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下堂王妃不好惹〕〔耽美女炮灰求生指〕〔降临国漫当大佬〕〔任性遇傲娇〕〔我的岳父是阎王〕〔影视空间侠客行〕〔接引诸天〕〔金婚守护神〕〔带着工业革命系统〕〔逆命魔主〕〔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至上国度〕〔中古全战〕〔万界之我开挂了〕〔废品帝国〕〔天降系统妹妹〕〔曹魏〕〔荒宅魔影〕〔快穿手册:初恋男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3大少的温柔妻三
    江宅是个五进五出的大宅子,占地面积很是宽广,季采薇扶着微醺的江柘穿过垂花门,沿着抄手游廊慢慢走着,院子里的花开得正艳,偶尔有风吹过,携卷而来阵阵清香。

    江柘半眯着眼睛 ,声音清冷如寒夜月光“采薇。”

    季采薇“嗯”

    江柘原是想道歉,然而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气氛渐渐变得尴尬,水根和翠喜离着三步远,大气不敢出。

    良久。

    江柘再度开口了“明弟最近好吗”

    季采薇疑惑的看了看他,然后点点头“好。”

    江柘“”

    之后一路无言,直到季采薇把江柘送回了厢房,转(身shen)离去时,躺在(床chuang)上的男人才悠悠开口“清河镇到底所学有限,念书还是大城市更好,不说其他,单是开阔眼界,就足以让人受益匪浅。”

    季采薇愣在原地,心里不停叫嚣着离开,可脚就像灌了铅,抬起来都费力。

    江柘还在继续“明弟今年也该有十五了吧。”

    季采薇“是。”

    江柘长叹一声“十五不小了啊。放在小地方,想是应该结婚生子了。”

    季采薇垂在(身shen)侧的双手渐渐握紧。

    江柘“明天我就要跟着父亲去铺子里学习了。你一个人在家也怪冷清的。我想着把明弟叫回来,平(日ri)里他念书。双休的时候,过来看看你,陪你说话解闷,若是他有兴趣,想过来给我打个下手也行。”

    季采薇“你”

    季采薇心(情qing)复杂的看着江柘,想要从这个男人脸上看出他是否是真心,还是随意拿话诓她。

    可是江柘脸上太平静,她根本看不出一丝破绽。

    季采薇自嘲一笑,她在期待什么,酒醉之人的话怎么能作数呢。她又有什么资本,能值得江柘为她做到如此呢。

    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季家大小姐了啊。

    季采薇垂下眼,落寞的离开了房间,在她(身shen)后,江柘睁开了眼,眼神清明,哪还有一丝醉酒之态。

    他幽幽的看着房门,眼眸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次(日ri),江柘起了个大早,当洋钟的时针指向七,他人已经出现在了正厅。

    江父看见他颇感意外,“我还以为你会起不来呢。”

    福伯也在一旁笑着附和“老爷小看大少爷了,大少爷从小自制能力就强,既然说出口的事,肯定就能做到。”

    江柘面上挂着礼貌得体的微笑“福伯谬赞了。”

    福伯摆手“大少爷太谦虚了。”

    江父“哈哈哈,好了,你们不要在这里互相吹捧了。不过柘儿起了个好头,想来以后肯定是不会差的。”然后偏头,对福伯道“可以传膳了。”

    江家的早饭花样繁多精致,但每一份的分量却很少,应该是不想浪费。

    江柘安静的喝着粥,心里对江父的评价又高了一点儿。

    父子俩吃过早饭就乘车出了门,其他人却是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吃。

    江家似乎只对午膳和晚膳的规矩比较严。也不对,从原主的记忆来看,似乎只有江父在家的时候,规矩才会特别严苛,其他时候都比较松散,或者说人(性xing)化。

    而江母又是一个特别传统的女人,格外重规矩,而现在的(情qing)况,都是因为江父发了话。

    因为江母(身shen)体不好,所以才这般。

    可如果真是这样在意江母,江父为什么后来又娶了舒姨娘。

    汽车摇摇晃晃的行驶,江柘坐在后座,闭眼假寐,脑子里却一刻不停的想着事(情qing)。

    司机“老爷,大少爷,布庄到了。”

    江柘率先下车,入目的是古朴大气的牌匾。

    “江氏布庄。”他喃喃念着,面无波动。

    江父走到他(身shen)边,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和自豪,“这会儿还没开门,等到太阳渐渐升起,整个布庄的门槛都会被来往的客人给踏破了。”

    江柘顺势恭维两句“父亲真是了不起。儿子自愧不如。”

    江父“哎,别这么说。你是我的儿子,虎父无犬子,爹相信你,你将来肯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江柘“嗯。”

    两人看过布庄,然后进了另一个院门,大院里,男男女女的工人已经开始劳作,一个管事打扮的妇人穿梭其间,偶尔指点工人几句。

    大管事在一旁介绍“那是院里新升上来的女管事,丽娘。为人勤快,脑子又活,自从她升上来之后,她手下管理的工人染出来的布都比其他人的好看些。”

    江父微微颔首,江柘静静听着。

    他不但知道对方脑子灵活,还知道对方刚死了丈夫,被婆家赶出来,差点失去染布坊的工作,还是搭上了他(身shen)旁这位大管事的线,现在才能安安稳稳的在这里当着一个女管事。

    不过这位大管事最后还是被对方另攀高枝之后给毫不犹豫的甩了。

    嗯,他就是那个即将被攀的高枝。

    一上午,江柘就跟在江父(身shen)后转,了解染布坊的各个方面。

    中午随便吃了点儿东西,他又跟着江父出去,了解江家的产业。

    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他累得连饭都不想吃。

    江父江母劝不住,只能示意儿媳妇多看顾一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