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夜 半 求 医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他们那里知道,浅浅给凤少皇做了手脚,想要站起来,却双腿发麻,怎么努力挣扎都于事无补,站不起来。

    凤少皇得意的看着她的徒劳:“今天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好好的在这给本少爷跪上一个时辰,下次在遇见,我凤少皇可就不会管你身后有没孩子了!”

    “喂,喂,你这个烂人,混蛋,神经病!你给我使了什么阴招,你给解开,我咒你祖宗十八代,代代都是出来收破烂的,代代死了都没人收尸!”

    浅浅咆哮着,骂着,跪在街边,无奈的怒瞪着他上了马车。

    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跪的腿麻没有知觉的浅浅,好容易等时辰到了,才挪动膝盖,站起身,拍拍腿上的肌肉,背着小月儿一步一叹气的回到家。

    放下小月儿,坐在破桌前,看着镜子里,她那张丑陋的脸,眼泪忍不住的扑簌簌的掉下来,心里难过,又想起目前的处境,悲从中来,不禁趴在桌上狠狠大哭了一场。

    她的哭声,让床上本已睡着的小月儿,惊醒,跟着手舞足蹈的哇哇大哭,哭的声嘶力竭,上气不接下气。

    半夜,小月儿发起高热,浑身虚汗,小脸通红。

    急的浅浅抱着她,无头苍蝇样的在屋里乱窜。

    手摸着她越发滚烫的额头,推开门,不顾夜深,高一脚低一脚的朝城里走去。

    走到城门口,还不到时辰,城门没开。

    浅浅抱着小月儿,站在那,急的朝着城楼上的士兵,央求!

    不知是城墙太高,还是他们根本不想理会,总之除了浅浅叫喊声,没有一个应答。

    小月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看着她为了呼吸,鼻翼扇动,小手捏的紧紧的,浅浅的心揪成一团,

    朝着城楼上再次大声呼喊起来:“守城的大哥大叔们,求求你们,开开门好不好?我的孩子病了,要看大夫,求求你们开开门!”

    这次,城楼上终于有了回应:“时辰不到,这个门谁不能擅自开开,这个大婶,你若是着急,城外吴家村倒是有个大夫,不如你去那看看!”

    “吴家村?”

    恍如迷路的人看到了指引方向的明灯,吴家村,吴家村,浅浅嘴里反复念叨着,抱着小月儿跑了几步,才想起来,她根本不知道吴家村在哪?

    于是,又抱着孩子跑回头:“请问吴家村怎么走!”

    “十字路口往左走四五里!你到村子打听一下就知道!”

    一路狂奔,鞋子掉了,头发散了,喘着粗气,风从她张着的嘴巴灌进去,直接灌进胸腔里,胸腔里的心脏擂鼓似得跳动。

    十字路口。

    她停下匆忙的脚步,六神无主的看看路径,辨清左右,闷着头,又是一阵使劲的疾跑,路旁的荆棘刮烂了她的衣裙,一丝一缕的随着她的奔跑拂动,这会她是巴不得肋下能长出翅膀,一扇就到了吴家村,那里还管得了裙子破不破。

    拐弯处,亡命奔跑的浅浅,猝不及防跟迎面而来的马车遇上,受惊的马高高扬起前蹄,浅浅为了护住小月儿,自然反应,一侧身,一转一退,双脚突然悬空,整个人就顺着斜坡滚落下去,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

    半眯着眼打瞌睡,凭着感觉赶车,以为眼花的马车夫,同时及时拽住缰绳,定神一看,眼前却没了人影,心生怪异,还以为他时运低见了鬼怪,也不知他刚才根本不是眼花。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