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美女总裁的超品高〕〔千亿婚宠:帝国总〕〔纹阴师〕〔英雄前线〕〔无敌神龙养成系统〕〔阳光正好,我不爱〕〔鬼帝滚下榻:毒医〕〔炮灰逆袭日常〕〔星云叹〕〔茶楼典狱司〕〔萌妻来袭:军帅,〕〔快穿之女主狂霸酷〕〔有妖气客栈〕〔诸天万界快递员〕〔闻青城虞曦〕〔以虫制霸〕〔极品女婿〕〔我的青春时代〕〔女总裁的超级佣兵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26回心转意的知青六
    许志宏回家跟妻子商量 “这会儿刚过完年, 闲着也是闲着。我让守义兄弟俩出力, 我再出点钱, 重新修一栋小屋子。得离小学近点儿的。”

    许母没有不赞成的, “只是,媳妇儿们那边怕是不太好说。”

    许志宏沉了脸, “我记得之前我们给清清攒了嫁妆。”

    许母“嗯, 怎么了”

    许父“要不他们结婚时,就不整那三大件了,把东西折算成钱, 也是一样的。”

    许母不太愿意。

    许父“一碗水得端平啊,否则这个家里闹起来, 以后对清清也不好。”

    许母最后还是不甘不愿的应了,“那行吧。”

    果然如许父所料,家里媳妇听说要出钱出力给许清建房子,差点没闹翻了天, 最后还是许志宏把人镇压下来,说出了他的打算。

    一家人这才顺气了点儿。

    许志宏“江柘现在孤(身shen)一人, 也不容易。清清又真心喜欢他,我这个当爸的, 在他们困难的时候, 我不帮一把,谁帮”

    许守义兄弟俩脸色有点儿红。

    “爸”

    许志宏摆摆手“行了, 事(情qing)就这么定下了。这房子不用多大, 够两个人住就行了。以后这许家的, 还不是你们兄弟俩的。”

    两个媳妇也没话说了。

    结婚那天,江柘穿着剪裁得体的新衣服,(胸xiong)口别了朵大红花。在知青们的道喜声里出了门,他要去女方家迎亲了。

    江柘父母双亡,婚礼自然是许家准备,其他人脸上笑嘻嘻,心里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也还是头次听说,嫁女,还得陪嫁一栋房子的,虽然不怎么大,但也是个家啊。

    老许亏了亏了。

    不管旁人怎么想,在许母的不舍中,许清怀着期待又欣喜的心(情qing),嫁给了她喜欢的青年。

    “你们听说了吗,高考恢复了。”

    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时间飞往了大江南北。

    同一时刻,所有得到消息的知青都疯狂了。

    高考恢复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可以回城了

    这怎么能不让人激动欢喜。

    比起贫瘠的乡村,繁重的劳务,显然,城里体面轻松的生活才是他们所向往的。

    更何况城里还有他们的亲人。

    而村里有什么,只有他们不堪的过往,和粗俗无知的另一半。

    一时间跑路的,抛妻弃子,抛夫弃子的男女知青简直不要太多。

    许家每天也是愁云惨淡。

    喔,许守仁夫妻俩除外。这两口子看江柘不顺眼好久了。

    许守仁是希望江柘跑,然后他抓到他,一定要打得痛哭流涕。他媳妇则纯粹是见不得小姑子好

    当初她觉得许家出人又出钱,小姑子倒贴的没边儿了。

    队上老人都不看好这小两口,可结果呢。

    江柘简直不要太贴心。

    白天教书,晚上回家。看着冷面冷心,实则外冷内(热re),听她婆婆说,江柘在家还做饭。

    她起初是不信的,撑面子的话谁不会说。

    但是,直到江柘在许家露了一手之后,她就没有疑问了。

    那手艺,不是经常进厨房的人,根本练不出来。

    这也就算了。大不了就当一个上门女婿呗。

    可是看着许清管家,每次回娘家都炫耀她男人又给她买了什么,有多好多好,又带她去哪里玩,她就无法不嫉妒。

    都是男人,咋就差距这么大呢。

    还不是因为江柘势弱,当然得对媳妇儿好了。她(阴yin)暗的想道。

    现在恢复高考了,江柘肯定看不上许清了。

    许清很快也要被抛弃了,连带着她那个村姑生的儿子一起被丢下。

    她听着公公婆婆为了这件事愁得睡不着觉,心里就窃喜不已。

    都是女人,凭什么许清就过得比她好了。

    至于许清被抛弃后,住哪儿,不是小学边还有房子吗,那还是她的嫁妆呢。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以后可莫要再回来了。

    恢复高考这件事,许家父母愁,许清也愁。

    可真让她开口留下江柘,不要去高考,她又做不到。

    跟江柘结婚后,相处的(日ri)(日ri)夜夜,她才知道她的男人有多厉害有多好。

    那样的男人该有更广阔的天空,而不是跟她一样,待在一个落后的村庄。

    许清想了很多很多,分析利弊,她觉得她应该果断地放手。

    可是回家后,看到摇篮里睡的香甜的儿子,她所有的坚强都碎成了渣渣。

    当初结婚没多久,她就怀孕了。那段时间,她孕吐的厉害,江柘每天空下来就变着法儿的给她弄好吃的,逗她开心

    曾经的(日ri)子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

    摇篮里的儿子似乎感受到母亲难过的(情qing)绪,毫无征兆的大哭起来。

    江柘在外面回家,隔着老远都听到了声音。

    他心里着急,忙不迭的往家里跑。

    江柘“清清,清清”

    许清抱着儿子,一大一小哭成了泪人。

    江柘实力懵((逼))。

    他放下手里的东西,不明就里“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摸摸妻子的额头,又碰碰儿子,没发烧啊

    对上江柘关心担忧的视线,许清所有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她抱着儿子,哭的撕心裂肺,“江柘,你不要抛弃我们好不好,江柘”

    许清“我知道我不够温柔体贴,也不够善解人意。但是我以后肯定乖,你教我的东西,我也认真在学,我会很努力的。所以江柘,你,你不要丢下我们,好不好”

    说到最后,许清的声音越来越小。她抱着儿子,绝望的低下了头,似乎都预见了悲惨的未来。

    江柘心里又酸又涩,他忍不住揉揉妻子的黑发,“想什么呢,你们都是我最(爱ai)的人,我怎么可能会抛弃你们呢。”

    许清猛的抬头,难掩希冀。江柘心头发软,虚虚的环住她,“不要担心,我不会丢下你们的,不要怕。”

    江柘“你看你都把豆豆吓着了。”

    许清低头一看,儿子已经没有哭了,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的爸爸妈妈,不知道两人在玩什么游戏。

    许清

    江柘擦干她的眼泪,“好了,这会儿你带豆豆去(床chuang)上歇会儿,我去做饭。”

    许清不依,“你每天都那么累了,你歇息,我去做饭。”

    江柘看那强硬之下隐藏的不安,心里叹了口气,也罢,做点事(情qing)分散一下注意力也好。

    他点点头,许清高兴的把儿子递给他,转(身shen)进了厨房。

    (日ri)子一天天过去,江柘还是一如既往。这无疑让许家父母松了口气。

    许清却一反常态,一天比一天焦虑。

    这天她在路上,又拦住了许志宏,低声问“爸,江柘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吗”

    许志宏安慰女儿,“别急,左右就这一两天了。”

    许清理解的点点头,可心里还是急。

    今年是高考恢复第一年,很多规则都还在摸索中,成绩也不对外公布,最后的结果以录取通知书为准。

    因此,这里面暗箱((操cao)cao)作的可能(性xing)就很大。

    江柘那么好那么优秀,如果毁在这些(阴yin)私手段里,她得怄死。

    在许清忐忑不安中,三天的时间,转眼过去,她又跑去找许志宏了。

    江柘都彻底无语了,难怪老丈人现在看他越来越不顺眼呢。

    不过妻子跟他一条心,事事为他考虑,江柘心里不感动不欢喜都是骗人的。

    所以偶尔对上老丈人不善的视线,他都是一笑置之。

    只是,这一次,清清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他放下书,转手抱起儿子,反手带上门,抱着儿子去了许家。

    还未走近,他就听到许家一片欢笑。

    发生什么好事了

    他敲响许家的大门,许(爱ai)国来给他开的门,看到他就冒星星眼,“姑父,你好厉害啊,你被那啥华大学录取了,以后就可以去最繁华的京都上学了。”

    江柘一怔,随后笑了。

    毕竟这个结果早在他预料之中。他对自己有信心。再则,有系统在,就算有人想动他的成绩,也得看技术过不过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