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途春娇〕〔变身萝莉剑仙〕〔斗破苍穹之大陆起〕〔重生八零逆袭记〕〔宠巫纪元〕〔旅法师的学霸系统〕〔神宠进化〕〔契约暖婚:军少,〕〔倾城娇女:将军,〕〔女王心尖宠:恶魔〕〔猎户相公宠妻成瘾〕〔枭爷霸宠:重生系〕〔辰少宠妻无度:老〕〔养狐为妃〕〔阴缘:鬼夫难缠〕〔兵者〕〔宠妃打脸日常〕〔问月纪〕〔快穿苏妲己:男神〕〔崩天战记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22回心转意的知青二
    许清为自己找到的好借口得意洋洋, 她怎么就能这么聪明呢。

    她小口小口喝着碗里的水,偷偷拿眼角余光去觑青年。

    一不小心跟江柘的目光对上, 她又惊又慌, 急忙收回视线,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乱瞄了。

    江柘心里好笑, 转(身shen)去把锄头放好,然后打了盆水, 洗脸。

    许清听着(身shen)后的水声,耳朵渐渐红了。

    许清“江, 江柘你在干什么呀”

    江柘故意逗他, “我在洗漱,这秋老虎厉害得很, 短短半天,就出了不少汗。”

    许清脸色爆红。洗、洗漱

    江柘怎么能这样呢,她还在这里呢, 要是让人看见了, 多不好意思啊。

    许清眼神飘忽,结结巴巴道“江柘,你快、快把衣、衣服穿好,否则旁人见了会误会的。”

    说话间,江柘来到她面前, “旁人误会什么”

    许清“”

    许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柘懵((逼)), “怎么了”

    其他人也忙不迭推开知青院门, 看看发生了什么。

    许清下意识挡在江柘面前,气鼓鼓地吼道“你们干什么,快出去,不许看,不许看。”

    江柘“看什么”

    许清闭着眼,反手推他,“江柘你快进去,别让他们看见你。”

    然而手下却摸到一片布料,嗯,布料

    许清睁开眼,江柘衣服穿的好好的。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她,“你刚刚在吼什么呢”

    “对啊,吓死个人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真是的,以后没事不要大惊小怪,我还有很多活儿没做呢。”

    其他人纷纷散去。

    许清很是不好意思。双手捂脸,低埋着头,抬脚往外跑。

    江柘拉住她,惯(性xing)原因,撞了他个满怀。

    许清oq

    许清羞哒哒的“江柘,你有没有事啊”

    江柘忍笑,揉了揉(胸xiong)口,“撞一下没事,多来几下就有事了。”

    许清嗔他,“你真讨厌。”

    说着话,就急吼吼跑出去了。

    江柘惊愕不已,刚刚他为什么会觉得许清清冷恬淡呢

    果然还是因为许久没见(肉rou),头昏眼花了吗。

    许清离开知青院,回了自己家,一路上蹦蹦跳跳的,高兴的不得了。

    然后回家就看到三张黑脸。

    许志宏“你跑哪儿去了”

    许守义“是不是找江柘了”

    许守仁“这还用问吗妹妹肯定是去找江柘那个小白脸了。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倒贴。”

    许清不乐意了,逮住二哥的手就啃,“不许你这么说江柘。”

    许守仁痛的哇哇大叫,“爸啊,妈啊,哥啊,你们看妹妹就是这么对我这个哥哥的,为了一个男人,她就狠心咬她亲哥的手啊。”

    许清松了口“谁让你说江柘是小白脸的。”

    许守仁“这还八字没一撇呢,你就这么向着他,你要真跟他结婚了,是不是胳膊肘都朝外拐了。”

    许志宏沉了脸,“清清,跟你二哥道歉。”

    许守仁嘚瑟地看着她。

    许清推开他往里屋跑去。

    许守仁他媳妇“爸妈,你们也看到了,清清现在是越来越没把我们两个人放眼里了,如今为了一个外人,就对她二哥动手,以后真要嫁了人,还指不定怎么帮着婆家坑娘家呢。”

    许母坐不住了,冷冷一笑“老二媳妇说的是啊,我们清清是不怎么样,但也总比某些把婆家当金库,拼命往娘家扒拉的人强。”

    老二媳妇“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许母“我说的什么话,人话。既然老二媳妇一天太闲了,明天就下地去吧。守仓库的活儿,老大媳妇和清清足够了。”

    老二媳妇急了“妈”说着又扯扯她男人的衣袖。

    许守仁“妈你至于吗”

    许母“至于。我这还没死呢,你媳妇就敢当着我的面,撺掇你们兄妹的感(情qing)。等哪一天我死了,她是不是还得上天啊。”

    许守仁“妈,别,别介呀。我媳妇她就是有口无心的,没别的意思。”

    许守仁“爸,大哥,你们也说句话呀。”

    许志宏沉吟一会儿,“就按你妈说的办。”

    许守仁“别呀爸,爸,爸。”

    许母“行了,都愣着干什么,活儿太少了,闲得发慌吗。”

    今天的许家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呢。

    江柘对此一无所知,每天按时上工,天黑了回屋。

    晚上躺在木板(床chuang)上,看着头顶沾着黄褐色污渍的屋顶,叹了口气,从(床chuang)上起来,披上自己的薄外(套tao),推开了门。

    “江柘,你去哪儿”

    “不会是又要上山逮野物了吧。”

    江柘“没有。就是屋里闷得慌,我出来透透气。”

    “谁说不是呢,这么个小破屋,冬冷夏(热re),一年都没个舒坦时候。”

    “哎呀,你快别说了,这话让别人听了去,还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其他人见江柘真的只是在院子里纳凉,也不再管他,都是做了一天活儿的人,谁躺在(床chuang)上,不想立刻睡过去。

    有清风吹来,散去了不少(热re)意。江柘舒出一口气,走回屋躺着,一觉到天明。

    他跟着其他知青吃过饭,扛上锄头又要去上工了。

    一路经过牛棚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对老夫妻,男人瘸了一条腿,佝偻的不成样子,但眼神却是格外平静的,他看到江柘看他,还点了点头。

    江柘回以淡淡一笑,心里却充满了些许悲凉。

    明明是教书育人的崇高人士,如今却被这些人弄成这幅样子。当真是明珠蒙尘。

    真希望上面的人可以早点清醒,这个黑暗的时代能够快些过去。

    江柘收回视线,压下心中的想法。又投入到新一轮的劳作中去了。

    没多久,许志宏来了,给群众做秋收动员工作,众人举着拳头高呼农忙口号奋勇拼搏,坚持不懈。

    江柘站在人群中,跟他们院里几个知青在一起,看着别人(情qing)绪高涨,面皮罕见的涨得通红。

    系统((贱jian)jian)兮兮的跑出来找存在感“宿主,你这样不行啊,太放不开了。后面的世界你咋过啊”

    江柘眼皮子都没掀一下。

    系统突然生气。

    许志宏动员结束,看着底下人群(情qing)激奋,满意不已。

    今天秋收,只要大家保证这个劲头,何愁不能收够粮食,相信交了上面的,他们也还能剩不少,大家也能吃个饱饭了。

    太阳渐渐爬上正空,中午的时候,大家终于可以歇息一下。

    江柘之前的工分被扣的差不多了,这些天全靠院里的人接济,所以他主动揽过了做午饭的活儿。

    这个时代,要啥没啥,啥啥都缺,江柘捡了现成的,做了个红苕粥,嗯,大半红苕,小半水和可怜巴巴的粥。

    白菜放水里,加点盐煮煮就完事。

    饭菜上桌,众人味如嚼蜡的吃着食物,脸上没有一点儿波动。

    江柘的脸色扭曲了一瞬,还是拿起筷子,吃了他自己的那份。

    他以前以为他是个清心寡(欲yu)的苦行僧,任何美食在他面前都不屑一顾。

    现在他明白了,他以前不屑一顾,纯粹就是没吃够苦。

    没有什么矫(情qing)是红苕白菜治不好的,如果有,那就顿顿来。

    大家胡吃海塞,早点吃完早点了事,饭后把碗往清水里一淌,就干干净净了。

    吃了饭,洗了碗,往(床chuang)上一躺,等大队部的广播响了,又得去上工了。

    江柘如今急需工分,下午累的很了,也只敢暂时歇一歇,喘口气。过后又是该干嘛干嘛。

    “江柘,你怎么样,不要太拼了,歇一歇吧。”

    “是啊,你这会累坏了,后面做不了工,一样耽误工分的。”

    “对对,姚瑶说的对,江柘你去田埂上坐会儿吧。”

    他们所在的是建设公社的第二生产队,全队一共有九个知青,三女六男,其中有三个到了年纪,都和当地人结婚搬出去了。剩下的一女五男,更加瑟瑟发抖,也更加团结了。

    姚瑶就是剩下知青中,唯一的女孩子,面相甜美,骄矜自傲,村里已经有不少单(身shen)汉向她示(爱ai),不过都被她拒绝了。

    最初他们还以为姚瑶是没这个想法,后来见她的目光一直流连在江柘(身shen)上,这才恍然大悟。

    这也是为什么原世界里,江柘倒霉后,那么多人都来欺辱他,都是嫉妒啊。

    而引发这一切的姚瑶却轻飘飘一句“我跟江柘不熟”,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江柘表示接受无能。

    所以他只是淡淡道“多谢你们的好意,我心里有数。”

    姚瑶“可是你”

    知青里年纪最大的向承拦住了她,“好了,江柘是个成年人了。而且有我们在一旁看着,不用太担心。”

    姚瑶这才罢休“好吧。”

    只是那眼睛就跟粘江柘(身shen)上似的,扣都扣不下来。

    这样的行为无疑又为江柘拉了不少仇恨。

    江柘心累。

    其实他也不明白姚瑶看上他哪儿了,原主双亲(身shen)故,自个儿都堪堪挣扎在生活水平线上,除了脸好,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至于学识现在教授都被人人人喊打,谁还敢在高考之前暴露学识。

    所以啊,综合种种因素,江柘是非常的理解不能。

    夜幕降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第二生产队的人们干了一天的活儿,三三两两的回家吃饭。

    江柘(身shen)体疲惫,精神却还不错,他甚至还有心(情qing),计算距离高考恢复还有多少年。

    如今已是入秋了,精准到月份的话,还有整整两年。

    两年哪

    江柘叹了口气。

    姚瑶凑过来,关切的问“江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同行的知青也把视线移过来,有揶揄的,打趣的,也有嫉妒的。

    向承笑问“姚瑶,你怎么那么关心江柘啊”

    “对啊,我们也做了一天的农活儿,累死了。也不见你这个大美人来关心一下。”

    姚瑶红了脸,(娇jiao)怯蹬脚,咬着唇道“你们太坏了,我不要跟你们走一路,我先回去了。”

    “哎,哎,别走啊,我们开玩笑的。”

    向承“江柘,你也不追”

    江柘反问“我为什么要追”

    向承愣了愣,“可是姚瑶她”

    对啊,这个时候向承才想起,撇开姚瑶偶尔暧昧的目光,其实他们之间清白的很。

    江柘见他想通了,也不再多言。

    一路无话。

    夜晚的时候,江柘躺在(床chuang)上,突然听到院外有布谷鸟叫。

    江柘黑线那丫头怎么胆子就这么大。

    江柘披上外(套tao),还是用的透气的老借口,走了出去。

    他轻手轻脚关了院门,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怪异“匹丝丝”声。

    江柘

    他认命的走过去。

    许清从树后冒出来,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惊不惊喜”

    眼前的现实,与中学时代的记忆重合,江柘真的没法儿对她生气。

    他泄愤的捏捏她的脸蛋,无奈道“别人看到了怎么办”

    许清还有点儿不适应他的亲昵,心跳快的不正常。

    许清“不,不会的。我跑的可快了,爬树也是队上的好手。如果出来的是别人,我转(身shen)就溜了。跑不了,我还可以上树呢,你要不信,我马上给你爬一个。”

    江柘啼笑皆非,赶忙拉住她,低声问“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许清递过来一个树叶缠着的包裹,“上次撞了你,很对不起,这是给你道歉的。”

    江柘“不用,我没生你的气。”

    许清不干了,“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哪那么多话呀。”

    话一落,她的肚子就咕噜噜响起来了。

    江柘“你没吃饭”

    许清死鸭子嘴硬,打哈哈“怎么可能,我吃了饭才出来的。”

    这个时候粮食多精贵,许家父母疼许清或许不会说什么,许家的哥哥嫂嫂呢。

    江柘也不揭穿她,把叶子掰开,一分为二,许清推辞了一下,美滋滋的接过去了。

    许家的生活水平不错,这会儿秋收,最是费劳力的时候,所以饭菜油水很足。

    时隔多(日ri),江柘再次吃到(肉rou),居然产生了一丝幸福的感觉。

    他忙挥散这个错觉。勉强还算矜持克制的吃完了食物。

    许清坐在他旁边,双手托腮,咧嘴笑“江柘,你吃饭的样子真好看。”

    许清“我要是每天看着你,我都能多吃两碗饭。”

    江柘

    他清咳了一声,一脸严肃道“有道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许同志这一饭之恩,可比水精贵多了。我(身shen)无分文,怕是只能以(身shen)相抵。就是不知许同志收不收了。”

    许清脸上的笑僵住了。

    许清“你刚刚说了什么”

    乌云散去,月华大盛。明亮的月光洒在树梢,也洒在了青年的头上。银色的月光像在他(身shen)上镀上了一层银光,美好的不得了。

    而现在这个青年问她“以(身shen)相抵,收不收”

    老天爷啊,她肯定是还没睡醒呢吧。

    江柘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故作失落“看来许同志是没瞧上我了,那算了,改(日ri)”

    “慢着”许清大手一挥,拦住青年的去路,一脸郑重“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江柘

    并不怎么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