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年代小绣娘〕〔生存之异能降临〕〔冥隐光启〕〔存在感什么的我才〕〔怪物聊天群〕〔重生之前方高能〕〔龙魂战尊〕〔文圣无双〕〔变声大佬〕〔最强魔神升级系统〕〔明末好国舅〕〔都市之圣手医仙〕〔重生都市写轮眼〕〔燕堂春好〕〔女总裁的终极兵王〕〔倾世宠妃:锦绣红〕〔美漫法神〕〔从女主播到国民女〕〔DNF之直播阿拉德〕〔阴阳镇鬼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2大少的温柔妻二
    江父是整个云岚城数一数二的布庄商人,家底丰厚。

    而江柘是江家的嫡子,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江父也对江柘寄予厚望。不过原主读书读傻了,打心眼里看不上他爹(身shen)上的铜臭味儿。

    然后每天拿着他瞧不起的黄白之物,出入高档场所,挥金如土

    难怪后来死得那么惨,真是,一点儿都让人同(情qing)不起来啊。

    江柘站在窗边,看着院中的风景,手上无意识的把玩着玉扳指,低声喃喃,“可惜这样平静的(日ri)子不长了。”

    这是个平行时空,虽然有些名人不一样,但世界的大体发展与江柘原本的世界走向,惊人的相似。

    再过三年,整个云岚城都会沦陷在火包火中,人人自危,颠沛流离。

    而原主就是死在那场战争里,死因,恋(爱ai)脑。

    江柘不想重蹈覆辙,自然不会去招惹那些女人。

    毕竟,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

    偶然捕捉到宿主这一段脑电波的系统呵呵。

    正午时分,下人来唤“大少爷,老爷让你过去正厅一道儿用膳。”

    江柘微微颔首,下人诧异于大少爷今(日ri)意外的好说话,老实的走在前面带路。

    正厅里已经坐满了人,男人一桌,女人一桌。

    江柘刚踏进半只脚,厅里就响起了一道(阴yin)阳怪气的女声“哟,大少爷贵人事忙,终于舍得百忙之中抽空出来吃顿午膳哪。”

    江父江母脸色齐齐一变,江母正(欲yu)呵斥,江柘已经先一步开口,他今(日ri)(身shen)着靛蓝色长衫,以往过长的额发梳至一旁,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听闻舒姨娘(日ri)(日ri)不落的嘲讽,他并没有如同以往那般恼羞成怒,拂袖而去。

    江柘嘴角微抿,低眉垂眼,歉意一笑“儿子来晚了,还望父亲母亲莫怪。”

    江父一扫之前不快,朗然笑道“无事,左右不过是家里人吃顿便饭,你舒姨娘就那(性xing)子,柘儿不用放在心上。”

    江柘微笑颔首,经过江母时冲她浅笑示意。

    好久没有得到儿子好脸色的江母欣喜异常,连带着对舒姨娘之前的冒犯都不介意了。

    江柘落于江父左边第一个位置坐下,时人以左为尊,可见江父对这个儿子的喜(爱ai)。

    全程被无视了个彻底的舒姨娘静静看着另一桌表现的父慈子孝,一肚子闷气,连带着把自己那双不争气的儿女也怨上了。

    江晨和江雨心虚的低下了头,乖乖等着开饭。

    江柘把这些都不动声色的收入眼底,然后在江父动了筷子之后,夹了一块糖醋小排,小排被做得色泽红亮油润,(肉rou)质鲜嫩酥滑,咬一口香脆酸甜,很是可口开胃。

    江柘难得的多吃了半碗,江父笑他“今儿个柘儿的胃口很好啊。”

    江柘笑而不语。

    江父大感惊奇,虽然大儿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话少,但今(日ri)总觉得哪里不一样,尤其是大儿子嘴角噙着一抹浅笑的样子,像极了那些文化人,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儒雅。

    果然多读书是好的。

    江父对大儿子很满意,心(情qing)愉悦之余,老话重提,“柘儿啊,爹挣下的这偌大家业不能断了呀,你看你现在学有所成,什么时候来铺子里学习一下,早(日ri)帮爹减轻负担啊。”

    此言一出,满堂寂静,江母担忧的看着儿子,唯恐他发怒离去。

    舒姨娘拧着帕子,眼中的喜意都快藏不住,不得不低下头。

    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江柘,等候一个回答。

    江柘“若是爹不嫌弃儿子毫无经验的话,就明天吧。”

    江父愣了,江母呆了,舒姨娘傻眼了,就连季采薇都诧异地望向他,更遑论其他人。

    江父喜形于色,还是有几分不确定,“当真”

    江柘“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江父“哈哈哈哈哈,好,好一个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江父实在是高兴狠了,才刚放下筷子,又唤管家“福伯,去,把我那坛花雕拿来,老爷要跟柘儿畅饮一番,今儿个实在是高兴啊。”

    福伯“是,老爷。”

    这段午膳最后吃了足足两个小时,江父才在江母和下人的搀扶下踉跄着离开。

    其他人也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离开了。

    季采薇行至江柘(身shen)旁,关切道“你怎么样”

    江柘面色微红,他摇了摇头,清醒了些,“还好。待会儿陪我在花园里走走。”

    季采薇“好。”

    等到江柘夫妻二人也走了,舒姨娘才气急败坏的戳着儿女的头,破口大骂“你说你们两个有什么用。江雨我就不说了,江晨,你可是儿子。这家里除了老爷和江柘,你就是老大,我不盼你读书上进,赶超江柘,但你好歹嘴巴给我放甜点儿。整个正午我就只看到江柘在那里演恭候孝顺,你呢,你在干什么地上有黄金吗,要你一直盯着看看看,啊”

    兄妹二人被训得头都抬不起,江雨更是一副快哭了的样子。

    舒姨娘一看他们这样更来气,“走走走,别杵在我面前,看的老娘一肚子火。”

    江晨江雨“那我们走了,姨娘。”

    舒姨娘摆摆手“走吧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