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农民工〕〔圣尊〕〔玄天剑尊〕〔妖龙劫〕〔万古神帝〕〔草开无情天〕〔秘巫之主〕〔媚惑江山〕〔丞相保重〕〔遇见花开遇见你〕〔剑逆天穹〕〔快穿!傲娇BOSS极〕〔快穿之还愿人生路〕〔锦绣农女:捡个将〕〔我的老婆是偶像〕〔甜妻萌宝:总裁爹〕〔重生之异界红警〕〔我的大明新帝国〕〔召唤神秘〕〔无限之天赋掠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249.第四十一章 北狄皇帝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此为防盗章  赵清漪轻轻一笑, 没放心上。

    与他告别时, 他却送了一张名片给她。

    扬帆公司?

    平行时空, 当然没有听说过,不过看这地址是创业园区的。

    现在是两千年出头了,正值产业升级和改革开放后第二轮的创业高潮。

    结交这样一个人, 对她将来的职场也有许多好处,她完全是以成年人的思维思考,绝对没有中二的倾向。

    她细细打量他时, 才发现这人长得真好,脸部线条分明, 挺鼻深目,睫毛长度怕是不下于她。

    他没有台言主角那种标配的一丝不苟阿曼尼西服和名牌, 只穿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运动型的羽绒服。如此, 却是掩盖不了他的俊美和风华。

    “我没有名片。”赵清漪摊了摊手。

    “你还是大学生吧?”

    “对。”

    “那电话有吗?”

    赵清漪不高傲,却也不会轻易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陌生人。

    但是多认识朋友对她在京城发展立足有利,于是她留了宿舍里的电话。

    现在每个宿舍都装电话了, 要用电话卡才能打,但可以免费接听。

    萧扬看着她的背影,暗想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些好感?

    京城大学的,还真不错, 再看那女汉子的架式, 是文武双全呀。

    ……

    “赵清漪, 你的电话!”顾筱大三时就交了个男友, 而电话又离她较近, 有电话常是她先一步接起的。

    顾筱看看赵清漪,她听出这个男人的声音了,之前他打来两次找赵清漪也是她接的。

    等赵清漪将电话挂了,对上的是两双冒着绿光的眼睛,连苏雪都朝她看了看,很想一探究竟。

    “你这家伙,有情况呀!”顾筱笑得很贱。

    张丹丹搭在她肩上,说:“交代一下吧。哪个院系的?”

    赵清漪说:“没有,是外面的……我的学生。”学生打来问候她不行呀?

    顾筱说:“师生恋呀!你可以呀,老牛吃嫩草。”

    赵清漪无言以对,所以,说谎是门技术活。

    ……

    萧扬作为一个心理健康的二十七岁的成年男子,在国外念书时交过两个女友,但是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今天他还特意打扮得很像精英,虽然开了一辆基利车有点破坏男人的装逼。

    他原想去西餐厅,但是她却拒绝了,挑了一家私房菜馆吃中餐。

    并不是小白的萧扬也看得出这个女生是个挺有主见的人,很没有一些小鸟依人的作风。

    原主肯定是不忍拂人意的那种个性,也多少影响到现在的赵清漪。——因为现在她就是她,经理人做任务时是与原主合二为一共情的,只不过人生由经理人的理智主导。

    赵清漪深思过,原主一生的悲剧就是她不能坚持主见,所以她在这一点上就格外注意,要改掉这个毛病。

    萧扬是欣赏这种有主见的女子的。

    这是两人第五次见面。

    前三次中,有两次他是在肯d基那里遇上她的。

    他想送她回学校,她都婉拒了。

    但是追女孩,一点点厚脸皮还是需要的,这个度却要把握好。第二次他追着她上了公交车,开始时只远远站着,后来有空位就坐在一起了。

    当时他抓住她给学生补课的特点找话题,就和她说起自己小时候学英文的糗事,她该是动心了。

    第三次,他跑到她的宿舍楼区域,再打电话来,却只是给她送杯奶茶,她难免又被撩了。

    第四次,他就来约吃饭了,她还在犹豫的时候,他说:“你要拒绝我,我也没办法,我下回再约。”她鬼使神差答应了。

    这一次吃饭,他却还买了电影票,两人看了一场爱情电影。赵清漪知道自己落入套路中,但是作为正常的女人,是会想要试一试的。

    萧扬开车送她回去的时候,忽放起《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光碟。赵清漪脸也不禁红了红,她确实对他是有好感的,长得帅但不中二,很有男人味。

    还有一点,别人不知道,她曾经相当长时间里有点声控的毛病。

    这个男人就算长得没有这么帅,甚至他是个穷学生,他有副极像朱亚文的嗓音,她的抵抗力就极弱。

    “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萧扬开着车,侧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前方的路。

    赵清漪顿了顿,说:“你确定吗?”

    “我喜欢你,我确定。”

    赵清漪犹豫了好一会儿,她就算喜欢他却要防止原主那样的悲剧。所以,要和他坦诚到底,他现在骂一句有毛病,也好过浪费时间。

    她深吸一口气,说:“我叫赵清漪,二十一岁,之江省阳平县人。京城大学中文系大四,已经取得本校本系保研名额。家中父母都是农民,父母思想守旧,有一弟。恋爱关系,我不会跟你……睡。如果你没有异议,我觉得可以,不然,做普通朋友也不错。”

    他是国外生活多年的,西方社会比较直接,这样程度的话,他应该习以为常。

    萧扬却愕然地转过头去,这一眼看得比较久,忽轻笑一声:“那是……你想跟我结婚吗?”

    “那不至于。现代的男人总是以恋爱的名义找玩玩的女人,我刚好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所以,你的人生需要全在计划之内吗?”

    “不是呀,你就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萧扬说:“那你觉得我是不值得信任的男人?”

    赵清漪笑着说:“我想你会是个尊重女性的男人。我跟你这么说,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不信任你,而没有给我乱盖别的帽子。”

    这是这个男人在灵魂品格上和王冬明本质上的区别,也比洪宇高了一层。

    当一个男人从女人身上得不到最理想的答案时,有的男人就是怨女人眼光高、要求多、清高装纯、待价而沽、做人有问题之类的。

    而这个男人说的是‘她觉得他不值得信任’,这是一个很中性、很有教养的思维方式,问的问题也显得是很人之常情——女人对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信任。

    萧扬轻笑一声,舌头舔了一下上唇,顿了顿说:“你喜欢我吗?”

    赵清漪想了想说:“喜欢吧。”

    萧扬呵呵一笑,低醇的笑声从他喉间发出来,这声音撩得还有声控残留毛病的赵清漪涌出酸腐的少女心来,她极力压制下去。

    车开到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她笑着道了一声谢,刚要开车门,他喂了一声。

    她讶然转过头去,只觉眼前一黑,唇上一阵火热地柔软,她被电了一下。

    他没有多深入,说:“可以接吻的吧,女朋友?”

    “?”

    “难道这也不可以?”

    “可……以。”耳朵这样被征服。

    “早说嘛。”萧扬托住她的耳畔又吻了下来,这一次他辗转了几分才离唇。

    她的脸不禁通红,萧扬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的样子,可爱得撩得他心痒难耐,轻声笑问:“初吻呀?”

    “……”能说她穿越前活到二十七八,因为忙于学业和事业,也因没有遇上喜欢的,所以耽误恋爱了吗?太没有面子了。

    她推开了他,他更开怀地笑起来,她忙要下车,他又拉住。

    “还来?”

    “你想再来?”萧扬俊眼带着三分邪气,调笑道。

    “鬼才想!”

    萧扬笑着从后座拿出一个提袋给她,她拿出一看。

    手机?

    这年头手机是挺贵的,这样的物价下都要一两千,而这个牌子好像很贵,款式也很新。

    “没拆封,你要不退了吧。”赵清漪从大衣口袋掏出静音的小灵通,说:“我用小灵通的,话费比较便宜。”

    萧扬却支着下巴看着她,赵清漪微微发毛,问:“你干嘛这么看我?”

    萧扬眯了眯眼睛,说:“所以,你一直有移动通讯工具,却给我你宿舍的座机电话。”

    “啊,哈,那个……小灵通有时候会没电,座机不会。”

    “鬼才信!”

    “……”

    萧扬将礼物塞到她手中,说:“那家店不能退货,以后用手机,我打外网的小灵通……话费太贵。”

    他想了想又让她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他。

    赵清漪回到宿舍时,还觉得脸颊发烫,心底却是挺高兴的。

    ……

    两人确定关系后,到了两天后才再见面,主要是她没有空:一来是快要期末考试了,学霸也还是要温书的;二来是她有一天晚上要去混家教。

    当然萧扬也不是那么空的,也要调整行程表才能腾出约会时间出来。

    这一回约会,两人却吃了烤鸭,他这个京城人带她去吃的却不是她所知的有名的那家品牌店。

    “品牌店那是忽悠外地人的。”他笑着给她包好了一个烤鸭肉,递给她。

    “外地人?你们京城人是不是特有优越感?”

    这个男人有台言男主的外表,却是个生活剧的作风。

    他大约是很节省,她也有一刻在想是不是这家店更便宜合算。

    他也不算是扣门,节俭和扣门是两回事,这一点也算是她欣赏的品质。

    而原主记忆中,王冬明就是那种极爱吹牛显摆的男人,是她很不喜欢的。

    他双手交叉放在桌上,看着她笑:“那你们外地人会有自卑感吗?”

    赵清漪灿然一笑,差点晃花他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觉得一个女生能笑得这样好看。

    “我们外地人要是自卑了,那不是助长你们的气焰了?”

    他优雅地动手吃起来,两人边吃边聊,没有食不言。

    饭过半饱,他忽然问:“你寒假也不回家吗?我记得你说你自从来上大学,都没有回过老家。”

    “不回。”

    “为什么?”

    赵清漪叹了口气,说:“我习惯在假期时留在这里打工,我需要钱。我回家能干什么?我对家人的感情不是很好。”

    萧扬问道:“与家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误会……”她还是简略地将高考后发生的那一次订婚危机说了,当然也有其中的利益关系。

    萧扬目瞪口呆,这让他看来实在是太荒唐了。

    “和那个人订婚会在大学期间比较轻松,他也会照顾我的家人,但是也许还年轻,所以我觉得自由的灵魂还是很重要的,只好委屈家人不能得好女婿的照顾了。”

    既然诚心交往,家中的基本情况也不能相瞒。

    喜欢了,尝试着以真心换真心,不论成败,事后无悔。

    女人,为什么就一定要娇娇软软地等待?幸福是靠自己把握和创造的,这是赵清漪的认知,也是要走向和原主不同方向。

    “不是年轻时才很重要,什么时候都重要。何况那个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赵清漪笑道:“我知道呀,虽然他挺有钱的,现在也许更有钱,但是谁说我不能赚比他更多的钱?我现在就靠我自己,不也挺好的,对吧。”

    他跟着笑,这笑却是带着一种包容的安抚,他从她的笑容中品出其中的辛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