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章 心虚
    马车继续前行,兄妹两个各自沉默,半个时辰之后,停在了定远侯府的门前。

    武青林先下的车。

    门檐底下等着的杏子立刻就眼尖的叫起来:“是世子回来了!”

    这会儿雨又下了起来,门外的石板路不是很平整,多有积水,武昙扒着车门爬出来,武青林干脆就没让她的脚沾地,直接把人抱进门,放在了门檐底下。

    程橙抱着雨伞从后面追进来。

    杏子看见武昙的衣裳换了,头发也是半湿的散开了,顿时大惊:“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武昙一早和武青琼一起出的门,武青琼过午就回了,她却没回,傍晚杏子等不及了,这才跑过来守在了大门口。

    而这会儿和她一起守在门口的还有侯府的管家秦伯。

    武青林把武昙放下,就转头看向他:“秦伯?你怎么在这?是有什么事?”

    “侯爷说让您回来就马上去他书房一趟,我怕误事,就干脆过来等着了。”秦伯道,说着已经叫人开了侧门把马车赶进来。

    “好!我这就过去!”武青林颔首,又嘱咐,“这马车是皇甫七借我的,今日天色已晚,明天一早你叫人还回去吧。”

    “是!小的明白。”秦伯拱手。

    武青林道:“你去忙吧,我这就去见父亲。”

    “好!”秦伯应了,又跟武昙打过招呼就笑眯眯的先进去了。

    武青林才又回头看向武昙:“赶紧回去,泡个热水澡,再把头发擦干了,我先去见过了父亲就来。”

    “哦!”武昙很乖的点点头。

    武青林是怀疑武勋这么急着找他就是为了武昙的婚事,所以神色之间难掩的就带了几分躁意,从木松手里拿了伞,就大步跨进了雨幕里。

    “大哥!”武昙盯着他的背影,想了想,追出去两步。

    武青林止步,转身。

    武昙看着他,远远地绽放一个笑容,还是一副纯粹明媚的模样,声音清脆道:“大哥!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我愿意的,你跟父亲都不用为难。我是武家的女儿,维系家族的荣耀本来也是应尽之责。”

    皇帝需要用联姻来保证武家对萧氏皇权的绝对忠诚,否则——

    恐怕就只有削权打压一途才能真正的让掌权者放心了。

    现在的武昙,虽不懂朝堂风云,却知道“功高盖主”一词的由来。定远侯府传承四代,哪一代人不是戎马一生、拿命去拼的?她的高祖父,曾祖父,都是马革裹尸,战死沙场的,祖父虽然得以保全,却也是因为早年征战落下一身的病痛,未能享常人之寿。

    现在,父亲戍边二十余年,经历过的大小战事无数,几次险些丧命,兄长也是三年前刚满十六岁就跟了过去。

    他们武家,和别人不一样!家族门楣的荣耀,不逼到万不得已,谁都不舍得轻易放弃。

    身为武家的女儿,武昙也不舍得。

    所以,她更明白,之前武青林那番话的分量究竟有多重。

    屋檐下挂着的灯笼被风吹得微晃,光线明灭不定。

    武青林隔着雨幕,看着那摇曳灯影下姿容明丽的少女。

    在他的心里,她其实一直都只是个小女孩儿,应该被保护、被纵容,可是——

    纵然他心中再又千般不舍,也不得不承认,她还是长大了。

    “回去吧!”他说,转身快速消失在雨夜里。

    “小姐,您这到底是怎么了?这衣裳是谁的?您怎么才……”旁边杏子还揣着一肚子的疑问想不明白。

    武昙回过神来,问:“祖母睡了么?”

    “老夫人年纪大了,到了晚上就精神不好,这个时辰……应该是已经歇下了!”杏子道。

    “那就好!”武昙抬抬下巴,冲她狡黠的一眨眼:“你去看看武青琼人在哪儿,如果她还在孟氏那里,就马上回去告诉我!”

    “干嘛?”杏子虽然不明所以,但也马上反应过来这是个要找茬的前奏,当即就来了精神,撑着把小伞一溜烟的就跑了。

    “哎!”程橙反应过来想说什么的时候她已经没影了,也就只能放弃,转而问武昙,“小姐,那……我们现在回去吗?”

    “走吧!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裳。”

    程橙还是撑得萧樾那把伞,这雨夜透着明显的寒意,两人也不耽搁,急匆匆的回了武昙住的小院。

    半途路过老夫人居住的主院时,程橙才又想起了什么,担忧道:“小姐,白天宫里发生的事,要瞒着老夫人吗?”

    “费那劲干嘛?”武昙无所谓的耸耸肩,“祖母又不是不出门应酬的,难不成还要让她等着被外人调侃了才知道?”

    程橙抿抿唇,无言反驳。

    热水杏子已经提前命人备下了,武昙回房就先洗了个澡。

    程橙才刚找了干净的衣裳抱过来,却见她已经从浴桶里爬了出来,就赶紧拿了大袍子给她裹住,一边不禁抱怨:“小姐怎么不多泡一会儿,也好驱驱寒意。”

    “回头再说吧!”武昙道,也不多说。

    因为武青林说一会儿要过来,程橙帮她擦干了身上,就又服侍她把衣服穿好了。

    武昙盘膝坐在外间的美人榻上,等着程橙给她绞干头发,看到立在旁边的那把伞,就不由的想起午后邂逅的那个人——

    晟王殿下?皇帝的亲弟弟,太子的亲皇叔?

    长的挺好看的,脾气好像不大好……然后就也没有别的印象了……

    想着也觉得兴致缺缺,就爬过去把那雨伞拖过来打量。

    那也就是一把很普通的伞,暗灰色的伞面,光滑整洁,毫无修饰。

    这伞应该也是旧物了,木质的伞柄已经被摩得略显光滑,伞柄末端坠着一颗九龙藤的种子。

    这颗种子,比她以前见过的略小些,就一个扇坠子的大小,并且看颜色也是有些年头了,挂在伞柄上并不起眼。

    武昙随意摆弄,心不在焉,指腹之下却意外摸出上面细细的纹路来,再定睛细看才发现那上面刻了两个字——

    子御

    子御?什么意思?

    她心中狐疑,正在走神,就听见武青林敲门:“昙儿!”

    “世子来了!”程橙赶紧放下帕子,起身去开门。

    本来也没什么,武昙却鬼使神差的迅速将那颗种子卸下来,藏进了袖子里。

    这么一耽搁,伞就没来得及放回去。

    武青林从门外进来,又是第一眼就看见她抱在怀里的那把伞,眸色便是微微一沉。

    武昙这才反应过来——

    抱着那把男人才用的大伞,尴尬之余莫名的心虚。

    ------题外话------

    岚宝:嗯!这是一只有集体荣誉感的女主……

    已经杀青n久的芯宝妹子:场景莫名熟悉,突然记得我家大延陵也借过我伞诶?

    岚宝:是借过,但是借完之后我就忘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o(╯□╰)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