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1章 要对本王负个责么?(一更)
    武青林今天本来就被萧樾刺激的情绪反常,见状,脸色立时就沉了下来。

    武昙扑过去,一下窜到萧樾身上,下意识的一抬头看见他的脸,第一反应就觉得是见了鬼,眼睛瞪得老大。

    萧樾也没想到进门就会被她扑了个满怀,眉头微蹙。

    两个人,四目相对。

    武昙脸上表情一僵,刷得就红成一片,下一刻就跟被针扎了似的立刻撒手跳下来,惊恐的连着后退数步。

    虽然这么大的姑娘了还互相打闹传出去是有点不成体统,可是老夫人宠孩子,又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她原也是看个热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不想武青林会贸然带着个外男进来。

    武昙退到暖炕边上,直接靠在了她身边,退无可退。

    老夫人心里也莫名有点发慌,赶紧按住她的肩膀以示安抚,同时看向了武青林道:“青林,你们这是……”

    “武老夫人,本王萧樾,前两天在我外祖母那与老夫人见过的。”没等武青林回答,萧樾就自然的接过话茬。

    老夫人倒不是记性不好,而是他方才进来的突然,老夫人的注意力又全都集中在自家孙女对一个外男逾矩的这件事上,压根就没仔细辨认他的脸。

    此时萧樾开口,老夫人才算是正经的注意到他,一瞬间也是深感意外:“晟王殿下?”

    武家跟晟王府没什么交情和来往,萧樾这样骤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老夫人也有点揪心。

    “周妈妈,快!”她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赶紧喊周妈妈伺候她下地。

    萧樾这时候看上去倒是个谦逊守礼的晚辈模样,连忙往前一步抬手阻了老夫人的动作:“老夫人不必拘礼,您坐着吧,本王就是过来给您打个招呼,马上就走。”

    做了多年的一品诰命夫人,老夫人还是相当稳得住的,见状就也不推辞了,只就笑道:“殿下过府,老身竟不知道,实在是怠慢了。”

    说着,就嗔怒的瞪了武青林一眼。

    武青林本来就在怀疑萧樾是在打武昙的主意,偏偏方才一进门又让自家妹子投怀送抱给萧樾白占了便宜,他沉着脸心里正生气呢,直到老夫人这一眼瞪过来才赶紧收摄心神,道歉:“都是孙儿的疏失,原想着晟王爷过来跟我借两本书,就不惊动祖母了,不想王爷他礼数周全,非说要过来给祖母打个招呼。”

    萧樾笑道:“过门是客,应该的。”

    老夫人哪能真的苛责武青林什么,虽然心里也是纳闷这没头没脑的晟王来借什么书,面上也只是和气的笑道:“到底还是我府上失礼,还请殿下见谅。”

    这时候,她身边的武昙已经使劲的把头垂得很低,一副做错了事之后十分小家子气的模样。

    虽然方才的事的确是叫人有些汗颜,可自家孙女是个什么脾性老夫人是知道的,还是头次见她这副憋屈的样子,就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发,才又继续对萧樾道:“孩子们顽皮,玩闹的有些过了,让殿下见笑,方才这丫头冲撞您的事,您莫要放在心上。”

    “不会的!”萧樾看了武昙一眼,见她一副无精打采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也不想看见他的模样,也是很奇怪——

    他今天再看见她的时候居然没有觉得很怄。

    武青林实在不想萧樾继续在他们府上呆着了,就深吸一口气道:“王爷不是说要急着回去了吗?微臣送您?”

    这个逐客令,十分的没有礼貌。

    虽然晟王的身份来他们府上敏感了些,老夫人也发现自家行事素来稳重周到的长孙今天很反常。

    不过她是个很有魄力的人,既然放权不管外院的事了,就当真信得过长孙的处事方式,所以只是放任自流,并没有说话。

    萧樾看出了武青林的敌意,不过他倒不是因为武青林,而确实是本来就打算走了,于是又冲老夫人略一颔首:“那本王就先告辞了,今日是偶遇武世子才临时想到要登门的,没曾备一份礼物带给老夫人,实属失礼,还请您莫要见怪,下回过来,我再补上。”

    都是客套话,无需当真,老夫人也从善如流:“殿下客气了。”

    含笑正要目送他出门。

    不想,下一刻萧樾的视线却突然移到了旁边武昙的身上,笑问道:“二小姐今儿个怎么也不吭声了?是又要假装不认识本王么?还是在想着刚才的事要怎么对本王负个责?”

    这话出口,着实的有些轻浮了。

    老夫人都被他惊了一下,脸上表情顺时一僵,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觉得确实不能接这个茬儿——

    萧樾说这话,他们姑且还可以只当是个玩笑,可家里的长辈一插嘴,不管是解释还是回绝,就都会显得过分刻意了。

    她也转头看武昙,不知道这丫头会作何反应,悬心的紧。

    武昙反正是每回看见萧樾都觉得有气受,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还好,横竖她摸透了他的习性,知道他并不可能真的把她怎么样,惹毛了也能呲牙齿瞪眼睛的解解恨,可是当有第三个人在场的时候,她就只能忍气吞声,怕被人抓住了逾矩的错处和把柄。

    萧樾这话说得真假难辨,但也有些暧昧不明了。

    武昙是打定了主意不理他,就是捏着衣角低着头,死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林彦瑶都觉得不对劲了,快走两步从武青林身边挪过来拉她的手,关切道:“昙儿怎么了?可是刚吓着了?”

    虽说是她撞的萧樾,可男女授受不亲,这种事算下来总是女孩儿吃亏的。

    这位晟王殿下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只当是没这回事不就好了?怎么能乱说话呢?

    武昙就是不吭声,而且使劲的低着头,也看不清楚她的具体神色,林彦瑶回头看了萧樾一眼,故意说道:“晟王殿下跟你开玩笑的。”

    她是个小辈的,说这话反而无所谓了,算是把场面给圆过去了。

    萧樾这一次倒是没有再找茬,微微一笑,才又冲老夫人略一颔首就转身离开了。

    武青林进屋以后,一直的面容严肃,这时候也忍不住多看了武昙一眼,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跟着萧樾一起出门去送他。

    待到他们离开了,老夫人也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

    武昙扬起脸来看她,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就是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老夫人心中微微动容。

    事情毕竟是她引起的,林彦瑶心中过意不去,赶紧道歉:“昙儿你别哭,刚才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逗你的,要不你打我两下出出气?”

    说着,就真抓了武昙的手让她打自己。

    不想武昙却直接将手往她面前一伸:“我的络子呢?还给我!”

    “呃……”林彦瑶没太跟得上她的思路,两人对视片刻,武昙就绷不住了,破涕为笑。

    “你……”林彦瑶看她兀自笑得灿烂,又是跟往常一样,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突然恍然大悟——

    这丫头这是演戏吓唬人呢!

    有些啼笑皆非,但回头想想刚才那个晟王殿下说话的时候确实气势惊人,挺吓人的,唏嘘之余就也不跟武昙计较了,可的低头左右一看,却发现之前抓在手里的络子不见了。

    “我刚刚太紧张,是不是掉到哪里去了?”林谣言狐疑的四下里找了一圈,却居然还是没找见。

    老夫人道:“又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方才屋子里人多,可能被谁踢到哪个柜子底下了,回头丫头们打扫的时候就该出来了,收拾吃饭吧。”

    周妈妈伺候她穿鞋下地,老夫人虽然没再说什么,可是因为萧樾的事,心里总归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武青林送走了萧樾,很快也折了回来。

    大家都没再提之前的事,有说有笑的坐下来吃饭。

    待到吃完了饭,老夫人就对武昙说道:“一会儿我要歇午觉,你带瑶丫头去镜春斋玩去吧。”

    “好的祖母!”武昙欢欢喜喜的应了,看上去无忧无虑,好像真的完全没把之前萧樾的出现当回事。

    林谣言又给老夫人屈膝福了一礼,就跟武昙牵着手走了。

    这边的屋子里,待到两人出去,老夫人就带着武青林又进了旁边的暖阁,坐下之后就正色问道:“这个晟王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他往咱们府上跑什么?咱们两家都是领兵的,你把他领过来……”

    话到一半,突然觉得自己的语气太重了,就直接打住了。

    武青林在桌子对面坐下,面上也是神色凝重,一筹莫展:“孙儿也知道这样不妥,可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他说要来,我总不能拒之门外。”

    老夫人张了张嘴,却是无话可说,最后只又想起他最后的那句轻浮之言,就越发的不满,脸色也更是难看起来:“我是觉得他不太妥当,堂堂一个亲王,说话怎么如此轻浮?也得亏是咱们昙丫头还小,糊弄两句就对付过去了,要不然的话,他之前说那样的话,不是平白损人家的名声么。”

    听了这话,武青林却唯有苦笑了:“祖母,我看你是不是要考虑给昙儿定一门亲早点把她给嫁了?”

    老夫人皱眉:“这又是怎么个话说的?”

    “实话说,我总觉得这位王爷次此回京的目的怕是不单纯,”武青林道,神色之间是少有的凝重,看的老夫人心慌不已,“那会儿在我的书房里我也试着跟他套了几句话,可是他字里行间却总在暗指昙儿,这让我十分不安!”

    武青林说着,手指已经下意识的缓慢攥成了拳头,用力的压在了桌角。

    老夫人听了这话,却是险些跳起来,音量都不由的拔得老高:“什么?”

    外间收拾桌子的丫鬟都转头张望过来。

    周妈妈连忙挥手先将她们打发了。

    老夫人紧张的盯着武青林的脸,再次确认道:“你刚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一直在暗指昙儿?”

    武青林此时也是少有的暴躁,也不得不道出实情了:“之前昙儿一直瞒着我,今天我才知道她和晟王私底下还有过接触……”

    老夫人这回是当真坐不住了,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整个人都恐慌起来,眼神乱飘:“这又是什么意思?我就说这丫头今天不过就是撞了一下人,怎么就扭捏起来了,完全不像是她的性子……可是……可是……不对!”

    说着,突然想起来什么,就语无伦次的转身一把攥住周妈妈的手:“你前两天说的那个事,可是找昙儿身边的丫头确认过了?”

    “这……”周妈妈被她的情绪感染,也跟着慌张起来,“本来昨儿个奴婢是要叫了杏子来问的,可是她跟着二小姐出去了,后来有别的事就搁下了,还没来得及。”

    老夫人一脸的急色。

    当时周妈妈说武昙别是看上了哪家的小子了她还不怎么信,现在却是越想就越是觉得心慌——

    自家孙女再机灵也毕竟年岁还小呢,那个晟王从身份到样貌,甚至到谈吐举止,真真的是哪样都挑不出毛病来,若他真是存心撩拨,自家孙女可别是已经着了他的道,吃亏了吧?

    武青林见她这个样子,颇有些无语,拉着她重新坐回炕上,黑着脸道:“祖母你想哪儿去了!昙儿又不是不知轻重,朝局之中有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她看得未必就没有我们透彻,不至于糊涂到随便就被人忽悠了。我只是跟您说,晟王私底下一再的接近她,就更说明这个人处心积虑,怕是真有所图。”

    老夫人将信将疑的盯着他。

    武青林相信武昙把持的住,她可不敢保证——

    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一下子遇上个身份贵重又品貌皆属上乘的男人主动凑上来献殷勤……

    武青林看她那个神色就知道一两句话跟她说不通,索性也不过分在武昙对萧樾到底有没有意思这个事情上纠结了,只说重点:“祖母!父亲手握重兵,而目前纵观整个朝局,也还没有能替代他镇守南境的人,咱们定远侯府在陛下心中本来就颇受忌惮,且不论晟王他到底是否居心叵测,咱们都不能跟他扯上关系。这个道理,你、我,包括昙儿在内都是懂得的,现在的问题是晟王他的身份特殊,万一他真的想借昙儿来把咱们跟他绑到一起去……他说想要昙儿,咱们谁都抗拒不得,这——才是现在最棘手的。”

    老夫人蓦然心惊,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随后却还是一筹莫展:“可是这突然没头没尾的你叫我怎么办?总不能为了躲他,现在随便去大街上揪个人就随随便便的把昙丫头给嫁了吧?”

    是啊!萧樾不可能是武昙的良人,可如果就为了避开他便随便找个人家把武昙给嫁了……

    抛开定远侯府会惹上的麻烦不提,那还不如把武昙嫁给萧樾呢!

    武青林也知道自己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思忖了片刻,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妥协:“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过昙儿的婚事,祖母确实还是尽早考量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吧。”

    老夫人这会儿心里乱,只胡乱的点头答应了。

    武青林从主院出来,原是想去找武昙谈谈的,可是走到半路才想起来林彦瑶这会儿正在她那,就只能转头回了前院。

    这边武昙拽着林谣言急吼吼的回到镜春斋。

    今天林彦瑶来找她,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昨天托林彦瑶帮她打听的事情有眉目了,心中忍不住的忐忑又雀跃。

    可偏偏,林彦瑶来的时候她正在老夫人那,老夫人又好客,她怕给老夫人瞧出了端倪,就一直按捺着在忍,再加上被萧樾搅局耽误了时间,回去的路上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表姐,是不是昨天我拖你跟舅母打听的事……”回去就直接打发了所有的丫鬟,进屋关上房门,武昙就拉着林彦瑶坐到了里屋的床上。

    林谣言勉强笑了下:“嗯!我帮你问过了……”

    一边说,一边却在斟酌用词,想着要怎么说出来才能把冲击和伤害降到最低,结果还没等酝酿完呢,外面程橙就来敲门:“小姐,表小姐,林家来人了,说是要找表小姐,有急事。”

    林彦瑶经常会来定远侯府找武昙玩,若不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要紧事,林家不会特意来人找她,可是这毫无征兆的,有什么急事不能等到她晚上回去了再说?

    武昙和林彦瑶互相对望一眼,林彦瑶甚至怀疑别是李氏觉得她今天过来会跟武昙告密,所以才急着派人来追她回去了?

    武昙也是心中警惕,不得不起身出去开了门问:“什么事啊?”

    程橙没说话,只让了跟在她身后的一个妈妈上前,是李氏身边的杨妈妈。

    “杨妈妈?”随后走出来的林彦瑶也十分意外,不由的一愣,“你怎么来了?是母亲叫你来找我的?”

    “表小姐!”杨妈妈本分得体的微微一笑,先给武昙福了一礼,然后才刻意压低了声音对林彦瑶道:“姜家来下聘了!”

    ------题外话------

    系统:恭喜玩家萧樾,获得“颈部挂件”的试戴权,试用时间为三秒,请速体验!

    皇叔:试戴感觉非常良好,突然好想直接顺回家(〃#39;#39;▽#39;#39;〃)

    系统:恭喜玩家萧樾解锁隐藏boss“暴走的大舅子”,开启隐藏任务“大舅子的49米大刀”!

    皇叔:→_→

    ps:这是一个被女主全家集体抵制的男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