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宠娇妻:总裁深〕〔他的情深似海〕〔史上最强战斗力系〕〔总裁大人,限量宠〕〔空间灵泉有点田〕〔花都超级医圣〕〔替嫁神医:腹黑世〕〔穿越之纨绔小王爷〕〔摄政小皇妃:皇叔〕〔年先生,慢慢喜欢〕〔星际大头条〕〔大侠上位〕〔我不当鬼帝〕〔高冷老公,小娇妻〕〔捡个总裁做老婆〕〔极品公考生〕〔武魂殿堂〕〔修真传人在都市〕〔天才小农女:学霸〕〔万帝至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51.第7—9章
    刘黑子和朱大丫离开村子不久, 本就还在县城想要谋份差事。但是朱大丫年纪太大,又没有文化, 真难找到工作。而刘黑子虽然年轻, 却不是踏实肯干的人,且他的事也有点出名了,只在县城一个工地找了份临时的活。

    他总有一种怀才不遇的感觉, 自己哪里是做这样的事的, 可为了吃饭没有办法。

    开始时,他还是很“宠爱”“丫头”的,悍然不惧任何目光。这天一觉醒来, 发现自己在简陋的宿舍赤着身子搂着朱大丫。

    他能清醒地记得这三个月以来的往事种种, 没有比这更让他痛苦的,再看前丈/母/娘朱大丫的脸, 喉咙一酸就吐了上来。

    朱大丫也是能清醒地记得一切,那三个月觉得爱能战胜一切, 但现在却觉得一切都太可怕了,她岂止是晚节不保!虽然她无法接受曾经, 但也无法接受前女婿现任丈夫的无情抛弃。

    她什么都没有了,无脸回村子,回去只怕也要被唾沫星子淹死,而她已经五十四岁了, 一个女人到了这个年纪, 唯一的女儿反目成仇, 她还能指望什么。当然不能放现任丈夫刘黑子走。

    但刘黑子怎么可能忍受自己的和朱大丫过接下来的日子, 他也知现在的风头无法回村,要逃开朱大丫只有离开县城。

    他买了车票,今天就是准备出发的,朱大丫哭天怆地不让他走,一直拉扯到车站,被人看了笑话。

    刘黑子还是无情的甩开了朱大丫,进了站检票,朱大丫坐在地上哭引来了公安,朱大丫就向他们求助,公安带了她去局里。

    此后,县城多了一个朱乞婆,县城里流传着她的爱情传说和笑话。

    刘黑子坐上了前往大城的车子,还在回想这三个月以来的种种,悔不当初。他也想到了赵清漪,在前一天晚上他依稀记得自己想去赵清漪家的,后来他发什么昏去了岳母家?

    他却又记得睡醒时也知不是赵清漪,但当时根本就想不起她来,他满心满眼里都是岳母。

    刘黑子想起朱大丫现在对他的死缠烂打,怀疑朱大丫守寡久了熬不住,早就对他垂涎,然后会不会是她想男人对他施了什么邪术。

    这样一想就更令刘黑子恐惧,他能清醒得记得那些事,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害怕再次陷入这样的邪术之中去,绝对不能给朱大丫机会,所以要在她准备好对他施展邪术前远离。

    另一方面,他自丢尽了脸面,在县城也实在呆不下去,他只有走。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刘黑子第一回产生这样浓浓的忧郁。

    刘黑子去城里打工,从阴影中恢复过来,但是故态复蒙,又因为猥/亵女同志被关进了牢里,关了三个月又犯事,再关了进去。

    再放出来,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工作了,心想事情过去好久了,家中还有几亩地吧,回了家乡去。但是村里所有人都看不起他,还有县里的妇联将成为年老乞婆的朱大丫送了回来,要求他这个合法丈夫来照顾,一眼看到朱大丫,刘黑子惨叫一声,然后就彻底疯了。

    这些都是后话。

    赵清漪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抵达了之江省的宁海市,听到原主的乡音,她心中感慨万千。

    愚昧有时真的太可怕了,因为没有好好读书,她居然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回家的路。这个时代可没有导航,乡下连地图都难找。另一个方面也是没钱,并且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恐惧。

    去寻找原主的那个小区,她不太记得爸爸,因为在她五岁时,爸爸就被发配去乡下改/造了,而母亲是个文/工团的巴蕾女演员,在那段时间也彻底崩溃了。

    她是去小学同学家,晚上回家的路上被人突然下手,在那两个人贩子手上,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那是她一辈子的阴影,还在十四岁时堕过一次胎。十五岁时人贩子才为了钱将她卖了。

    七年过去,从1977年到1984年,曾经住过的楼还没有拆,这原来都是机关单位的住房。

    她依着原主记忆中的画面找到四楼,近乡情切,敲了敲门,但是开门的却是一对陌生人。

    看到一个穿着土气,背着孩子,虽然五官好看,但是皮肤黑黄的年轻女人,孙怡不禁一愣:“你找谁?”

    赵清漪鞠了一躬,却用标准京腔问道:“同志,您好!请问这里曾经是不是住着赵姓人家?”

    孙怡眼睛一亮,笑道:“前几年是这样,但是他们已经走了。”

    “走?去哪里了?”

    孙怡奇怪:“你是他们什么人?”

    赵清漪说:“我……我也是受人之托来看看。”

    孙怡道:“赵老师平/反后就调到省里了。”

    “省里?什么单位你知道吗?”

    “唉,你到底是什么人呀?”

    “我……我是……他女儿……”说着,赵清漪眼泪就流了下来。听孙怡提起父亲还很客气,还认识,她也不隐瞒了

    ……

    孙怡和倒了水给赵清漪,看着眼前的女子实在想象不出她是赵老师和他夫人的女儿。满身的土气,黑黄的皮肤,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孩子,那孩子倒是很漂亮。再细看她面容,她五官是生得极好的。

    孙怡道:“赵老师是七/九年平反的,之后听说就调到省城了,我也再没有见过他。”

    赵清漪点了点头,又抓住宝宝伸向桌子的手,孙怡拣起了白糖糕,笑道:“孩子饿了,吃吧。”

    赵清漪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有拒绝,道了谢,拿了糕喂孩子。

    “谢谢。孙姐姐知道我爸爸单位的电话或地址吗?”

    孙怡道:“我不知道,但是我领导肯定知道。”

    孙怡好心带她去了市重点中学的校长家,校长果然是能查到电话的,因而联系上了省大。

    赵和平本是清大的数学高材生,那个年代高材生当老师都是光荣的,他选择来祖籍地教书,但是没有过几年,就被弄到乡下改/造去了。后来平/反,各地教育事业百废待兴,他被调到省大教数学。

    赵和平得到消息没有停留,第二天直接从省城赶来,到傍晚就到了宁市,赵清漪在原小区附近的一家宾馆中住。

    她去接他,父女相见,只觉恍如隔世,两眼泪汪汪。赵清漪对父亲的印象极为模糊了,毕竟在她五岁时他就离开了。

    两人回了宾馆,赵和平看看女儿和孩子,一身乡下农妇的打扮,不禁心酸,说:“这些年,你都在哪?”

    赵清漪想起原主的生命轨迹,落下泪来,说:“人贩子将我卖到了西江省……”

    她说着点点滴滴,也没有隐瞒她经历二嫁,最后丈夫身死的境地,听得赵和平不停地抹着眼泪。

    他的女儿呀,这七年是怎么过来的,还有那七年,她也没有了父亲。

    “我也不知道这回逃回来还找不找得到人,我就想再看看家乡,想知道爸爸回来了没有。爸,妈妈呢?”

    赵和平不禁泪如雨下,说:“你妈,她去逝了,你失踪那年……就没了。”

    赵清漪眼泪如泉涌,孩子也哭了起来,她忙哄住了。

    “来,外公抱。”赵和平也一直抱着这一丝希望活着,终于被他等到了。

    宝宝高兴地挥着手扑进了赵和平的怀里,两人又说了些孩子的家常,一起出去吃了饭。

    回来时,赵清漪才洗了脸,梳了头,露出她真实的面容,让赵和平也不禁讶异。

    他原来也许是书呆子,但是现在什么都懂,更是为女儿心酸。

    赵和平带着她回了省城,他是省重点的老师,如今分到了一套房。

    她却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赵和平,到了省城公/安局去报案。

    赵清漪依照原主的记忆,画出了那两个人贩子的模样,他们所犯之事不但是包括绑架和贩/卖/人口,还有强/奸未成年少女。

    赵清漪都对自己所经历的事十分详细的陈述,包括他们的口音、互相称呼、年纪,那些年去过的地点。

    公/安立了案,但这还不是互联网时代,时隔多年难找到人,现实让她无能为力。

    遗憾之外,她看着现在过得十分开心,多了一个外公疼爱的孩子安慰许多。

    他是她的任务目标,养大他,她就对得起原主了委托了。另外,她回到家乡,亲人团聚的任务已经完成。

    但是自己的人生呢,她才二十岁,未来还很长,她这一生要做什么呢?

    “你要读书?对,你是需要上学……”赵和平点了点头,“爸爸支持你。”

    “我能不能直接参加高考?”

    “但是你需要高中文凭。”

    “我只有小学文凭。”而且那还是没有正经读几天书的小学文凭,她实际的水平却是几个博士了,但这连她爸都不能说。

    “那还是算了,不上大学了。”

    “清漪,为什么,不上大学你终究会后悔的。”

    赵清漪摇了摇头,她上过很多大学了,诚然可以学不同的专业,可是如果要这样层层考过去,要耗着时间,她没有这个耐心,她要带孩子。

    她忽然想起了罗琳,不也是带孩子,写了哈里波特,红便全球。

    “我不后悔,我要一边带孩子一边读书,不能直接参加高考,那就算了,将来孩子能考上也一样。”

    赵和平劝不了她,但是亲自教她初中的课程,她却学得快得惊人,而她记忆力之好也是他平生仅见的。这是被磨难误了的孩子呀,他只要一想到就心痛。

    时间飞逝,一年转眼而过,赵清漪已经学完了高中的课程,在理论上,她有了自学的能力,除非是学术性太强的科学。

    这天赵和平从学校回来,却是有事和她商量。

    “你外公一家举家要搬去港岛了,他也想见见你。”

    “外公?”她从小在宁海长大,后来就失踪了,对外公的印象是极淡的。

    “去见见吧,这些年,他也挺挂念你的。”

    秦复州原是种花医学院的教授,现年七十,他在建/国前业界就有很深的关系,有许多朋友在港岛,现在动/乱时期结束了,很多关系都重新联系上。

    秦复州的一个朋友是岛城大学的副校长,此次聘他去港岛大学任教,能够有机会定居在那边。

    海州对于她来说也是故地重游,秦家现在还住在祖传的老房子里,因为之前秦复州是做御医的,没有严重受到波及。

    赵和平带着她和孩子找到了秦家,小阿姨开了门。

    秦复州保养得很不错,因此虽然六十八岁,看着也是五十来岁一样。

    秦溶被单位所有太太们羡慕,明年她就是港岛人了,她的父亲接受了那边大学的邀请,而她的先生黄乐文也一起去,仍然当她父亲的助手。

    打完麻将,去学校接了女儿,等她这个学期读完,就要去港岛读了。

    她回到家里却发现不对头,母亲投了一个奇怪的眼神过来,而客厅中坐着三个客人,她不禁惊呆了去。

    秦复州看到秦溶,说:“快过来见见你姐姐的女儿清漪。”

    秦溶看到那张有八分像姐姐的脸,不禁五味陈杂。

    “小姨。”赵清漪起来问礼。

    秦溶点了点头,忽说:“不是……你不是失踪了吗?那时还小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去年回来的。”

    “失踪这么多年都能回来?”

    赵清漪道:“心底不忘家人,就有信念回来。”

    秦复州又介绍了秦溶的女儿:“这是你表妹黄琳琳。”

    赵清漪点了点头,黄琳琳扭开了头,赵清漪也让赵雨叫人,秦溶道:“这孩子倒是可爱,孩子父亲是谁呀?”

    “他已经去逝了。”

    秦溶是她母亲的异母妹妹,罗丽青原是外公的同事,后来外婆病逝,有遗言让外公一定要再娶传宗接代。

    外公身边的罗丽青一直喜欢她,热烈追求,外公就娶了她,那以后母亲也就和家里不亲了,这也造成母亲很少提娘家的事,赵清漪都不太记得秦家。

    赵清漪和赵和平在秦家要住一晚,好在房子还大。

    ……

    晚上秦复州从书房拿出一些东西来,罗丽青送参茶时来,看到了,心中不禁一惊。

    “复州,你拿这些东西出来干什么?”

    秦复州道:“我们都要去港岛了,清漪外婆的嫁妆就给她吧。”秦复州当初当着御医才得以自保,加上秦溶嫁给了黄乐文,而黄乐文就是干那个起家的,所以秦复州在本地没有怎么受波及,能低调地将东西藏好。

    罗丽青惊道:“我们刚去港岛,哪里都需要钱……”

    秦复州叹道:“那也不该用若飞的东西,秦/川是若飞唯一的女儿,清漪是秦/川唯一的女儿,本来就该是她的。当年,我承诺过若飞的。”

    罗丽青不禁紧紧攥着手忍了下来,说:“那溶溶他们呢,他们新去港岛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秦复州道:“大家先挤一挤。”

    罗丽青道:“要不给清漪一半吧,一半你收着。”

    秦复州说:“我收着干什么,我不愁吃穿,也不会缺了你的。溶溶家,你看琳琳都这么大了,他们也有自己的家。”

    罗丽青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只好先出去了。

    罗丽青去找了女儿秦溶,秦溶正心烦不已,紧张得来回走动。

    一看到她,就上前来,抓住她的手,说:“娘,当年那些事不会捅破吧?”

    罗丽青说:“你慌什么?本来什么事都没有,你自己乱了阵脚。”

    秦溶道:“她怎么会回来呢?她怎么有本事回来呢?她怎么不死在外面呢?”

    罗丽青道:“你轻一点!”

    秦溶跺着脚说:“娘,这不公平呀!赵清漪这小丫头片子凭什么呀?她和爸爸都隔了一代了,我才是爸爸的女儿呀!”

    罗丽青脸色也难看得很。要说凭什么,就凭秦复州的原配当年可是个大家闺秀,家里有钱,嫁妆就是当年荣家的公馆别墅,还有存了那么多的黄金和一小匣子的珠宝。这些连罗丽青都只见过一回。那座公馆别墅秦复州在另娶时也就搬了出来封好了,/建国后他们一直另住在公寓楼里,当年一心想给秦川结婚用,这也是罗丽青的心病。

    谁让她罗丽青当年什么都没有,她只是一个医院的护士,在荣若飞还在时因为与秦复州工作时有接触,罗丽青当时喜欢秦复州用了些手段接近。

    荣若飞在建国前就去逝了,罗丽青就成了秦复州唯一的配偶。

    原配的东西要给自己的后代也是合理的,其实秦复州对亡妻的财产也是有继承权的,若是秦复州先继承了,然后给继妻的子女也是合理合法的。

    财帛动人心,这种念头一起,罗丽青忘也忘不了,而秦溶也无法忘记。

    秦/川在母亲去逝以后,和秦家关系比较淡薄,在她十六岁进了大学后也基本不回家。在大学中认识了赵和平,两人毕业就结了婚,赵和平回了老家宁海,她也进了那的文/工团。

    罗丽青当年就试探过,但秦复州对原配还有亏欠和难忘之情,是从来没有想过和女儿争产的,罗丽青也知不能如愿。

    秦溶恨恨道:“我能让她消失一次,就能让她消失两次。”

    罗丽青吓了一跳说:“你不要轻举妄动。”

    ……

    翌日一早,秦家一家人一起吃饭,赵清漪现在没有必要再装粗犷了,她的动作气质十分优雅,加之长相漂亮。

    吃完了饭,秦复州说:“清漪,你跟我来。”

    “复州……”罗丽青喊了一声,又强笑道:“什么事了也不急于一时呀,不如让清漪多住几天吧。”

    赵清漪道:“多谢姨姥姥,但是爸爸学校在之江省城还有事,我也想陪着爸爸。”

    秦溶道:“爸爸,有什么事呀,我陪你们呀。”

    秦复州蹙眉:“不用了。”

    赵清漪随秦复州到了书房,这里不但放着他的医药箱,还有一些荣誉奖杯、证书、各种珍贵的照片,还有几架子的书。

    秦复州关上书房门,赵和平见罗丽青母女的眼神,心底有些奇怪,但他没有多问。

    秦复州问道:“清漪,你知道你姥姥的事吗?”

    赵清漪说:“其实我不太清楚,还是很小的时候母亲提过,但我五岁时爸爸就出事了,妈妈跟着急病了,此后就再没有听她提过。”

    秦复州心想那几年连他都不怎么提,更别说秦/川了,怕也是怕出什么意外吧。

    秦复州叹道:“你姥姥出身名门,是海州的大家闺秀,你姥姥家当年是纱厂大商人的女儿,家里有九家纱厂,几十年积累了些财富。”

    赵清漪这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说。

    赵清漪忽然感到心酸,之前在西江省的那些年,还有生不如死的成为性/奴的那两年,她才十四五岁呀。更有原主原本要经历的命运,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赵清漪点了点头,秦复州说:“你和你姥姥很像。”

    赵清漪微笑道:“我是长得比较像妈妈,就鼻子比较像爸爸。”

    秦复州说:“这些年吃了很多苦吧。”

    赵清漪点了点头,她没有那种善意的谎言的品质,一来事情已经过去了,这几十岁什么风雨没见过的老人没有那么脆弱;二来她也不用博个温和柔顺不诉苦的良好品质,博得好感。

    她没有夸大,也没有隐瞒说了所经历的。

    “那个时期,才刚有署光,我们都盼着爸爸就要回来了。那天晚上,我从同学家中返回的路上就被那两个绑/匪绑了。是两个很恶心的男人,我活在地狱里,他们把我当作性/奴,一直到我十五岁,他们将我卖到西江省的乡下,那家儿子是个傻子……”

    秦复州听着这一切,直欲坚持不住,他想过她必然过得不好,但没有想过是这样。

    “都过去了,以后一切都会好的。”

    “我也这么想,以前最苦的时候没有倒下,那么以后没有任何事可以打倒我了。”

    秦复州笑得很慈祥,但眼神有更多的辛酸,说不出来的辛酸。

    秦复州说:“当年你姥姥离开时留了东西给你妈,但是她当年刚成亲那时候还很倔强,我怕她行事狂浪了反而惹来祸事。”

    赵清漪点了点头,又道:“可我妈已经走了,外公收着也一样。”

    秦复州摇了摇头,说:“我要去港岛了,以后往来两地总没有从前方便,我年纪也大了,本来就是你该得的。”

    赵清漪说:“那依外公吧,总之是姥姥的东西。”

    姥姥就她一个后人,要是有什么东西没有人比她更有资格继承。

    秦复州于是打开保险柜,取出一个箱子和一个小匣子。

    赵清漪打开那个小匣子,只见里头有两层,第一层一串天然的珍珠项链和相配的耳环,一颗蓝宝石项链,还有副金玉耳环;第二层有一副成色极好的羊脂白玉镯子、一对黄金虾须镶珠镯子,还有一个金锁,两个戒指。

    赵清漪穿过三个世界,不管开头怎么样,最后都是富贵之极,与从前她所拥有的好东西比起来这不算什么。可是这也足够令人吃惊了,在这个年代,就算是现在最前沿的海州,也没有几家人能拿出这些东西首饰。

    那箱子秦复州是用力才抬出来的,十分沉重,打了开,只觉眼前一闪,全是黄金。

    “这里有一百斤黄金,原本还有的一半,但是当年那场卫国战争时,我就做主捐了一半,因为你姥姥对这片土地是这么热爱,她一定会愿意的。”

    赵清漪道:“没有国,哪有家,姥姥一定也这么想,外公做得对。”

    秦复州不禁长长叹了口气,但见赵清漪一派镇定的样子,没有过多的激动和贪婪,心下也暗暗称奇。

    “清漪不高兴吗?”

    “这是姥姥留下的恩泽,外公你几十年如一日放着,不动一分,可见你对姥姥的真情。世道艰苦,我曾经想,如果我一出生就知道我要经历那些可怕的黑暗日子,我是否还有勇气走下去。当时我并没有给自己答案,但是现在我想我会有勇气的,不管前路有多黑,总会有一丝光明,就像我怀着找回家的希望,有希望就不怕。外公也是怀着这样的希望吧,保存着对姥姥的爱,希望妈妈明白姥姥有多爱她,而外公当初有多爱姥姥,爱来过,也传下去了。”

    秦复州眼泪涌出来,说:“我对不起你姥姥。当年,说好一起白头,如今却只有我。”

    赵清漪是弄不明白秦复州的,但是人生很珍贵,总不能一人死了,一人必须殉情才叫爱情吧。现实生活有能找到几人?

    赵清漪说:“姥姥希望外公能代她看看这个未来世界吧。”

    秦复州盖上箱子,忽问:“你打算怎么用这笔钱?”

    赵清漪想了想,说:“姥姥的首饰,会一代代传下去。至于黄金,将来成立一个以姥姥为名义的基金,用于助学吧。”

    秦复州原只是怕她有钱后反而只知享受,再多的钱也能挥霍光,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是这样。

    “你怎么会这么想?”

    赵清漪叹道:“我在乡下呆过,我所经历的事让我明白,我们的国民素质还不乐观,我想教育能改善情况。这也能让姥姥的爱,外公对姥姥的爱传给更多的人。”

    “那你自己呢?”

    “我有手有脚,将来不会饿死,至于爸爸,等我国经济更好了,他的工资更高,将来他还有退休金呢!”

    赵清漪心想,原主如果当年能好好上课读书,她就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不会走上极端的路,就算死前条理清楚的说出自己的冤情都比那样死了好。

    秦复州点了点头,说:“外公支持你。”

    秦复州给她用行礼箱装好,赵和平和赵清漪是带着这个行礼箱离开秦家的。

    秦溶都忍不住急了,去问秦复州:“爸爸,你怎么能这么偏心?你把什么都给了那丫头,那我们一大家子怎么办?”

    秦复州不禁冷了脸,说:“那是清漪姥姥的嫁妆,不是你妈的嫁妆!”

    秦溶说:“那我也得喊一句大妈,难道还不够吗?”

    秦复州拄着拐,说:“把你大妈的嫁妆分给你,这种事我做不出来,我就算进了地底下,我也没脸见她!”

    罗丽青不禁哭道:“你没脸见她,可是对得起家人吗?”

    秦复州说:“你给我闭嘴!你若是敢胡说八道,我就一个人去港岛!”

    罗丽青不禁悲苦不已,丈夫心中,荣若飞永远是白月光、朱砂痣,她四十年的相伴,还不如荣若飞伴他七年。

    溶溶才是你的孩子呀!

    罗丽青最不甘心的就是这一点,秦溶是秦复州唯一的亲生女儿。秦/川只是荣若飞的女儿,她的亲生父亲是谁她不知道,但是作为秦复州几十年的枕边人,他不说,她也知道了这个秘密。

    秦复州不为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外孙女考虑,一心要将东西留着给荣若飞的后人。

    明明这个世上,一心一意当他的妻子的只有她。

    ……

    赵清漪不会拒绝先人留给她的钱,她那些打算不假,但是也许在那之前,在她自己赚到钱之前先用于生活,将来她若赚到钱捐的只会多不会少。

    赵清漪一路坐火车都十分小心,有时都顾不得宝宝了,宝宝抗议的趴她怀里来霸占住。

    回到家,她和赵和平坦白一切,赵和平大吃一惊。

    “那么多黄金,你打算怎么办?”

    赵清漪道:“现在国内金价这么低,现在全卖出去套现是不合算的,虽然现在国内下海的人那么多,可是我带着小宝,也下不了海。我想先放着吧,过几年金价一定会升的。”

    这几年金价升值的速度不会比房地产低,所以也不用换成房产。

    赵和平说:“我是说家里有这些东西,我感觉都不安全。”

    赵清漪想了想说:“存银行保险库里去?”

    赵和平说:“那还是放家里吧。”

    赵清漪笑着把宝宝放到他怀里,笑道:“放心吧,爸。我去做饭了。”

    ……

    秦溶的丈夫黄乐文出差回来,听说了这事件,不禁大为光火。

    黄乐文说:“她怎么能回来?她怎么有本事回来的?”

    秦溶道:“那丫头本事大着呢,不然怎么一来,爸就什么都向着她?”

    黄乐文说:“这要怪你妈,妇人之仁。”

    秦溶说:“我妈也是怕出事,那几年也严,弄死人了可是不能回头的大案,万一查到,我们一家就全完了。”

    黄乐文不禁说:“你舅就不会这样,那些年,你舅多风光?”

    秦溶当然也知道,但是她舅的那个部门后来不是裁彻整改了吗,那些风光也都不在。

    “这事能让我舅知道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舅是什么样的人。”

    “满心以为这回是去港岛享福了,这回什么都完了。”

    秦溶说:“先忍忍吧,这时候再出什么事,万一出什么事,可不好对付的。”

    黄乐文忽然道:“不好,那丫头现在回来,对于当年的事肯定是记得的,那两人万一被抓,要是推委到我头上怎么办?”

    秦溶说:“当时我就让你别出面。”

    “那不是再被多一人知道吗?”

    “这么多年了,应该不会查到,再说那丫头怎么说是女人,这种事说出来丢人的。”

    两人心中左思右想都不甘心,黄乐文想了想,还是说:“反正你也辞了工作了,要不在去港岛之前,你去之江走走,也探探虚实。总要知道她藏哪吧。”

    秦溶想想有道理,也就答应了下来。

    翌日和罗丽青说了,罗丽青却说不知她的住址,只有秦复州知道。

    “爸肯定不会告诉我的,防我怕是防贼一样。”

    罗丽青也最不服气这一点。

    “你爸有个习惯,会把朋友的联系地址写在笔记本上。我偷偷去翻翻,有没有。”

    秦溶听后大喜,罗丽青进了书房,在书桌上翻找那本笔记本,怎么也没有找到,然后看着保险柜无可奈何。钥匙是秦复州随身带的,只有先偷到钥匙才行。

    罗丽青还是在秦复州回来,晚上洗澡的时候偷到钥匙,然后翻出本子,果然找到新记下的地址。回头就告诉了秦溶。

    ……

    赵清漪看到秦溶拎着一点小礼品来访是十分奇怪的,但她眼神飘忽,却是让她疑心。

    赵清漪当然请她坐下说话。

    秦溶道:“都是自家亲戚,听说你也是刚去年回来,亲戚当然也要走动起来。你回去看了爸,我们也该来走走。只是爸到底是这个年纪,少坐点车好,身子骨受不住。”

    赵清漪点了点头:“多谢小姨盛情了。”

    秦溶最想打听的是她对那笔财富的处置,但是觉得这样太明显,于是就问她之前的事。

    “你是……被人绑架?”

    “没错。”

    “绑匪呢?抓到了没有?”秦溶不禁试探。

    赵清漪道:“还没有呢,全国搜捕。那样的人死一个都是社会的福气。”

    “全国搜捕,你报案了?”

    赵清漪点点头。

    “你怎么这么傻?你报案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你被强/奸,大家都会说你是破鞋的!”秦溶极夸张地说,希望她撤了案。这样全国搜捕,风险太大了。

    赵清漪不禁一愣,举着杯子的手微微僵了僵,复有云淡风轻将杯子放在桌上。

    “小姨,我……好像还没有和你说,我小时候被强/奸。”赵清漪目光闪过一道凌厉,秦复州那样的人应该不会没事把这个消息和别人说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