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年代小绣娘〕〔生存之异能降临〕〔冥隐光启〕〔存在感什么的我才〕〔怪物聊天群〕〔重生之前方高能〕〔龙魂战尊〕〔文圣无双〕〔变声大佬〕〔最强魔神升级系统〕〔明末好国舅〕〔都市之圣手医仙〕〔重生都市写轮眼〕〔燕堂春好〕〔女总裁的终极兵王〕〔倾世宠妃:锦绣红〕〔美漫法神〕〔从女主播到国民女〕〔DNF之直播阿拉德〕〔阴阳镇鬼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33霸总的小娇妻五
    此为防盗章  季明“那姐夫, 姐姐, 我先走了。”

    江柘“嗯。”

    送走季明, 江柘带着季采薇慢慢走回了院子。

    翠喜在两人(身shen)后急得不行,大少爷都示好得如此明显了, 为什么少夫人还要端着啊。

    这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看上去哪里像夫妻嘛。

    好几次她都想开口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但每次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说白了,她也只是江家的一个下人, 也是少夫人善良温和,平时不跟她计较。如果她贸贸然开口, 惹了大少爷不高兴, 少夫人都救不了她。

    不长的一段距离,翠喜走的很心累,终于把两位主子送回院子,她借口打水先溜了。

    季采薇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斟酌了一下用词, 小心翼翼问“你今天怎么想起买礼物了。”

    江柘解盘扣的手顿了顿,随后若无其事道“正好有空。”

    季采薇“如此么。”

    她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失落,很快又掩饰起来, 温婉的声音徐徐响起“明弟的事, 多谢。”

    江柘“嗯。”

    两个人又是一阵无言的静默。

    翠喜好死不死, 赶在这个时候端水进来qaq

    翠喜“大少爷洗漱了。”

    江柘不置可否。

    季采薇静静看着男人洗漱, 上(床chuang),睡觉,期间,再没对她说过多余的一句话。

    她低下了头,自嘲一笑。

    季采薇“我去偏厅歇着了。”

    江柘没有挽留。

    翠喜憋闷的退下,系统则是气的爆炸。

    系统“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你对那么一个温柔的女子忽冷忽(热re)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江柘躺在(床chuang)上,闭眼,“不会。还有,从生理特征来说,我的确是个男人。”

    系统

    系统“你这么能,你刚刚咋哑巴了。”

    江柘“没必要。”

    系统在爆炸的边缘徘徊。

    系统“噢,我的主神,我实在受不了,我不想跟你这种冷心冷肺的宿主绑定了。”

    江柘心跳漏了一拍,故作镇定“解除绑定后,还能救林璇吗”

    系统呵呵一笑,猛的爆发,对着江柘破口大骂“救救个(屁pi)人活生生站在你面前,你都不知道珍惜。脑子里整天只惦记着一副躯壳,你回去就抱着她的尸体过(日ri)子吧,你个恋尸癖,死变态。”

    江柘

    不过得到了想要的信息,被骂几句也无所谓。

    江柘愉快地进入了梦乡。

    系统还在那儿自顾自的生闷气,一个劲儿叫着“渣男”“负心汉”“深井冰”,直到后半夜,它骂够了,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它之前好像、貌似透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系统笑容逐渐变得惊悚jg

    啊啊啊啊啊啊江柘你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居然狠心从那么可(爱ai)的它嘴里(套tao)话。

    如果被主神知道了,它一定会被丢去回炉重造的。

    系统╥╰╥

    系统可耻的遁了,它决定除非宿主快死了,否则它再也不主动出现了。

    它到底是哪儿想不开,放弃可(爱ai)的异次元,来跟这么个人渣谈心。

    次(日ri),天蒙蒙亮,江柘就起了,他叫来翠喜,递给她一个钱袋子和一张纸条。

    江柘“等少夫人醒来,把这些交给她。”

    翠喜感受着钱袋子里的重量,吃惊不已,“大少爷,这、这太贵重了,还是你亲自拿给少夫人吧。”

    江柘的神(情qing)有一瞬间的僵硬,而后恢复如常,“我赶时间,先走了。”

    翠喜“哎,大少爷,大少爷,大”

    翠喜伸长了脖子,确定看不到人了,才颓丧的低下头“大少爷也真是的。明明都替少夫人安排好一切了,为什么就是不说,面上还要冷着少夫人啊。”

    她一个下人看的都着急。

    翠喜“还好我机灵,到时候我在少夫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也行啊。”

    然而翠喜很快就被打脸了,少夫人接过了钱袋,居然只是淡定的“嗯”了一声。

    那么多钱哪

    翠喜不是很懂两位主子的想法。

    翠喜蔫蔫地,无精打采的把江柘给的纸条递了过去。

    金钱都不能让少夫人展颜,这么个纸条又有什么用处呢。

    季采薇疑惑的接过来,打开一看比起洋装,我更想看见你穿旗袍的样子。

    江柘留。

    季采薇心脏快速跳动了一下,她不敢相信的把纸条来回看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眼花,字迹也真的是江柘的。

    她仍然半信半疑“这纸条是大少爷给的”

    翠喜“对啊,大少爷亲手给我的,说少夫人醒了转交给她。”

    季采薇“你不知道写的什么”

    翠喜“大少爷交代了,不让我看。而且我也不识字,就是不小心看见了,也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呀,嘿嘿。”

    翠喜挠着下巴,怪不好意思的。

    季采薇“抱歉,我”

    翠喜“少夫人说什么呢,翠喜就是一下人,下人不识字多正常啊。”

    季采薇没有错过翠喜眼里的落寞,想了想,说“如果你不嫌弃我这个先生才疏学浅,每(日ri)空闲时分,我教你认字吧。”

    翠喜“真的吗”

    翠喜激动的手舞足蹈,“天哪,少夫人你真是太好了。”

    张妈期期艾艾道“大少爷下次什么时候过来”

    江柘想了想“十号我不忙,中午会回来陪母亲用饭的。”

    张妈高兴了,“好好,十号我让底下人备着饭。”

    江柘不置可否。

    然后带着傻掉的姐弟二人回了他居住的院子,关上房门,才道“之前有些话是为了让母亲高兴,明弟别在意。”

    季明“没,姐夫别这么说。”

    江柘“我给你把学业转过来,只是希望你能学自己想学的。以后你想来帮我,我欢迎。你有其他的志向,我同样尊重你。”

    季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张脸激动的红彤彤的,语无伦次的道谢“姐夫,谢谢你。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的恩(情qing)。”

    江柘“好了。如果你真想报答我,就好好念书吧。你学好了,采薇也会开心的。”

    骤然被点名,季采薇还有几分愕然,迎着弟弟不解疑惑的目光,她笑着点头“是啊,你学好了,也才对得起你姐夫的悉心栽培。”

    季明重重点头“嗯。”

    江柘看两人气氛正好,本来想说他还有公事没忙完,先行离开,让采薇带着季明到处转转。

    然而视线在女人(身shen)上的衣裳,鞋子扫过,可疑的顿了顿,话一出口就变成了“择(日ri)不如撞(日ri),既然今(日ri)明弟来了,这样吧,我带你们姐弟俩出去转转。”

    季采薇“你们去吧,我就”

    江柘截过了她的话头,“你平(日ri)里待在家里也不好,偶尔也要适当的出去走走。”

    又吩咐水根“你去布庄跟父亲说一声,明(日ri)我会把所有的事(情qing)处理好,让他不用烦恼。”

    水根“好的,大少爷。”

    江柘转(身shen)揽过季采薇,对季明道“走吧。”

    季明“喔喔,好的。”

    三个人上了汽车,江柘特意提点,“不用开的太快,我想看看风景。”

    季采薇抬头看他,心里已经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了。

    惊喜太多,让她都不知道做何反应。

    季明到底还是少年心(性xing),他虽然觉得姐姐有些怪怪的,可是目光一接触到车窗外繁华的都市风光,全部心神都被吸引了去。

    汽车经过一家成衣铺子时,江柘突然叫停。

    季采薇“怎么了”

    江柘言简意赅“下车。”

    除了司机,季明也下来了,江柘带着他们进了店里。

    立刻有人上前询问“请问客人需要买什么”

    江柘拉过季采薇“我想给我的夫人买几(套tao)时髦的洋装。”

    季采薇“江柘我”

    江柘不理她,继续道“颜色不要太艳,清淡素雅些的,比较衬她。”

    “好的,先生。”

    很快有人拿出了三(套tao)漂亮的小洋装,江柘看了看,觉得(挺ting)不错的,扭头对季采薇说“试试”

    季采薇“不用。”

    江柘付钱“那就都买了。”

    季家姐弟

    她姐姐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然而等江柘付完钱之后,季采薇看着多出来的几个袋子,眼角抽了抽“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