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娶媳妇是正经事(二更)
    而且——

    她家小姐怎么还是这身打扮?

    杨妈妈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小姐,您这是……”

    说着,狐疑的上下打量她。

    林彦瑶有点不好意思,只含糊了一句:“方便嘛!”紧跟着就转移了话题,“你过来——是母亲让你来找我回去吗?”

    “没……没有!”杨妈妈哪里敢说,闪躲着移开了视线,“就是昨儿个您跟表小姐是半夜走的,夫人不太放心,就叫奴婢过来看看,既然你们平安回了侯府这边,那奴婢这就回去禀了夫人,叫她放心。”

    说着,就急急地行了个礼,转身下了台阶,见武昙和武青钰还站在马车旁边,又打了个招呼:“表小姐,二公子,我家小姐劳烦你们照顾了,奴婢就先回去了。”

    说完,行了礼就坐上停在旁边的青篷小马车离开了。

    武昙和武青钰对望一眼,都觉得她今天有点鬼祟。

    莫不是——

    林家又出什么大事了?

    武昙略有些迟疑的走上台阶走到林彦瑶面前:“表姐……”门房的人还在旁边看着,也不好多说什么,就道:“先进去吧,我们吃东西,要饿死了!”

    林彦瑶点点头。

    武青林招呼了长泰和门房的小厮帮忙把马车里的吃的都拿下来,直接送去了镜春斋,他自己也不请自来的跟过去蹭饭。

    门房的小厮从镜春斋退出来的时候还有点犹豫:“二公子,夫人那里……”

    “我娘那我自己会过去。”武青钰塞了他两块糍粑直接将他打发了。

    武昙打发人去厨房拿了碗碟过来,把东西一一盛出来,她屋子里的圆桌摆了个满满当当。

    三个人围着桌子吃东西,林彦瑶其实没什么胃口,但是想着武昙和武青钰为了她的事折腾了一晚上心里十分的过意不去,就勉强陪着两人一起吃了好些。

    打人闷棍是个体力活儿,三个人是真的都饿了,各自以最快的速度填饱肚子。

    林彦瑶这才有些担忧的说道:“我们这样把他打了,你们说姜家会不会借题发挥再出什么幺蛾子?”

    “打了就打了,别人不知道怎们回事,他自己还不知道吗?”武昙无所谓道,端起茶碗喝了两口茶漱口,“我看他现在八成还在感激咱们,打他居然没打脸。他自己先做了缺德事,只是被我们打一顿,不定怎么偷着乐呢,现在十有**是还会裹紧了衣领装太平,想让事情就这么过去。”

    姜平之自己干了混账事,现在被叫出去打了一顿闷棍,他就是再傻也猜到是林家人干的了,而且以他的想法,他甚至还会庆幸——

    林家人只敢夜里把他骗出去打一顿,那就说明他们投鼠忌器,还顾念着林彦瑶的名声,并不敢真的撕破脸皮拿这件事登门去找姜家要说法,那也就是说,他挨一顿打,这件事就等于是彻底过去了。

    这对他来说,真的是最值得不过的了。

    林彦瑶是没想到这么深远,还有些将信将疑,武青钰就继续解释:“我听昙儿说他考了这届的科举,并且有望登上榜首,这个时候他最怕林家揪着这件事跟他闹,一旦他惹上这样的丑闻和风波,就算你们家人拿不出是他算计你的确切证据,可是在上位者眼里,对他的印象也会大打折扣。所以——”

    他说着,一顿,有些意味深长的又再看向武昙,“这丫头的判断没错,他现在应该还十分感激咱们打他的那一顿呢,并且将那一顿打作为此事风波彻底过去的风向标。”

    是啊,单就姜平之的为人来说,他挨了打,是该怀恨在心的,可如果联系到他最近做这些事的最终目的上——

    这顿打对他来说却是细枝末节了。

    而武昙之所以会这么有恃无恐,也就是算准了这一点——

    姜平之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林家这件事彻底了结,那么他跟黎薰儿之前计划的一切就都可以重新上正轨了。

    并且被打那么丢脸的事,必然也没脸往外说,最后他只会当个哑巴亏咽下去的。

    林彦瑶想想这些事,却只觉得可笑:“就为了一个不是自己能力所及的功名,算计计较到这种地步,我都替他累得慌。”

    武昙突然想起了之前杨妈妈过来的事,还是迟疑着开口:“那会儿杨妈妈过来……”

    林彦瑶笑了下:“八成是姜家的人已经过去了吧。”

    此刻再提起这件事,她已经坦然许多。

    武昙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沉默了一下,倒是林彦瑶反过来安慰她:“没事了!昨夜我父亲已经跟母亲商量好了,过两天就送我到江北去投奔大伯,避开了那些人,我照样安安生生的过我的日子。”

    话是这么说,可是人家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却被逼着背井离乡去投亲,要不是迫不得已,谁会这么做?

    可是现在,确实也没有别的更好的方法了。

    “这样也好。”武昙点点,也尽量试着宽慰她,“京城的贵人多,大家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才喜欢嚼舌根议论些子虚乌有的事。既然二舅舅跟舅母有了安排,那你就先去江北散散心,如果在那边住不惯,回头我就跟大哥说,让他在元洲城给你留意看着,寻一门亲。”

    林家不缺人脉,也不缺能安置林彦瑶的门路,这件发生在平头百姓身上可能是只有死路一条的事,在林彦瑶这里,其实真的不算是彻底的绝境。

    林彦瑶一再的在心里试着说服自己,这时候并未置可否,只是给了她一个笑容作回应,就端起茶碗低头喝茶。

    这会儿武昙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林彦瑶身上,倒是没注意对面坐着的武青钰已经噤声了好一会儿了。

    这时候,他才又突然戏谑着开口:“干嘛舍近求远?难道姜家的这口恶气就这么忍了么?”

    姜平之那混蛋摆了林彦瑶这么大一道,这口气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消了?

    这不是没办法吗?

    林彦瑶是女子,名声就是最大的软肋,而姜平之那人渣下刀精准,真的只能认栽了。

    武昙不悦的拧眉看向他:“难道你还有能出气找回场子的办法吗?”

    “我就是办法啊!”武青钰一挑眉,见武昙已经冲他瞪眼睛了,就干脆不理她,直接移开视线看向了林彦瑶道:“不是说姜家的人现在正在你家退亲么?怎么样?如果你同意,那你就先回去,我备了聘礼马上就到。”

    “噗……”武昙刚含到嘴里的一口茶,直接隔着桌子喷过去。

    好在武青钰的反应够快,第一时间已经闪身跳开了。

    武昙被呛得扶着桌子直咳嗽,眼泪瞬间就出来了。

    武青钰嫌弃的拍掉溅在他袖口的水珠,仍是抬眸,目光直视林彦瑶。

    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严肃郑重,但也绝对不是随便说着玩的。

    林彦瑶看着他,是直到这一刻才完领悟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一瞬间脊背僵硬直,手里捧着茶碗静坐在那里,半天不知道如何反应。

    武昙咳顺了气再抬头,原是想臭骂武青钰一顿的,可抬头看见他脸上那个还蛮正经的表情也有一瞬间如遭雷击的感觉——

    这家伙这是……玩真的?!

    虽然她心里一百个认定他这是一时意气的瞎胡闹,可毕竟人家当面提亲的对象不是她,她还是有点自觉的,就尽量偷摸的侧目去看旁边的林彦瑶。

    林彦瑶居然也没有马上反驳……

    武昙就觉得——

    自己还是闭嘴装死吧!

    那边林彦瑶倒不是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反驳拒绝,可即便知道对方也许就只是同情她的一时好意,这样被一个年轻男子当面求亲——

    好吧,其实也不算求亲,用当事人的话说,就是帮她找回场子……

    总之这个状况她从没想过,所以愣了好半天都脑袋空白,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一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十分尴尬的扯了下嘴角:“表哥……其实,你不用这样帮我的……”

    真是神奇哈!最近这短短的几天之内,她经历了一连串以前从来就想都没有想到过的局面。

    而且好像——

    应付起来,她这脸皮也跟着厚了好几倍了。

    “不是为了帮你啊,我娶媳妇也是正经事。”本以为这场尴尬就这么化解下去了,却不想武青钰却紧跟着又开口。

    林彦瑶觉得自己刚刚松散了下来的筋骨又在一瞬间紧绷到了一个近乎不可思议的程度,甚至于因为这一次武青钰把话说得更直白了,她的脸都刷的就烧起来了。

    旁边的武昙只觉得没脸看了,直想往桌子底下钻,跟着尴尬的不行,悄悄地拿了个空盘子挡住了脸,心中碎碎念——

    你们看不见我!

    武青钰本来还算坦然,现在被她这欲盖弥彰的举动搞得,反而也有点难为情起来。

    不过他刚才既然说了那样的话,就不是一时冲动的戏言,何况林家姑娘刚受重创,他就是再混账也不会再那这种事情跟她聊着玩的。

    “我是觉得你人还不错……”于是强忍着想先把武昙踹出去的冲动,武青钰尽量忽视她的存在,想把话说的再诚恳一些,可是才开了个头,又觉得自己别是有趁火打劫逼迫人家嫁他的嫌疑,就又立刻改口道:“你别误会,我没有逼你的意思,当然,也绝对不是拿你打趣的,要是……如果你还有别的更好的出路,就当我没说……”

    说到最后,就语无伦次起来,也莫名的跟着有点脸红。

    武昙看在眼里,是觉得这种场合她应该识趣的滚蛋的,但再转念一想又觉得她要是躲开了,她表姐可能就得当场羞死了……

    正在纠结不已的时候,林彦瑶已经缓缓的放下手里的茶碗,起身。

    她走到武青钰面前。

    武青钰觉得自己莫名的突然会有点紧张,但是为了不露怯,就将一只手悄悄挪到身后攥紧了。

    林彦瑶面上的表情十分认真,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其事道:“就算表哥你不是开玩笑的,可你越是一番好意,我现在这个情况也越是不能连累你,不过……”

    这一刻,她的心情忽然会有种扫尽阴霾,豁然开朗的感觉,就很是感激的露出一个笑容:“我是要诚心诚意的谢谢你的。”

    她说完,就又郑重的给武青钰福了一礼。

    武青钰已经帮了她不少了,武家老夫人也一直对她很好,她自己现在的名声,在京城里只怕说是过街老鼠也不为过,真的不能恩将仇报的扒着武家来救命了!

    这时候确实也没办法在武昙这继续待下去了,她就回头对武昙道:“叫人帮我备辆车吧,那些人太卑劣,家里那边我不太放心。”

    武昙知道她是为了躲武青钰,但也确实没办法,刚才的一幕之后——

    太尴尬了。

    武昙刚要答应,林彦瑶又听站在她身后的武青钰沉稳有力的声音再次传来:“你若离京暂避,那我确实无能为力,不过若是你考虑我方才的提议,眼下的这个局面——我是有办法将它整个翻过来的!”

    *

    而与此同时的林家,李氏却是正在姜家人身上领教什么叫做无耻的下限……

    ------题外话------

    呃……你们钰哥,大概……也许……可能……要娶媳妇了?!突然好担心孟氏会气死啊2333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