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匾 额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她不舒服的扭动了几下身体,张开嘴!

    鼻息里,她身上散发的婴孩特有的绵软香气,蔓延进她的心,她的心柔软了,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掐着小月儿脖子的手慢慢松开。

    不舒服解除的小月儿,冲着浅浅抿嘴一笑,那笑容瞬间把浅浅融化,抱着她用力嘬着她小小的脸蛋,满脸泪水的请她原谅!

    尽管她知道小月儿听不懂,依旧激动的不迭声地说着。

    淡淡夜色下,柔柔的月光迷离,喝下陈婆婆送来的米汤,甜甜睡着的小月儿,那张稚嫩的小脸,在月光的映照下,尤其的甜美。

    浅浅难得的脸上露出祥和的神色,轻轻逗弄着小月儿翘翘的小鼻头,抚弄着她的小嘴,为她有那样不堪的想法,感到愧悔,低声质问自己,她是怎么啦,怎么坏道连自己亲外甥女都要杀死!

    不管怎样,她是无辜的,这是娘在看见她的第一眼时说的话!

    她不是她的仇人,拿走第一楼的是宗家,虽然不知道宗家确切地耍了什么手段,从爹里手上拿走了祖传三代的天下第一楼,但是就凭宗家那天来收房收酒楼,一点人情不讲,还有她这些日子在镇上的遭遇,他就是她钱浅浅这辈子的仇人。

    对了,天下第一楼的牌匾是先皇亲自书写,是钱家祖传几代,比命还重要的东西,怎么能沦落到外人手里。

    应该去要回来,什么都给宗家拿走了,这个天下第一楼的牌匾总应该要还给钱家吧?

    心里想着,却又隐隐的觉得不妥,“天下第一楼”的牌匾耶,那可是先皇吃过第一楼的酒菜后,亲自提笔书写的,多少人做梦都想要,宗家又怎么会轻易的还给她!

    思来想去,明知不可能,浅浅还是决定什么都不管,要去找宗家要回牌匾!

    浅浅睁开眼,动动僵硬麻痹的手脚,抹去面上的雨水,冰凉的身体在雨水的冲击下,瑟瑟发抖,恍惚间,她还是钱家的二小姐,可转念又隐约觉得那里不对,定眼一看,这?这?

    大雨滂沱的青石大街上,她没有任何遮避的趴坐在大雨里,面前是座三层楼高,气势非凡、飞檐斗拱的酒楼。

    高高的门楣上,那个几个金光闪闪大字,刺的她的眼睛生疼,

    脑袋里剧痛传来,暂时空白的脑袋里,一切曾经的记忆似喷涌而出的泉水般喷涌出来,混乱中,她的嘴角噙起一丝苦笑,她是钱家二小姐,不过已经不再是那个曾经飞扬跋扈,无所不为的钱家二小姐,是街边乞讨,人人喊打,人人避之不及的钱家二小姐。

    一个撑着油纸伞的男人身影,隔着雨雾,模模糊糊的映入眼帘,灰色衣衫的下摆,已经湿了大半,此刻他正一步步迈着平稳的步伐,踩着雨水朝她走来。

    她费力的抬起眼,忍着雨水浸入眼睛,带来的疼痛,定定的看着他,宗家的新掌柜——张朗。

    眉目清朗的他,站在离她三四步远地地方,意外她会为了要回属于钱家自豪与荣耀的匾额,在这里跪了三天,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低声充满感情地叫了声:

    “二小姐!”

    目无表情的浅浅,眼神犀利的穿过他的身体,即像是在看他,又似乎没看他。

    张朗见她如此,轻轻的叹口气,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钱袋: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