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狂徒〕〔废柴逆袭之凤啸九〕〔九域仙歌行〕〔超级贴身强兵〕〔二婚蜜恋:傲娇男〕〔傲娇总裁小女仆〕〔战王御宠:锦绣骄〕〔软萌甜心:恶魔哥〕〔楚先生的甜宠娇妻〕〔系统之屠仙灭神〕〔异世界厨仙〕〔木叶之旗木家的快〕〔我在古代有工厂〕〔红色莫斯科〕〔异鬼之下〕〔宠后多娇:昏君养〕〔陛下免礼〕〔路过漫威的骑士〕〔率性道医〕〔邪魅鬼医:纨绔大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35霸总的小娇妻七
    江柘设想过许多次, 他会在什么样的(情qing)况去秦家登门拜访, 但没有一次,是因为犯了错。

    江柘这大概,也许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了吧。

    江柘偷偷跑到阳台, 给秘书打电话, 然后迅速收拾厨房, 换衣服。

    秦晴被他这麻利劲儿也弄的有点儿紧张,连忙跑到卫生间,再次看了看整体仪态,除了衣服有点皱,其他都没问题。

    希望回家的时候, 老妈的眼睛不要那么尖呀。

    秦晴双手合十, 口中念念有词, 那态度别提多虔诚了。

    江柘换上得体的西装,一出来就看到她的未婚妻这幅呆样儿。

    真可(爱ai)。

    二十分钟后,秘书把总裁吩咐买的东西提了过来,江柘转手把一个纸袋递给了秦晴。

    秦晴“这是”

    她看了看, 里面是一(套tao)裙子。

    江柘摸摸她的头, “虽然晴晴天生丽质,但美人也得华裳配呀。”

    秦晴oq

    秘书瞪圆了眼睛。

    妈呀,江总这是行走的(情qing)话全书啊。

    这撩人的技术炉火纯青呀。

    佩服

    两人等了没多久,秦晴换了新裙子出来了。

    那是一(套tao)纯白色的连衣裙, 上(身shen)修(身shen), 展现女子曼妙的(身shen)姿, 下(身shen)则是前短渐渐向后延长,别致优雅,将那双细白的双腿衬的更加修长。

    江柘走过去,伸手将她飘在脸侧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低声道“很漂亮。”

    秦晴低着头,紧抿着嘴,才不让自己笑开了花。

    江柘退后两步,打量她,摸着下巴道“不过鞋子也得换一换。”

    他打了个响指,秘书立刻递上一个鞋盒,江柘接过之后,顺势给秦晴换上。

    那是一双(裸luo)色高跟凉鞋,它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一下子把清纯的女孩儿,变成了妩媚的女人。

    秦晴已经被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搞懵了,最后她是怎么跟着江柘回到家的都不知道。

    秦家。

    秦父秦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门口的方向,严阵以待。

    江柘下车的前一秒,接到江母的电话。

    “我听你秦姨说,你跟晴晴求婚了”

    江柘“对,这会儿我正去秦家拜访。”

    江母

    儿子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江母着实有些反应不过来。

    江母“儿子啊,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我跟你说,晴晴是个好孩子,你不要欺负人家。”

    江柘顿了顿,在晴晴偷瞄的视线里,一脸郑重地回道“妈,我对晴晴是认真的。”

    秦晴立刻低下头,不敢再乱看,只是藏在黑发里的耳朵尖却红的透透的。

    江柘结束了跟江母的对话,拿上礼品,跟着秦晴进了秦家的大门。

    原主以前来过秦家不少次,江柘还有印象。

    他把礼品递过去,恭敬道“秦叔,秦姨,这是晚辈的一点儿心意,希望你们收下。”

    秦父笑呵呵的接过了江柘的东西,“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买东西干什么”

    江柘浅笑不语。

    秦晴默默地,挨着他坐着,小脸上都泛着红。

    秦母

    秦母“晴晴啊,江柘来了,你怎么也不倒杯水啊”

    秦晴“啊”

    秦母“你这孩子真是没礼貌。”说着就过来把人提溜走了。

    客厅里,秦父和江柘两人大眼对小眼,一时间,还有点儿小尴尬。

    另一边,秦母拉着秦晴进了厨房,战况可就激烈多了。

    秦母没好气地戳着女儿的额头,呵斥“你这丫头怎么回事,江柘一跟你求婚,你就迫不及待跟人滚(床chuang)单了。”

    秦晴闹了个大红脸,“妈你说什么呢,小点声啊,被江柘听到了怎么办。”

    秦母气不打一出来,“听到又怎么样,他把便宜都占了,还不让我说两句,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妈”秦晴急忙捂住她妈的嘴,低声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没跟江柘上,咳,那啥。”

    秦母眨眨眼,虽然嘴被女儿捂住,但眼神里都透露着浓浓的不信。

    秦晴

    秦晴无奈“是真的。”

    “昨天我跟可可闹掰了,心(情qing)不好,就去找江柘,他带我去夜市玩儿,我们”

    秦母  “唔唔唔”

    秦晴连忙放开她妈。

    秦母能说话了,立刻道“他堂堂一个总裁,竟然带你去夜市。这瞧不起谁呢,不行,我得去问个清楚。”

    秦晴慌了,“妈,妈,你别急,你听我说,是我要求去夜市的。江柘全程陪我。他一个大总裁,陪我去吃路边摊,麻辣烫,还陪我玩圈东西的小游戏。之前他还陪我去游乐园,陪我玩抓娃娃。妈,江柘的行为就像每个恋(爱ai)期的小伙子会做的那样,我感觉的出来,他是真心的。否则依着他的脾气,他早就不耐烦了,哪能依着我啊。”

    秦母狐疑“真的,你没骗我”

    “你是我妈,我骗你做什么。”秦晴哭笑不得,“昨晚我跟江柘真的什么都没做。”

    “你想啊,我们去外面玩了那么久,回去之后,他就向我求婚,我太高兴了嘛,特别激动,(情qing)绪大起大落的,放松下来之后,自然就睡着了嘛。”

    秦晴谈及此,有几分遗憾,看的秦母眼角直抽抽。

    秦晴自个儿缓缓,又满血复活“这件裙子是江柘给我买的,好看吧。还有鞋子也是。”

    她当着秦母的面,转了个圈圈儿,裙子后摆比较长,飘起来的确(挺ting)好看的。秦母也说不出什么难听话了。

    她轻轻捏了捏女儿的脸蛋,“算了,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有什么办法。”

    “妈”秦晴不乐意了,这什么比喻嘛。

    秦母寸步不让,“妈知道你从小就喜欢江柘,但也正因为这样,妈更加不放心让你做决定。你们在一起,我不反对。但他想娶你,不拿出点诚意,我们这边是绝对不会放人的。”

    秦晴“哎,妈,妈”

    秦母让佣人把小姐带回房里,她气势汹汹地奔赴战场了。

    晚上。

    秦家双亲笑眯眯地送江柘离开,“柘儿,你们的婚事就在近期挑个好(日ri)子定下吧。”

    江柘“如果秦姨不嫌弃我太冒进的话,就十月一(日ri)吧。”

    秦母喜笑颜开,“好好好,没问题。”

    江柘微微颔首,“那秦叔,秦姨,晚辈先告辞了。”

    秦母挥手“路上开车慢点啊。”

    江柘“嗯。”

    等到江柘走了,秦晴都还没从茫然中清醒过来。

    她只觉得一个下午过去,世界都玄幻了,一点儿都不真实,脚像踩在云朵上,虚得慌。

    她走到秦母面前,问“妈,你同意了”

    秦母“对啊,我同意了。”

    秦晴

    “为什么,明明你上午还”

    秦父在一旁笑盈盈的,“傻孩子,当然是江柘拿出了诚意,打动了你妈,你妈才会同意呀。”

    秦父“好了,你也累了,回去睡吧。”

    秦父揽过(爱ai)妻,“走,老婆。我们也去睡觉了,之后的(日ri)子可有的忙了。”

    秦晴

    她急忙拿出手机,想给江柘打电话,转念一想,他这会儿还在开车,接电话不安全。

    她压下心中的焦急,终于在半个小时后,才把电话拨了过去。

    那边几乎秒接,“晴晴”

    男人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xing),哪怕隔着手机,也听的秦晴心里欢喜。

    她拍拍脸,拉回心绪,斟酌问道“你今天答应我妈什么了,她态度变化好大。”

    手机那头,江柘轻轻笑了一声,云淡风轻道“没什么。我只是告诉她,我愿意以半副(身shen)家为聘,希望两老把你嫁给我而已。”

    半副(身shen)家为聘为聘聘

    秦晴我的妈呀

    江柘设想过许多次, 他会在什么样的(情qing)况去秦家登门拜访, 但没有一次,是因为犯了错。

    江柘这大概,也许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了吧。

    江柘偷偷跑到阳台, 给秘书打电话, 然后迅速收拾厨房, 换衣服。

    秦晴被他这麻利劲儿也弄的有点儿紧张,连忙跑到卫生间,再次看了看整体仪态,除了衣服有点皱,其他都没问题。

    希望回家的时候, 老妈的眼睛不要那么尖呀。

    秦晴双手合十, 口中念念有词, 那态度别提多虔诚了。

    江柘换上得体的西装,一出来就看到她的未婚妻这幅呆样儿。

    真可(爱ai)。

    二十分钟后,秘书把总裁吩咐买的东西提了过来,江柘转手把一个纸袋递给了秦晴。

    秦晴“这是”

    她看了看, 里面是一(套tao)裙子。

    江柘摸摸她的头, “虽然晴晴天生丽质,但美人也得华裳配呀。”

    秦晴oq

    秘书瞪圆了眼睛。

    妈呀,江总这是行走的(情qing)话全书啊。

    这撩人的技术炉火纯青呀。

    佩服

    两人等了没多久,秦晴换了新裙子出来了。

    那是一(套tao)纯白色的连衣裙, 上(身shen)修(身shen), 展现女子曼妙的(身shen)姿, 下(身shen)则是前短渐渐向后延长,别致优雅,将那双细白的双腿衬的更加修长。

    江柘走过去,伸手将她飘在脸侧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低声道“很漂亮。”

    秦晴低着头,紧抿着嘴,才不让自己笑开了花。

    江柘退后两步,打量她,摸着下巴道“不过鞋子也得换一换。”

    他打了个响指,秘书立刻递上一个鞋盒,江柘接过之后,顺势给秦晴换上。

    那是一双(裸luo)色高跟凉鞋,它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一下子把清纯的女孩儿,变成了妩媚的女人。

    秦晴已经被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搞懵了,最后她是怎么跟着江柘回到家的都不知道。

    秦家。

    秦父秦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门口的方向,严阵以待。

    江柘下车的前一秒,接到江母的电话。

    “我听你秦姨说,你跟晴晴求婚了”

    江柘“对,这会儿我正去秦家拜访。”

    江母

    儿子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江母着实有些反应不过来。

    江母“儿子啊,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我跟你说,晴晴是个好孩子,你不要欺负人家。”

    江柘顿了顿,在晴晴偷瞄的视线里,一脸郑重地回道“妈,我对晴晴是认真的。”

    秦晴立刻低下头,不敢再乱看,只是藏在黑发里的耳朵尖却红的透透的。

    江柘结束了跟江母的对话,拿上礼品,跟着秦晴进了秦家的大门。

    原主以前来过秦家不少次,江柘还有印象。

    他把礼品递过去,恭敬道“秦叔,秦姨,这是晚辈的一点儿心意,希望你们收下。”

    秦父笑呵呵的接过了江柘的东西,“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买东西干什么”

    江柘浅笑不语。

    秦晴默默地,挨着他坐着,小脸上都泛着红。

    秦母

    秦母“晴晴啊,江柘来了,你怎么也不倒杯水啊”

    秦晴“啊”

    秦母“你这孩子真是没礼貌。”说着就过来把人提溜走了。

    客厅里,秦父和江柘两人大眼对小眼,一时间,还有点儿小尴尬。

    另一边,秦母拉着秦晴进了厨房,战况可就激烈多了。

    秦母没好气地戳着女儿的额头,呵斥“你这丫头怎么回事,江柘一跟你求婚,你就迫不及待跟人滚(床chuang)单了。”

    秦晴闹了个大红脸,“妈你说什么呢,小点声啊,被江柘听到了怎么办。”

    秦母气不打一出来,“听到又怎么样,他把便宜都占了,还不让我说两句,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妈”秦晴急忙捂住她妈的嘴,低声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没跟江柘上,咳,那啥。”

    秦母眨眨眼,虽然嘴被女儿捂住,但眼神里都透露着浓浓的不信。

    秦晴

    秦晴无奈“是真的。”

    “昨天我跟可可闹掰了,心(情qing)不好,就去找江柘,他带我去夜市玩儿,我们”

    秦母  “唔唔唔”

    秦晴连忙放开她妈。

    秦母能说话了,立刻道“他堂堂一个总裁,竟然带你去夜市。这瞧不起谁呢,不行,我得去问个清楚。”

    秦晴慌了,“妈,妈,你别急,你听我说,是我要求去夜市的。江柘全程陪我。他一个大总裁,陪我去吃路边摊,麻辣烫,还陪我玩圈东西的小游戏。之前他还陪我去游乐园,陪我玩抓娃娃。妈,江柘的行为就像每个恋(爱ai)期的小伙子会做的那样,我感觉的出来,他是真心的。否则依着他的脾气,他早就不耐烦了,哪能依着我啊。”

    秦母狐疑“真的,你没骗我”

    “你是我妈,我骗你做什么。”秦晴哭笑不得,“昨晚我跟江柘真的什么都没做。”

    “你想啊,我们去外面玩了那么久,回去之后,他就向我求婚,我太高兴了嘛,特别激动,(情qing)绪大起大落的,放松下来之后,自然就睡着了嘛。”

    秦晴谈及此,有几分遗憾,看的秦母眼角直抽抽。

    秦晴自个儿缓缓,又满血复活“这件裙子是江柘给我买的,好看吧。还有鞋子也是。”

    她当着秦母的面,转了个圈圈儿,裙子后摆比较长,飘起来的确(挺ting)好看的。秦母也说不出什么难听话了。

    她轻轻捏了捏女儿的脸蛋,“算了,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有什么办法。”

    “妈”秦晴不乐意了,这什么比喻嘛。

    秦母寸步不让,“妈知道你从小就喜欢江柘,但也正因为这样,妈更加不放心让你做决定。你们在一起,我不反对。但他想娶你,不拿出点诚意,我们这边是绝对不会放人的。”

    秦晴“哎,妈,妈”

    秦母让佣人把小姐带回房里,她气势汹汹地奔赴战场了。

    晚上。

    秦家双亲笑眯眯地送江柘离开,“柘儿,你们的婚事就在近期挑个好(日ri)子定下吧。”

    江柘“如果秦姨不嫌弃我太冒进的话,就十月一(日ri)吧。”

    秦母喜笑颜开,“好好好,没问题。”

    江柘微微颔首,“那秦叔,秦姨,晚辈先告辞了。”

    秦母挥手“路上开车慢点啊。”

    江柘“嗯。”

    等到江柘走了,秦晴都还没从茫然中清醒过来。

    她只觉得一个下午过去,世界都玄幻了,一点儿都不真实,脚像踩在云朵上,虚得慌。

    她走到秦母面前,问“妈,你同意了”

    秦母“对啊,我同意了。”

    秦晴

    “为什么,明明你上午还”

    秦父在一旁笑盈盈的,“傻孩子,当然是江柘拿出了诚意,打动了你妈,你妈才会同意呀。”

    秦父“好了,你也累了,回去睡吧。”

    秦父揽过(爱ai)妻,“走,老婆。我们也去睡觉了,之后的(日ri)子可有的忙了。”

    秦晴

    她急忙拿出手机,想给江柘打电话,转念一想,他这会儿还在开车,接电话不安全。

    她压下心中的焦急,终于在半个小时后,才把电话拨了过去。

    那边几乎秒接,“晴晴”

    男人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xing),哪怕隔着手机,也听的秦晴心里欢喜。

    她拍拍脸,拉回心绪,斟酌问道“你今天答应我妈什么了,她态度变化好大。”

    手机那头,江柘轻轻笑了一声,云淡风轻道“没什么。我只是告诉她,我愿意以半副(身shen)家为聘,希望两老把你嫁给我而已。”

    半副(身shen)家为聘为聘聘

    秦晴我的妈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