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私有猎物:帝少专〕〔崩坏诸天万界〕〔神级弃少〕〔老婆乖乖,BOSS要〕〔绝品透视狂仙〕〔明星聊天群〕〔美女总裁狂保镖〕〔一晌贪欢:腹黑总〕〔同桌凶猛〕〔我们相爱吧:错嫁〕〔捡个校花做老婆〕〔时光留给爱你的人〕〔迷失战境〕〔龙王妻〕〔灵魂速递〕〔时尚大佬〕〔腹黑老公请节制〕〔手机系统有点坑〕〔学霸蜜爱小青梅〕〔重生七零当神婆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16大少的温柔妻十六
    水根拿来纸笔,江柘接过后,毫不犹豫的写下了条约。

    十分钟后,条约一式两份,江柘对水根道“把这份给舒姨娘拿去。”

    水根躬(身shen)接过“是,大少爷。”

    水根没好气的把条约递给了舒姨娘,然后忙不迭地跑回江柘(身shen)边。

    舒姨娘看着纸上的内容,神色恍惚,她认识的字不多,但是关键的字眼却是敏感得很。

    她不相信江柘会这么好心,又抓来儿子一起看。

    舒姨娘“晨儿,你看看。江柘有没有骗我。”

    江晨脸色通红,臊的。

    江晨“姨娘。”

    舒姨娘厉声“我让你看。”

    江晨江雨齐齐一抖,江晨不敢再反驳,老老实实的看条约。

    半晌,他磕磕绊绊道“没、没问题。”

    江柘拿茶杯的动作一顿,随后自然的抿了一口,同时也遮住了他嘴角的嘲讽。

    舒姨娘惊喜万分,吩咐贴(身shen)丫鬟“快,去给我拿笔来,等我签了字,这家产就是我跟晨儿的了。”

    江柘放下茶杯,幽幽道“慢着。”

    舒姨娘警惕,“怎么,你反悔了。”

    江柘摇头。

    江柘“我只是觉着,既然我们江家不欠你什么了,以后还是划清界限比较好。”

    舒姨娘“你什么意思”

    江柘“很简单。你跟我爹登报撇清关系。至于江晨江雨,他们心里有我爹,不时过来看望,我不拦着。他们不愿意探望,我也不会((逼))他们。左右还有我这个儿子能尽孝。”

    舒姨娘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你是要我跟江正华登报离婚。”

    江柘又摇头“舒姨娘想多了。你只是一个妾而已,何德何能让我爹跟你登报离婚。不说休弃,就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

    舒姨娘“你”

    江晨急忙拦住舒姨娘,转(身shen)对江柘道“大哥何必如此疾言厉色,刻薄寡恩,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

    江柘面色不变,连个眼神都欠奉。季采薇却是意外的看了江晨一眼。

    正厅一时无言,江晨本就红的脸,这会儿更通红了。

    良久。

    江柘“签字吧。事(情qing)早点解决也好。”

    舒姨娘哼了一声,到底没再出幺蛾子。

    不过她心里却是发了狠,等着吧,等她拿到江家大半家产,看她怎么打压江柘。

    高高在上的大少爷,迟早有一天也会向她摇尾乞怜。

    只要想到那一天,舒姨娘再多的气都散了,整个人心(情qing)都好的不行。

    江柘的动作很快,当天双方签订了条约,派人找来记者登报,然后发放了下人的月钱,愿意跟着舒姨娘的留下,不愿意的就离开。而江柘没要不动产,全部折算成大洋,然后带着双亲和妻子离开了江宅。

    出乎江柘意外的,水根却是跟着他一起走了。

    用水根的话说,他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希望大少爷能收留。

    江柘心里有成算的,不怎么对钱发愁,所以水根要跟,他也没赶人走。

    分家的事(情qing)还没大肆传扬开,他江家大少的名头也还能用。

    江柘给足银钱,当晚住进了新家。

    新家只是个一进的院子,跟原来的江宅没法儿比。

    但江父江母却感到一阵久违的舒心,两人手拉着手,看着并不宽大的院子,只觉得一时间好似又重新回到了过去。

    江父心里感慨万千,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赞叹道“为父,不如你。”

    江柘“爹谦虚了。只希望爹不要怪我一天败光了您半辈子的辛劳才好。”

    江父作势捶他,“你个臭小子,敢调侃你老爹。”

    江母立刻拦着“柘儿多好啊,你还打他。”

    江父讪讪“我们闹着儿玩呢。”

    江柘“爹说的是。”

    江柘“这会儿天色也不早了,长者为尊,爹和母亲住东侧正房,我跟采薇住西侧。剩下的厢房,水根想住哪边住哪边。”

    水根立刻表忠心,“我从小跟着大少爷。当然大少爷住哪儿,我就住哪边了。”

    江柘笑了笑“行,这会儿先收拾吧。明天再出门添一应物什。”

    其他人“好。”

    晚饭是季采薇弄的,虽然是粗茶淡饭,但一家人坐在一起,没了(阴yin)阳怪气的人碍眼,吃的人(身shen)心舒畅。

    饭桌上,江父不时给江母夹菜,道“我记得你以前是喜欢吃这些的。”

    江母全程眉眼带笑,两人之间的氛围甜蜜而又和谐。

    季采薇不时偷偷瞥一眼,眼中有显而易见的羡慕。

    江柘“吃吧。”

    季采薇看着碗里的炒鸡蛋,弯了嘴角,低着头不再乱瞄,认真吃饭了。

    饭后是水根收拾的。

    江柘帮着烧火,水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水根“大少爷,你、你不用做这些的。”

    江柘“无事。两个人做,快些。”

    江柘“还有,以后别叫我大少爷了。我年长你几岁,便托大唤我一声大哥吧。”

    水根“大少爷,这不”

    江柘头也不抬,往灶膛里添柴,自顾自道“从你跟着我一起离开江宅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了。还是你觉得跟着我这么个大哥,没有前路,不愿意”

    水根“不不不,能跟大少爷做兄弟是水根的福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愿意。”

    江柘“嗯。以后得记着改口了。”

    水根“是,大少大哥。”

    江柘眉梢微弯,心(情qing)不错。

    半个小时后,一切收拾妥当,江柘回了自己的屋子。

    季采薇已经铺好(床chuang)铺,坐在(床chuang)沿边等着他。

    江柘只觉得心尖流淌着一股暖流,他缓缓走过去,与她并排而坐,冷不丁出声,“怨我吗”

    季采薇摇头。

    江柘“以后的生活可能没有以前好了。”

    季采薇“我知道。”

    江柘突然笑了。

    季采薇好奇的偏头看他,似乎在说怎么了

    江柘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低声道“真傻。”

    季采薇皱眉。

    江柘忽然俯(身shen)欺近,猝不及防的亲了亲她的额头,蜻蜓点水一般,快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季采薇“你”

    江柘叹息一声“我不打无把握的仗。又不是十几岁的愣头青,怎么可能意气用事。”

    江柘“所以,不要担心。我早已准备了后路。”

    季采薇呆呆地看着他。

    江柘“怎么了”

    季采薇“没什么,我以为你不会愿意跟我说这些的。”

    江柘轻柔的抚摸她的脸,温柔缱绻,“我们是夫妻,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些琐事担心。”

    季采薇眸子微闪,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猛的扑进了他怀里,眼眸紧闭。

    江柘,我再信你最后一次。

    她抱着男人,如同溺水的人抱着最后一块浮木。

    江柘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背,给她无声的安抚。

    少顷。

    他的怀中传来闷闷的声音,“那你能告诉我,你接下来想做什么吗”

    江柘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是念了一段洋文。

    季采薇不敢置信的仰头看他,“你,你会”

    江柘点点她的额头,缓缓道“以前特意去学过一些。正好郑伯父想拓展一下洋人的圈子,又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翻译,一次偶然,我们遇上了,相谈甚欢。”

    季采薇目瞪口呆“郑伯父是云岚城跨越黑白两道的郑三爷”

    江柘“是他。”

    季采薇倒吸了一口凉气,第一次觉得面前的男人跟她想象中出入太大。

    江柘“所以你不用担心舒姨娘会报复,找麻烦什么的,有我在,不会让别人欺负了你们去的。”

    季采薇怔愣片刻,而后笑着重重点头,“嗯。”

    江柘紧紧抱着她,眉眼柔和。

    郑三爷当然不会对一个普通的翻译另眼相看。但是志同道合的年轻后生就不一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年万里觅封侯〕〔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