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厚婚秘爱:鲜妻太〕〔高能调解员〕〔剑武灵尊〕〔科学捅炸异世界〕〔契约暖婚:boss,〕〔预见你的死亡〕〔万气本宗〕〔神界修炼日常〕〔镇天圣祖〕〔绝世武帝〕〔美女总裁的绝世狂〕〔界外一阁〕〔阴阳鬼命〕〔引灵人〕〔末世之异能进化〕〔邪王盛宠:萌妃逆〕〔诸天万域争霸〕〔女校男篮〕〔重回大明之还我河〕〔鬼仙狂妃:王爷求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4大少的温柔妻四
    古朴庄严的房间搭配着水晶灯,留音机等西洋传过来的装饰,显得有几分不伦不类。

    季采薇挥退了翠喜,端着一碗清淡的稠粥,踩着一双绣花布鞋走进去。

    江柘躺在(床chuang)上,听到脚步声,眼皮都没掀一下,他实在是太累了。

    季采薇试探着喊了两声“江柘江柘”

    没反应。

    空((荡dang)dang)的房间里只有女人温婉柔和的声音。

    季采薇放弃了呼唤。江柘心想她可能会离开,他正好可以放心休息了。

    突然,(身shen)旁的(床chuang)铺下陷,得亏江柘多年的伪装修炼到家才没露出端倪。

    所以季采薇只听到男人气弱的哼了一声,莫名地有几分可(爱ai)。

    她用帕子给男人擦了擦脸,目光在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上游移。

    江柘的心不自觉提了起来。

    倏地,他感到唇上一阵濡湿,口中被渡进熬煮的软糯的稠粥。

    一次又一次,清甜的稠粥顺着喉咙滑进胃里,填补了空虚的胃部。

    江柘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稠粥清甜,还是那双柔软的唇瓣清甜。

    他此刻的脑海中,甚至可以清晰地描绘出那双唇瓣的优美弧度。

    一碗粥并没有多少,不过短短几分钟,季采薇就喂完了。

    她小心翼翼的下(床chuang),退下时,不小心看到男人垂在(身shen)侧紧握的手。

    一瞬间,犹如兜头泼下一盆冷水,凉意刺骨,冻得她(身shen)体一个哆嗦,眼前阵阵发昏。

    就这么讨厌她吗

    需要如此忍耐,如此克制。

    视线变得模糊,在主人没意识到的(情qing)况下,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江柘听闻异动,疑惑地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哭的梨花带雨的脸。

    他的瞳孔猛缩,鼻翼开合,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双悲伤的眼睛,太像了。

    江柘闭了闭眼,把那些早该忘记的回忆压下心底,再睁眼,他又恢复了那副清冷的(性xing)子。

    季采薇在他睁眼的时候就吓住了,这会儿反应过来,急忙转(身shen)离开了。

    系统看的那叫一个憋屈啊“你为什么不留住她”

    江柘茫然反问“为什么要留下”

    系统

    你特么真是凭本事单(身shen)。

    系统被他气跑了。江柘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chuang)上。

    睡意已经散了大半,好在胃被充实的填满。

    思及此,他摸上了唇,脑子里无法抑制的浮现出某些画面。

    次(日ri),东方破晓,江家正厅。

    江父吃着一个(肉rou)包,稀奇地看着江柘,三两口咽下口中的食物,道“爹还以为你会多休息一会儿呢。”

    江柘“父亲曾教导儿子,做事贵在持之以恒。”

    江父“是这个理儿。快吃饭吧,吃完了,今天再跟着爹跑一趟。”

    江柘颔首。

    只是临出门前,江柘唤来水根,耳语了一番,水根瞪大了眼,连连点头。

    江父调侃道“柘儿现在也有小秘密了,要背着爹了。”

    江柘想了想,说“不是什么大事。我让水根把明弟接到云岚城来。”

    父子两一前一后向外走着,闻言,江父挑了挑眉“爹记得以前,你跟阿明的关系并不怎么(热re)络,怎么突然想起把他接过来玩了。”

    江柘摇摇头“父亲误会了。儿子是想把明弟的学业转到云岚城来。”

    江父的脚步陡然停住,回头正视江柘“你认真的”

    江柘“是。”

    江父意味不明的看着他,“这事儿你母亲知道吗”

    江柘“儿子会安抚好母亲的。”

    父子两僵持了了一会儿,江父率先败下阵来,“行了,儿大不由爹,你心里有数就行。”

    江柘脸上露出点儿笑模样,“谢谢父亲。”

    江父“哎呀,爹就是爹,什么父亲不父亲的,你们读书人就是瞎讲究。父亲父亲的叫着多见外啊。”

    江柘抿了抿唇“爹。”

    江父满意了,“哎。”

    两人上了车。江父又道“柘儿啊,不是爹故意挑你刺啊。爹知道你们读书人清高,最看不上爹这种商人。”

    江柘眉眼低垂。

    江父“可是这生活啊,不是你认俩字儿,作几首诗就能过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吃穿用度行,哪样不要钱,你说是不是。”

    江柘敛目“爹说的是。”

    江父欣慰地拍拍他的肩,“你听得进去就好。你是爹的儿子,爹不会害你的。出门在外,有时候低一时头没什么,过了这道坎儿,你还是大爷,明白爹的意思吗”

    江父说的隐晦,江柘却懂了。江父是担心他以后跟人谈生意,放不下(身shen)段,借此开解他呢。

    若是原主,少不得要跟人争个面红耳赤,江柘却明白这话中的(情qing)意。

    不敢说的太重,怕激起儿子的逆反心理,又不敢说的太轻,唯恐儿子以后在别人手里吃了亏。

    可怜天下父母心,不外如是。

    江柘一脸郑重,目光却看着前方,“多谢爹的教诲,儿子谨记在心。”

    江父高兴了,眉里眼里都是笑意,拉过江柘的手拍了拍,“不愧是爹的好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