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3章 多谢救命之恩!
    到底是把皇帝也惊动了!

    姜皇后隐隐觉得有些头疼,只能让方姑姑把霍芸婳先扶起来,再请了陶任之进来说话。

    赵贤妃愤愤不平的又坐回椅子上。

    临安公主头次见自己的母妃这么失态,有些过意不去,就握住了她的手小声安抚:“母妃!”

    赵贤妃的火气总算是稍稍压下去了些许。

    陶任之自殿外进来,躬身行礼:“奴才给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及各位贵人主子请安!”

    姜皇后抬了抬手,示意他平身:“皇上那边宴会上可还一切顺利?”

    “回禀娘娘,一切都好,这会儿宴席已经散了,皇上关心临安公主殿下,特意差奴才过来看看公主可是无恙?”陶任之道。

    他进门就看到鼻青脸肿缩在一边垂泪的霍芸婳,但他毕竟不是新人了,定力惊人,完全可以对此视而不见,只是从容轻缓的回着姜皇后的问话。

    临安公主闻言,立刻起身,轻声道:“多谢父皇顾念,有劳公公走这一趟了,本宫无恙。”

    “公主殿下是有福之人,无恙就好。”陶任之道,然后才又重新正色看向了姜皇后:“娘娘,霍文山霍大人方才连夜入宫请见,已经被皇上召至御书房叙话了,皇上特意着老奴过来传话,说是天色已晚,与此事无干的一众人等还是请娘娘尽快安排他们出宫去吧,然后再请您携贤妃娘娘,公主殿下和霍家的两位千金去御书房见驾。”

    霍文山在宫门外跪着请见的时候,正迎着好些要出宫的朝臣和命妇,已经是引起了众人的纷纷揣测,皇帝让把其他人都打发了,无外乎也是不想将事情再闹大,说到底,还是顾着临安公主的。

    姜皇后点头:“好!你先回去禀了皇上,本宫安排好这边就即刻前往见驾!”

    “是!”陶任之仍是不温不火的应了,躬身退下。

    霍芸婳在听说霍文山亲自来了的时候就稍稍冷静了些,只是她被赵贤妃踢得太惨,这时候身上脸上哪儿都疼,还是胆战心惊的,跪在那里瑟瑟的不太敢看人。

    “方锦,后殿的人你去安排她们出宫,别的话不要多说,就说今日华阳宫走水,让大家受惊,改日本宫会赏赐补偿。”姜皇吩咐完方姑姑,转而又环视一眼在场的众人。

    武昙就不卑不亢的直接开口道:“娘娘,虽然陛下有旨,臣女不该再多言,可方才的情况您也看见了,敢问皇后娘娘,霍家小姐攀诬臣女大哥的那些恶意之言可是作数?我们武家,虽不似霍大人的门第那般家学渊源,可是几代传承下来也都是要脸面的正经人家,今夜之事若不能有个清楚的论断,怕是臣女一家都要惶恐不得入睡了。”

    霍文山赶着入宫,肯定是想方设法要替自己的一双儿女挽尊的。

    毕竟事关临安公主的清誉,皇帝想要尽量少的人继续掺合,本来就是人之常情,可是现在这样不清不楚的,武家却是需要一个说法的。

    此言一出,倒是庆阳长公主不嫌事儿大,噗嗤一声抿唇笑了起来:“家学渊源?武家姑娘这个词儿是用的真真儿的好!前些天霍太傅的故事传得热闹,本宫都有耳闻了,今日临安之事再牵扯到他的公子小姐,本宫反倒不觉得稀奇了。”

    霍文山的丑闻风波才刚有了点儿过气的势头,霍家可还没从流言漩涡中脱身呢,然后今天就又出了他家公子以情诗污人清白的事。

    就算霍芸婳一再否认,也就算还没有得到当事人的当面供词,确实,前后联系起来,他们霍家的人是有前科的,说是他们作妖也极有可信度。

    霍芸婳羞愧难当,本能的想要辩驳,可是众人皆知庆阳长公主的性格刁钻,霍芸婳是真不敢惹她,就只能掐着手心死死的忍住了。

    跪在后面的霍芸好,则是始终垂首静默,规规矩矩的,这时候也不难看出脸色涨红,难堪的很。

    庆阳长公主兀自笑得开心。

    黎薰儿就扯扯她的袖子,撒娇的小声道:“母亲,既然有皇帝舅舅替表姐做主了,那我们就先走吧,别耽误皇后娘娘他们面圣。”

    庆阳长公主还有点意犹未尽,其实很想跟过去看看这后半场戏会怎么唱,不过她跟皇帝同父异母,并不是嫡亲的兄妹,关系也很是一般,所以就谨守着本分,不敢轻易去触这个霉头,只能作罢,自椅子上起身给姜皇后行礼:“皇后娘娘,那臣妹就先行告退了。”

    “长平告退!”黎薰儿也起身行礼。

    “去吧!天黑了,路上当心些。”姜皇后颔首。

    “是!”庆阳长公主应声,率先转身往门口走。

    黎薰儿是个胆子大的,暗暗咬了下嘴唇,就先快走两步到武青林面前,却是纡尊降贵的略屈膝行了个礼,飞快的说道:“谢谢武世子的救命之恩!”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没敢光明正大的看武青林,却是脸蛋通红,含羞带怯的偷瞄了一眼,说完之后,也没等武青林回应就快跑两步追着庆阳长公主出门去了。

    其中意思,一目了然,武青林微微皱眉。

    庆阳长公主看着女儿大胆的举动,又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思的,回头看了两眼,却被黎薰儿拽着走了。

    而旁边的赵贤妃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眼底光影变幻,暗暗的抿了抿唇,若有所思。

    这边姜皇后才又看向了武昙兄妹道:“定远侯父子的人品,皇上和本宫向来都是信得过的,今日世子冒险入火场救人的英勇之举本宫也是看在眼里的,你们兄妹只管放心出宫就是,今日虽然事多杂乱,这桩口角暂时没能得个水落石出,等到查明原委,本宫自会给武家一个公道和交代。”

    武昙看着确实有些狂妄不懂事,今夜她跟霍芸婳之间闹腾起来其实不妨多让,可是因为事出有因,姜皇后不待见霍芸婳,却并没有对她生出怎样的恶意来,此时言语之间偏袒的意思也是相当明显的。

    武昙出门在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于是也便不好再闹,跟武青林一起跪地谢恩之后就告辞了出来。

    临走前,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凭着直觉狐疑的一回头——

    却见小太子萧昀坐在那里,冷着脸,正目光森森的盯着她。

    武昙也知道自己今天闹得有点过,不过她本来就不是活给萧昀看的,虽然萧昀总是找她的茬儿,会有诸多不便,她也确实不怎么把这小太子对她的看法当回事,干脆就视而不见,跟着武青林走了。

    后面的事,他们都没再管,出了宫门的路上,有专门的内侍在前引路,说话不方便,所以两人就一直沉默。

    等到出了宫门,其他府邸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两人一眼就看到了自家的马车。

    往前走了两步,武青林却突然止住了步子,神色略显庄重的转头看向武昙:“有件事出现了点差错,我得先告诉你一下。”

    他这表情太严肃,武昙被他看得都有点紧张了:“怎么了?”

    武青林道:“我已经找人查过了,霍府之内和霍芸婳勾结最深的是三公子霍常宇,上回那个八字的事也是他们两个经手的,霍芸婳私心颇重,凡事都给自己留后路,所以当时的纸条不太可能是她写的,但是和今天我捡到的那封信上的字迹比对,我才发现,那字却居然也不是霍常宇写的。”

    那个八字帖的事,虽说是过去了,但是有问题就是有问题,不仅仅是霍芸婳知道,就是当年在武家服侍的下人们,只要细细查问,她们都能想起来武昙具体的生辰是哪一天。

    这其中毕竟牵扯到一条欺君之罪在,所以武家的所有人都没有掉以轻心,武昙留着霍芸婳签字画押的纸条,一开可以牵制她,二来这也是必要时候他们能拿出来自保的证据,所以其中所有的细节都必须落实到位,不能有一星半点模棱两可的地方。

    现在写纸条的人突然成了身份未知,武青林不确定这是不是霍芸婳顾布疑瘴,提前留下的后手,只觉得事情突然又变得有点没着没落起来……

    他告诉武昙,只是提醒她暂时多些警惕,不想武昙听了这话却是眨眨眼,突然就狡黠的笑了起来。

    ------题外话------

    目测,大哥要开始一轮紧凑的掐桃花之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