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先把你爹揍一顿再说
    孟氏着实被自己突如其来的这个想法吓着了,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伸手去拽武青琼“走跟我去给你祖母请罪”

    必须赶紧跟老夫人通个气,让她拿主意才是。

    “不我不去”武青琼一缩手,本能的往后退去,“祖母本来就不喜欢我,她会打死我的”

    “你”既然是请罪,自然是要武青琼亲自去这样才能显示出诚意。

    可是武青琼这么一缩,孟氏就也跟着犹豫了。

    老夫人对她成见颇深,一开始就连带着不喜欢武青琼,再加上武青琼自己也不争气,老夫人是真的很不待见她。

    本来老夫人那里就还压着她在宫里陷害武昙的旧账,如今旧账未清,又添了新的劣迹

    老夫人打死自己的亲孙女倒是不至于,可武青琼这一去,最少也是要脱层皮的。

    孟氏终究是心疼女儿的,略一迟疑,就改了注意“那你就在房里给我好好呆着”说完转(身shen)出门,走到门口,又忽的回头,声色俱厉的警告她的两个丫头“给我看好了她,这几天没有我的吩咐,就不准她出这个房门,你们要是看不住她,她哪条腿迈出来我就打断你们哪条腿。还有你们自己也都把嘴巴给我闭严实了,方才这屋子里发生的事,谁要是透出一个字去,我也活扒了你们的皮”

    她这次是真发了狠,眼神里就带着一股子戾气。

    “是夫人”两个丫头仓惶的就跪下了,声音颤抖。

    孟氏这才和来时一样,带着浑(身shen)的怒气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她走得极快,书容小跑着追了好半天才跟上她的步子,一边喘气一边也没怎么思量就脱口道出心中疑惑“夫人,您说这事儿会不会是世子做的”

    孟氏脑中瞬间断了一根弦。

    她刹住步子“你说什么”

    书容左右看看没人经过,这才又说道“那天从宫里把二小姐接回来之后,世子这几天的脸色就一直不好,书蕊也私底下和奴婢猜测,说他可能是对二小姐的婚事不太满意。”

    孟氏沉吟“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

    萧昀明显是不喜欢武昙,如果说是武青林对这门婚事心存芥蒂而使了手段,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

    武青林和武昙不同,他知道的事(情qing)多,这些年里对她和生的这几个孩子都一直就存着防备和敌意的。

    而且相比外人,武青林要在府里做手脚反而十分的方便。

    这么一想,孟氏就也不是很急了。

    可这事毕竟牵扯上了欺君之罪,她也不敢掉以轻心,想了想,还是继续往前走“不管怎样,还是去跟老夫人商量一下的好。”

    主仆两个来到主院,站在西暖阁门口周妈妈打开帘子,只让了孟氏一个人进去,直接把书容挡在了外边。

    孟氏一进暖阁,却发现武青林和武昙兄妹居然都在。

    老夫人的脸色还是十分不好,斜卧在暖炕一侧,手撑着炕桌在生闷气,武昙跪坐在她(身shen)边,一边给她捏肩,一边笑嘻嘻的撒(娇jiao)。

    孟氏进门时隐约听到一两句,大约就是她已经知道了合八字的结果,反而正在宽老夫人的心呢。

    孟氏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最后只暗暗的感慨

    这丫头也着是心大。

    “母亲”她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开口。

    老夫人却一扭脸,看都不想看她。

    武青林倒是起(身shen)作揖“二娘来了”

    孟氏留意着他的神色,但他面上神(情qing)十分平静,也没能看出个什么来。

    老夫人的态度让孟氏有些尴尬,她也谨慎的不敢落座,干脆言归正传“母亲,千错万错都是琼儿的错,儿媳方才过去,打过她也骂过她了,她自己也知道错了,可是”

    说着,就从袖子里掏出那张纸条在桌子上展开“她不懂事是一回事,这事儿却不简单,是有人教唆。”

    老夫人闻言,就也顾不得生气,睁开眼,一骨碌就坐起来,拿了那纸条在手。

    孟氏又道“背后撺掇她的人,明显是有预谋的,必然是先找人算好了一个跟太子(殿dian)下不合的八字,想着给咱们使绊子呢。”

    说话间,她眼角的余光一直在往武青林脸上飘,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武昙一开始只以为孟氏是自导自演,想方设法的要替武青琼开罪,所以她根本就没在意对方拿出来的纸条,可这时候一瞧孟氏的小动作,就有些火大

    这女人是在怀疑她大哥

    这边孟氏起了个头,武青林已经微微皱了眉头“这次的事(情qing)可不小,如若真是有外来的推手,怕是他们还会有后手。”

    武青琼一向不靠谱,本来老夫人叫他过来抱怨了一通孟氏母女,他也无所谓,横竖他本来就不赞同让武昙嫁给萧昀,武青琼愿意去顶缸,他求之不得。

    可如果武青琼是被人利用的

    那这事(情qing)就另当别论了。

    老夫人的反应自是比不得他,闻言方才倒抽一口凉气,神色都慌乱起来“你是说有人要陷害咱们武家”

    他们武家如今在朝中的处境,可谓烈火烹油,她最清楚不过的,绝对容不得半点差池。

    老夫人的脸都白了。

    孟氏没瞧出任何和武青林有关的迹象,也是捏了把汗,有些焦躁了起来“我也是猜测,可琼儿却说她完没看清楚塞纸条给她的是谁”

    武青林的第一反应是政敌构陷,刚起(身shen)从老夫人手里拿过那纸条,武昙已经爬到他面前,一把抢了去“我看看”

    她说是看,却也不细看,只是很随意的扫了眼就扔回桌子上,斩钉截铁道“这纸条上的字迹我认得。”

    说着,已经摸到炕沿上,拿了绣鞋来穿。

    其他人都将信将疑的盯着她,她这才又不怎么当回事的解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霍文山大人府上霍大小姐的笔迹。”

    “什么”孟氏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又一把抓过那纸条细看。

    老夫人却十分的慎重,确认道“你确定你怎么认识她的笔迹”

    “早前在别人那里看过她临摹的诗词手稿,她的字写得极好,所以印象就格外深些。”武昙信口胡诌,说着已经穿好了鞋子跳下地,她拍了拍裙子,转(身shen)从孟氏手里抢过纸条往袖子里一揣,再一看老夫人那一副惶惶不安的模样,就赶紧敛了神色,一本正经的保证“没关系,这件事我能解决。大哥,我们马上出去一趟”

    说着,就背着老夫人冲武青林拼命地眨眼睛。

    武青林也是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往往她只要一炸毛,他就能知道她要作什么妖,不过这件事确实让人火大,他也不想夜长梦多。

    “走吧”他拿了武昙放在旁边的披风给她,这才回头对老夫人道“这件事我会处理的,祖母就先不要担心了。”

    说完,大手往武昙脑袋后面一拍就把人拍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他的小厮小凌子赶紧扶了一把。

    武昙站稳了脚,就抬头冲他一咧嘴“把你的衣裳借我一(套tao)”

    彼时(日ri)色将暮,武青林命人准备了一辆油篷小马车,武昙换了衣裳,由小凌子驾车就出了门。

    奔得自然是霍府了。

    马车上,武青林一直也没戳穿她前面撒的谎,只是闭目养神,武昙就忍不住心虚了“大哥,你不怕我信口开河的弄错啊”

    “那又怎样”武青林睁开眼,车厢里光线昏暗,他看了她一眼“就算这笔账错算在她头上了,上头不还记着一笔呢么总归不白跑”

    “噗”武昙直接就乐了,笑过之后,再一看眼下的这个天色,突然就是眼睛一亮。

    武青林立刻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没等吭声呢,武昙已经蹭到他(身shen)边搂着他的胳膊笑得十分狗腿“大哥,反正也不赶时间,咱们绕个路,先(热re)(热re)(身shen)呗”

    然后,一刻钟以后,在离着霍府两条街的一条死胡同里,小凌子使劲把自己和马车都塞到最暗的(阴yin)影里,神色茫然,一脸的纯洁

    他前面不远,他家二小姐正双手抓着一条着从柴火堆里捡来的粗木棒,探头探脑、精神抖擞、跃跃(欲yu)试眼睛都在放光的盯着外面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街道,口中还念念有词“敢算计我爹哼哼哼先把你爹揍一顿再说”

    这条路,是霍文山晚间回府的必经之路。

    长(身shen)而立站在她(身shen)后的武青林,无语望苍天,一脸的生无可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