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隐花都秦风〕〔军婚老公,很惹火〕〔杀生大帝〕〔繁花似锦〕〔极品高手混都市〕〔地球脸红了〕〔末日之杀戮进化〕〔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异界之汉统天下〕〔商途〕〔重回八零当军嫂〕〔木叶之圣杯GO〕〔英雄联盟之全能天〕〔美食探险队〕〔我的王妃我的国〕〔七玄至尊〕〔重生最强富二代〕〔九层仙莲〕〔疯狂魔君〕〔农女福妃,别太甜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浪子 36霸总的小娇妻八
    江秦两家从父辈开始, 关系就一直很好, 眼下结成儿女亲家,双方父母别提多满意了。

    人嘛,对于自己合心意的事, 都是百分百的上心。

    于是一不小心, 两个小年轻的婚礼, 就搞得人尽皆知了。

    结婚当天,江柘让人包下了本城最大的酒店,社会名流纷纷到场庆贺,人来人往,好不(热re)闹。

    秦晴在房间里, 透过窗户, 看到下面的人群, 紧张地手心都在冒汗。

    秦母一直陪着她,说些有的没的。

    秦母“晴晴别紧张,今天你才是主角。”

    秦晴更紧张了好吗。

    她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秦母帮她理了理头上的婚纱, 眼中有泪光闪过。

    秦晴一瞬间也红了眼, “妈”

    “哎。”秦母应道,连忙擦掉眼角的泪,“看我,今天是你的大好(日ri)子, 笑一个, 千万别哭知道吗”

    秦晴“嗯嗯。”

    墙上的秒针有规律地走着, 在母女二人的期待下,终于到了吉时,秦晴挽着秦父从人群中走来,透过头纱,她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前面的男人。

    那是她从小到大喜欢的人,她曾经做梦也想成为他的妻子,如今美梦成真,她竟然有片刻的不真实。

    在众多宾客的注视下,秦父把女儿的手托给了江柘,“以后我就把晴晴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她。”

    江柘一脸郑重“我会的,你放心吧,爸。”

    “哎。”秦父笑着应道,退回了(爱ai)妻(身shen)旁。

    在神父的见证下,各方宾客的注视下,新人互相许下誓言,交换戒指。

    当无名指被(套tao)住,江柘只觉得心中有一股奇异的感觉流淌。

    夜晚。

    宾客散去,一对新人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间。

    秦晴换下了繁复华丽的婚纱,仅着一(身shen)小巧的晚礼服,一脸(娇jiao)羞地坐在(床chuang)沿。

    江柘以拳抵唇,清咳了一声,“夜深了,你先去沐浴吧。”

    秦晴声如蚊呐“嗯。”

    江柘看着人进了卫生间,他转(身shen)去了一楼的沐浴室。

    本来他跟秦晴都商量好了,结婚后还住公寓,偏偏两家父母都不同意。

    思前想后,江柘带着人搬回了原来的别墅。

    这会儿佣人们都去睡了,他洗了个战斗澡,裹着浴袍,从冰箱里拿了瓶冰水,凉水入喉,晕眩的头脑顿时清明许多。

    他拍拍额头,放下水杯,抬脚走向楼梯。走到一半,又折回来,用托盘拿了瓶红酒和两个酒杯。

    他的小妻子可是比他还要害羞的啊。

    主卧室。

    秦晴裹着白色的浴巾,用吹风吹干了头发,江柘就上来了。

    或许是太紧张,起(身shen)太快,浴巾唰的一下,掉地上了。

    秦晴

    江柘

    秦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柘急忙背过(身shen),素来冷静的男人,罕见的有几分慌乱,“我不看你,你穿衣裳吧。”

    秦晴

    一股莫名的怒火升腾,秦晴忘了之前的羞怯,大步走过去,掰过江柘的脸,怒道“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不看我,你想看谁”

    江柘

    入目是白花花的**,江柘眼神幽幽,垂下了眸子,认错“我说错了。我想看你。”

    秦晴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江柘勾了勾唇,递上红酒,“来一杯”

    秦晴“嗯。”

    江柘偏过脸,重新拿了条浴巾给她裹上。

    秦晴后知后觉的红了脸。

    江柘适时把红酒倒上,递给她。

    酒壮怂人胆,这句话特别适合于秦晴。

    她的脸颊红红,明显是醉了。浴巾外(裸luo)露出来的皮肤白皙光洁,几乎看不见毛孔。

    没有了羞意,那双眼眸波光流转,似有千丝万缕(情qing)意勾魂摄魄。

    江柘不自在的避开她的视线,无意识地又抿了一口红酒。

    秦晴见他喝酒,嘻嘻笑着,也跟着去拿酒杯,红色的酒液落在唇上,形状姣好,勾起一个月牙般的弧度,红艳(诱you)人。

    突然,女人欺(身shen)凑近,由于距离太近,江柘甚至能闻到她(身shen)上的幽香,不知是沐浴露的味道,还是她本(身shen)自带的体香。

    她对着江柘的耳边吹了口(热re)气,那耳朵(肉rou)眼可见的红了,秦晴咯咯笑着,好似找到了什么好玩的游戏。

    江柘眼角微红,一把搂住了她。本以为她会老实些,却没想到对方趁机把手伸入他的睡袍内。

    秦晴虽说是醉了,还朦胧中还是有一些意识的。

    就像此刻。

    她色胆包天地抚摸男人的(胸xiong)膛,她能明显地感觉到那人的体温以及滑腻的肌肤。换做平时,她是绝对没有这个胆子的,最多也就是想想

    手下的触感柔软又不失弹(性xing),她还能摸到隐隐的肌(肉rou)。

    不用看都知道,这一定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rou)的好(身shen)材。

    她真是赚大发了,秦晴美滋滋地想到。

    江柘刚升起的一些不安分的念头,对上怀中人傻乎乎地笑容,犹如气球被戳破了似的,散的无声无息。

    江柘

    他叹了口气,今晚真让秦晴主导的话,这新婚之夜怕是不用过了。

    他把女人温柔地放在(床chuang)上,转(身shen)关了灯,本来连(床chuang)头灯都想关的,结果秦晴闹着不愿意。

    江柘只能随她去了。

    反正该做的,一样都不会少。

    一夜**。

    次(日ri),阳光洒进卧室,秦晴迷迷糊糊地醒来,嘤咛一声。

    唔,腰好酸,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也好痛。

    噫,痛

    她猛的睁眼。入目是天蓝色的天花板,她眨眨眼,腰侧横着一只手,不是她的。

    她微微偏头,一张男人英俊的睡颜放大在眼前。

    秦晴

    妈妈呀

    她忙把头转过来,双眼紧闭。

    江柘被她的动作弄醒了,睫毛微颤,睁开了眼。

    他把放在秦晴腰间的手拿回来,拿不动,被子下,有人攥住了他。

    江柘低低笑了,笑声低沉似是从喉咙里发出来一般,悦耳动听。

    秦晴只觉得小半边(身shen)子都酥了。

    江柘伸出食指点点她的脸蛋,暧昧道“醒了怎么不起来,是要一个早安吻吗”

    秦晴装睡。

    江柘嘴角上扬,俯(身shen)亲了亲她。

    下一秒,秦晴睁开了眼。

    江柘摸着她的脸颊,问“能起来吗”

    秦晴“能。”

    他们今天还要给去拜见双方父母的。

    江柘起(身shen)下(床chuang),从衣柜里挑了一(套tao)

    严谨的黑色西装,刚要穿,秦晴开口了。

    秦晴“我们去见爸妈,穿这个好严肃的。”

    江柘转手换了一(套tao)烟灰色的,秦晴拉过被子盖在脸上偷偷笑。

    两分钟后,他拿着一(套tao)舒适的裙子走到(床chuang)边,“你觉得这(套tao)好看吗”

    秦晴点头。

    江柘“你今天穿这(套tao)怎么样”

    秦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头。

    江柘面色不变,但眼中却有笑意闪过。

    他顾忌着秦晴不舒服,想站在一旁帮忙,无奈某人太害羞,把他撵出去了。

    江柘在门外敲了敲额头,摇头笑着先下了楼。

    等到小两口吃过早饭,已经十点过了。

    江家的的主宅,江父江母等着新婚夫妻前来拜谒,结果点心都吃了一盘,还不见人来,江母想打电话,佣人来报,江柘秦晴来了。

    江母喜不自(禁jin),忙问江父“我可有不妥。”

    江父“没有,你今天很漂亮,端庄又大方。”

    江母不(禁jin)弯了弯唇,笑嗔他一眼,“油嘴滑舌。”

    江秦两家从父辈开始, 关系就一直很好, 眼下结成儿女亲家,双方父母别提多满意了。

    人嘛,对于自己合心意的事, 都是百分百的上心。

    于是一不小心, 两个小年轻的婚礼, 就搞得人尽皆知了。

    结婚当天,江柘让人包下了本城最大的酒店,社会名流纷纷到场庆贺,人来人往,好不(热re)闹。

    秦晴在房间里, 透过窗户, 看到下面的人群, 紧张地手心都在冒汗。

    秦母一直陪着她,说些有的没的。

    秦母“晴晴别紧张,今天你才是主角。”

    秦晴更紧张了好吗。

    她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秦母帮她理了理头上的婚纱, 眼中有泪光闪过。

    秦晴一瞬间也红了眼, “妈”

    “哎。”秦母应道,连忙擦掉眼角的泪,“看我,今天是你的大好(日ri)子, 笑一个, 千万别哭知道吗”

    秦晴“嗯嗯。”

    墙上的秒针有规律地走着, 在母女二人的期待下,终于到了吉时,秦晴挽着秦父从人群中走来,透过头纱,她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前面的男人。

    那是她从小到大喜欢的人,她曾经做梦也想成为他的妻子,如今美梦成真,她竟然有片刻的不真实。

    在众多宾客的注视下,秦父把女儿的手托给了江柘,“以后我就把晴晴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她。”

    江柘一脸郑重“我会的,你放心吧,爸。”

    “哎。”秦父笑着应道,退回了(爱ai)妻(身shen)旁。

    在神父的见证下,各方宾客的注视下,新人互相许下誓言,交换戒指。

    当无名指被(套tao)住,江柘只觉得心中有一股奇异的感觉流淌。

    夜晚。

    宾客散去,一对新人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间。

    秦晴换下了繁复华丽的婚纱,仅着一(身shen)小巧的晚礼服,一脸(娇jiao)羞地坐在(床chuang)沿。

    江柘以拳抵唇,清咳了一声,“夜深了,你先去沐浴吧。”

    秦晴声如蚊呐“嗯。”

    江柘看着人进了卫生间,他转(身shen)去了一楼的沐浴室。

    本来他跟秦晴都商量好了,结婚后还住公寓,偏偏两家父母都不同意。

    思前想后,江柘带着人搬回了原来的别墅。

    这会儿佣人们都去睡了,他洗了个战斗澡,裹着浴袍,从冰箱里拿了瓶冰水,凉水入喉,晕眩的头脑顿时清明许多。

    他拍拍额头,放下水杯,抬脚走向楼梯。走到一半,又折回来,用托盘拿了瓶红酒和两个酒杯。

    他的小妻子可是比他还要害羞的啊。

    主卧室。

    秦晴裹着白色的浴巾,用吹风吹干了头发,江柘就上来了。

    或许是太紧张,起(身shen)太快,浴巾唰的一下,掉地上了。

    秦晴

    江柘

    秦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柘急忙背过(身shen),素来冷静的男人,罕见的有几分慌乱,“我不看你,你穿衣裳吧。”

    秦晴

    一股莫名的怒火升腾,秦晴忘了之前的羞怯,大步走过去,掰过江柘的脸,怒道“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不看我,你想看谁”

    江柘

    入目是白花花的**,江柘眼神幽幽,垂下了眸子,认错“我说错了。我想看你。”

    秦晴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江柘勾了勾唇,递上红酒,“来一杯”

    秦晴“嗯。”

    江柘偏过脸,重新拿了条浴巾给她裹上。

    秦晴后知后觉的红了脸。

    江柘适时把红酒倒上,递给她。

    酒壮怂人胆,这句话特别适合于秦晴。

    她的脸颊红红,明显是醉了。浴巾外(裸luo)露出来的皮肤白皙光洁,几乎看不见毛孔。

    没有了羞意,那双眼眸波光流转,似有千丝万缕(情qing)意勾魂摄魄。

    江柘不自在的避开她的视线,无意识地又抿了一口红酒。

    秦晴见他喝酒,嘻嘻笑着,也跟着去拿酒杯,红色的酒液落在唇上,形状姣好,勾起一个月牙般的弧度,红艳(诱you)人。

    突然,女人欺(身shen)凑近,由于距离太近,江柘甚至能闻到她(身shen)上的幽香,不知是沐浴露的味道,还是她本(身shen)自带的体香。

    她对着江柘的耳边吹了口(热re)气,那耳朵(肉rou)眼可见的红了,秦晴咯咯笑着,好似找到了什么好玩的游戏。

    江柘眼角微红,一把搂住了她。本以为她会老实些,却没想到对方趁机把手伸入他的睡袍内。

    秦晴虽说是醉了,还朦胧中还是有一些意识的。

    就像此刻。

    她色胆包天地抚摸男人的(胸xiong)膛,她能明显地感觉到那人的体温以及滑腻的肌肤。换做平时,她是绝对没有这个胆子的,最多也就是想想

    手下的触感柔软又不失弹(性xing),她还能摸到隐隐的肌(肉rou)。

    不用看都知道,这一定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rou)的好(身shen)材。

    她真是赚大发了,秦晴美滋滋地想到。

    江柘刚升起的一些不安分的念头,对上怀中人傻乎乎地笑容,犹如气球被戳破了似的,散的无声无息。

    江柘

    他叹了口气,今晚真让秦晴主导的话,这新婚之夜怕是不用过了。

    他把女人温柔地放在(床chuang)上,转(身shen)关了灯,本来连(床chuang)头灯都想关的,结果秦晴闹着不愿意。

    江柘只能随她去了。

    反正该做的,一样都不会少。

    一夜**。

    次(日ri),阳光洒进卧室,秦晴迷迷糊糊地醒来,嘤咛一声。

    唔,腰好酸,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也好痛。

    噫,痛

    她猛的睁眼。入目是天蓝色的天花板,她眨眨眼,腰侧横着一只手,不是她的。

    她微微偏头,一张男人英俊的睡颜放大在眼前。

    秦晴

    妈妈呀

    她忙把头转过来,双眼紧闭。

    江柘被她的动作弄醒了,睫毛微颤,睁开了眼。

    他把放在秦晴腰间的手拿回来,拿不动,被子下,有人攥住了他。

    江柘低低笑了,笑声低沉似是从喉咙里发出来一般,悦耳动听。

    秦晴只觉得小半边(身shen)子都酥了。

    江柘伸出食指点点她的脸蛋,暧昧道“醒了怎么不起来,是要一个早安吻吗”

    秦晴装睡。

    江柘嘴角上扬,俯(身shen)亲了亲她。

    下一秒,秦晴睁开了眼。

    江柘摸着她的脸颊,问“能起来吗”

    秦晴“能。”

    他们今天还要给去拜见双方父母的。

    江柘起(身shen)下(床chuang),从衣柜里挑了一(套tao)

    严谨的黑色西装,刚要穿,秦晴开口了。

    秦晴“我们去见爸妈,穿这个好严肃的。”

    江柘转手换了一(套tao)烟灰色的,秦晴拉过被子盖在脸上偷偷笑。

    两分钟后,他拿着一(套tao)舒适的裙子走到(床chuang)边,“你觉得这(套tao)好看吗”

    秦晴点头。

    江柘“你今天穿这(套tao)怎么样”

    秦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头。

    江柘面色不变,但眼中却有笑意闪过。

    他顾忌着秦晴不舒服,想站在一旁帮忙,无奈某人太害羞,把他撵出去了。

    江柘在门外敲了敲额头,摇头笑着先下了楼。

    等到小两口吃过早饭,已经十点过了。

    江家的的主宅,江父江母等着新婚夫妻前来拜谒,结果点心都吃了一盘,还不见人来,江母想打电话,佣人来报,江柘秦晴来了。

    江母喜不自(禁jin),忙问江父“我可有不妥。”

    江父“没有,你今天很漂亮,端庄又大方。”

    江母不(禁jin)弯了弯唇,笑嗔他一眼,“油嘴滑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年万里觅封侯〕〔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