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章 狐媚子!(二更)
    上次在皇帝的寿宴上公然亮相之后,这时候大家都已经能认出他了。ミ※志※ミ

    武昙也是到这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周家老夫人正是萧樾的外祖母。

    那么今天老夫人做寿,在这里见到他就再正常不过了。

    早知道,她就应该推脱不来的!

    可是现在狭路相逢,后悔也来不及了。

    引路的那小媳妇赶紧带着众人往旁边让路,同时屈膝行礼:“见过晟王殿下!”

    萧樾面无表情的自她们面前快步行过,也不是他有多想注意武昙,而确实是一群姑娘中间她打扮得最惹眼,以至于十来个姑娘站在一起,他谁都没看见,就只注意她了。

    眼见着他就要走到跟前,武昙就只能自认倒霉,有了上回在宫里被他强行找茬的前车之鉴,再不敢对他视而不见。

    虽然众目睽睽之下很丢人,还是厚着脸皮咧嘴冲他扯出一个笑容,以示——

    我没有假装不认识你!

    萧樾最近的心情一直持续性不好,尤其是在这里不期而遇的再见到她,就更差了,莫名其妙的就觉得心里一堵。

    偏偏这小丫头还不长眼,**裸的跟他套近乎。

    武昙咧嘴一笑,虽然已经极力示好,可萧樾还是一眼看穿了她的敷衍和不情愿。

    可是那次雷鸣提醒他之后,他已将彻底的反省过,这时候就脚下不停,直接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雷鸣走在他身后,也假装目不斜视,却又觉得头皮发紧——

    萧樾看见武昙了,他确定,因为那一瞬间他的情绪从正常到暴躁的变化是从周身气场就能明显感知到的。

    这普天之下,也就武家小姐有这个本事让他家主子瞬间情绪失控。

    他主仆两个一前一后的走过去。

    武昙脸上强行扯出来的那个笑容缓慢的僵在脸上,目光追随,眼见着萧樾从她面前一晃而过,带起的风里,有他身上熏的香料的味道,她瞬间有点凌乱。

    他这是突然瞎了啊?上回遇见没跟他打招呼他就各种找茬,这次她知错能改,主动打招呼,他又拿她当空气,耍着玩?

    这么一受刺激,脸上的表情立刻垮了下来——

    不是失望也不是失落,是生气!

    什么人……不,是人渣、混蛋、神经病!

    武昙一瞬间经历了人生情绪的大起大落,好在是身边的姑娘们全都紧守本分,在萧樾面前垂眸敛目的以示尊重,并没有左右观望,所以没有看见这一幕。

    一直等萧樾走出去三丈开外,众人才都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重新扬眉吐气的站直了身子。

    武昙还在咬牙切齿的生气呢,林彦瑶扭头看见她脸上表情怪怪的,不由的皱眉:“昙儿你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

    武昙连忙回神:“没……就是刚骤然停下来的时候被石子硌了脚。”

    说着就装模作样的活动了一下脚踝。

    姑娘们偶然在这里邂逅了大名鼎鼎的晟王殿下,虽然只是错身而过,也是难得的机遇,大家都很兴奋的在互相小声的说着话。

    前面引路的那个小媳妇却是一直不动声色的盯着武昙这里的,这时候眼底隐晦的闪过一些什么情绪,然后重新整肃了神情,微笑道:“前面就是了,小姐们请吧。”

    她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

    安鹤堂大门口有个管事的婆子把守,她示意姑娘们稍安勿躁,径自上前跟那婆子说了两句话。

    老夫人今日做寿,周家上下就满脸的喜气,那婆子循着她的眼神示意往这边看了姑娘们一眼就笑着点头:“好!我知道了!”

    然后就走上前来,给众人见礼:“老夫人正在里头跟几位诰命夫人说话,小姐们请随老奴进来。”

    她引了众人进院子,又去给守在正屋门口的另一个嬷嬷说了两句话,那嬷嬷略一点头,进去给老夫人通禀了,才又重新出来引了众人进屋。

    大户人家里,来来往往的就是这样的规矩,除了在这里遇到萧樾确实让她心里不痛快了一下,武昙是没察觉到有别的异状。

    大家一起进去给老夫人拜寿请安说了许多吉祥话,周家老夫人年事已高,早就不管任何事了,人也没什么脾气,最是好哄,高高兴兴的说了会儿话就让丫鬟取了宫里送来的新鲜果品给她们拿到旁边的小花厅里去吃。

    院子外面,那个引路的小媳妇把人交代出去,就等在了门口。

    片刻之后里面就有一个小丫头端了个托盘出来递给她,上面放了些时令果品。

    她笑脸道了谢,等那丫头一转身进门,她就立刻就敛了笑容,转身两步跨过右边的花圃,闪到花园里面的一条小径上。

    那里周畅茵正眼神阴郁的盯着方才萧樾行过的那条路。

    她本来就十分的瘦弱病态,这时候这个阴测测的表情出现她的脸上,看上去就更是诡异瘆人。

    小媳妇名叫苏映,是从小就服侍周畅茵的贴身丫鬟,三年前随周畅茵一起远嫁到临北,也在那边嫁了人,只不过周畅茵用惯了她,她就仍是留在身边服侍。

    武昙之所以乍一看她的侧影觉得眼熟,是因为皇帝寿辰那天她在路上偶遇萧樾和周畅茵,当时苏映就被周畅茵带在身边,不过因为角度关系,武昙没看见她的正脸,再加上就只是丫鬟,所以更没有过分留意。

    “小姐!”苏映走到周畅茵身边,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居然对她这一张恐怖至极的脸完全视而不见,只是略带谄媚的询问道:“方才的情形您都看见了吧?就算之前庆阳长公主说的话您不信,如今亲眼所见,总不能还不相信吧?”

    周畅茵的眼神阴晴不定,手上捏着的那方帕子早就被揉皱了,指甲刺透布料,掐进肉里。

    她痴恋萧樾,是整个周家上下都知道的事,甚至于数年以前,有许多的外人也都知道,只是现在,她嫁了人,萧樾又位高权重,一切时过境迁,便没有人会再拿这些陈年旧事出来说道了。

    当初为了等他,她想尽了一切办法,一直蹉跎到十八岁,实在不能继续下去的时候才仓促的择了一门婚事嫁了。

    萧樾为什么去的北境军营她是知道的,甚至于曾经一度她还以为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再回来了,以为这辈子都再不可能和他见面了。

    他却在这个时候,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突然又回到了京城。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她第一时间就以参加皇帝的寿宴为名,跋山涉水的赶了回来。

    其实很清楚,以他那样的身份,她现在既然已经成了亲,那就一切都毫无可能了,而且萧樾对她根本也就没有那个意思。

    回来,就只是潜意识里不受控制的一个决定。

    想要回来再看见他,想要离他近一点,哪怕什么也不做——

    同在京城,总好过千山万水那样两不相干的距离。

    那天在宫里遇见,是十三岁以后她第一次再见到他,当时心里真的没有别的念想,只觉得看见了他,就是这一生中最美好也最值得期待的事。

    她也不是不知道,总有一天萧樾会娶妻生子,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平静的接受现实,可是皇帝寿宴后的两天她偶然遇见过庆阳长公主一次,闲聊之中听说了武昙的事,哪怕只是两句模棱两可的传闻……

    那时候就已经觉得百爪挠心,她发现她受不了。

    接受不了别的女人对他的觊觎,更何况听庆阳长公主的意思,那个武家小姐还是心术不正,小小年纪就满腹心机不学好的狐媚子。

    随后这几天,看似平静,但对周畅茵而言,她是每天都处于煎熬之中的。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亲眼见一见传闻中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勾搭上萧樾的那个小贱人,可是又素来知道萧樾的脾气,更怕破坏掉自己在他心里的印象,不敢公然找到武家去拜访。

    好在她祖母的生辰和皇帝没差了几日,并且刚好武家老夫人和她祖母的关系也不错,当天必定到访,而自己外祖母的寿辰,萧樾既然人在京城,就必定也是得要登门拜见的,于是她苦心钻研了多日,才设计出了方才那一场连萧樾都没有察觉到任何人为痕迹的——偶遇!

    虽然今天是在周家,如果她以主人家的名义掐着萧樾过来的时辰把武昙叫过去也是可行的,可是太刻意,必然马上露馅让萧樾察觉是她在背后搞鬼。

    最近她已经差不多是把武昙整个都调查了一遍,知道她和林彦瑶关系好,就利用姜家长女的关系跟姜玉芝搭上了,姜玉芝即将嫁给小太子,自然不敢得罪甚至是极力的讨好周家,她以请姜玉芝来参加老夫人的寿宴为引子,又假装无意的提醒对方今日人多让她可以带着表姐林彦瑶一起来作伴……

    姜玉芝当然不会怀疑她会有所图谋,真的就叫了林彦瑶一起来,然后她先借故将姜玉芝叫走,这样孤身一人的林谣言应该就会和武昙一起行动了,她仍是利用姜玉芝的名义把人都引到花园的凉亭里,然后掐着萧樾进出安鹤堂的时间让苏映把姑娘们都带过去。

    对姑娘们说是老夫人请她们过去,对老夫人院里的人就说是她请姑娘们过来吃果子的,让老夫人招待一下。

    一点小事情而已,再加上今天老夫人高兴,又不可能吝啬一点瓜果点心,自然也不会多说,只会是欢欢喜喜的替她招待了。

    如果是武昙知道这女人拐弯抹角费了这么多的筹谋和心思就只是为了制造她和萧樾的一场“偶遇”,一定会以一句“吃饱了撑的、无聊”之类的字眼盖棺定论。

    但是不得不说,周畅茵的这个弯弯绕绕搞得相当有水平,居然真的连萧樾都没有察觉里面人为的痕迹。

    而此时周畅茵因为亲眼目睹武昙厚颜无耻勾搭他表哥的那一幕,心中百样情绪翻腾,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最后只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那个丫头才多大……”

    若不是方才亲眼所见,她可能真的会继续自欺欺人下去。

    可是刚刚,她亲眼所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个小丫头就恬不知耻的博出位,在她表哥面前卖弄风情。

    只要想到武昙笑起来那张明媚灿烂的脸,周畅茵就觉得心中怒意翻腾,恨不能立刻冲进安鹤堂里去亲手将她那张脸给抓烂,思来想去就是百思不解:“他们是怎么扯到一块去的?表哥回京这才几天,而且那个丫头……”

    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怎么想又怎么觉得可笑至极!

    “这个不知道,不过武家这个二姑娘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就是了。”苏映伺候她多年,一路将她对萧樾的痴念和执着都看在眼里,十分了解她此时的心情,只顺着她的话茬道:“方才的具体情形小姐看见了,晟王殿下对她倒是不假辞色,可是这个丫头也忒不要脸了,上赶着的往上凑。这次不算,奴婢还听说,上个月晟王府乔迁之喜,殿下本来只是设宴招待了几位皇室宗族里的女眷,可是武家这个二姑娘却巴巴的找上门去了,结果女眷席上就她一个外人。可见,为了在殿下面前露脸,她可是无所不用其极了,这还只是咱们知道的,咱们不知道的地方指不定还有更多幺蛾子呢,何况以长公主殿下的说法,晟王殿下也不是完全不把她当回事的,万寿节那天晚上……”

    就今天这个情形来看,的确就是武昙在使计勾搭萧樾,萧樾好像是不怎么想搭理她。

    可是上回庆阳长公主透露说皇帝寿宴那天萧樾当众把武昙叫住了说话……为了求证,周畅茵还特意找那天在场的贵女确认过,证明确有其事,从那个情形上看,萧樾也不是完全不为所动的吧。

    周畅茵心浮气躁,莫名的生出更多的危机感。

    “小姐!”苏映在旁边继续说:“遇上这么个没脸没皮的狐媚子,就算殿下他行的正坐得端……一次两次不成,再多几次,谁能保证他就一定会坐怀不乱了?毕竟那丫头的那张脸蛋儿确实也是生的好,现在小小年纪就这样,再过几年那还得了?”

    周畅茵其实不太敢往萧樾面前做手脚,可是诚如苏映所言,那个武昙就不是个什么正经货色,她怎么也不能看着对方得偿所愿,顺利蹭到萧樾的身边去的。

    “够了!”周畅茵烦躁的厉喝一声,一扭头就快步回自己院里去了。

    姜玉芝和家里另外的两个姊妹还在她那,苏映端着刚从老夫人院里拿来的果品快步跟上。

    武昙是不知道她正常出趟门居然就这么被人算计了一场还不死心的盯上了,她跟林彦瑶相交投契,抛开上午偶遇萧樾的那个瞬间让她觉得特别的生气之外,一整天都玩的开心。

    中午吃完了酒席,寿宴就散了。

    出了周家大门,上车前两人在巷子口道别。

    老夫人先上了马车,让她们姐表姐妹道别。

    林彦瑶拉着武昙的手说道:“林府离着长安大街那边近,明早你先过去我那,咱们吃了早饭再一起过去吧。”

    武昙一时没想起来什么事,迷茫了一下。

    林彦瑶就皱了眉头,抬手打了她一下:“不是你约的我吗?明天十六,这届科举最后放榜,去看状元游街啊!”

    武昙被她一拍才记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这几天她一门心思的琢磨孟氏呢,要是林彦瑶不提,她明日八成是要爽约的。

    “记得记得!”不过这种事,她不承认的,回过神来连忙敷衍,但再转念一想,看着林彦瑶容光焕发的脸庞突然就灵光一闪,贼兮兮的凑过去道:“不对啊……明明是我约的你,表姐你怎么比我还上心?有……情……况……”

    “什么啊!我是怕你忘了,提醒你一下嘛!”话没说完就被林彦瑶瞪了一眼,顺手又推了她一下,“好了好了我要回去了,明天你早点来,我让我们府上的厨娘做你喜欢的手擀面。”

    说完,就怕武昙多问一样,转身就钻进了轿子里。

    武昙倒是没有死缠烂打,只是眼睛亮晶晶笑眯眯的盯着她的轿子远去——

    她表姐一向稳重,明天必有情况的,嘿嘿!

    “小姐,您傻乐什么呢?走吧?老夫人等半天了。”杏子扯着脖子看了半晌,忍不住上前戳戳她。

    武昙今天心情好,转身又冲她咧嘴一笑:“走啦走啦回去了!”

    然后转身钻进了马车里。

    萧樾这时候也才从周府之内出来,他舅舅宁国公周元升亲自出来送他,两人寒暄着刚出大门,外面的巷子里挤满了人头和马车,他的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居然精准的捕捉到那一抹亮眼的红色裙裾。

    武昙弯身钻进马车里,他没看见脸,只是觉得他跟这疯丫头偶遇的太过频繁了,心生烦躁,略失神了一瞬才赶紧跟他舅舅道别。

    回到晟王府,已经临近傍晚,萧樾刚回书房坐下不一会儿,雷鸣就去而复返,带了一份誊写的名单过来:“王爷,这次殿试的最后名次出来了,之前忘了拿给您,您要不要过目?”

    雷鸣会特意赶着拿过来,里面必然是会有他感兴趣的东西的。

    萧樾略一挑眉。

    雷鸣立刻上前将名单呈上,展开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萧樾斜睨过去一眼,待到掠过第三名探花的名字时,便是眸光一定:“他?”

    闲着没事他考什么科举?!

    ------题外话------

    昙子:装逼不理我还给我招黑,史上最渣→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