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年代小绣娘〕〔生存之异能降临〕〔冥隐光启〕〔存在感什么的我才〕〔怪物聊天群〕〔重生之前方高能〕〔龙魂战尊〕〔文圣无双〕〔变声大佬〕〔最强魔神升级系统〕〔明末好国舅〕〔都市之圣手医仙〕〔重生都市写轮眼〕〔燕堂春好〕〔女总裁的终极兵王〕〔倾世宠妃:锦绣红〕〔美漫法神〕〔从女主播到国民女〕〔DNF之直播阿拉德〕〔阴阳镇鬼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23回心转意的知青三
    许清目光灼灼地盯着青年, 唯恐他摇头。

    江柘看的好笑, 问她“你知道我的(情qing)况吗, 就说对我负责。”

    许清茫然。

    江柘平静的望着她, “我的双亲已经(身shen)亡,而我一个人待在这里, 前途未知, 你跟我在一起,不怕我拖累你吗”

    许清坚定摇头。

    江柘是真不明白了,“许同志, 我除了一张脸,其他什么都没有。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

    许清一愣, 脸渐渐红了,“你怎么说的这么直白呀,这让人家多不好意思啊。”

    江柘不给她回避的机会,双手把住她的肩膀, 四目相对,“告诉我, 好吗”

    许清

    许清别开脸“喜欢就是喜欢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看着你就开心嘛, 想跟你说话, 想跟你一起干活。”

    喜欢就是喜欢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我看着你就开心嘛, 想跟你说话, 想跟你一起学习,一起上下学。

    曾以为不在意的过往,如今回想,却是历历在目。

    江柘轻轻笑了。

    他揉了揉许清的头,道“我知道了,夜深了,快回去吧。”

    许清期期艾艾地“那你是同意了。”

    江柘点头。

    许清“耶唔唔”

    江柘捂住她的嘴,低声道“清清,你是想把旁人都引来吗”

    青年呼出的(热re)气悉数打在她的耳廓,许清耳根子都红透了。

    她想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可是青年捂住了她的嘴,她动不了。无奈之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她竟然伸出舌头((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青年的掌心。

    江柘猛的收回手,“你”

    许清“我要回家了,江柘再见。”

    说完,真的如她所言,一溜烟儿,人就不见了。

    江柘“猴子都没你跑得快。”

    青年摇了摇头,转(身shen)回屋,明亮的月色下,真切暴露了他嘴边的笑意,

    一夜好眠。

    秋收进行得如火如荼,烈(日ri)炎炎,青年舞着镰刀,尽(情qing)挥洒着汗水。

    他黑了,也瘦了,然而跟第二生产队的全员一对比,他依然是最白净的那一个。

    若非队上的人不时关注他,恐怕又要以为他偷懒了。

    秋收渐渐接近尾声,队上的女人们不再下地,鉴于江柘之前的良好表现,他干完今天的活儿,就可以休息一天了。

    一群姑娘们一边纳凉,一边打量着在地里干活的男人们,凑在一块叽叽喳喳的议论。

    “向知青的个子可真高,长得也帅,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我觉得还是林家男人那样的比较好,(身shen)材高大,威武健壮,干起活来麻利又快速。”

    “可是我觉得江知青也不错,不仅长得好,还待人有礼,不疾不徐,就是,怎么说呢,特别有感觉。”

    “你是对江知青有感觉吧。”

    “别胡说,让人听见误会了怎么办”

    “不会的,队上都在传江知青跟姚知青在处对象。”

    一旁的许清气成河豚。

    好你个江柘,昨晚还跟我卿卿我我,互定终(身shen)。原来私下里早就跟别人处对象了。

    许清愤愤的揪着脚旁的野草,那架势恨不得要咬人。

    理所当然的,中午午休的时候,许清又偷溜过去了。

    熟悉的布谷鸟叫声响起。

    江柘

    他起(身shen)走了出去。

    许清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两只眼睛红得像兔子。

    江柘“你哭了”

    许清“没有。”

    江柘“喔。”

    许清气急,跺着脚低声道“江柘”

    江柘伸手,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温声哄她“怎么了谁给你委屈受了”

    许清瞪他一眼,“你。”

    江柘莫名其妙“我怎么了”

    许清眼泪都气出来了,流着泪哭道“你都跟姚知青处对象了,怎么还跟我不清不白的呀。”

    江柘黑线。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江柘“我没有。”

    许清半信半疑“真的”

    江柘“真的,比黄金还真。”

    许清破涕为笑“你少贫。那我问你,为什么队上都在传你跟姚知青处对象,总不可能是空(穴xue)来风吧。”

    江柘逗她“清清还会用成语呢。”

    许清“那当然了,我可是我们队上最聪明的姑娘。”倏地,她反应过来,低喝“江柘。”

    江柘“嗯”

    许清“你不要转移话题。”

    江柘“没有。”

    许清“”

    江柘“我跟姚知青什么关系都没有。队上的人胡乱猜的。”

    许清“可是,可是”

    江柘“可是什么”

    许清“可是姚知青长得好,又有学问,比我这个村姑好多了。”

    江柘

    江柘“清清。”

    许清“啊”

    江柘捏捏她的脸,凑近了笑道“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呀。”说完转(身shen)就走了。

    许清呆滞。

    她想叫住他,又怕招来其他人,瘪着嘴,不甘不愿的走了。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许清“什么嘛又不说清楚,就是欺负我肚子里没多少墨水嘛。”

    许清拿着根木枝,气恼的拍打着路边的野草。

    “坏江柘,长得一本正经的,怎么就那么坏,讨厌,故意吊我胃口,坏死了。”

    许清用力拍打野草,不一会儿就蔫了。

    许清抬头看看天空“好(热re)啊。”

    算了,她还是回家吧。

    途中,经过一处地方,差点熏得她吐出来,“好臭。”

    她四处望了望,看到了斜侧方的牛棚,难怪那么臭。

    许清抬脚,准备快点离开,突然想到打扫牛棚似乎是什么坏分子。

    其实许清是不太信的。

    那对老夫妻人很好的,每次她跟他们打招呼,他们都会点头回应。比村里那些刁钻的老太太慈祥多了。

    这么(热re)的天,也不知道他们受不受得了。

    思及此,许清就走不动道了,片刻后,调转方向,走去了牛棚。

    以往坐在茅草屋门口歇凉的老人不见了,许清有些着急。

    她又不敢大声喊,捂着鼻子闷头找,她敲了敲草屋的门,没人应。

    她推开门,老夫妻二人脸色潮红的趴在地上。

    许清急了“老人家,老人家你没事吧。”

    她摸了摸他们的脸,好烫啊。

    许清不敢迟疑,赶紧回家喊爹。她爹是大队长,权利大多了。

    因为送去及时,老两口保住了(性xing)命。

    两位老人很感激许清,许清有几分羞赧。

    经过这次事后,许志宏也觉得两人太老,天气又大,暂时免了他们收拾牛棚的任务。

    其他人自然不干,不过大队长发话了,队上也怕人真的死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不劳作,那肯定就没饭吃。

    许清撇撇嘴,每天送去几个红苕和一小把米,吃不饱也饿不死。

    许志宏当没看到。许守义也不计较,许守仁他媳妇想借题发挥,又怕惹恼了婆婆,只能憋着一口气,眼不见心不烦。

    因为这每(日ri)的送饭交(情qing),许清跟两位老人熟悉了,知道了两位老人家的姓,也了解到他们过去的冰山一角。

    许清“凌婆婆,你刚刚说,凌爷爷的腿是,是你们的儿子打瘸的。”

    许清难以置信,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呢。

    凌婆婆却是很平静的点点头。

    许清有些心疼“你们当时肯定很伤心吧。”

    一句话,让凌婆婆红了眼眶。

    伤心肯定是伤心的。

    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儿子,竟然是个白眼狼,搁谁(身shen)上不伤心,不心寒。

    凌婆婆擦擦眼角,“都过去了,没什么的。”

    许清很不好受。她想道歉,可觉得这个话题再深入下去,无疑伤害凌婆婆更深,于是闭了嘴。

    气氛渐渐变得安静。

    许清有些不习惯,她绞尽脑汁,抛出了个话题,“对了,凌婆婆,你们以前都是教额,有文化的人,我有个问题不懂,可不可以请教你们。”

    凌婆婆笑了,“你说来听听。”

    许清“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许清“这是什么意思啊”

    凌婆婆的笑容一顿,不答反问“这是谁跟你说的”

    许清绞着手指,别别扭扭道“就一个普通朋友。”

    凌婆婆“是个男同志吧。”

    许清嘴巴张成o形,仿佛在说“你怎么知道。”

    凌婆婆眼底浸出笑意,温柔的问“你喜欢那个男同志吗”

    许清脸红了红,羞哒哒的,小声道“喜、喜欢的呀。”

    凌婆婆看着她,眉目温柔,带着长辈对晚辈特有的慈(爱ai)“恭喜清清,那位男同志也同样喜欢着你。”

    许清“啊”

    凌婆婆“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意思是,人在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样就足够了。”

    许清拧着眉头,似懂非懂。

    凌婆婆“通俗点就是,优秀的人那么多,但我只喜欢你一个。”

    许清这下懂了。

    她咧着嘴角,止不住脸上的笑容“真的吗他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凌婆婆好脾气的点点头。

    许清别提多高兴了,她都坐不住了,起(身shen)就要走,刚抬脚,又不好意思的收回来。

    凌婆婆“去吧,你们小年轻才有话题聊呢。”

    许清“婆婆”

    凌婆婆“去吧。”

    许清走后,凌婆婆的(爱ai)人从屋里走出来,意有所指道“那个江知青倒是不错。”

    凌婆婆笑笑“你怎么知道清清口中的男同志不是江知青呢。”

    许清兴匆匆的跑去知青院,却被告知,江知青出门了。

    许清悻悻回了家。许母看到她,走过来拧了一把她的腰间(肉rou),低声喝骂“你个死丫头,没事儿往外跑干嘛,不累啊。”

    许清笑嘻嘻的撒着(娇jiao)“妈把我养得可好了,我每天精力充沛,当然不累了。不然为啥那么多人说,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我最(爱ai)妈了。”

    许母任由她挂在自己(身shen)上,用手戳戳她的额头,“你呀你,一天就嘴巴甜了。”

    许清嘻嘻笑。

    许守仁他媳妇见了,偷偷撇嘴。

    笑吧笑吧,等你以后嫁了人,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距离上次找江柘未果,已经过去三天,事实上,两人真正分开已有一个月了。

    之前她没懂那句话的意思,不太好意思去找江柘。后来好不容易弄懂了,江柘又出门了。

    她就想跟喜欢的人见个面,说说话怎么就那么难呢。

    知青院。

    江柘正在整理包裹,系统在他脑子里碎碎念“你现在总算懂得如何讨女孩子欢心了,本系统功不可没啊。”

    江柘

    他把包裹拿好,出门。

    系统跳脚“江柘,你这个王八蛋,用得着我朝前,用不着我朝后。不是本系统,你有钱买东西吗”

    江柘停下“我有必要申明一点儿,手表,金条都是我的东西,只不过寄放在你哪里。”

    系统一哽“寄放不用给钱吗”

    江柘“所以我只拿了三分之一。”

    系统

    江柘拿着包裹招摇过市,进了许家的门。

    许清惊喜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她结结巴巴的问“江、江柘,你怎么来了”

    江柘“之前大队长还我清白,我还没好好谢过他呢。”

    说着把包裹递给了许母,然后道“礼物送到,我先回去了。”

    许母“哎,哎”

    江柘走的太快,许清想追,被她妈拉住了。

    许母当着众人的面打开包裹,里面是散装糖果,点心,还有一包烟和一盒子(肉rou)酱。

    许守仁他媳妇“我的个乖乖,看不出来江柘出手这么大方啊。”

    许守义媳妇“江柘说这礼物是给爹的,可是除了烟和(肉rou)酱,爹又不(爱ai)吃糖和点心的。”

    许清举手“那当然是给我的了。”

    许母哭笑不得“你这孩子,真是不矜持。”

    说是那么说,许母还是把大半糖和点心给了许清拿着,其他的,一家人分了。

    许守仁媳妇虽然心有不平,不过转念一想,本就是白得的,有的吃总比没有的好。

    不过江柘送礼这事也彻底传开了,再有许守仁媳妇的添油加醋。顿时,大队上都在传江知青和许清在处对象了。

    知青院里,向承拦住江柘,当着大家的面,问“江柘。”

    江柘“嗯”

    向承“你是不是在跟许同志搞对象啊”

    江柘点头。

    向承等人惊掉了下巴。出来打水的姚瑶丢了水盆,泪眼婆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