了我们家的孩子到你们家,私自扣住孩子!我们正要讨个说法!”

    赵清漪道:“不然怎么说你和沈家这么合呢?有的人不管出身是否是一二品官家的小姐,做的事怎么都往下流里钻。”

    王薇气得脸色发白,说:“赵氏,你别逞口适之利,孩子总是在你家找到了,你要给个说法。晓云、归云,过来,我问你们,他们是不是要强骗你们进来的?”

    沈归云邀功似地说:“是他们骗我进来的,说让我不要爹。”他的爹爹是状元,新娘是大官家的小姐,她是有很多银子,有很多好东西的。

    沈晓云想起赵清漪的态度,不禁道:“我不会要离开爹和母亲的。”显然她说的母亲是王薇。

    赵李氏和赵王氏不禁目瞪口呆。

    王薇道:“现在你们还有何话说?晓云和归云是沈家的孩子,你们想要抢孩子,我可以让你们见官!”

    赵清漪道:“你想见官?正好,我也想见官,不然去开封府走一趟?”

    王薇怒道:“赵氏!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赵清漪道:“你好大的官威呀,你在这里闹,你爹知道吗?你需不需要问问你爹再决定找不找我麻烦?”

    王薇不禁疑惑,暗想爹两年来是没有和她再提过赵氏的事,让她好好过日子,难道爹也是这样算了?

    原本是想借此一探虚实,然后给赵氏一个教训。现在赵家还在东京落脚,还能住得起这样的宅子,只怕不会简单。

    王薇忽想到了明霞郡主,因为她当时出面,爹都不能以权势和人手将赵氏处置掉。

    “以后你给我小心一点,东京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赵清漪说:“说完了就带了你们家的孩子走。”

    王薇忽邪恶笑道:“是呀,是我的孩子,他们要孝顺我这个嫡母。你只是个下堂妇。”

    赵清漪也是凡人,实在是太恶心到她了。有些女人就是觉得抢到一个男人就是她所有的人生价值了,最恶心的是还要在眼前炫耀。

    赵清漪道:“府中人都给我听着,沈家的孩子,无论是谁,再要往家里闯,乱棍赶出去就是!”

    “慢!”忽见赵怀方和假扮许先生的英亲王过来了,赵怀方道:“清漪,不要冲动,如果孩子还心向你,何必这样?”

    赵清漪不禁道:“爹,他们是受王薇指使,想过来找麻烦的。他们心术不正,我们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心术不正就好好教导。子不教,父之过,你身为母亲,难道没有责任吗?”

    赵清漪道:“当初我已仁至义尽。他们的人生会很多艰难,但是在这个社会上,人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无关孩子与大人。”

    若非她的执念委托人不是将来的赵怀方,此时她更不会客气。

    赵怀方道:“若是孩子走错路而不教,要我等教书育人的先生做什么?”

    赵清漪道:“可我们有资格教吗?他们是沈家的孩子,他们就是要抓住你的这点弱点来攻击你。孩子为了利益出卖我这个亲生母亲。”

    “所以,你就要否定他们?若能教导,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如果他们是骗你改过,卧底于你身边,然后帮沈家捅你一刀呢?”

    “因为这种可能,便要不认亲生骨肉吗?”

    赵清漪:“爹,你看清楚。”

    说着,赵清漪冲沈晓云和沈归云说:“谁是你们的娘,是我,还是王氏?你们认了我,就不得认王氏当娘。”

    这是让孩子当面选择,没有蛇鼠两端的可能。

    沈晓云知道王薇的身份,虽然娘现在看着很好看,但是官和民是有区别的,她知道,这个选择关系到自己的将来。

    沈晓云躲到了王薇身后,沈归云扑进了张氏怀里,王薇道:“赵氏,你好恶毒,你居然教唆挑拨我和孩子的关系!你再敢对两个孩子下手……”

    赵清漪抢道:“你心中的仇恨来自于什么?光明正大和离让位给你,你不满意?”

    王薇道:“赵氏,我告诉你,你以为在东京就凭你就可以横行霸道吗?你恬不知耻攀附明霞郡主就可以狐假虎威吗?你是草民,你只是个草民,你凭什么猖狂?”

    赵清漪:“现在跑人家家里来猖狂的是你吧。”

    王薇道:“我总有一天,要你跪在我的跪下,给我磕头求饶!”

    “你是自个儿跟自个儿排行,你算老几呀!”

    王薇:“你给我等着!我们走!”

    沈家人虽然走了,赵怀方却并不开心,因为他发现了女儿冷情的一面。他还要劝赵清漪,赵清漪却是很固执,她能感受到原主含恨而终时的感觉。

    赵清漪道:“爹,你是妇人之仁。我已经努力教导过他们所有的做人道理,也给了他们所有一个母亲可以给的,他们还是这样。没有谁可以承担谁的人生,包括亲生儿女,所以他们需要的不是我的教导,而是这个社会对他们的教导。只有吃过苦头,饱受苦难,被人利用,又当弃子,前程已毁,他能才能品出生活的真相。”

    赵怀方说:“你何时变得这般狠心?”

    “我狠心?我要是温柔似水,别人打我辱我欺我都逆来顺受,我都早投胎了。你们想当完美道德的人,最后不还是我来承担一切?用我的鲜血去堆砌你们的道德,你们做得出来吗?”

    赵清漪想想心中酸苦,扭头出了门。

    赵怀方想追赶却是来不及,心中也是五味陈杂。

    ……

    赵清漪去了肥皂厂,这里还留有她的宿舍,她只想一个人,就这样清净了一夜。

    翌日一早,起来到庄子的原晒谷场练武。

    白蟒鞭法是九阴之中一种武功,不像轻功,赵清漪没有什么地方练习这种杀伤力的武功,所以还很生涩。

    但她因是系统传的,所以领悟完全,能使圆转,一招一式有模有样。

    她一直在在厂里住了半个月,天天在庄子里练武,偶尔也处理一点厂里的事,谁人来找都不回府,直到遇上微服私访来的徐晟和徐昀。

    人家现在今非昔比了,他已然登基。他微服来这里,一是因为这个厂也是属于他的,他有睱时来看看也属正常;二是他也知道她离家住在这里,居然和家里都使起了小性子。

    参见后,信步村庄田野。

    赵清漪小心跟在皇帝后头,后头还有微服的侍卫。

    徐晟忽笑道:“你还是个倔脾气。”

    “皇上见笑了,只是我喜欢一个人自在。”

    “一个人不会寂寞?”

    “寂寞是一种恩赐。”

    徐晟暗想她不过是口是心非,说:“你想要回孩子,朕也会考虑……”

    赵清漪却道:“皇上,我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母子之情、母女之情,非以血源而定,赵纯是我儿子,赵悦是我女儿,沈晓云和沈归云只是沈俊的孩子。他们不选择我,还帮外人来害我,我就不会一头热,我并不是无怨无悔的慈母,该舍就舍。其实,人天生便有善有恶,同样读圣贤书的进士,有的忠君爱国,是社稷之栋梁,有的贪赃枉法,背主求荣,是国之蛀虫。他们读一样的书,也许还是同一个先生教的,你能说这是教育的错吗?”

    徐晟想了想,这当真是现实存在的,不禁道:“如果教育没有用,那还能指望什么?”

    赵清漪说:“教育只能最大限度的让人向善成才,但是成为什么样的人,最主要还是要靠他们自己。他们也不想要我,这对他们虽然不好,对我却没有不好。”

    徐晟惊讶:“你如何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不贤不慈自私呀。

    徐晟作为一个男人当然是喜欢传统审美的贤妇的,但是他待她以士,所以也有一定的包容心,就忍下了话。

    徐昀却觉得她是被男人伤了心才会有此个性,道:“你只是遇上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也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那样的。”

    赵清漪说:“你不是吗?”

    “我不是。”他目光清正,坦坦荡荡。

    赵清漪感觉强烈的无奈,这个社会根本没有给她太多的选择,她是有任务而来,而不为任务迷失本心是她所希望的能做到的。

    她需要钱和权力,要得到这两样东西要不失本心也是困难的。

    徐晟笑道:“朕难得出一次宫,可不是要来看昀弟儿女情长。”

    “皇上恕罪。”

    徐晟却又和她谈起这几个月,肥皂销量上升,但利润下降的事,问她是怎么回事。

    赵清漪说:“厂里塞进了大量领工资不做事的人,利润当然下降。虽说举贤不避亲,但用人唯亲,怎么能不败?再过几年,利润会更少。”

    徐晟不禁深思,又问道:“你可有办法起死回生?”

    赵清漪道:“没有。”

    徐晟目光一寒,道:“你的任性还用到朕头上来了。”

    赵清漪却道:“皇上,草民不过是实话实说,皇上也知问题所在,皇上尚且不忍刮骨疗伤,草民只是草民,若却一意孤行卷入风波之中,只怕拼到尸骨无存,仍然无法有任何改变。”

    说到这个现实时,赵清漪也不禁沮丧,赵家上上下下全是她的负担和软肋,她却无一个助力,她想投效今上,获得相对的功名利禄,可是皇后是暗中敌视她的,只是碍于今上现在对她看重,皇后才暂时隐忍。可她创办的事业正在被皇后的人所腐蚀,她无能为力。

    她难道要去造反?造反哪有不牺牲的,哪有那么容易,而赵怀方一辈子学的是忠君爱国,哪里接受得了女儿造反。

    杀了沈俊、王薇,然后让家人回乡过以前的日子?——已经太迟了。

    孤军奋战,赵怀方还判断不清形势想她当圣人,她何其悲愤。可是现在的赵怀方并不知道一切,而赵怀方却是委托人。

    徐晟问道:“如果朕支持你呢?”

    赵清漪说:“草民可以为皇上再办一个肥皂厂,但我不想陷入那样的争斗,我只是一个人而已。皇上其实真要办,又必何要支持我去改,肥皂厂不过是新事物,也是一个厂而已。皇上只需下令一切恢复我刚离厂时的人事架构和制度,不就没有问题了?”

    “清漪!”徐昀吓了一跳,不禁喊她名字。

    徐晟不禁一愣,嘴角有几分凉意,说:“你倒是有一股傲性呀。”

    赵清漪说:“我的立足点只有这么高,不明白皇上有别的权衡。”

    赵清漪不会去为皇帝当炮灰,至今她因为性别,皇帝都还没有给她足够的尊重和礼遇,她想成为一个国士,但她其实还不如一个奴才。特别是皇后,事实上对她不是很待见。

    赵清漪不想创造其它东西也是因为现在努力办出来也是不合算的,最终为他人做嫁衣裳,一切只怕要等赵纯长大成人后,他有功名在身。

    徐晟离开前并不愉快,徐昀深深看了她一眼,却在徐晟没有命令他留下前不能留下。

    等他们离开后,赵清漪也觉得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回到家时,赵家全家人都很热情欢迎,但是赵清漪提不起任何心情回应。

    丰盛的菜色被摆上桌,那些香味勾得人食指大动,但是赵清漪却没有动筷。

    赵清漪沉默片刻,说:“今天我还能给全家人支撑起一片天,全家人还能过富足也无人欺凌的日子。当然,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不求你们回报或者能帮我,但是你们不要给我拖后腿。我只是一个女子、一介草民,而想要我的命的人不是一个草民,是状元,是朝中大员,甚至是……我不能说的人。你们谁有本事不靠我去承担沈家和王家,你们做什么,我绝不相拦。但是要用我的鲜血去以德抱怨成全你们的高尚品德,我会自绝在你们面前,如你们的愿。”

    赵怀方也不禁脸都沉下来,扔下筷子说不吃了,赵清漪长长呼出一口气,自己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赵李氏问道:“我去看看你爹。”

    赵纯想了想,说:“娘,不管怎么样,我都支持你的决定。”

    赵悦说:“我也是。”

    赵清漪抿嘴扯出一抹笑:“吃饭吧。”她是要考虑到赵怀方是委托人,但是也不是能任由他牵着走的,他那一套要是可行,还会轮到委托她吗?

    ……

    几日里赵怀方都不见她,不与她说话,而她也没有强求,只提醒过赵李氏好好照顾他。

    倒是这日“许先生”过来了,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在她给刚发芽的菊花浇水时,他下课经过她身边还说了一句:“没心没肺。”

    赵清漪不禁蹙眉:“许先生,你说谁呢?”

    许先生回头说:“你说是谁?对自己亲生骨肉都这么冷血,长辈教导你,你就负气离家出走,有你这么当母亲和女儿的吗?”

    赵清漪也不禁恼了,说:“是呀,没有我这么当母亲的,别人当母亲,有儿女孝顺都来不及,我的儿女要害母求荣;别人当女儿有父兄当靠山,我一个人要养起两大家子。我要是那种母亲和女儿,我也是个充满爱的人。”

    许先生胸膛起伏,说:“你这个刚愎自用的女人!读了几本书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

    赵清漪道:“我是刚愎自用又如何?谁对我好,我对谁好,我对谁好,谁不领情,爱咋咋地,我还要赔上性命倒贴吗?不要打着为我好的名义要求我做什么,真为我好,当沈家和王家欺负我的时候,为我好的人在哪?”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是在怨你父亲了?”

    “我何曾嫌过?但是一个父亲,面对敌人的霍霍屠刀时,帮不了是因为他只是个书生,但连护短的态度都没有,明知是敌人害自己女儿的计策,还要逼自己的女儿,这难道就没有问题吗?”

    英亲王看着她倔强冷漠的眼神,其实是恨其不争。一个女子,为什么这样清高,明明低一下头,大家都能有台阶下,她更能得好处,可她就是不低头。

    英亲王生了好大一回气,回家就对着儿子大发脾气,说:“你想娶这个清高又刚愎自用的女人,做梦!”

    徐昀只有左求右求,他还说赵清漪这么做未必没有道理。

    英亲王却说:“这样的冷心冷肺的女人娶来,到时她对你也是说舍就舍。”

    徐昀说:“怎么会呢?我们俩好了,她知道谁对她好,就不会这样的。”

    英亲王左右是不听,父子俩又闹了好一会儿,直到李王妃来劝。

    ……

    这天,赵清漪却受到宫里来的皇后密旨,召她进宫觐见。赵清漪梳洗打扮后就上了宫里派来的马车,到宫门口再乘轿向往凝和殿附近。那里也靠近是御花园,皇后却在玉英阁接见她。

    皇后穿着一身杏色绣金襦裙,云髻高耸,带着华丽的金凤钗和步摇,更觉雍容华贵。

    赵清漪三跪九扣后,皇后才淡淡唤她起身来。

    皇后道:“圣上初登基,本宫也是忙里忙外,早想召见你,却一直寻不着机会。”

    赵清漪道:“多谢娘娘抬爱,草民不胜惶恐。”

    皇后勾了勾嘴角,却并不温暖。皇后以前如果是置身事外,但现在明显是不喜欢赵清漪的。除了徐晟老是提她,并且真心夸奖之外,还有就是她这样生过三个孩子的和离女,居然勾引得英亲王世子非卿不娶。

    女人往往对女人更加苛刻,如赵清漪这样的女子,可以永远处于被她同情的位置,而不该有不同于人的幸运。就算赵清漪不侵犯皇后的利益,一个女人但凡有这样的幸运,总是让许多女人不爽。皇后并不像太皇太后,有那样的胸怀、才干和坚强,能垂帘听政创下一片盛世。

    皇后提起了从她手中接过的肥皂厂,说:“如今本宫已然是皇后,宫外之事多难管束,便想重新由你来管理。皇上常提起你的才能,本宫想,你重新接手后,利润一定会大辐提升的。”

    赵清漪福了福身,道:“草民惶恐,草民蒲柳之姿,如何能受娘娘如此抬爱?皇上和娘娘手下能人辈出,草民微芥末学,不敢献丑。草民也是一介女流,若非初来东京,也不爱抛头露面,如今深居简出,实不是一个好人选。”

    皇后目中闪过一道寒光,说:“你这是想要拒绝本宫?”

    “草民不敢,但是草民只想在家中奉养父亲,教养儿女,无心这些事。请娘娘明鉴!”

    皇后眼中露出杀意,她可以忍受皇上有别的妃子,可以忍受皇上惦记哪个妃子有什么优点,但是不能忍受皇上最惦记的女人是一个和离的女人,皇上不纳她,却忘不了她。

    她可以忍受英亲王世子爱上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但是不能是这样的女人,这是不是说她堂堂一国之母,连这样的女人都不如?这个英亲王世子也让她格外在意,因为他原是她表妹的未婚夫。

    她改了表妹的所谓凤命,表妹在出嫁前见了阎王。现在有凤命的是她,但是现在她对英亲王世子喜欢的人也很敏感,何况是她本就讨厌的赵氏。

    没有什么迹相表明英亲王府一脉有反心,太皇太后尚在,李家也是显达,她这个皇后的份量是绝对不及英亲王府的,皇后总不能将那些阴私说来扳倒英王府。

    皇上还对她管理掌控肥皂一事有所不满,她将娘家能用的人和得力奴才安插进去,却并不能更好的掌控这门生意。而因为她安排的这些人和夺权,方子只怕已然外泄,世面上已出现假货,皇上现在还不知,现在她最想的就是将事情责任推回去,到时皇上要怪罪也是赵氏的事了。

    但赵氏却拒绝了她。

    皇后道:“你敢抗旨?”

    赵清漪无奈,只能叩首道:“请娘娘明鉴,草民无心再抛头露面。”

    皇后冷笑,忽道:“你不为本宫效力,也要想想尚书府可是你一介草民可以得罪的?”

    赵清漪心底冷笑:这样莫名奇妙的皇后,不是坑了皇帝,就是自己前途也有限。她原是为皇上创造了一个天天下金蛋的母鸡,她没有得到任何赏赐恩典也就罢了,如今皇后自己弄坏了这只“鸡”,还想让她来背黑锅。这种把戏,她岂能看不透?她不愿意,还要威胁。就算是对奴才也不是这样的。有功不奖还要人命,鬼都不为她效命。

    赵清漪淡淡道:“若是大夏竟已无良民生存之寸地,也是草民生不逢时,怪不得旁人。”

    “大胆!”皇后拍案怒喝。

    赵清漪跪在地上,心想:皇后若不能容她,要祸及她的家人,那就别怪她今后走极端路线了。她从不主动害人,也有一定的胸怀,但是也不是任人揉捏的。

    而在跪着的时候,赵清漪才深深的感受到对这个时代的愤怒,在这个时代,人天生就分三六九等,还有男尊女卑,寻常百姓难有一片青天,民权、民生更是虚无泡影。

    一个女子要改变社会秩序更像是天方夜谭。现代的民/主革命和妇女解放可是受西方影响,百年苦难里浴火重生的。

    皇后就让她在玉英阁跪着,没有让她起来,而皇后拂袖而去。一直到快要天黑,宫门快要落下,才有一个嬷嬷过来传旨,遣她出宫。

    出得宫门来,她不禁五味陈杂。

    忽然,一辆马车使来,掀开车帘,露出一张年轻的俊颜,冲她微微一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