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章旧事惨烈,诡异暗查
    武老夫人一共生了三个儿子,但是活着的如今也唯有武勋了。

    那是划在了十二年前的一道疤,对别人而言已经过去,她的伤口却从未愈合过,这些年里,阖府上下都没有人提起二老爷和三老爷的事,就当是没有过这两个人的存在,事实上也只是在帮着老夫人自欺欺人。

    十二年前,那是武勋刚刚袭爵并且接任军中主帅职位第二年的旧事了。

    那时候先帝已至暮年,后宫之中皇后和贵妃火拼如火如荼,前朝太子和信王之争也已经进入白(日ri)化的阶段,皇帝根本就无暇顾及边境,是以老侯爷武承弼去世之后,他便直接下旨夺丧,由熟悉南境战事的武勋承袭爵位并且接任了主帅之职。

    当年的武勋虽然还未到而立之年,但他本来在领军统帅方面就有过人的天赋,再加上少年从戎,在战场上往来十几年的经验丰富,军中交接的都很顺利。

    但也许就是武家的名利双收和武勋的(春chun)风得意太扎眼,才引发了一些人的嫉妒和不满,因为部将中有人通敌反叛,那一年武勋打了他人生中最惨烈的一场败仗。

    驻守多年的元洲城失守被夺,守军折损过半,他的两个弟弟武勖和武勤部战死,就连他自己也(身shen)受重伤,命悬一线,甚至都不能挪回京城救治。

    当时家中林氏才刚生下武昙不久就惊闻噩耗,当即就不管不顾的远赴边城探望夫君,可是她才出月子不久,生育之后(身shen)体亏损,体虚之症还没有完调养好,再加上急怒交加,一路颠簸之下于路上就染了重病,只赶得及见了武勋最后一面就香消玉殒了。

    武昙的祖父在致仕之前已经高居宰辅之位,林氏是他老来得女,最疼(爱ai)的一个孩子,他暮年丧女,怒恨交加,直接迁怒武勋和武家,自那以后两家之间他除了不排斥武昙兄妹上门探望之外,就断了其他的一切来往。

    武昙出生的时候武勋人不在京城,“昙儿”本是林氏取的(乳ru)名,本来想等着来(日ri)武勋回京之后再正式取名字入族谱的,林氏一去不返之后,武勋也深受打击,就直接将这个字记上了族谱,并没有从青再取。

    那次战事失利以后,武勋除了伤势稳定后回京向皇帝亲自请罪的那一回就再不曾回京,直至五年后厉兵秣马重新打下了元洲城,这才开始正常往返于南境和京城之间。

    十二年前的那场战事,对武家的所有人来说都过于惨烈了,所以这些年大家彼此之间就像达成了共识一样,都不再提起。

    这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武勋又主动谈及他的两个弟弟,而且还是当着老夫人的面。

    老夫人先是丧夫,又接连失去两子,小儿子武勤死的时候甚至才只有十四岁,稚气未脱的年纪不管时间过去的多久,这样重的创伤对一个女人而言都是无法治愈的。

    老夫人瞬间哽咽,泣不成声。

    “祖母”武青林连忙起(身shen),走过去轻拍她的后背安抚,这屋子里的气氛一时变得极为悲戚浓重。

    武勋也是面上凄然,他微微叹了口气“母亲,儿子知道您伤心,本来也不想再提及这桩旧事的,当年是我无能,没能把两个弟弟给您活着带回来。这件事我已经打算很久了,两个弟弟虽然没了,但好歹得让他们的香火延续下去,牌位陵寝(日ri)后有子孙供奉拜祭,如果您不反对的话,就这么定了”

    老夫人手掩着嘴,一直压抑着没让自己大声哭出来,这时候肩膀颤抖了许久才强迫自己稳住了(情qing)绪。

    她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再抬头看向武勋的时候,想要宽容的扯出一个笑容,眼泪却又瞬间滴落“好既然你有这份心,那就照着你的意思办吧”

    她是真的(情qing)绪不稳,可是儿子马上又要离京去戍边,她也不想这时候再给儿孙们添堵,就匆忙的站起来往外走。

    “祖母,我送您”武青林哪能放心,连忙追上去搀扶。

    院子里刚好周妈妈找了过来,瞧见老夫人眼眶红红的,精气神儿也不对,就吓了一跳,赶紧迎上来“这是怎么了老夫人可是(身shen)子不适”

    “我没事昨儿个夜里没睡好,歇歇就好”老夫人道。

    屋子里武勋也跟了出来,看见周妈妈找来了,也就放心“送母亲回去休息吧”

    言罢,看向武青林“你跟我进来”

    武青林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露出一笑容,拍拍他正扶着自己手臂的手“祖母没事”

    说完,就深吸一口气,振作了精神,握住了旁边周妈妈的手,抬脚往院外走去。

    武勋父子目送她离开,才一前一后回了书房。

    武勋走到案后,看见桌上书函的墨迹已经凝干,就折好了,连着那本家谱都一并交到武青林手里“明(日ri)一早我就得离京,去不得族里了,这里有我的手书一封,其中道明了原委,改(日ri)你走一趟,请族中的长辈们帮着改一下族谱吧。”

    武氏的祖籍在郴州,四代以前,武昙的高祖父武兴业从戎发迹,他这一支才重新在京城里扎了根,如今京城宗族里的人也都是他这一脉的后裔,武勋因为常年驻守边境,没精力处理族中事物,没有领任族长的(身shen)份,但事实上他们族依附的都是定远侯府,唯武勋马首是瞻的。

    像是过继子嗣这样的小事,只要他提了,族长也只会照办。

    其实别人都不知道,这些年武青林对自己这位父亲的感(情qing),在敬重之余也是颇有几分复杂的,此时他拿着手里的东西,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是儿子会办妥的。”不过,他也并没有让自己的(情qing)绪表露出来,只稍稍迟疑了一下就将东西拢进袖子里收好,“不过这件事父亲跟二娘还有二弟他们商量过吗”

    武勋笑了一下“你去办就是,你二娘知道的。”

    顿了一下,又补充“不过钰儿那里暂时就不要告诉他了。你祖母不愿意提起两位叔叔的事,也就是族谱上留个名分的事,横竖(日ri)后咱们府里也都还是跟以前一样的。”

    “那儿子明白了”武青林点头,“父亲没有别的吩咐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去吧”武勋用力握了下他的肩膀,“这次你别急着回去,在京城多呆一阵,替我照看着家里,等你妹妹的婚事尘埃落定了再说”

    “好”

    武青林带着族谱离开之后,武勋就又回了里屋继续整理他收藏的兵法典籍。

    此时,沉香别院。

    萧樾自宫中赴宴归来就窝在了水榭暖阁里没有出来。

    雷鸣从九曲回廊上匆匆行来,正迎着一女子端着一托盘的纱布和瓶瓶罐罐从屋子里出来。

    两个人互相略一点头致意,话不多说就径自错开,各忙各的了。

    雷鸣进了暖阁,就见萧樾穿了件宽松的便袍斜靠在榻上,他什么事也没做,就这么闲着,微阖了双目养精神,要不是右手手指有节奏的叩在膝上,雷鸣甚至要以为他是睡着了。

    “主子燕北的飞鸽传书”雷鸣走过去,将揣在袖子里的一个小纸卷递过去。

    萧樾没睁眼,也没动。

    雷鸣等得一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将那纸卷展开来看了,看过之后,眉头隐约的皱了一下,这才如实回道“燕北已经在回北境的路上了,请主子放心。元洲城十二年前被南梁攻占之后曾遭屠城,燕北说他虽察访了一些幸存者,但是能搜罗到的信息确实有限,毕竟时间也有些久远了,不过还是有人记得元洲城周边一个叫荣山县的地方有个姓孟的县丞,他家的女儿嫁了个在当地从军的夫婿,只是婚事没有大办,也没人和那位姑爷当面打过交道,倒是那个姓孟的偶尔与人吃酒时提及自家姑爷透露过说他的女儿是攀上高枝了。只是十二年前的那场变故中孟家也没了,其他的事(情qing)也没有办法求证了。”

    燕北打听到的这些消息,和萧樾现在所知的无甚出入。

    他也只是听着,一味的沉默,面上表(情qing)更是一点和(情qing)绪有关的迹象也没露。

    雷鸣知道他在针对武勋,却着实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燕北亲自去元洲城查孟氏的底细,等了半晌也没见他吭声,就试探着问“主子是在怀疑什么吗”

    “不是怀疑是取证”萧樾终于一翻(身shen),坐起来,他端过桌上晾了半天的药碗在手里晃了晃,燕北的调查结果他虽然不满意,但也料想到十有会是这个样子,就也不再提及,只又问雷鸣“还有清虚观里的那个老神棍,找着了吗”

    “还在找”雷鸣赶紧收摄心神,跟上他的思路。

    “赶紧的”萧樾仰头把一碗药灌下去,随手把空碗塞给他“下去吧”

    “是”雷鸣端着药碗往外走,走到门口转(身shen)关门的时候萧樾正端着茶碗在漱口,雷鸣自侧面看见他的眼神,莫名只觉得胆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