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英雄之奇迹时〕〔问天下谁能挡我一〕〔丰碑杨门〕〔魍魉不敢言〕〔我在诸夏当大王〕〔最强真香系统〕〔魔女酒馆〕〔上神难求〕〔大道争先〕〔怪秘之旅〕〔细菌美食〕〔末日合成系统〕〔带刀禁卫〕〔掌控行者〕〔仙侣乾坤诀〕〔末世之神王再临〕〔我有一个主神空间〕〔屌丝道士之厄运起〕〔仙武之无限小兵〕〔卧底:生死一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85.第52—54章
    此为防盗章  萧扬声音斗高:“你好狠的心呀!你怎么可以让我吃安眠药?吃出毛病怎么办?”

    “能有什么毛病呢?”

    “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吗?给我一个吻。”

    赵清漪不禁笑道:“吻你万千。”

    “收到。”萧扬陶醉了一下, “我也要吻你。”

    “又想耍流氓?”

    “给我亲一下嘛, 别低头。”他想像她正在身边,想像她低头的样子。

    “流氓。”

    两人又说了现在各自的情况, 听萧扬说他爸爸妈妈想要见她,赵清漪不禁目瞪口呆。

    “咱们也刚开始,我又半年得在这边的……”

    萧扬说:“先见, 总要走这么一步,有什么矛盾我们就慢慢解决, 给解决问题留下时间。”

    赵清漪发现其实他也是很理智的男人, 这也足以说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两人之间的现实差距。

    “要不进行头脑风暴, 关于解决地域习惯差距、门第差距、三观差距、经济差距的pn a和pn b。”

    “我ok呀!你行不行呀?”

    “要不行,我找只好找个比你有钱的老头子。听说老男人会疼人些。”

    “不至于吧?”

    “脑子没有用处, 美色总有用的。”

    “你也可以不用对我用脑子,可以对我用美色的!漪漪,我不介意自己被这种低级趣味所污辱。你尽情地污辱我吧!”

    萧扬挂了电话后, 仍然心如猫挠,无奈地独自在大床上打了几个滚, 然后哀声叹气。

    想他萧扬,从前好歹也在圈子里也被人喊一声萧少,年纪轻轻就回国自己创业, 已经在京城小有名气,为什么栽到在一个小妮子手上。

    ……

    正月里她也一心扑在赵清河的学习上, 没有走亲戚, 本来亲戚也不多, 赵莲花一家又是那样的关系。

    很快到正月初八,高中就开学了。她去学校实习任教,吴校长还亲切地接待了她,陈老校长也在学校里走。

    开学典礼上,吴校长还请她给师弟师妹们讲话鼓励。吴校长向全体学生光荣地介绍了她在京城大学那种全国最顶尖的人才的学府,连续三年半(还有半年没有考)总分第一的光辉战绩。

    这让这些后辈也只有献膝盖了。

    “亲爱的师弟师妹们:你们好!首先我很感谢陈校、吴校和各位师长领导对我的帮助和厚爱,让我有这个机会回到母校。我简单地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感受,一句话:世界很美好,世道很残酷。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尊严?不,活着最贵……”

    赵清漪说的很残酷现实,将自己上大学后的经历和所见所闻说来,下头学生们的心情很沉重。

    “在你厌恶分数的魔咒时,沉迷于素质教育减负的安/乐死毒/药时,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比你们聪明家世好、一生下来就有父母早备好教育基金、创业基金、结婚基金、育儿基金、养老基金的人都在比你更努力地得到最高的分数。分数是不代表一切,当然你可以一人单挑一颗星球、有三家上市公司等你回家继承、可以有一个当大官的爸爸、你拥有天使般的容貌和魔鬼般的身材、拥有一副能洗涤人灵魂的嗓音、你拥有韦小宝一样的洪福和机灵……”

    满场大笑,但笑过后更多的是深思,高中了,告别中二。

    校园来了一个京城大学的学霸学姐当实习老师,免费给高三学生补习,这事儿很快许多高三学生的家长都知道了。

    许多高三学生的家长往学校跑,见一见,说说话,又让她看看他们的孩子。赵清漪的办公室里像算命摊子一样热闹。她可不想老师们心里有疙瘩,于是都良言相劝,谦卑说尽好话。

    还有送礼的,或者想出钱请她当家教的,这些她也一一回绝。

    她再贪钱也不会这个时候收。

    她每天晚上开课补习,她多年来也是有一套整理的资料和进步的,当然,针对的是那种不上不下的学生。她趣味性的讲课区别于传统课程,不会让不学生相睡觉。补习的学生们在语文和英语两门功课上都略有了进益。

    而高二的学生们知道了赵清漪对亲弟弟的“魔鬼打造”,并且学姐这样的人都还要再苦学法语给弟弟以身作则,有不少同学有所感触,加入其中。

    赵清漪得到也有学生完成不了“吃纸”,怕弄出事端来,也借课间操时间警告同学们不要盲目模仿,身体为重,吃饭也要小心别咽岔道。

    不过因为“魔鬼打造”每天都有进度的,她的每天一套内容量也从手写小抄被高二年段拿去影印分发给学生。不少学生主动加入队伍。也有一些学习不怎么好的男生开始苦练体育。

    整个县重点都有一种遍地苦行僧的氛围,这让家长老师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过了两个月,全市的期中考时,那些坚持下来的学生成绩都有所提高,县重点高三成绩在全市的排名也上升了一位。这十分难得,赵清漪不觉得是自己的功劳,大约是有人进步了,但也有运气成份。

    赵清漪比较高兴的是赵清河的全县排名上升了,他这一回英语考了85分,语文考了102分,十分难得。他现在的文化课上体育是足够了,体能上还要保持下去,而篮球的技能已经打遍全校无敌手。

    ……

    五月一日,上午。

    因为昨晚结婚,王冬明喝了太多的酒,今天一时醒不过来。新娘柳依依和王冬明交往了一年,他对她出手还算大方,但是柳依依也听说过丈夫早年曾想娶那个赵清漪。柳依依倒是对此不想计较,毕竟她要的是安稳的生活,不会缺钱花,他能照拂娘家。王冬明现在的家底不下于百万,村里人人都说她嫁进这样的人家是有福享的。

    她可不会学那个赵清漪眼光这么高,又清高。

    王冬明醒了过来,睁开眼,入目的是装饰着红纱的新房,还有穿着大红睡衣的女人。

    王冬明呆了好久,眼睛才逐渐清明,看着柳依依目光复杂。

    “冬明,我们好起床了。”

    “我们……结婚了?”

    柳依依笑道:“冬明,你糊涂了吧,怎么这么问?”

    王冬明猛得从床上翻身起来下地,急躁地走来走去,又懊恼地拂了拂头,长吁短叹。

    王冬明他想起来了,或者说他重生了。赵清漪因为恋人抛弃,家乡所有人对她嘲笑、指责、污言相加,成为了现代潘金莲。并且她日日受他的侵犯和殴打,一天她寻机逃出王家,神情恍惚在县城出了车祸死亡。

    王冬明没有想过她死,只想得到自己应得的,她的死反而刺激得人财两空的他更加疯狂。之后他对赵建华一家三口恶言恶语,让他们陷于人言之中,赵建华夫妻受接连刺激,一激动喝农药自杀了。

    赵清河父母姐姐都死了这才知道害怕,因为从前的“好姐夫”翻脸无情,也想起姐姐痛苦的眼神,还有她被他殴打得鼻青脸肿的事。在世上的亲人都死光了,他想起了小时候,姐姐像老母鸡一样护着他,而他当时骂了亲姐姐“烂/婊/子”。

    这几年的生活,像梦一样,跟着好姐夫有吃有喝,其实都是空的。如果没有这个所谓姐夫,他们一家人都好好的。

    赵清河想去打王冬明一顿,王冬明却失手用水果刀捅死了赵清河。杀了人,公安当然要找来,除了赵清河的事之外,他殴打赵清漪的事也捅出来,街坊到底都知道。

    那时才发现,他和赵清漪还没有领结婚证,就算是领了也是家暴,也是犯罪。他对于赵家一家四口的死都有责任,特别是杀死赵清河,被判了枪决。

    王冬明觉得自己太冤了一点,本来就是赵清漪不守妇道,他成了镇上的绿帽大王,他有什么错?

    被枪决的时候,他带着深深的不甘。

    王冬明没有想到自己会没有死,反而回到这个时候,现在本来应该是他去京城看她,发现她在京城有人的事,他强制将人带回来。

    怎么他脑海中的东西都不一样呢?

    他没有订下赵清漪,没有得到她?王冬明想起赵清漪的美貌风姿,不是柳依依可比的。

    她要逃脱他的掌握?怎么可以?

    赵清漪是他的,他为她做了这么多,她怎么可以背叛他?

    ……

    五一放假回了家,赵清漪也没有放松赵清河。但是五月一日上午十点来钟,萧扬却打电话来,让她去镇口接他,的车司机找不到路。

    赵清漪不禁傻了,他来这里干什么?

    所以去了镇路口,看到他和司机站在一车的士车旁时,她是崩溃的。

    但是萧扬却给了她一个结实的拥抱。

    “我太不容易了,五一别人有七天假,我只有四天。你得好好对我安慰我宠爱我陪伴我……”

    赵清漪挣开他的怀抱,说:“你来之前干嘛不说?”

    “惊喜呀!”

    “是惊吓啦!我让我怎么在这里安排你这么一个大活人!”

    “没事,夏天嘛,有个席子打地铺都行。”

    “不是,我家里不知道……”

    “哦,我现在还只是‘外头的野男人’呀?”

    本来在回赵家这一点路上,赵清漪都在想怎么解释,但是回到家时,才发现刺激更大。

    父母面对王冬明的指责无力抗辩,他们确实是有错的,可后悔也来不及。

    而“自己”还立不起来,长期以来王冬明是权威,“自己”没有勇气和他呛。

    姐姐死后,其实赵家三人也在潜意识里发现,剩下的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家庭:唯一家庭的支撑点姐姐终于被所以人残忍地磨死了,父母没有本事,儿子成年却立不起来,赵家名声臭了,还欠王冬明那么多债。

    父母接连打击和压力,精神也失常,晚上偷偷喝农药死了。

    “自己”一无所有,才会想起幼年时的点滴,“自己”终于有些觉得姐姐可怜,他对不起姐姐。去找了王冬明,他只是想打他一顿,却被他一刀捅死了。

    被他的“好姐夫”捅死了,那个废物死了。

    他从那梦境中回来,他现在不是那个废物,他永远不想成为那样的废物。

    他是这个长得精神,气质谈吐不俗的自己。他考上了体大,将来的目标是打职业赛,退役后再不行还可以当老师,他要让姐姐知道她的心血不会白废。他撑起这个家,不让姐姐一人辛苦支撑,不能让姐姐如梦里一样被磨死。

    他要成为姐姐的骄傲,姐姐的依靠,再不让这世上任何男人欺负他姐姐。

    世上最好的姐姐。

    ……

    赵清河和赵建华夫妻要去县城办谢师宴,关上了家里的大门,在收到街坊的恭喜声时道谢。

    赵清河看到了赵莲花和张达,张晓虽然嫁进了李家,他们家也并没有带来多大的改变。

    没有姐姐的牺牲,他们本事和运道也并不怎么好。现在姐姐是好女人了,他们总没有资格高高在上骂了吧,轮不到他们来政治正确了。

    赵清河并不觉得那只是梦,他也想到了王冬明去年一直胡言乱语纠缠的事。

    赵清河恨那个“自己”,不会成为他,但是赵莲花和张达,这样的亲戚反不如没有。

    赵莲花和张达蹭上来,想陪他们一起去参加谢师宴,赵清河拒绝了张达给的红包。

    这让他们难以下台,脸都黑了。

    “就当我是没良心的忘本人吧,我有什么事,你们不用来。过好你们自己的日子。”

    赵清河拉了父母就走,赵建华还说他没有礼貌,赵清河说:“你们还不知道吗?他们说了多少姐姐的坏话?当年,他们想将姐姐许给王冬明,又安得什么心?害姐姐还不够吗?我绝对不会给他们机会害姐姐的。”

    赵建华看儿子表情坚决,现在女儿儿子才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话语权也交到女儿儿子手上,赵建华想想张家为人,也就作罢。

    二零零四年,赵清漪研究生毕业了。

    八月时值奥运会,篮球比赛场上。

    赵清漪和萧扬坐在前排的后援团位置上,手中拿着国旗欢呼。

    华国队年轻小将面对强敌绕,侧身跃起勇而投篮,一个三分球进篮。

    满场的欢呼声扬起。

    赵清漪跳起来哇哇叫,萧扬也很兴奋,却拉住她,说:“小心一点,肚子里有一个呢!”

    才三个星期好不好?赵清漪心中吐嘈。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开始,华国cba赛场上出现一个少年,很快成为之江队的主力前峰。由于这个少年的出色,向来是第二梯队的之江队,在关键比赛中获胜,成为赛季亚军,全赛季得分最多的球手。全华国多了无数的球迷,赵清河的名字进入千家万户。

    现在观众席上就有许多他的球迷。

    在对战世界第一篮球强队美国队时,小将赵清河遇强则强,整场打下来,个人得了57分,而华国总分也才84分。虽然输了比赛,但是赵清河也成为全华国的偶像。

    二零零五年,他顺理成章的得到了nba强队的邀请。先是签了一个赛季的约,后来对方给出更好的价位要续签三个赛季。

    他也一步步获得nba选手的所有荣誉,让全世界华人疯狂追捧。曾经的英语学渣,长时间呆美国,英语说得比谁都溜了,他也无比感谢当年姐姐逼他跑步的时候要背下单词,又吞过几十张小抄纸,不然基础太差也是不好学的。

    全世界的女球迷很关注这位长相相当出色身家数亿的华人第一球星的择偶标准。

    有一位女记者问他时,他呆萌耿直地说:“我姐看了好就行。”

    八卦记者挖他在美国另一个球星手中买下了一座有名的豪宅,然后深挖下去产权所有人居然不是他自己。赫然就是他姐姐。

    二零零九年,因为他姐姐在县重点成立了一个“陈铭助学基金”。

    他一想这事有点意思,砸了两亿人民币成立了一个“赵清漪助学基金”,当年他荣登全国个人慈善榜首。

    每个女人都怕妈宝男,但是让全世界球迷觉得他傻得有点可爱,这是一个“姐宝男”。

    身家以亿计的球星对自己的钱也没有什么概念,他每日训练刻苦,没能分心在自己的钱上面,他也不太懂理财,父母更不懂,多是交给姐姐打理。

    他到二十五岁还没有谈过恋爱,收到女生的表白信会不知所措。二十六岁的时候,他姐给他介绍了婆家的留学归来的姑表妹,是他的超级女球迷。

    虽然他还是个“姐宝男”,总算人家不嫌弃(这时有多少女人会嫌弃他),谈上恋爱了,二十八岁顺利结了婚。和很多nba球星的风流不羁不同,他在这方面乖的不得了,国外性感的金发碧眼美女撩他,他面红耳赤走开,其实是怕国外的开放女人会有病或者太过强悍导致自己堕落再不能打好球。这是姐姐说的,外国体育界是有实例的。

    他结婚的时候,球迷们调侃:宝宝从此以后有老婆和姐姐一起疼爱了。

    ……

    “你衣服上怎么会有香水味?”张晓尖声质问丈夫。

    丈夫说:“出去应酬,人多沾上的有什么奇怪的。”

    张晓怒道:“你休想骗我,你老实交代!”

    丈夫没有耐心:“跟你没有什么好交代的。”

    丈夫甩门出去了,张晓痛苦的捂住嘴哭泣,她在这个家中是最没有地位的。

    原本李家知道她的表弟是华人第一球星赵清河,而表姐是扬帆集团董事长夫人赵清漪,李家还对她稍稍改观。

    但是李家去走动时,赵家人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过,赵清河拒绝为李家公司产品代言,云帆集团更没有和李氏有什么合作。李家也看透张家原来和赵家关系并不好,这是表明态度不愿给张晓背书借力。

    赵家姐弟这些年做过不少慈善,一个拥有善心的人一点帮助张家的意思都没有,可见张家的为人是多让人寒心的。

    李家就是这么想的。

    好在张晓生了两个儿子,为了儿子,丈夫通常不会跟她离婚。丈夫外头有女人,婚前就公证了财产,家中的财权她也一丝不得沾手。很没有尊严,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离开了李家,张晓不知道自己能怎么生活。

    父母,张达和赵莲花还在乡下熬着,近年经济发展很快,只要勤劳倒是不会缺少吃的。

    ……

    王冬明纠缠赵清漪的事也成为了全镇的笑话,他都已经结婚了,还对她念念不忘。

    镇上的人都说:那种人物,也是王冬明好宵想的?自己过好日子吧。

    王冬明有钱,本来是镇上不少人羡慕的对象,但是他的有钱怎么和人家比?

    王冬明自从重生,多次想要找赵清漪麻烦,人家却有萧卫国门路请来的特种兵出身的保镖,王冬明次次被打脸。

    而他形成心魔,之后酗酒不好好做工程,几个项目的机会都错过了。这一行的竞争者太多,他的舅舅也调到别的部门,有些话语权也丢了。

    他曾经的施工队伍中的人几个人离开他自己干,很快他的公司成了空壳,还多了一个有力的竞争者。

    王冬明被兄弟出卖是愤怒的,找上门去闹,从前的兄弟也红了眼,叫骂时也说出他的痛处,嘲笑他“神经病”、“宵想赵清漪男花癫”。

    王冬明的事业受挫,好在家里还有百万存款,也过了几年好日子。

    但是赵清河越来越声名赫赫,他是这个小镇的骄傲,男人女人守着电视要看他的比赛。这让记得前世的他更生心魔,他要逃避现实,迷上了赌博,一年输了五十三万。

    妻子柳依依也是个聪明人,丈夫不爱她不说,还不管家小,婆婆又总是说她收不住丈夫的心。

    柳依依在娘家和亲戚的支持下起诉离婚,然后分到了三十万的家产,王家气得想打人也没有用。《婚姻法》就是这样的。

    柳依依带着三十万很快离开了这个县,后来找了一个二婚男人重新开始。

    王冬明两年后输光了家产,赌瘾却还没有戒。他的舅舅们来看过他两次,要他回头改过,重新做生意。但此时本来精神就敏感自卑脆弱色厉内荏的男人再也站不起来了。

    舅舅们看他扶不上墙了,也就不管他了。

    又不知过了几年,全县人民都热闹兴奋,因为赵家人回乡探亲祭祖了。来的有赵清漪和赵清河姐弟,还有他们的丈夫、妻子、儿女,当然还有早就被儿女接去京城住的赵建华夫妻。县领导亲自欢迎接待,长长的车队进入小镇,都还要县武/警开道。

    赵清漪自己是京城大学中文系的教授,而丈夫是上市公司主席,不算是it行业的第一巨头,却也决非泛泛之辈。

    王冬明被挤出人群外,他却也远远瞧见那从豪车下来,仍然美的动人心魄的女子,她身边的男人生活中随性,但今天穿得一点都不随便,西装革履,看着她的眼神就情不自禁带着浓浓的爱恋。他的英俊温柔风度与她是这样般配。

    她,终是他的一场梦。

    之前几个星期白天上班,晚上赶装修,疲惫又受刺激,后又被触电工人的家属闹得头大,她就晕了过去。

    然后才遇上这个“系统”,主要任务就是完成委托者的执念心愿。按照赵清漪的理解,消除怨气,引导执念者的归途,许还要赚些气数。

    反正系统说了,她好好完成系统任务,她就能回归自己。她是家中独女,父母虽然催婚,却也是从小疼她,只要在他们能力之内的,该有的从不少她。她要是就这样报销了,两老怎么办?

    完成所有任务后,系统会给她一个心愿。

    她的心愿当然是想那个工人醒来,不然要赔得她倾家荡产了。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在大城市拼出来多不容易,哪里能一朝回到解放前呀。

    这头一回的任务委托者当然就是这个世界的同名同姓者,赵清漪。当然在她执行任务前原主也许不叫这个名字,只怕为了统一性,她的角色都用这个本名。

    原主最后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众叛亲离,被唾骂“有才无德”的女人,乡下三姑六婆又戏称为“在外头浪的忘恩负义的烂鞋子”,现代潘金莲。

    诚然,赵清漪自己在社会上厌恶渣男贱女,反对滥交。

    此时接受原主记忆,细细一想,原主有错,错在她的年轻和软弱,总没有勇气拂他人之意才是根源。可她非自愿,自己并没有享受过什么,她一人为所有相关人的利益付出了代价,得到那样的结果,也实在太惨了一些。

    此赵清漪是类似平行空间八一年出生的人,九七年参加高考,这样算比她还大九岁。

    赵清漪虽出身农家,但是从小学习成绩优异,次次考第一。便是上高中,也是在高中招生时校长的劝说和重点高中的奖学金下,父母同意让她上完高中。

    而到九七年高考时,她又以全县文科第一的优异成绩考进了京城大学中文系。

    这样的成绩,读是要去读的。

    但是这时候犯难了,赵家不过是乡下贫穷农家,这女儿去京城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路费哪里来?

    赵父是不想支付女儿这样对他来说高昂的费用的,他是想存钱给儿子早日盖新房,而这时还没有成熟的“助学代款”政策。

    这时,大姑赵莲花给赵建华出了个主意,赵莲花为人有几分玲珑手段,认识些人。

    镇上有个水泥工程承包小老板王冬明,如今也不过是二十四岁,初中毕业就学水泥工。然后,机缘来了,二十岁开始包小项目,逐渐做大,到二十四岁才短短几年,已经攒下了二三十万的身家了。

    这个年代,这样的身家在整个镇上都算是第一梯队的富户了,想嫁进王家的女子在镇上不知有多少。

    王冬明知道赵清漪是县重点的高材生的大名,长得漂亮,一直很喜欢她。

    而王冬明和赵莲花的丈夫张达也是有往来的,他和张达喝酒时常常打听,又透露出这么个意思。

    这媒要是做成,王冬明是将会带着赵莲花的丈夫张达一起赚大钱,因为那就是自己姑父了嘛。

    赵家刚好是为女儿的学费生活费犯愁,赵莲花就劝说哥哥赵建华,让赵清漪和王冬明订婚。订婚之后,赵清漪再要去上学,当然是夫家担着责任,算是他们家的人了。

    王冬明本也是想娶一个高材生的美女老婆,虽然要两地分别几年,若是事情谈成,他还是会支持老婆继续上学的。

    赵建华也听说过王冬明的家底,又一再被妹妹撺掇,就心动了。这绝对是最好的方法了,不但不用出钱,今后还多一个有钱能干可靠的女婿照拂家里了,将来女儿也是妥妥的大学生。

    原主的母亲赖彩凤虽然是全家最疼爱女儿的人,却也是有些动心的,大家都说好,她也是个没有主见的。

    原主的弟弟赵清河被王冬明的好几套玩具收买,一口一个姐夫叫。

    原主就像接到了一部特别的“戏剧”,所有专业演员和摄像到位,他们都背熟了剧本台词。

    她就算沉默,“剧情”也会往大家希望的利益共赢方向演下去,大家都不会看到输的只有她一个人,也不会想她的爱情美满,或者说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为她找了个能依靠的良人。

    而原主不敢强烈抗争,九十年代的乡下人的习惯观念,可不讲什么“孩子是平等的人”,家长权威极重。

    她也是畏惧父母和长辈的,作为一个贫穷高中生,她最害怕的事是父母不让她上大学。为了上大学,在家人亲戚的一而再的良言相劝下含泪答应了。

    然后,在那年暑假,两家摆了两桌酒订了婚。开学前,在王冬明的霸道下,两人还提前圆了房。那是才刚满十七岁的少女,她很痛,哭得很厉害,却也不能反抗成了事实。

    年轻美丽的少女的身体,还是一朵高岭之花,让王冬明沉迷不可自拔,忍受他夜夜的折磨,有时白天他都要压倒人做。

    这种没有感情的性/事,让赵清漪觉得像是街头的公/狗和母/狗一样恶心。

    这种日子还是在开学时才结束,她终于接过未婚夫给的学费和生活费踏上了去京城上学的路。

    京城和乡下是两个世界,原主抛下了噩梦般的回忆,沉浸在了京城大学的历史底蕴和知识海洋中……

    这是故事的残忍开端,仅仅是这样,也足以让同为女性的赵清漪泪流满面了。

    敲门声又响起来,这回是弟弟赵清河,这个贪玩虚荣的弟弟,用她的牺牲得到更好的生活,可后来却那样对她。他不得记小时候她是多么疼他,曾为保护他而打架,给他洗衣服、做饭。

    原主应该是想改变自己这样的悲剧命运和声名狼藉吧,不要再做自以为和平的无畏隐忍和背负。因为那只代表着从来没有解决掉问题。

    ……

    赵清漪调整好自己开了门,刚上初一的赵清河给她一个灿烂的笑脸,说:“姐,你还害羞呀,你都毕业了……”

    赵清漪没有接他的话,冰冷着脸去了简陋的客厅。父母均在,姑姑一家也在,还有坐在中央的王冬明。

    王冬明一抬头看见她,眼中露出惊艳之色。

    第一个凑上来的是赵莲花,笑容满面拉着她的手说:“可是午睡才醒,来,姑妈给你介绍个朋友。”

    说着她被拉到王冬明的身前,赵莲花说:“这是你王大哥,你们好好认识一下。”

    忽见同年的表妹张晓过来笑道:“第一次见面,握个手呗!”

    赵清漪看看张晓,这也是一个大大的即得利益者呀,所以说牺牲她一个,幸福两大家,不,是王、张、赵三大家。

    赵清漪面容淡淡,以职场的态度伸出手去,说:“王先生,你好!”

    王冬明忙握住那只手,说:“你好!”这乡下地方,倒很少见这样的郑重。

    赵清漪又巧劲挣开了他的手,忽微微一笑,只装作不知,说:“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热闹?”

    张晓笑道:“表姐,是你的好日子呀!”

    “我的好日子?可我开学还要两个月呀!没到好日子呀!”

    赵莲花笑着说:“我们今天是在商量你的婚事的。”

    赵清漪道:“我今年才十七虚岁,如果在场有谁读过初中的话,应该有学到过基本法律。《华夏共和国婚姻法》归定,女子婚龄是二十周岁,我起码还要四年才符合。”

    姑父张达笑着说:“这事其实是两家先说好,冬明这么好的条件,到哪找去呀?”

    赵清漪蹙了蹙眉,说:“我今天刚认识王先生,我又不喜欢他,怎么可能谈婚论嫁?”

    赵莲花劝着说:“傻孩子,可是害羞了?这刚认识不喜欢,处处就喜欢了,这么好的人家,可不要错过。”

    赵清漪笑道:“表妹不是只比我小一个月吗?‘这么好的人家’,姑妈应该帮表妹考虑,像你说的,表妹和王先生处处就喜欢了。”

    赵建华这时不悦地说:“清漪,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赵清漪看向赵建华,说:“爸爸,你们不是在商量‘我的婚事’吗?我还不能说话?在二十周岁之前,我即不会和人结婚,也不会和人订婚,我不敢犯法。”

    王冬明不禁有些尴尬,心中还是有些恼的,说:“清漪是要上大学了,觉得我配不上你吗?”

    这是讽刺她势利眼清高。拒绝就是清高,这是“单选题”吗?

    赵清漪很想说是,但是这样彻底惹怒别人对她没有好处,也让父母全恨上自己。

    萧扬十指紧扣着她,带了她到技术部,十几个程序猿往他们看来。

    现在处创业初期,级别间没有这样疏离,一个个就嘴甜叫“夫人”了,弄得她很不好意思。

    “萧总,你是怎么找到这么一个大美人的?”

    “是呀,萧总,我们也没有女朋友呢。”

    “萧总,你有没有好资源,给我也介绍一个夫人这么漂亮有气质的。我的幸福感强了,工作效率也就高了。”

    “萧总要是给我介绍一个美女,我就抛弃饭岛/爱!”

    大家七嘴八舌一通,赵清漪都强忍着笑。

    萧扬说:“一个个想得美,干活!过年奖金不要了?”

    萧扬牵着人去别处参观了,程序猿们却又偷偷议论。

    “萧总这故意带着女友炫耀一下,还不许我们说呀?”

    “那是得瑟吧。”

    “但是长得真是正点,比潘金莲漂亮。”

    “你这是夸奖吗?小心萧总给你穿小鞋。”

    萧扬还带她见了两个最重要的合伙人。一个是从美国回来的,叫戴维-霍他拥有从事it高管十年的经验,在海外也有许多人脉。另一个是技术高手张信成,也是it专业硕士,对现在世界上主要应用软件的程序都十分了解。现在公司在起步,也是从模仿海外的一些模式开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