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幽浮尘〕〔隐婚密爱:萌宝坑〕〔娇妻似火:隐婚总〕〔时代的灵魂〕〔回到宋朝之帝国崛〕〔帝凰策:第一狂后〕〔宠妻成瘾:恶魔厉〕〔天道默〕〔大齐悍卒〕〔西游之金乌大圣〕〔美女的极品老公〕〔玄幻阅读系统〕〔都市伪仙〕〔大侠饶命〕〔幕后〕〔光头武僧在都市〕〔洪荒之穿越诸天〕〔拂晓夏微凉〕〔当守望撞上漫威〕〔三国之乱世谋士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17大少的温柔妻十七
    报童“号外号外江氏布庄一夜之间分崩离析。兄弟阋墙,江大少棋差一着,被赶出局,默默无闻江二少终成最大赢家”

    报童“号外号外豪门恩怨,是是非非,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一时之间,云岚城的娱乐报社加班加点,江氏布庄易主之事,人人皆知。

    某个高档咖啡厅里。

    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名四十出头的男人,一(身shen)剪裁得体的西装,配上牛皮鞋,梳着时下备受推崇的大背头。

    他的相貌很是普通,但一双眼睛里暗藏精光,如同月下伺机捕食的头狼,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此刻,他粗糙的指腹摩挲过精致的咖啡杯,小啜了一口,皱眉“这洋人的玩意儿就是难喝。”

    “既然三爷不喜欢,那就换了吧。”

    郑三爷“喔,我还以为贤侄会劝我多尝试两次呢。”

    江柘“三爷说笑了。古语有言,君子不强人所难,亦不夺人所(爱ai)。”

    郑三爷蓦地笑了“好一个君子不强人所难。贤侄就是比其他那些庸人看得透。”

    江柘微微颔首“三爷谬赞了。”

    郑三爷摆摆手“哎,我们之间不搞那些虚的。说正事,现在整个云岚城都在传你江大少如同丧家之犬被一个姨娘和小小的庶子赶出家门,人人都在嘲讽你的无能,你就没有想说的”

    江柘掀了掀眼皮,淡淡道“有什么好说的。他说任他说,旁人口舌,与我何干。”

    郑三爷“此话不妥。常言道,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贤侄啊,你未经世事,不懂人言可畏啊。”

    江柘顿了顿,道“侄儿愚笨,还请伯父明说。”

    “伯父”二字取悦了郑三爷,他朗笑出声“既然贤侄称我一声伯父,总不能白叫了。你放心,天塌下来,有伯父给你顶着。”

    江柘眸子微闪,“那就多谢伯父了。”

    郑三爷“不客气。”

    郑三爷“正好下个月月中,市长家里要办舞会,到时候你跟我去吧。正好也可以把你介绍给其他人认识。你觉得怎么样”

    江柘“荣幸之至。侄儿定当准时赴约。”

    郑三爷“贤侄就是爽快。”

    江柘礼貌一笑。

    两人又说了些有的没的,直到天色渐晚,江柘才提出告辞。

    分别前,郑三爷突然道“贤侄媳妇今儿可能受惊了,贤侄回去可要好生安抚。”

    江柘垂眸,微微俯(身shen)“多谢伯父照拂了。”

    郑三爷“不用不用。我们谁跟谁啊,好了,快回去吧。”

    江柘“侄儿告退。”

    直到看不到江柘的(身shen)影了,郑三爷(身shen)边的副手才道“三爷,你看这个江大少怎么样”

    郑三爷“不错。”

    副手呐呐“三爷对江大少的评价真高。”

    郑三爷“江柘此人,心思通透,不卑不亢,(身shen)有傲骨却无傲气,实属难得。”

    更何况,几次接触下来,对方是腹有诗书气自华,还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还是分得清的。

    江正华养了个好儿子啊。

    江柘回到家中。一切与他出门前无异。

    唯一变化的,大概是家人的脸色了。

    江柘找了张椅子坐下,季采薇适时给他上茶,他端着抿了一口,润润喉,才道“舒姨娘的人来过了吧。”

    江父江母脸色难看。

    江柘“但是家中一应物事没乱,想来他们也没讨得好。”

    江父脸色稍缓,“是有人阻止了他们,就不知那些人是敌是友了”

    江柘“站在我们这边的自然是友。放心,以后舒姨娘不会再过来为难我们了。”

    江父“柘儿,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江柘“嗯,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帮忙解决了。”

    江柘又道“我有些累了,开饭吧。”

    江父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晚上回到房间,季采薇躺在江柘怀里,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爹,你认识郑三爷。”

    江柘把玩她黑发的动作一顿,然后若无其事道“忙。”

    季采薇“骗人。”

    江柘“我没骗人。”

    季采薇哼了一声,不吭声了。

    江柘“那你找个时间给他们说吧。”

    季采薇“真的”

    江柘“嗯。”

    季采薇“可是爹问起你怎么认识郑三爷的,我怎么说呢。”

    江柘“就说郑三爷对洋文感兴趣,我正好学过,无意碰上,就结识了”

    季采薇点点头“那好吧。”

    两人一时无言,但却不见尴尬,只有淡淡的温馨。

    等了好一会儿,季采薇都快迷糊睡过去了,她听到江柘道“采薇”

    季采薇“嗯”

    江柘“你想学洋文吗”

    季采薇“嗯。”

    黑夜中,江柘的眼睛亮得发光。他几次张了张嘴,最后才用气音,低声念叨一句“  ove   you”。

    季采薇“i  ove  you。”

    女人的声音温婉柔和,如同潺潺溪水,有着抚慰人心的力量。有那么一瞬间,江柘只觉得心都漏掉了一拍。

    季采薇念叨了一会儿,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江柘神色不变,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晚安。”

    季采薇“啊”

    江柘“刚才那段洋文的意思。”

    季采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喔喔。”

    季采薇“太晚了,睡吧。  ove  you”

    江柘哭笑不得,但心中又被一种陌生的(情qing)绪涨得满满的。

    他抱着女人,凑过去亲吻了她的脸颊,低声道“我也是,采薇。”

    一夜好梦。

    次(日ri),天光大亮,季采薇迷迷糊糊的撑着江柘的(胸xiong)膛坐了起来。

    江柘顺势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早上好。”声音沙哑又暧昧。

    季采薇没出息的红了脸,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

    她、她才不承认,她心里也是欢喜的呢。

    江柘握着妻子的手,低声道“今(日ri)无事,我会在家里温书。”

    季采薇不明所以。

    江柘翻(身shen)起来,着衣穿鞋,道“昨夜是谁想学洋文来着。”语落,推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季采薇回想昨晚,脸色渐渐红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