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辣手凰后〕〔武道通神录〕〔娇笙〕〔回流大时代〕〔带着武库去伐清〕〔凌玄同尊〕〔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深渊召唤师〕〔雷枭林寒星〕〔巨恶〕〔步步攻心〕〔他身体里有个万能〕〔史上最牛冒险〕〔重生都市之天下无〕〔成了恶毒炮灰以后〕〔总裁太会宠〕〔神奇宝贝之最强养〕〔重生九零俏甜妻〕〔变成二哈的律师〕〔我爸是首富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86.第55—57章
    此为防盗章  赵清漪这时也没有办法了,不讲究打扮, 匆忙出了门。

    从酒店赶到片场, 刚好二十分钟左右,就看那三十多岁的男子看着她胸膛起伏, 想发火又碍于人在。

    赵清漪双手合什, 做了一个拜托姿势, 李浠转开了头。

    刘歌导演看着姗姗来迟的女主角,脸黑得像什么似的, 有的演员就是仗着有背景,一点苦都吃不得, 任性妄为还想红。

    赵清漪底子太好,现在化了淡妆上戏就已经让人不舍得移开眼睛。就算是天后, 颜值和气质她都不会输,而且她足够年轻。

    啪!一声耳光声音,还不是假打配音效的, 赵清漪不禁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 还有一种小针刺到的感觉。

    赵清漪不禁反手一巴掌打了过去,在场人不禁一阵讶异,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可是导演没有喊卡。

    赵清漪道:“小姐, 如果你喜欢用巴掌说话, 我不介意呀!”

    刘玫气坏了, 不是演戏也气坏了, 怒瞪着她:“你敢打我!”

    赵清漪指着医院走廊上的监控, 说:“摄像头会证明是你先动的手。你有病吧,看到别人想打就打,别人活该给你打吗?我说了我刚认识他,没有深入的打算,他怎么样是他的事。”

    赵清漪转头就走,刘玫看着她的背影气愤不已。

    “卡!”

    ……

    “刘导,赵清漪她擅改剧本,这怎么行呢?”刘玫在拍过之后难免不服,上去找导演投诉。

    刘导虽然不满赵清漪,但是对于刚才的改戏也还是挺满意的。业内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很任性的导演,他常常不按剧本拍。

    这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不流行楚楚可怜的女主角,而是要看到一种叛逆和个性,特别是这种青春爱情电影。

    之前他们商议让刘玫真打,一是为了戏,二是为了教训赵清漪,但这事没有和赵清漪说清楚。赵清漪上戏的时候还是以为是借位的,一般这种戏真打是要说清楚的。

    刘导其实也很好奇在镜头下她才突然明白是真打会怎么反应,ng,还是接着拍下去。

    这个女子,他刚开始是很欣赏的,但是都拍了一半了,已经连续两次让片场等她一人。

    他也想看看她经不经得起打磨。

    刘导说:“我只要我能用的镜头,你不是第一天拍戏。”

    刘玫只好离开准备她的下一场,于茜茜拉了拉她,两人又去一旁嘀咕。

    赵清漪倒是对这一切不会全无所知,她也不是小可怜,这种坑都过不了,将来怎么办。

    李浠过来说:“你又得罪人了。”

    赵清漪笑道:“有你在,我怕什么?”

    李浠笑了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迟到了?”

    赵清漪顿了顿,说:“我下回小心一点,不连累你了。”

    “说什么连累呀,一条船上的人。”李浠知她现在是不乐意多说,且还有下一场戏等她,也就不追问了。但他身边经纪人也不用做助理的事,有事就先离开了片场。

    赵清漪一直连续拍了15个小时才休息,已经深夜两点,明天八点又要开工。

    回到酒店门口,却见一个窈窕女子候在她房门口,正是同剧的女四宋馨,她的初中同学。

    “漪漪,你拍了这么多场,累不累?”

    “你说呢?”

    “明天我和你有一场戏,我想和你讨论一下。”

    赵清漪说:“明天再讨论吧,也可以和导演一起讨论一下。”

    “……”宋馨微微讶异。赵清漪是个痴迷于当演员的人,说要讨论明天的戏,她怎么可能拒绝。

    “不会打扰很久的。”

    “你都说是打扰了,现在快两点半了,我有多少时间和你说戏?你白天睡了,我没睡过。对不起,再见。”

    宋馨看着她进了商务套房,心中不禁愤恨。

    有什么了不起的,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狠狠踩在脚下。

    宋馨从前是自以为有资本在赵清漪面前傲的,当年赵清漪跳级升上初中时,两人才有一年同班。宋馨可是副市长的女儿,是中学的校花,赵清漪虽美得像个陶瓷娃娃,却小了三岁,还是个女童。

    宋馨尚不将她放在心上,况且,她自觉家世无人可敌。可是过了一年,宋副市长受人拔萝卜带出他这泥来给进牢里了,事发突然,她和妈妈连逃出国外都来不及。

    宋馨往后的生活却一落千丈,但是后来她上初三,赵清漪就出国读书了,听说读的是美国的私立贵族高中。看来这人低调,却家世不凡,去美国读书,显然是为了直接升美国高校的本科。当年有这种力量的家庭,也是不多的。

    宋馨少年入行,已有五年,好不容易在电影当个女四,而去年才出道的赵清漪一出道就演女主。

    第一部电影,有两个影帝和她配戏。虽然很有争议,但是她也一炮而红,与她这种十八线艺人是不一样的。

    ……

    青春电影《莫负好时光》再拍了五天就杀青了,参加了杀青宴,赵清漪就回到了自己在海州市的小公寓。她没有留给宋馨任何套近乎的机会。那天刚穿来时,前一晚她就是见过宋馨,上一回迟到也是宋馨搞的鬼。

    她接受原主的记忆,也知这个好姐妹很要不得了。

    李浠推荐一个戏仙侠题材的给她,说是对方很有诚意,半月后可以进组。赵清漪却拒绝了,说想休息一段时间,并且对这上题材的戏没有兴趣。

    李浠努力戏戒,现在是演艺事业上升期,拍这类电视剧最容易积累人气。

    赵清漪都不听从,他看她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复杂,无奈离开。

    从剧组回来,她像是三天没有睡过觉一样,窝在家里睡了吃、吃了睡,一天一夜。

    直到一个电话将她的神智拉回几分,是她的表哥顾晨。

    他的嗓音还是那样好听,有霸道总裁的低沉磁性,却没人那种疏冷理智。

    “漪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赵清漪打了个哈欠,走到阳台上,看着早晨的阳光,她深吸了一口气。

    新的世界,她来了。

    按照正常画风,这时候有个性的女主角应该说:“没有,表哥,你不要担心,我自己可以处理自己的事。”

    赵清漪慵懒地说:“表哥,你怎么知道?”

    顾晨目光微冷,说:“网上有人恶意抹黑你。”顾晨的助理还是承担的关注着她的演艺事业的事的,会向他汇报。

    赵清漪担心地说:“真的?那怎么办?”

    顾晨安慰道:“放心吧,我已经压下去了。”

    “还好有表哥在。”

    “杀青了吧,也不告诉我。”

    “正想找你吃饭呢。”

    “不行呀,我在大马,要下个星期才有空。”顾晨的公司投资了生态园的项目,经常去那边。

    “那等你回来再说吧。记得给我买礼物。”

    赵清漪挂了电话,看着蓝蓝的天空,还有这个富人公寓小区优美的环境。

    之前在剧组,她没有精力去细想一切,去观察一切,或者去过分在意自己重新青春的容颜。

    忘记自己是谁,而去完成《莫负好时光》的角色。

    这时候她才明白,她没有对前生一切有什么不舍,并不是她沉浸在《莫负好时光》的角色中的缘故。

    现在,她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是现在的赵清漪,而不是上辈子出身贫寒,最后走向成功的女子。上辈子的一切爱恨随着她的死亡而结束了,像做了一个梦,也像看了一场电影,留给他的只有那些记忆和现在这一分短暂的寂廖之感。

    不管怎么样,年轻,不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看着自己优美纤白的手,她微微露出一抹笑意。

    如果华国还算是有贵族,那现在的赵清漪绝对是真正的贵族。

    正想着,突然系统出现了。

    赵清漪说:

    系统:

    赵清漪问道:

    系统将委托任务传进她脑海。

    这一回的委托人是原主赵清漪的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做一个清白的女性,改变身败名裂的命运。可以嫁给真正爱她的表哥顾晨,不要所爱非人。让引她误入歧途的人得到法律的制裁。

    听系统这么一说,赵清漪不禁讶然,这一点原主到死都还不知道。

    赵清漪哪里会被他抓住,一个太极推手将人推在了地上,萧扬在车另一边,连忙跑过来。

    王冬明怒道:“你这贱人敢打我?!”

    赵清漪说:“王先生,你有病找医生呀,找我干什么?”

    王冬明爬起来又往赵清漪扑去,萧扬这时拦在她身前,他俊容隐含了怒意。

    “这位先生,你想对我女朋友做什么?”

    “女朋友?呵呵,她是我老婆!大学生了不起呀?她吃我的用我的,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赵清漪这时确定王冬明是重生了,只是他重生不好好过自己日子,又来找她闹什么?

    但是她绝对不能认自己是重生穿越的,只当一切不知。

    “王先生,我什么时候吃过你的用过你的了?当年你向我求亲,我明明白白地拒绝了你,我和我的家人没有占过你一针一钱。”

    王冬明这时又冷静了几分,今生的记忆涌上脑子,他心中愤恨,眼神怨毒不甘看着她。

    “赵清漪,你……你为什么,你怎么可能拒绝……”

    萧扬说:“为什么不能拒绝?我第一次见你,但我也可以肯定你没有值得她接受的理由。”

    王冬明看向萧扬,他明显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天文系喜欢看星星的洪宇。

    赵清漪就是个潘金莲,男人一个又一个。

    王冬明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拣了一个破/鞋!我干她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排队……”

    萧扬再也忍不住,目光含着冷芒,深吸一口气,一拳就打在他的脸上,然后往他的肚子踢了一脚。

    还是赵清漪怕出大事,拉住了他:“萧扬,算了,他是个神经病。”

    王冬明怨毒地看着他们,说:“我不会这么算了的。”

    萧扬还要上前,却被赵清漪紧紧拉住,这时竟然是赵清河上前来说:“不许你伤害姐姐!”

    王冬明看着这个“死而复生”的赵清河,不禁道:“狼心狗肺的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

    赵清河气得胸膛起伏,说:“我姐姐四年前就明明确确地拒绝了你,你现在都结婚了,你还要闹什么?”

    王冬明恨恨地看了赵家的每一个人,这些前生害他负他的人,他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王冬明转身离去,脚步加急,而赵家前后已经围着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

    带拖着萧扬的行礼进了赵家,因为王冬明这一闹,大家忧心这事,反而没有那么拘谨。

    “这位是萧扬。”

    “伯父、伯母,你们好!”

    赵建华和赖彩凤自然也会意过来他是女儿的男朋友,这来得也太突然了。

    看模样气度倒是不错,他们也不知是不是好姻缘,会不会帮着家里。

    “好,你也好。”

    赵建华几分腼腆,顿了顿又说:“刚才那人和清漪没有关系,他已经娶别人了。”

    “哦,我知道。”

    “你喝茶。”赖彩凤冲了茶给他,萧扬忙站起身双手接过。

    萧扬又拿出准备的初见礼品给了他们,是金手表和翡翠镯子,赵建华他们眼光看不出什么,但也知不便宜。

    赵清漪是有几分眼色的,光那镯子一看就是光泽极好的冰种翡翠。

    “你买这些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好,第一次来嘛,伯父伯母也别嫌弃。”

    赵建华小贪性子、以前观念陈腐,但到底是良心未泯,不然原主受到所有人的卑视时也不会懦弱羞愧地选择喝农药自杀,而是去和别人拼命了。

    “不会,不会!”

    几个人就这么尴尬地坐了一会儿,直到赖彩凤说是要去买菜做饭。

    赵清漪将他安置在客房,又找了自己的一套旧被褥给铺上。

    他坐在一张木椅上看她忙禄,忽说:“四年前就是那个人?”

    “嗯。”

    “别怕。”

    “我才不怕呢,他打不过我。”

    萧扬不禁好笑,说:“功夫高手呀,怎么学的?”

    “……公园里有人练,跟着学,再看看《武功秘笈》、光碟教学什么的,动作熟了就会一点。”

    “学武奇才呀!你才是该去上体校。”

    “许多武术冠军也养不活自己。”并不是人人能当李脸杰的。

    “我养你呀。”

    她转过头,呵呵一笑:“你接着贫。”

    萧扬来了乡下,他能留宿三晚,四号要走。但是赵清漪也没有放松对赵清河的监督,萧扬直观这样的学习方式,也不禁也咋舌。

    赵清河去跑步练球时还是比较让他惊艳的,他上场去和赵清河对打远不是对手。

    “他应该去省队国家队受专业的培养,运动员的生涯就这么关键几年。”

    赵清漪说:“我是想让他考体育大学。”

    “他才高二。不是要再误一年?”

    “我不觉得是误,单纯的练体育和上大学是不一样的。他的人生很长,高考是一种洗礼,多读点书比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好。多读点书,人生的天花板就高一些。”

    “看来想要让你现在跟我回京城是不可能的。”

    “你还有这种想法?”她不禁挑眉。

    “怎么没有?”萧扬牵住她的手,“你不知道我的寂寞。”他原来的计划就是带着她回京城。

    赵清漪忽似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你别后悔。”看到他的认真和坚定,她也是欣慰的。

    两个人只要简简单单的话就能能传达足够的信息,萧扬微微一笑:“你这么好,错过了我才后悔。”

    ……

    夜晚,她看着一本法语原文的《爱弥儿》,她以身作则给赵清河不是开玩笑的。她得到入门知识和流利的900句,有了自学的能力,经过四个月单词和词句的积累,已经能大致看懂原文书。两个星期前她刚看了第一本《欧也妮-葛朗台》,她看过中文版的,所以开始虽然有滞涉,却能读完,现在提高难度。

    萧扬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专注读书的样子,在她桌前敲了敲。

    “要怎么样,我的女朋友才能看到我?”

    赵清漪说:“你要是累了,就先去睡吧。”她还要等到给赵清河批卷,检查他一天的学习成果。

    “我不是累,我是……亲我一下。”

    “……”她不禁哑然片刻,提醒道:“你是二十七岁的大男人了呀。”

    萧扬倾过身抱住她,香香软软的女朋友这才是正确打开方式嘛。

    “我比卢梭帅,比他年轻。你都还没有好好爱我,还没有孩子,看《爱弥儿》干什么?”

    他的热气喷到她颊上,看着她的眼睛,低头往她唇吻上去。

    离开她的唇,他俊目温柔缱绻,说:“我不放心你。”

    “没事的。”

    他又抱着她坐在自己身上啃了好一会儿,她的唇、眼睛、鼻子、耳朵、脖子都被他啃遍。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狗咬胶,他痛苦又快乐地在她耳边说:“你会嫁给我吧?”

    赵清漪食指点在他额头:“你思想不纯洁。”

    “你是我的。”

    “你一个网络公司小老板,别乱用人家台湾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的台词。小说里说这句话的人身家都是几百亿美元的。”

    萧扬莞尔,说:“谁说我将来就不会是霸道总裁?”

    “你当小老板挺好的。霸道总裁装逼很累的……呜……”

    他又堵住她的唇,又舔又啃,一个不小的男人,学什么小狼狗。

    直到敲门声响,她惊从他怀中起来。

    赵清河带着作业习题给她批改,她又在审他的文,逻辑微乱,她重新理,又让他有几句改成高分句。

    “按我说的重新写,逻辑排列,用上好词好句。给你半小时,字写清楚。”

    “哦。”

    小可怜赵清河出了姐姐的屋子,心中却吐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过什么。你们风流快活,我就苦熬着,人与人相差怎么这么大呢?

    ……

    萧扬是通过了她父母的关,知道他是京城人,有家小公司,但是这在乡下已经是非常不错了。相貌也和赵清漪看着般配,出手不像是小气的。

    他五月四号就要走,走时却很不放心她,可是他是不得不走的,只有让她少回家,少出门,练好武术,事事小心。

    他要问爷爷,让他介绍两个保镖过来,至少不要让疯子接近她。

    他所受的这些苦都是赵清漪的错,现在她还敢在外找野男人,这个婊/子水性杨花,没有男人/睡她是不是就会死?

    赵清漪看到王冬明吃了一惊,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就见他冲了上来抓她头发。

    赵清漪哪里会被他抓住,一个太极推手将人推在了地上,萧扬在车另一边,连忙跑过来。

    王冬明怒道:“你这贱人敢打我?!”

    赵清漪说:“王先生,你有病找医生呀,找我干什么?”

    王冬明爬起来又往赵清漪扑去,萧扬这时拦在她身前,他俊容隐含了怒意。

    “这位先生,你想对我女朋友做什么?”

    “女朋友?呵呵,她是我老婆!大学生了不起呀?她吃我的用我的,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赵清漪这时确定王冬明是重生了,只是他重生不好好过自己日子,又来找她闹什么?

    但是她绝对不能认自己是重生穿越的,只当一切不知。

    “王先生,我什么时候吃过你的用过你的了?当年你向我求亲,我明明白白地拒绝了你,我和我的家人没有占过你一针一钱。”

    王冬明这时又冷静了几分,今生的记忆涌上脑子,他心中愤恨,眼神怨毒不甘看着她。

    “赵清漪,你……你为什么,你怎么可能拒绝……”

    萧扬说:“为什么不能拒绝?我第一次见你,但我也可以肯定你没有值得她接受的理由。”

    王冬明看向萧扬,他明显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天文系喜欢看星星的洪宇。

    赵清漪就是个潘金莲,男人一个又一个。

    王冬明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拣了一个破/鞋!我干她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排队……”

    萧扬再也忍不住,目光含着冷芒,深吸一口气,一拳就打在他的脸上,然后往他的肚子踢了一脚。

    还是赵清漪怕出大事,拉住了他:“萧扬,算了,他是个神经病。”

    王冬明怨毒地看着他们,说:“我不会这么算了的。”

    萧扬还要上前,却被赵清漪紧紧拉住,这时竟然是赵清河上前来说:“不许你伤害姐姐!”

    王冬明看着这个“死而复生”的赵清河,不禁道:“狼心狗肺的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

    赵清河气得胸膛起伏,说:“我姐姐四年前就明明确确地拒绝了你,你现在都结婚了,你还要闹什么?”

    王冬明恨恨地看了赵家的每一个人,这些前生害他负他的人,他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王冬明转身离去,脚步加急,而赵家前后已经围着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

    带拖着萧扬的行礼进了赵家,因为王冬明这一闹,大家忧心这事,反而没有那么拘谨。

    “这位是萧扬。”

    “伯父、伯母,你们好!”

    赵建华和赖彩凤自然也会意过来他是女儿的男朋友,这来得也太突然了。

    看模样气度倒是不错,他们也不知是不是好姻缘,会不会帮着家里。

    “好,你也好。”

    赵建华几分腼腆,顿了顿又说:“刚才那人和清漪没有关系,他已经娶别人了。”

    “哦,我知道。”

    “你喝茶。”赖彩凤冲了茶给他,萧扬忙站起身双手接过。

    萧扬又拿出准备的初见礼品给了他们,是金手表和翡翠镯子,赵建华他们眼光看不出什么,但也知不便宜。

    赵清漪是有几分眼色的,光那镯子一看就是光泽极好的冰种翡翠。

    “你买这些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好,第一次来嘛,伯父伯母也别嫌弃。”

    赵建华小贪性子、以前观念陈腐,但到底是良心未泯,不然原主受到所有人的卑视时也不会懦弱羞愧地选择喝农药自杀,而是去和别人拼命了。

    “不会,不会!”

    几个人就这么尴尬地坐了一会儿,直到赖彩凤说是要去买菜做饭。

    赵清漪将他安置在客房,又找了自己的一套旧被褥给铺上。

    他坐在一张木椅上看她忙禄,忽说:“四年前就是那个人?”

    “嗯。”

    “别怕。”

    “我才不怕呢,他打不过我。”

    萧扬不禁好笑,说:“功夫高手呀,怎么学的?”

    “……公园里有人练,跟着学,再看看《武功秘笈》、光碟教学什么的,动作熟了就会一点。”

    “学武奇才呀!你才是该去上体校。”

    “许多武术冠军也养不活自己。”并不是人人能当李脸杰的。

    “我养你呀。”

    她转过头,呵呵一笑:“你接着贫。”

    萧扬来了乡下,他能留宿三晚,四号要走。但是赵清漪也没有放松对赵清河的监督,萧扬直观这样的学习方式,也不禁也咋舌。

    赵清河去跑步练球时还是比较让他惊艳的,他上场去和赵清河对打远不是对手。

    “他应该去省队国家队受专业的培养,运动员的生涯就这么关键几年。”

    赵清漪说:“我是想让他考体育大学。”

    “他才高二。不是要再误一年?”

    “我不觉得是误,单纯的练体育和上大学是不一样的。他的人生很长,高考是一种洗礼,多读点书比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好。多读点书,人生的天花板就高一些。”

    “看来想要让你现在跟我回京城是不可能的。”

    “你还有这种想法?”她不禁挑眉。

    “怎么没有?”萧扬牵住她的手,“你不知道我的寂寞。”他原来的计划就是带着她回京城。

    赵清漪忽似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你别后悔。”看到他的认真和坚定,她也是欣慰的。

    两个人只要简简单单的话就能能传达足够的信息,萧扬微微一笑:“你这么好,错过了我才后悔。”

    ……

    夜晚,她看着一本法语原文的《爱弥儿》,她以身作则给赵清河不是开玩笑的。她得到入门知识和流利的900句,有了自学的能力,经过四个月单词和词句的积累,已经能大致看懂原文书。两个星期前她刚看了第一本《欧也妮-葛朗台》,她看过中文版的,所以开始虽然有滞涉,却能读完,现在提高难度。

    萧扬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专注读书的样子,在她桌前敲了敲。

    “要怎么样,我的女朋友才能看到我?”

    赵清漪说:“你要是累了,就先去睡吧。”她还要等到给赵清河批卷,检查他一天的学习成果。

    “我不是累,我是……亲我一下。”

    “……”她不禁哑然片刻,提醒道:“你是二十七岁的大男人了呀。”

    萧扬倾过身抱住她,香香软软的女朋友这才是正确打开方式嘛。

    “我比卢梭帅,比他年轻。你都还没有好好爱我,还没有孩子,看《爱弥儿》干什么?”

    他的热气喷到她颊上,看着她的眼睛,低头往她唇吻上去。

    离开她的唇,他俊目温柔缱绻,说:“我不放心你。”

    “没事的。”

    他又抱着她坐在自己身上啃了好一会儿,她的唇、眼睛、鼻子、耳朵、脖子都被他啃遍。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狗咬胶,他痛苦又快乐地在她耳边说:“你会嫁给我吧?”

    赵清漪食指点在他额头:“你思想不纯洁。”

    “你是我的。”

    “你一个网络公司小老板,别乱用人家台湾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的台词。小说里说这句话的人身家都是几百亿美元的。”

    萧扬莞尔,说:“谁说我将来就不会是霸道总裁?”

    “你当小老板挺好的。霸道总裁装逼很累的……呜……”

    他又堵住她的唇,又舔又啃,一个不小的男人,学什么小狼狗。

    直到敲门声响,她惊从他怀中起来。

    赵清河带着作业习题给她批改,她又在审他的文,逻辑微乱,她重新理,又让他有几句改成高分句。

    “按我说的重新写,逻辑排列,用上好词好句。给你半小时,字写清楚。”

    “哦。”

    小可怜赵清河出了姐姐的屋子,心中却吐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过什么。你们风流快活,我就苦熬着,人与人相差怎么这么大呢?

    ……

    萧扬是通过了她父母的关,知道他是京城人,有家小公司,但是这在乡下已经是非常不错了。相貌也和赵清漪看着般配,出手不像是小气的。

    他五月四号就要走,走时却很不放心她,可是他是不得不走的,只有让她少回家,少出门,练好武术,事事小心。

    他要问爷爷,让他介绍两个保镖过来,至少不要让疯子接近她。

    之后报道交了学费,得到了分班,过了开学典礼。

    她终于投入到了无尽的新的学习生活当中去,要完成原主的执念,她人生中最骄傲和快乐的事。

    开学后一个月,她开始勤工俭学,找了一份家教工作,如此节省一点,刚好平衡她的财政收支。

    其实她还有点钱交了学费住宿费等等,她手中还剩3000来块。但是她也明白家里是不可能寄钱给她的。

    赵清漪本尊是会炒点股票的,当年运气好还赚了十来万,她当时开的车就是炒股赚的。

    现在是九七年,正值股灾时期,也无所谓在股市赚钱了,想赚的话,3000块在股市能干什么。

    秋去春来,她在九八年过年也没有回过老家,家中也没有装电话,所以她无法打电话。

    但是,她寄达东西回去,并写了信,赵清河是初中生,能够看懂信的。

    她也给陈校长、朱主任等从前帮助过她的人寄了信和京城特产。

    很快大一过去了,赵清漪原本的见识,加上本尊已经学过一遍的记忆,还有她现在的记忆力和努力,大一她所修功课全优,名次还不是原主应该得的全班第九,而是年级专业第一。

    这让她在大二开学不久,就收到了校一等的奖学金5000元,而助学金的申请也顺利批下来了。

    导师们对于专注于学业的学生还是很喜爱的,她拿到一等助学金3000元。

    如此,加上她原来还剩下的两三千块,一下子成了“万元户”。这个年代的“万元户”还是不错的,让赵清漪人逢喜事精神爽。

    这天周六,上午去做了家教,还在学生家吃了便饭才回来。

    她回到学校,穿过林荫大道,几个男生正骑着车追逐,其中一个刹车失灵,事发突然,骑车的男生一个不注意就往她冲来。

    她身手灵活,急忙闪身,电火石火间,伸手一抓,抓住了那自行车的后座。

    自行车停了下来,她的手却不禁被拉得有点痛。

    那男生下了车来,转过身来,高高瘦瘦,干净清爽,阳光帅气,眼睛温暖如泉。

    洪宇转过头,就看到一个白皮肤眉清目秀的女生,穿着样式简单的休闲白衬衫,蓝色的牛仔裤,一头齐肩的黑色直发。

    洪宇不禁被惊艳到了,冲她露微微一笑。

    赵清漪微微颔首,说:“同学,骑车小心一些。”

    赵清漪要走,洪宇却抢先一步,说:“同学,我是天文系的洪宇,宇宙洪荒的洪宇,你叫什么?”

    赵清漪吃了一惊,洪宇?

    她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他,这一年多在校园里,她都将心思放在课业和勤工俭学上面,她当然不会没事随意去触动原主重要的人。

    洪宇正是赵清漪后来的情人,但原主记忆中是明年春才认识,她去旁听天文系王教授的课遇上他。

    原主赵清漪现实的生活是很残酷的,对家乡的人和事充满着恐。所以,当洪宇这样的开朗大男孩跟她讲天上的星星时,她的心灵枷锁才松开。对王冬明订婚那一段时间日夜要跟她上床,那种无爱的性的慢长噩梦才渐渐离开她。

    洪宇充满着幻想,学识渊博而自信,赵清漪成绩虽好却是内向的,洪宇就是她黑暗人生的阳光。至少她当时是这么认为的。

    赵清漪说:“你好,我是中文系的赵清漪。”

    洪宇笑道:“原来是中文系的美女呀!我刚才吓到你了吧,要不,我请你吃饭道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