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英雄之奇迹时〕〔问天下谁能挡我一〕〔丰碑杨门〕〔魍魉不敢言〕〔我在诸夏当大王〕〔最强真香系统〕〔魔女酒馆〕〔上神难求〕〔大道争先〕〔怪秘之旅〕〔细菌美食〕〔末日合成系统〕〔带刀禁卫〕〔掌控行者〕〔仙侣乾坤诀〕〔末世之神王再临〕〔我有一个主神空间〕〔屌丝道士之厄运起〕〔仙武之无限小兵〕〔卧底:生死一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73.第16—18章
    此为防盗章  萧扬手支着下巴, 说:“我如果这么说, 你会借钱给我吗?”

    “会呀。”

    “这么相信我?”

    “你现在肯定不会问我借钱,将来问我借时, 你肯定是看出我智商下降了。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萧扬真的很开心, 就算是初恋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他也说起自己创业的事。

    “你做it呀?这个前景是很好的, 但发展方向战略很重要。”

    “你对这个有研究?”

    “我不是内行人, 外行看热闹,不是国家战略上支持嘛。”

    她想想现实世界后世的“互联网十大思维”之类的, 那种一定是发展趋势。看他说起这一行, 她打开话匣子一点点和他讨论起来。那在后世不稀奇,但在现在还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 萧扬听着听着眼睛也越发明亮。

    赵清漪觉得个人很渺小, 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又能怎么样,她现在的起点也难成为科技界公司的牛人。她的任务不过是原主的执念,洗脱坏女人的污名,挣脱命运的玩笑, 她也不是读商科和信息的, 也不可能从事it行业的创业。

    现在的她也不觉得萧扬有多牛,因为他是一个全身没有名牌, 开着国产基利车的男人。但她没有傍富豪的打算,可以一起打拼嘛, 能够同心, 小富即安。

    两人吃了饭, 他带她到新区的商业街逛,近些年京城是越发繁华了。

    萧扬十指紧扣着她的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满足,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珍爱一个人。

    “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她转头,星目盈盈。

    她也是头一回和男友这样逛街,以前觉得逛街很浪费时间,她在路上都是匆匆来回。

    萧扬说:“那天,你籍贯身家都报了。”

    赵清漪笑道:“我报是我的处事方式,你报不报是你的事。”

    “你不关心?”

    “我现在又没有要和你结婚,没有这么急。”

    萧扬轻笑,暗想:小妮子将自己保护得很好,所以才这般笃定。是呀,只恋爱不上床,她又不怕他骗她。大约对自己能制服歹徒的身手也挺自信的。

    萧扬笑道:“萧扬,二十七岁,京城人。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九八年回国,九九年与合伙人创业,有一家小公司,就是扬帆公司。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文艺工作者,有一个哥哥在南美当外交官。”

    “……”赵清漪心想这要不是吹牛,也是书香门第了,还京城人,相差不是一点点。看他穿着不富贵,还开着一辆在京城能被人鄙视的基利车,她原还没有什么压力,但是他全家都不简单。

    “在美国时,交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性格不和,一个因为发展方向不同,和平分手。”

    赵清漪不及细想差距有多大的问题,问道:“漂亮吗?”

    萧扬不禁笑了起来,说:“我有照片,你要看吗?”

    “你还珍藏着人家的照片呀!”赵清漪想将四十米长刀架人脖子上去。

    她吃醋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颊,说:“挺酸的。”

    “才没有呢!”赵清漪说,“照片给我看看。”

    萧扬说:“我怎么可能带身上?是从前的相册里有,在家里呢。”

    赵清漪微微郁闷,萧扬却牵着手带她进了一家珠宝店,赵清漪心想男人哄女人手段还挺熟的。

    “我不习惯戴首饰。”赵清漪拉着他往外走。

    “我买给我妈当新年礼物的,没想买给你。”

    “……”郁闷加深当中,但她也不好离开,只有跟着进去。

    到了柜台前,也没有让店员多做介绍,他从身后搂着她的腰,热气喷到她耳边。

    “你说哪一款适合我妈?”

    “我又没有见过你妈。”

    萧扬说:“你这么快就想见她了?”

    “我不理你啦!”

    萧扬逗够了,拉了她回来,这时大堂经理走过来,笑着说:“萧先生,您订的项链。”

    萧扬从盒中取了一条铂金项链,下头有个太阳花形状的坠子,上面还镶着钻石。

    大堂经理说:“这条项链叫‘太阳之恋’,爱情就是阳光一样滋润着万物,而恋人就是心中永恒的太阳,也喻意我心永恒。祝福两位拥有最美好的爱情,长长久久。”

    他看着她笑时,她有些无措,感觉被捉弄,偏偏气又撒不出来。

    他小心给她戴在脖子上,看到她白皙的细颈和可爱的耳朵,不禁心中一荡。

    ……

    他这一回送她进了校园,一直到了宿舍楼下。

    “我要期末考了,一个星期应该没有时间出去吃饭。”

    “我明白。”他拉着她的手,“我会打电话给你。”

    “不许打给前女友。”

    “好。”萧扬轻笑出声。

    一把抱住她温柔片刻,然后捧着她的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晚安。”

    ……

    张丹丹在赵清漪一回宿舍,就拉住她问,笑问:“那个就是你的……学生?”

    “……”

    张丹丹说:“我们都看见了!你的‘学生’这么帅的?不过,挺成熟的呀!”

    赵清漪不禁尴尬,说:“你够了吧。”

    张丹丹呵呵直笑,说:“远远看着真是大帅哥呀!”

    赵清漪心情倒是极好,说:“我也觉得帅。”

    顾筱上来道:“我都没有看见,有多帅?”

    张丹丹说:“反正很帅就是了,比咱们学校的刘辰逸要帅。”

    “哇,原来清漪你是看颜的。”

    赵清漪呵呵,心想自己正当年轻,谈个恋爱能找个帅的当然不找丑的。况且,她找了个理想声线,理想绅士思维教养的男人,还同意恋爱不上床,那应该是真喜欢她的。但凡男人稍微精神吊丝一点,最后一点就不会理她了。

    她洗了澡,洗了衣服正在晒时,倒是从来话少的苏雪也在一边晒衣服,忽问:“你男朋友叫什么?”

    赵清漪也没有多想,说:“萧扬。”

    苏雪愕然,她以为是看错,没有想到还真的是。萧扬,那可是她堂姐苏雨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呀。堂姐小时候和他在一个大院里,从小喜欢他,后来他父亲调乡下去了,之后他也出国去读书了。

    “你们来真的?”

    “这事还有假的吗?”

    ……

    期末考试之后,学生们都收拾打包回乡,只有她还不动声色。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觉得很孤独。

    昨天晚上妈妈赖彩凤打电话来时还问她今年过年回不回家,她直说不回,赖彩凤很失望。

    但是她的失望除了多年未见女儿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赵清河今年上高二。他的成绩可以上高中,却不是很好,按照赵清漪看来,这还是好的,按原来的发展,他只考上了技校。大约是因为有王冬明带着吃喝玩乐,宠着小舅子,赵清河更没有心思读书,就算脑子不笨,那也难以有出息。

    赵建华和赖彩凤也是知道她成绩好的,赵建华有“女子读书无用论”,却觉得男人读大学是好的。又因为没有了王冬明这个“依靠”,让他更加为赵清河的未来发愁。不上大学,找不到好工作,将来难不成留在家乡种地吗?

    他们是想她在寒假回家一边过年,一边也给赵清河补补课。

    原主对于赵清河偏向王冬明那边,骂她丢人破鞋是非常伤心的。可是如果她的作用是提升十分二十分,就能改变亲弟弟的前程也不是小事。刚好,她有半年的实习时间,如果能够看住他勤奋学习,上升的空间不只十分二十分。

    但是为了绑架了原主人生又摔锅骂婊不念亲情的白眼狼付出这么多值得吗?自己在京城拥有大好的人生,还有喜欢的恋人。

    萧扬接了她去吃饭,也看出她有心事,于是试着问问。

    赵清漪情绪不可抑制,显然是原主影响着她。她有找个人说说心中的话的强烈欲望,于是略去了原主后来的那些事,将弟弟学习和父母的期望说了。

    萧扬沉默了很久,说:“对于我来说,我当然希望你留在京城,我不想要这么久见不到你。”

    赵清漪叹道:“我真的是个很自私的人。”

    萧扬柔声道:“你很坚强,你太不容易了,也被家人伤了心吧。”

    赵清漪心底一股酸意涌上来,原来那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压抑不住落下泪来。

    萧扬不禁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说:“没有人为你考虑,也没有人让你依靠,你也在害怕和恐惧被命运摆弄,能做的只有让自己更坚强。我真的很心疼你。”

    赵清漪完全控制不住失声哭出来,良久再止住了哭,说:“作为子女,没有资格指责父母不够好,别人的父母再好,那也毕竟没有来到我身边,自己的父母不够好也生养了我。没有那些可以千娇万宠着我的父母或者拥有姐控性质的可爱弟弟。给我的就是这么骨感的亲人,但毕竟也没有成为孤儿。怨也好,怕也好,我也长大了,没有人可以操纵我的命运,绑架我的人生。那再不是我想要的亲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想我也要尽我的责任。不求别的,只求无愧于心。”

    萧扬说:“所以,你决定要回去。”

    赵清漪说:“我多么想将心中所有的怨恨发泄出来,让他们觉得有多么失职和错待我。但那只是弱者的咆哮,我很羞愧我有这样的想法。我不但要回去,我实习就在老家了,我要担起我的责任和道义。萧扬,对不起,我爱你,但是我现在不能守着你。如果,你要分手,我不会怪你……”

    萧扬放下餐具,顿了顿,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

    “漪漪,你说过,恋爱关系,你不会跟我上床。那么……你每天给我打电话和每天陪我吃饭,相差也没有十万八千里。”

    赵清漪擦去了泪水,想笑又笑不出来,萧扬坐了过来,伸手拥住了她。

    “漪漪,谢谢你爱我,我也爱你。”

    “莲花,你也不用在这里哭。晓晓这事,让清漪出面,把清漪当什么了?”

    赵莲花说:“大哥,亲戚间你帮帮我,我帮帮你,你能确定清漪将来不用人帮?晓晓男朋友家很有钱,就算清漪是大学生,将来也不一定能赚那么多钱呢。你们家就不用人帮?”

    李家不愿娶张晓,除了门第身家之外,还有就是学历,赵莲花心想着亲表姐能上京城大学,张晓当年要是复读,大约也能上不错的大学。她人是机灵的。要说当年也是赵清漪不识好歹,拒了王冬明这门亲,不然自己家早发财了,晓晓也不会因为她爸爸几句话负气去了省城打工。

    赵莲花想了想,一切又是赵清漪给连累的,她自己过得好,不顾亲戚,让她更恨了几分。

    赵建华说:“如果我们有困难,也不用你帮,可以了吗?这事,我就做主替孩子回绝你了。”

    说起亲戚帮忙,赵建华不禁想到两年前他摔断了腿,张家又哪里理会过他。女儿虽然没有回来,她手头钱不多,但也向人筹借到,给汇了七千块回来。

    这两年他少赚一些钱,只能在厂里做做小工,春季采采茶叶,但是女儿也分担了家计。这就是自己女儿和别人家的不同,这件事可以看出来,家里能靠的是女儿,而不是他这个妹妹家。

    这时一清醒对比,赵建华又想着女儿的好了,想到她为了她弟放下自己学业并牺牲赚钱机会回来,想到他摔了腿她借钱汇家里来,想到她读书之余打工存下的钱是给他和她妈妈买金项链,给她弟买手表。

    赵建华这样一算,忽然有一丝愧疚,看看张晓吧,没有结婚就和人孩子都生了,丢人还罢了,又给家里弄出多少麻烦。要说张晓出去打工有寄回家里多少钱,赵建华是不信的,一对比,自己女儿有本事又孝顺多了。再想她如儿子这样年纪时,家里就没有怎么给过她钱,哪里像儿子一个月有一百多块?

    赵建华因为这些事的刺激,实实在在被打脸,却也没有这么不甘。

    女儿不用读什么书,这是浪费钱,读出来也是别人家的,这种陈旧的观念在这一刻倒塌。

    谁说没有用呢?要是像张晓,没有读书了,他摔了腿也没有人汇款帮忙,这两年也没有她努力贴补家里了,也没有一个人提点儿子上进了。

    她现在是家里的顶梁柱呀!

    赵清漪第二天就发现赵建华对她态度和蔼许多,还问她在京城读书苦不苦。

    这倒勾起她心中一阵莫名情绪。穿越久了,赵清漪知道,虽然她掌握现在的赵清漪,其实原主也一直在。她的忧惧爱恨和脆弱也伴随着她。

    “读书哪有不苦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弟弟也一样,一定要记住。”

    赵建华说:“你弟要敢不听你的话,我替你打他。”

    “这……也行吗?”

    赵建华叹道:“我也知道,全家就你有本事,你弟要是没有你,前途也没有什么希望。有你帮他,他还不争气,我就容不得他了。”

    赵清河不禁皮一紧,看着父亲有点害怕。

    赖彩凤也跟着说:“听到了没有?你要是不听你姐的话,高中你也别读了,出去打工。”

    赵清漪说:“连高中学历都没有,出去打工是很苦的。锅炉爆炸,铁水出来能把你骨头都烧没了。机床出事故,把你手都能锯了。像去做皮革,听说有毒的,做久了不是癌症,就是生出傻的儿子。一天做十几个小时,钱还不多。”

    三人不禁都吓了一跳,赵建华夫妻俩看向赵清河的眼神充满着担忧。赵清河浑身打了个寒颤。

    赵建华说:“你再一天到晚看电视,我就打断你的腿!”

    眼睛犯错,和腿有什么关系?

    赵清河说:“爸,我的腿要练体育,姐说了,让我试着考体校,毕业出来前途好。我每天要跑步练球。”

    赵建华看向赵清漪,后者忙点了点头。

    ……

    赵清漪回家都不怎么出门,但是快要过年了,她难得回来,还是提着从京城给陈老校长他们买的礼品去县城了一趟,包括还去看了朱主任。

    她这几年都有寄些小节礼和信给他们,这种懂得感恩的孩子也是让陈老校长他们欢喜非常。

    陈师母听说她已经获得全额奖学金本校保研了,简直要跳起来。

    “清漪,你真是太了不起了,我为你感到骄傲!”

    赵清漪说:“不是校长和师母,我也不会有今天。当年不是校长苦口婆心劝我爸,还给我奖学金,我连高中都上不了……”

    陈铭心下感动,良心这么好的学生,他遇上的也不多。其实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并不是说想要多少回报好处,而是得到一份感恩的心,那比什么都珍贵。

    “这些陈年旧事,还提它做什么?不是你自己努力,别人怎么帮都没用。”

    陈师母说:“可不是!哎哟,我要买菜了,你一定要留下来吃饭。”

    京城大学的全额奖学金保研生,全县也是第一个吧。

    赵清漪也没有推辞,陈师母去买菜,而她陪着陈铭在附近小区转转。

    赵清漪跟他说起学校的事,那种学术的氛围,教授们渊博的知识风采,他也心向往之。

    她又提起想进县重点当实习老师的事,陈铭来了兴致,说:“你怎么会想到来县重点实习,在京城机会不是更多吗?”

    赵清漪也老实说:“我在京城这些年都是给人补习,口碑还不错,我收他们很贵的学费,也是一年接一年有人介绍过来。经验也积累了一些,我希望可以免费分享给我的学弟学妹们。我只有这半年有空,之后读了研,然后工作,将来结婚,我都不可能来了,只能现在为母校做点事。而我弟也刚好读高二,我想他考体校,我看着他半年,总要突破一下。这事说起来又有点狂妄,我是将校长您当自己亲人一样才直说,你也别笑话我。”

    陈铭一点都不觉得她狂妄自大,没有真本事的人是狂妄自大,有真本事的人,这叫自信。

    陈铭笑着说:“你愿意免费分享,学校是巴不得。我可以现在就给吴校长打个电话,曹局我也打一个,绝对是好事。”

    陈铭知道她去京城大学也连续三年半考第一,早就震惊中加骄傲了。这真是状元之才呀!

    “校长,你也不用这样,我多不好意思呀。”

    赵清漪愉快地在陈家吃了便饭,才赶回家,一边感恩联络感情,一边把事也办成了。她能驻进县重点,将赵清河给牢牢看住。半年时间,也足够养成学习习惯了。

    ……

    王冬明也听说赵清漪回来了,她三年多没有回过家乡他都知道。那是一个想忘都不容易的女人。

    这些年他也见过一些女人,就没有一个比得上她的,可惜就是搞不到手。

    王冬明就在从舅舅家中出来时看到了她。这一个小区住的多是机关单位领导家,他舅舅不差钱,但是还是比较低调住这里。

    王冬明停下车,打开车窗打了个招呼,赵清漪也吓了一跳。这个王冬明更富态了,她因为原主的记忆本能恶心这个人。

    “这不是赵清漪吗?舍得回来了?”他语气带着那种特有的轻挑,却又没有真正花花公子的风度,只是有几个钱装点他自己而已。

    赵清漪淡淡点了点头:“你好。”

    王冬明打量她上下,眼中划过惊艳,说:“你还认识我吧?”

    赵清漪倒想不认识,但是只怕他更会记恨,于是淡淡说:“王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王冬明说:“你回家吗?我也回家,上车,我载你一程。”

    赵清漪说:“不用了,谢谢,我在县城还有点事。”

    “什么事,我等你呀。”

    “不用了,谢谢。”

    “没关系,我等你呀,老乡一场,又这么巧。”

    赵清漪深吸一口气,说:“王先生,我说不用了,我喜欢一个人,不喜欢有人等我。”

    “哎哟,这是大学生看不起人了!好心没好报了!”

    赵清漪心中冷笑,说:“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也请你不要乱盖帽子。你真觉得我看不起你,你别理我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说着,她转身就往前走,王冬明看着她倔强窈窕的背影,心中深恨,指节泛白。

    发动汽车,车身在她身侧擦过,惊起一阵风。

    她不可能有力量去妖言惑众预言外国航空公司的一班飞机的事故。也没有人会相信她,或者她真的说中了这条预言,才是最可怕的画。

    她做的只能救下她尊敬的师长。

    刚好在他们出发前一天,她去陈家做客吃饭,陈家是很欢迎她的。

    第二天一早,陈老校长夫妻要出发的时候,赵清漪拿捏好时间,打了电话过去,说她的学生证丢了。她要买机票回校,要用学生证。昨天却来过陈家,大约放在裤袋中掉了。

    陈氏夫妻只得耽搁一下,等着她来找,为她开了门。那学生证果然在沙发脚下找到了。

    三人一同出了家门,陈氏夫妻提着行礼箱,赵清漪年轻又是学生,就热心地帮他们提。

    陈铭老校长和陈师母见此,心中暖洋洋的。却见前头那个让他们又得意又孝敬的女学生突然一脚踏空,整个人从楼梯滚了下去。

    “漪漪!!”陈师母惊叫一声,忙赶下去看她的情况。

    赵清漪躺在楼梯底下,泪流满面,系统说她不会有事的,可是她身上好痛。

    “漪漪,你怎么样?”陈师母跪在她跟前,“漪漪,哪里痛?”

    “别碰她!”陈铭老校长到底理智一些,忙拿出手机打120。

    医护人员和在楼下候着的两个萧扬给她请的临时保镖一起将人抬上救护车。

    陈氏夫妻看到两个保镖倒是没有大惊小怪,他们也知道她交了一个京城男友。而因为怀疑王冬明有精神上的问题,请两个保镖临时保护女友,这也只是看得出来他对女友的看重。

    王冬明还真的来骚扰找过她,有保镖确实更有安全感。

    两个保镖还是退伍特种兵,一般人还请不到,武术十级的她没有把握打得赢他们。因为他们学的就是快狠准制敌杀敌的手段,她的功夫却是不怎么要人命,并且她力量不够。

    这些都是外话。

    却说因为赵清漪都这样了,陈氏夫妇哪里还有心赶车去旅游,总要她在医院做全身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时,他们要赶的汽车赶不上了,而赶不到海州去泰国的那班飞机。

    她的手擦伤脱臼,脚也扭了,只怕要躺上三四天。

    “校长,师母,对不起,我耽误你们事了。”

    “你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是去玩,早一天、晚一天都没有要紧。”

    陈氏夫妻陪着她,直到赵建华、赖彩凤从乡下赶到县城,他们才安心回去。

    ……

    翌日一早,陈铭打开客厅的电视,例行看七点新闻,而陈师母则从附近早餐店买了豆浆油条回来。

    夫妻俩坐着吃饭,然后听着央视七点新闻,头条新闻就播报了海州飞往泰国的xxxxx航班于昨晚九点突发故障坠毁。机上十九名华国人、十二名泰国人、两名美国人、四个日本人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陈铭老校长的手中的勺子落在了地上,那航班号,又是飞往泰国的还能是哪一班飞机?

    正是他们订了机票的那一班!

    天呐,他们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昨天要不是漪漪出事了,咱们现在也是凶多吉少呀!”

    “那可是坠机呀,不是凶多吉少,而是必死无疑!”

    夫妻俩对看了一眼,后怕中多有感慨。

    这不是她耽误了他们的旅行计划,而是救了他们的命呀,他们才退休几年,正是人生的大好时光。现在要是出事也太凄惨了。还好有他们最得意的好学生。

    陈家的儿女还因为看到新闻,因为知道他们正是这时候要去泰国旅游而打电话过来。

    儿女们听到这样拣回了一条命,也是大呼庆幸。

    老大陈自强现在升到省教育厅工作,当了厅里的一个小官,笑着说:“这是你们善心的福报!看来你们是那位学妹的贵人,她也是咱们的贵人呀!”

    陈氏夫妻也索幸取消了去泰国旅行的计划,又回去医院看赵清漪。在新闻中看到空难这么惨,更觉活着的珍贵,从前的一些看不开的事,现在都不是事了。重要的是在乎的人还都守在身边。

    赵清漪躺在医院时,也得系统提示。

    赵清漪还能动的那只手拿着苹果吃着,神情微微一顿。

    系统:

    赵清漪不禁说:按说她现在不仅不和王冬明有牵扯,也不乱-搞-男女-关系的。

    系统:

    赵清漪:

    系统:

    赵清漪恼怒:

    系统嘀嘀嘀响了起来,过了不久系统提示:

    赵清漪蒙圈:这样看着也不是什么正经的系统,不会是假货吧?

    系统:

    赵清漪:

    系统:

    原主赵清漪虽然学习努力、学习智商高,但是由于出身背景,家中的重男轻女,权威型的家长,她内心是习惯遵从于别人,她其实是自卑的。她生前没有守住自我,又怎么不被别人卷入泥潭?

    她见识过人言可畏,以她的个性还是对人言完全臣服,因为有那些人言,她才觉得现在的赵清漪还没有摆脱‘坏女人’的身份。

    她想当别人口中的‘好女人’,却忘了自己该当什么样的人。而现在她悟出来了,精神上站起来了,她对经理人9527充满着感激,一下子就给满分了。

    这样赵清漪心情好多了,也是奇怪了,原主赵清漪心结一解,赵清漪也感觉身上一阵轻松。

    系统又列出她的任务完成情况:

    显然因为原主的顿悟,那什么‘达到辱骂者仰望’的支线任务也提高了,因为标准不一样了。

    赵清漪完成主线任务,心情愉悦,所以伤都好得快些。在赖彩凤和陈师母的双重关怀下,三天后出院时已经是下地走路了。

    因为知道她发生的意外,萧扬十分担心,在周五坐了夜班飞机赶过来,周六上午就抵达了县城。

    他不放心,亲自接她去京城。而陈氏夫妻也是大难不死,在赵清漪回京城之前,陈家设宴请赵家的人,萧扬也是以她男友的身份参加。

    因为陈家所有人对赵清漪亲近又赞不绝口,陈自强还说:“天下人都要羡慕你们有个这样的女儿!是打灯笼也难找的福气呀!”

    赵建华经过这些事,也已经改变他陈腐的观念。

    什么女儿是别人家的,不用读那么多书。女儿就是自己的女儿呀,哪有什么别人家自己家。孩子不管男女,有本事有良心就是好孩子。

    赵建华也因为她上高中时就错待,没有给她好的环境而悔过。喝了几杯酒,就在宴上哭了起来。

    赵建华和陈老校长表示感谢,又说:“老实说,我是没本事,我还对女儿不好,当年不是你来劝我,还免学费,我是不会给她读高中的。我也不支持她上大学,不想出钱。就说王冬明那破事吧,当年不是她有主意,你又帮忙出面,我可能就应了。为了家里有人照拂毁女儿一辈子,这样的事,我差点就做出来了。我不是一个好爸。”

    陈铭拍了拍他的背,说:“别说了,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

    赵清漪却是一时说不出口安慰的话,因为她才是那个需要安慰的人。

    萧扬牵住了她的手,给她一抹微笑。

    赵清漪心中是愤怒的,本想反驳,但是赵建华此时根本是被利益所驱动了,对这种人,他是听不懂别的话的。

    对于一个思想守旧、重男轻女,相信“女子读书无用论”,还在气头上的乡下男人来说,别的语言是听不懂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