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久见人心〕〔医世神凰〕〔穿越之娇俏小军嫂〕〔皇甫少卿欧阳皓骞〕〔法医萌妻撩上瘾〕〔乔斯年叶佳期〕〔老公回家暖被窝〕〔龙女飘飘〕〔神医兵王逍遥游〕〔邂逅男神〕〔我的随身升级打怪〕〔医世狂兵〕〔秦越简然〕〔幸得识卿桃花面卫〕〔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情意思思 顾思思梁〕〔九零学霸小军医〕〔我开了一家黑店〕〔天皇巨星是怎样炼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84.第49—51章
    此为防盗章  他找上源头赵家, 辱骂父母“教女无方来害人”、“贪心”、“没良心”、“骗子”等等。

    父母面对王冬明的指责无力抗辩, 他们确实是有错的, 可后悔也来不及。

    而“自己”还立不起来, 长期以来王冬明是权威, “自己”没有勇气和他呛。

    姐姐死后,其实赵家三人也在潜意识里发现,剩下的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家庭:唯一家庭的支撑点姐姐终于被所以人残忍地磨死了,父母没有本事,儿子成年却立不起来, 赵家名声臭了, 还欠王冬明那么多债。

    父母接连打击和压力, 精神也失常, 晚上偷偷喝农药死了。

    “自己”一无所有, 才会想起幼年时的点滴,“自己”终于有些觉得姐姐可怜,他对不起姐姐。去找了王冬明,他只是想打他一顿,却被他一刀捅死了。

    被他的“好姐夫”捅死了,那个废物死了。

    他从那梦境中回来,他现在不是那个废物, 他永远不想成为那样的废物。

    他是这个长得精神,气质谈吐不俗的自己。他考上了体大, 将来的目标是打职业赛, 退役后再不行还可以当老师, 他要让姐姐知道她的心血不会白废。他撑起这个家,不让姐姐一人辛苦支撑,不能让姐姐如梦里一样被磨死。

    他要成为姐姐的骄傲,姐姐的依靠,再不让这世上任何男人欺负他姐姐。

    世上最好的姐姐。

    ……

    赵清河和赵建华夫妻要去县城办谢师宴,关上了家里的大门,在收到街坊的恭喜声时道谢。

    赵清河看到了赵莲花和张达,张晓虽然嫁进了李家,他们家也并没有带来多大的改变。

    没有姐姐的牺牲,他们本事和运道也并不怎么好。现在姐姐是好女人了,他们总没有资格高高在上骂了吧,轮不到他们来政治正确了。

    赵清河并不觉得那只是梦,他也想到了王冬明去年一直胡言乱语纠缠的事。

    赵清河恨那个“自己”,不会成为他,但是赵莲花和张达,这样的亲戚反不如没有。

    赵莲花和张达蹭上来,想陪他们一起去参加谢师宴,赵清河拒绝了张达给的红包。

    这让他们难以下台,脸都黑了。

    “就当我是没良心的忘本人吧,我有什么事,你们不用来。过好你们自己的日子。”

    赵清河拉了父母就走,赵建华还说他没有礼貌,赵清河说:“你们还不知道吗?他们说了多少姐姐的坏话?当年,他们想将姐姐许给王冬明,又安得什么心?害姐姐还不够吗?我绝对不会给他们机会害姐姐的。”

    赵建华看儿子表情坚决,现在女儿儿子才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话语权也交到女儿儿子手上,赵建华想想张家为人,也就作罢。

    二零零四年,赵清漪研究生毕业了。

    八月时值奥运会,篮球比赛场上。

    赵清漪和萧扬坐在前排的后援团位置上,手中拿着国旗欢呼。

    华国队年轻小将面对强敌绕,侧身跃起勇而投篮,一个三分球进篮。

    满场的欢呼声扬起。

    赵清漪跳起来哇哇叫,萧扬也很兴奋,却拉住她,说:“小心一点,肚子里有一个呢!”

    才三个星期好不好?赵清漪心中吐嘈。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开始,华国cba赛场上出现一个少年,很快成为之江队的主力前峰。由于这个少年的出色,向来是第二梯队的之江队,在关键比赛中获胜,成为赛季亚军,全赛季得分最多的球手。全华国多了无数的球迷,赵清河的名字进入千家万户。

    现在观众席上就有许多他的球迷。

    在对战世界第一篮球强队美国队时,小将赵清河遇强则强,整场打下来,个人得了57分,而华国总分也才84分。虽然输了比赛,但是赵清河也成为全华国的偶像。

    二零零五年,他顺理成章的得到了nba强队的邀请。先是签了一个赛季的约,后来对方给出更好的价位要续签三个赛季。

    他也一步步获得nba选手的所有荣誉,让全世界华人疯狂追捧。曾经的英语学渣,长时间呆美国,英语说得比谁都溜了,他也无比感谢当年姐姐逼他跑步的时候要背下单词,又吞过几十张小抄纸,不然基础太差也是不好学的。

    全世界的女球迷很关注这位长相相当出色身家数亿的华人第一球星的择偶标准。

    有一位女记者问他时,他呆萌耿直地说:“我姐看了好就行。”

    八卦记者挖他在美国另一个球星手中买下了一座有名的豪宅,然后深挖下去产权所有人居然不是他自己。赫然就是他姐姐。

    二零零九年,因为他姐姐在县重点成立了一个“陈铭助学基金”。

    他一想这事有点意思,砸了两亿人民币成立了一个“赵清漪助学基金”,当年他荣登全国个人慈善榜首。

    每个女人都怕妈宝男,但是让全世界球迷觉得他傻得有点可爱,这是一个“姐宝男”。

    身家以亿计的球星对自己的钱也没有什么概念,他每日训练刻苦,没能分心在自己的钱上面,他也不太懂理财,父母更不懂,多是交给姐姐打理。

    他到二十五岁还没有谈过恋爱,收到女生的表白信会不知所措。二十六岁的时候,他姐给他介绍了婆家的留学归来的姑表妹,是他的超级女球迷。

    虽然他还是个“姐宝男”,总算人家不嫌弃(这时有多少女人会嫌弃他),谈上恋爱了,二十八岁顺利结了婚。和很多nba球星的风流不羁不同,他在这方面乖的不得了,国外性感的金发碧眼美女撩他,他面红耳赤走开,其实是怕国外的开放女人会有病或者太过强悍导致自己堕落再不能打好球。这是姐姐说的,外国体育界是有实例的。

    他结婚的时候,球迷们调侃:宝宝从此以后有老婆和姐姐一起疼爱了。

    ……

    “你衣服上怎么会有香水味?”张晓尖声质问丈夫。

    丈夫说:“出去应酬,人多沾上的有什么奇怪的。”

    张晓怒道:“你休想骗我,你老实交代!”

    丈夫没有耐心:“跟你没有什么好交代的。”

    丈夫甩门出去了,张晓痛苦的捂住嘴哭泣,她在这个家中是最没有地位的。

    原本李家知道她的表弟是华人第一球星赵清河,而表姐是扬帆集团董事长夫人赵清漪,李家还对她稍稍改观。

    但是李家去走动时,赵家人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过,赵清河拒绝为李家公司产品代言,云帆集团更没有和李氏有什么合作。李家也看透张家原来和赵家关系并不好,这是表明态度不愿给张晓背书借力。

    赵家姐弟这些年做过不少慈善,一个拥有善心的人一点帮助张家的意思都没有,可见张家的为人是多让人寒心的。

    李家就是这么想的。

    好在张晓生了两个儿子,为了儿子,丈夫通常不会跟她离婚。丈夫外头有女人,婚前就公证了财产,家中的财权她也一丝不得沾手。很没有尊严,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离开了李家,张晓不知道自己能怎么生活。

    父母,张达和赵莲花还在乡下熬着,近年经济发展很快,只要勤劳倒是不会缺少吃的。

    ……

    王冬明纠缠赵清漪的事也成为了全镇的笑话,他都已经结婚了,还对她念念不忘。

    镇上的人都说:那种人物,也是王冬明好宵想的?自己过好日子吧。

    王冬明有钱,本来是镇上不少人羡慕的对象,但是他的有钱怎么和人家比?

    王冬明自从重生,多次想要找赵清漪麻烦,人家却有萧卫国门路请来的特种兵出身的保镖,王冬明次次被打脸。

    而他形成心魔,之后酗酒不好好做工程,几个项目的机会都错过了。这一行的竞争者太多,他的舅舅也调到别的部门,有些话语权也丢了。

    他曾经的施工队伍中的人几个人离开他自己干,很快他的公司成了空壳,还多了一个有力的竞争者。

    王冬明被兄弟出卖是愤怒的,找上门去闹,从前的兄弟也红了眼,叫骂时也说出他的痛处,嘲笑他“神经病”、“宵想赵清漪男花癫”。

    王冬明的事业受挫,好在家里还有百万存款,也过了几年好日子。

    但是赵清河越来越声名赫赫,他是这个小镇的骄傲,男人女人守着电视要看他的比赛。这让记得前世的他更生心魔,他要逃避现实,迷上了赌博,一年输了五十三万。

    妻子柳依依也是个聪明人,丈夫不爱她不说,还不管家小,婆婆又总是说她收不住丈夫的心。

    柳依依在娘家和亲戚的支持下起诉离婚,然后分到了三十万的家产,王家气得想打人也没有用。《婚姻法》就是这样的。

    柳依依带着三十万很快离开了这个县,后来找了一个二婚男人重新开始。

    王冬明两年后输光了家产,赌瘾却还没有戒。他的舅舅们来看过他两次,要他回头改过,重新做生意。但此时本来精神就敏感自卑脆弱色厉内荏的男人再也站不起来了。

    舅舅们看他扶不上墙了,也就不管他了。

    又不知过了几年,全县人民都热闹兴奋,因为赵家人回乡探亲祭祖了。来的有赵清漪和赵清河姐弟,还有他们的丈夫、妻子、儿女,当然还有早就被儿女接去京城住的赵建华夫妻。县领导亲自欢迎接待,长长的车队进入小镇,都还要县武/警开道。

    赵清漪自己是京城大学中文系的教授,而丈夫是上市公司主席,不算是it行业的第一巨头,却也决非泛泛之辈。

    王冬明被挤出人群外,他却也远远瞧见那从豪车下来,仍然美的动人心魄的女子,她身边的男人生活中随性,但今天穿得一点都不随便,西装革履,看着她的眼神就情不自禁带着浓浓的爱恋。他的英俊温柔风度与她是这样般配。

    她,终是他的一场梦。

    赵清漪不禁笑道:“吻你万千。”

    “收到。”萧扬陶醉了一下,“我也要吻你。”

    “又想耍流氓?”

    “给我亲一下嘛,别低头。”他想像她正在身边,想像她低头的样子。

    “流氓。”

    两人又说了现在各自的情况,听萧扬说他爸爸妈妈想要见她,赵清漪不禁目瞪口呆。

    “咱们也刚开始,我又半年得在这边的……”

    萧扬说:“先见,总要走这么一步,有什么矛盾我们就慢慢解决,给解决问题留下时间。”

    赵清漪发现其实他也是很理智的男人,这也足以说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两人之间的现实差距。

    “要不进行头脑风暴,关于解决地域习惯差距、门第差距、三观差距、经济差距的pn a和pn b。”

    “我ok呀!你行不行呀?”

    “要不行,我找只好找个比你有钱的老头子。听说老男人会疼人些。”

    “不至于吧?”

    “脑子没有用处,美色总有用的。”

    “你也可以不用对我用脑子,可以对我用美色的!漪漪,我不介意自己被这种低级趣味所污辱。你尽情地污辱我吧!”

    萧扬挂了电话后,仍然心如猫挠,无奈地独自在大床上打了几个滚,然后哀声叹气。

    想他萧扬,从前好歹也在圈子里也被人喊一声萧少,年纪轻轻就回国自己创业,已经在京城小有名气,为什么栽到在一个小妮子手上。

    ……

    正月里她也一心扑在赵清河的学习上,没有走亲戚,本来亲戚也不多,赵莲花一家又是那样的关系。

    很快到正月初八,高中就开学了。她去学校实习任教,吴校长还亲切地接待了她,陈老校长也在学校里走。

    开学典礼上,吴校长还请她给师弟师妹们讲话鼓励。吴校长向全体学生光荣地介绍了她在京城大学那种全国最顶尖的人才的学府,连续三年半(还有半年没有考)总分第一的光辉战绩。

    这让这些后辈也只有献膝盖了。

    “亲爱的师弟师妹们:你们好!首先我很感谢陈校、吴校和各位师长领导对我的帮助和厚爱,让我有这个机会回到母校。我简单地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感受,一句话:世界很美好,世道很残酷。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尊严?不,活着最贵……”

    赵清漪说的很残酷现实,将自己上大学后的经历和所见所闻说来,下头学生们的心情很沉重。

    “在你厌恶分数的魔咒时,沉迷于素质教育减负的安/乐死毒/药时,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比你们聪明家世好、一生下来就有父母早备好教育基金、创业基金、结婚基金、育儿基金、养老基金的人都在比你更努力地得到最高的分数。分数是不代表一切,当然你可以一人单挑一颗星球、有三家上市公司等你回家继承、可以有一个当大官的爸爸、你拥有天使般的容貌和魔鬼般的身材、拥有一副能洗涤人灵魂的嗓音、你拥有韦小宝一样的洪福和机灵……”

    满场大笑,但笑过后更多的是深思,高中了,告别中二。

    校园来了一个京城大学的学霸学姐当实习老师,免费给高三学生补习,这事儿很快许多高三学生的家长都知道了。

    许多高三学生的家长往学校跑,见一见,说说话,又让她看看他们的孩子。赵清漪的办公室里像算命摊子一样热闹。她可不想老师们心里有疙瘩,于是都良言相劝,谦卑说尽好话。

    还有送礼的,或者想出钱请她当家教的,这些她也一一回绝。

    她再贪钱也不会这个时候收。

    她每天晚上开课补习,她多年来也是有一套整理的资料和进步的,当然,针对的是那种不上不下的学生。她趣味性的讲课区别于传统课程,不会让不学生相睡觉。补习的学生们在语文和英语两门功课上都略有了进益。

    而高二的学生们知道了赵清漪对亲弟弟的“魔鬼打造”,并且学姐这样的人都还要再苦学法语给弟弟以身作则,有不少同学有所感触,加入其中。

    赵清漪得到也有学生完成不了“吃纸”,怕弄出事端来,也借课间操时间警告同学们不要盲目模仿,身体为重,吃饭也要小心别咽岔道。

    不过因为“魔鬼打造”每天都有进度的,她的每天一套内容量也从手写小抄被高二年段拿去影印分发给学生。不少学生主动加入队伍。也有一些学习不怎么好的男生开始苦练体育。

    整个县重点都有一种遍地苦行僧的氛围,这让家长老师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过了两个月,全市的期中考时,那些坚持下来的学生成绩都有所提高,县重点高三成绩在全市的排名也上升了一位。这十分难得,赵清漪不觉得是自己的功劳,大约是有人进步了,但也有运气成份。

    赵清漪比较高兴的是赵清河的全县排名上升了,他这一回英语考了85分,语文考了102分,十分难得。他现在的文化课上体育是足够了,体能上还要保持下去,而篮球的技能已经打遍全校无敌手。

    ……

    五月一日,上午。

    因为昨晚结婚,王冬明喝了太多的酒,今天一时醒不过来。新娘柳依依和王冬明交往了一年,他对她出手还算大方,但是柳依依也听说过丈夫早年曾想娶那个赵清漪。柳依依倒是对此不想计较,毕竟她要的是安稳的生活,不会缺钱花,他能照拂娘家。王冬明现在的家底不下于百万,村里人人都说她嫁进这样的人家是有福享的。

    她可不会学那个赵清漪眼光这么高,又清高。

    王冬明醒了过来,睁开眼,入目的是装饰着红纱的新房,还有穿着大红睡衣的女人。

    王冬明呆了好久,眼睛才逐渐清明,看着柳依依目光复杂。

    “冬明,我们好起床了。”

    “我们……结婚了?”

    柳依依笑道:“冬明,你糊涂了吧,怎么这么问?”

    王冬明猛得从床上翻身起来下地,急躁地走来走去,又懊恼地拂了拂头,长吁短叹。

    王冬明他想起来了,或者说他重生了。赵清漪因为恋人抛弃,家乡所有人对她嘲笑、指责、污言相加,成为了现代潘金莲。并且她日日受他的侵犯和殴打,一天她寻机逃出王家,神情恍惚在县城出了车祸死亡。

    王冬明没有想过她死,只想得到自己应得的,她的死反而刺激得人财两空的他更加疯狂。之后他对赵建华一家三口恶言恶语,让他们陷于人言之中,赵建华夫妻受接连刺激,一激动喝农药自杀了。

    赵清河父母姐姐都死了这才知道害怕,因为从前的“好姐夫”翻脸无情,也想起姐姐痛苦的眼神,还有她被他殴打得鼻青脸肿的事。在世上的亲人都死光了,他想起了小时候,姐姐像老母鸡一样护着他,而他当时骂了亲姐姐“烂/婊/子”。

    这几年的生活,像梦一样,跟着好姐夫有吃有喝,其实都是空的。如果没有这个所谓姐夫,他们一家人都好好的。

    赵清河想去打王冬明一顿,王冬明却失手用水果刀捅死了赵清河。杀了人,公安当然要找来,除了赵清河的事之外,他殴打赵清漪的事也捅出来,街坊到底都知道。

    那时才发现,他和赵清漪还没有领结婚证,就算是领了也是家暴,也是犯罪。他对于赵家一家四口的死都有责任,特别是杀死赵清河,被判了枪决。

    王冬明觉得自己太冤了一点,本来就是赵清漪不守妇道,他成了镇上的绿帽大王,他有什么错?

    被枪决的时候,他带着深深的不甘。

    王冬明没有想到自己会没有死,反而回到这个时候,现在本来应该是他去京城看她,发现她在京城有人的事,他强制将人带回来。

    怎么他脑海中的东西都不一样呢?

    他没有订下赵清漪,没有得到她?王冬明想起赵清漪的美貌风姿,不是柳依依可比的。

    她要逃脱他的掌握?怎么可以?

    赵清漪是他的,他为她做了这么多,她怎么可以背叛他?

    ……

    五一放假回了家,赵清漪也没有放松赵清河。但是五月一日上午十点来钟,萧扬却打电话来,让她去镇口接他,的车司机找不到路。

    赵清漪不禁傻了,他来这里干什么?

    所以去了镇路口,看到他和司机站在一车的士车旁时,她是崩溃的。

    但是萧扬却给了她一个结实的拥抱。

    “我太不容易了,五一别人有七天假,我只有四天。你得好好对我安慰我宠爱我陪伴我……”

    赵清漪挣开他的怀抱,说:“你来之前干嘛不说?”

    “惊喜呀!”

    “是惊吓啦!我让我怎么在这里安排你这么一个大活人!”

    “没事,夏天嘛,有个席子打地铺都行。”

    “不是,我家里不知道……”

    “哦,我现在还只是‘外头的野男人’呀?”

    本来在回赵家这一点路上,赵清漪都在想怎么解释,但是回到家时,才发现刺激更大。

    请问这真是正经系统吗?

    赵清漪还能说什么?她为什么会掉进深坑里?“绝世枪/神”她以为是狙击手一样的拉风技能。

    赵清漪抚着额头,气得胸膛起伏,又捂住脸隐忍。

    顾晨的注意力不能离开她两秒,当然发现了她的一点异常:“漪漪,你哪里不舒服吗?”

    赵清漪看着这个气质清冽像“神仙哥哥”的表哥,这系统是要将他玩坏的节奏,而这一切是因为她的天真无知。

    “没有。”她心虚地不敢看他。

    系统终于走了,而那进度条也到了100%而消失。

    赵清漪捂嘴看向车窗外,对于未知有一种恐惧,还有明明任务要给他幸福,她却将好好的一个温润君子玩坏。对于他有可能变成“潇/湘”皇帝她不得不心怀愧疚,却暂时无可奈何。

    上了机场至城区的高速,车辆川流不息。

    “漪漪,是不是表哥有什么惹你不高兴了?”顾晨总觉得赵清漪今天怪怪的。

    他手搭在她肩上俯低下头去瞧她,他看着她熟悉的在心中千百遍的模样,她一双眼中像是有一丝女子的羞涩。

    顾晨感觉自己浑身一阵激流,比之从前还要让人难以控制。

    好想抱她……

    他收回了手,为自己这种欲/念深深感到羞耻。不是决定了爱护她、保护她一辈子,让她顺遂开心就好的吗?为什么总要忍不住生出这样下流的念头。

    他发现身体压抑不下去了,热得惊人,闻着坐在身旁的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他想将人吞下肚去。

    素来觉得自己能忍,坚持自己虽然爱上不该爱的人,却绝对不下流的顾晨尴尬不已。

    他微微拉开和她的距离,坐端正身子,就怕她发现他的异样。他身上热气由内而外,根本降不下来,不禁拿起一瓶水一口气喝完了。

    赵清漪虽然知道系统东西不靠谱,但估计还是在结婚后他在某些时候会异常,就像是她将赵清河带到篮球场一玩,他才有感觉一样。

    她现在倒没有觉得表哥会有什么崩坏,她看到熟悉又陌生的京城,心中感慨万千。这个世界似乎是同时代却也再找不出那个赵清漪了。

    赵清漪打开车窗,任外头的风吹拂在脸上,吹起她的长发。长发发稍撩到顾晨的脸颊上,他不禁抹了抹。

    忽听啪得一声,赵清漪吓了一跳,转过头去,见顾晨捏爆了一个矿泉水瓶,水都洒在他前襟膝盖上。

    “你干什么?”

    顾晨:“呃……最近在健身……生态园一期有很好的健身乐园,我去玩了。”

    “……”

    “你不信呀?我可以轻易地捏爆瓶子,你看,我再捏给你看。”

    说着,这个拥有卓尔清贵之气、温润如玉的顾少再拿出一瓶矿泉水,用力一捏,捏爆了一瓶。

    再来一瓶。

    他清俊的脸上溅着水珠,前襟和大腿都是凉水,他冲她挤出笑来。

    赵清漪目瞪口呆:“表哥,你干嘛?”

    “在大马呆久了,京城天气太干了,哈哈!”顾晨趁着手中的凉快抹了抹脸。

    赵清漪视线一垂,不慎发现不应该发现的,她忙转过头,捂住嘴。

    原来是这么严重的吗?

    系统,你很好,你毁了我表哥的人设。

    ……

    回到顾家大别墅,顾长云和赵至芳当然不在,他们也都是大忙人。

    赵清漪很熟悉顾家,自己在二楼茶水间喝茶,看着顾家花园修得美轮美奂。顾长云确实土豪很多,而赵家人住得虽好,却更讲究温馨舒适,不会花这么多钱在这些地方。

    顾家在京城、连城、海州、香港、美国、英国都有房产,大多是这么豪的。这么大的房子没有几天有人住,光请佣人打扫都要不少钱了。但他们土豪,有钱任性。

    顾晨去换衣服换了一个半小时,浸在冷水中将近一小时,过程很羞耻,回到她面前时总算是那个她所熟悉的表哥了。

    清贵优雅,温润如玉,一种男人的极致理智气质。

    “你最近又不接戏了?”

    赵清漪微笑道:“想调整一下,盲目拍戏不是我想要的。”

    顾晨说:“这也好,我不希望你这么累。”

    赵清漪又问道:“生态园一期的销售怎么样?”

    毕竟就算像顾晨这样的大富豪做几百亿的大项目还是要像银行借钱的。资金顺利回拢,就能还到期的债和利息了,也能支持二期建设。

    顾晨点点头,说:“70%已经订出去了,不管是投资还是居住,国内有钱人还是很看好生态园的。”

    那边靠近新加坡,环境差不多,还有配套设施,这是华夏和大马两国企业合作的项目,得到两国政策上的支持。但是现在两国关系还好,要是政治转向,还是有风险的。

    赵清漪搅动着咖啡,垂下眼帘,顿了顿问:“到二期时,你会很忙吧?”

    原主记忆中,她和李威利“热恋”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大马。因为她很生气他插手她的事,她自认为是成年人,不需要他像从前一样管着她。

    顾晨微微一笑:“怎么了?”

    赵清漪说:“你那么忙就没有时间陪我玩了。”

    顾晨心情愉悦,问道:“你想去哪里玩。我看看调整一下时间。”

    赵清漪托着腮叹道:“我妈又要说我什么事都来打扰你了,也对,等你结婚了,肯定不能陪我玩。”

    顾晨攥紧了手,顿了顿,微微一笑,说:“我是不婚主义者,没有这个问题。”

    赵清漪作惊奇:“你还真这么想?姑父能同意?”

    顾晨轻笑道:“我是成年人,为什么非要他同意?”

    “你是怕女人分走你的财产吧?”

    “呵,对啊。”

    “你的钱几辈子花不完,还这么贪,这些有这么重要吗?一生很短暂的,有没有问过自己,这辈子你在努力的不辜负钱,你有没有辜负你自己?”

    顾晨心中涩然,垂眸没有欢愉地一笑,说:“怎么,你又接了什么戏吗?”

    “不是。因为人生太短了,我才想做演员,因为能体验不同的人生,拓展生命的长度和深度。你跟我正好相反,你义无反顾地往金钱道上冲。”

    “你又怎么知道我这是没有深度的?赚钱就是人生最值得挑战的事,有钱人才能延长自己的寿命。”

    “钱对你这么重要,那如果有人绑架了我,要你给一百亿,你会不会救我?”

    “我会看住你的。”

    “如果呢?”

    “哪个绑匪这么弱智?一百亿是多少,他有概念吗?他要现金吗?如果是现金,我转卖资产套现需要多久,绑匪要长时间扣着你,那不是给警察足够的时间找到你吗?并且要从几家银行才能提出这么多钱来?如此大规模的从银行提现,会不会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如果让人开着卡车去送赎金,他们还得让司机跟着一起逃。那要有多少人力物力才能看住这一辆甚至两辆卡车的现金?逃出境去,走海路还是陆路?去国外这么多人民币怎么兑换不被警方发现?如果银行转账,银行有迹可寻,绑匪也逃不了……”

    她不过是口误嘛,他说绑匪弱智,是不是指她弱智?

    “不救就不救嘛,哪那么多废话!”

    “……”顾晨终于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蠢事,于是补救:“我会救的,两百亿我也救。”

    “晚了,绑匪已经撕票了。”

    赵清漪站起身,往外走去,顾晨也起身跟来,说:“漪漪,你别孩子气了。”

    赵清漪顿住脚,斜睨着他,反问:“孩子?”

    “……”

    赵清漪撩了撩长发,抬头挺胸,说:“我哪里像个孩子?”

    顾晨之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邪火又往上冲,他满脸通红,背上又冒汗了。他从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他能控制自己的。

    赵清漪看他俊颊绯红,暗想:不会又是那系统坑了他吧?好吧,她也有责任。

    她本来是想将人拿下算了,但是那是她心目中原来那个表哥,而不是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崩人设的表哥。

    她得回家冷静一下,再问一下系统有没有办法可以解除。她不想那样的神仙人物成了变态。

    赵清漪要回家去,顾晨这时也没有坚持亲自送她,派了司机,顾家好在也就十分钟的车程。

    萧扬十指紧扣着她,带了她到技术部,十几个程序猿往他们看来。

    现在处创业初期,级别间没有这样疏离,一个个就嘴甜叫“夫人”了,弄得她很不好意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