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听 不 得 浅 浅 二 字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小的就是浅浅,无话可说。”浅浅坚定的答道。

    “你还嘴硬,来呀,给我上刑,本官就不信你不招。都愣着干啥,给我上梭子。”

    见她油盐不进,林大人也恼了。

    两个衙役上来,把浅浅的手指安插上梭子,走开两步,就拉。

    白易向前一步,还没出声,嘴就给人堵住。一回头,是凤少皇。

    凤少皇拖着他向后走了两步,这才松开,质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大堂里,传来浅浅控制不住的闷声惨叫,心如刀绞的白易,推开凤少皇就要往里闯,凤少皇再次拉着他,白易心急如焚冲他吼道:“放开,我要进去救她。”

    “你救她,她是你什么人,林大人审案,关你何事?”

    “我、我三言两语跟你说不清楚,总之我就是要救她。”

    “不行,我看你是走火入魔,只要听见浅浅二字,就失去心智。”

    “大人,犯人晕过去了。”

    “给我把她泼醒。”

    “少皇,求你,放开我,我要进去,我要进去救她。”

    白易哀求着凤少皇,手底也没放松,用力挣扎。

    凤少皇懒得跟他啰嗦,伸手在他身上一点,点了他的穴位,让他暂时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只能跟着他乖乖看。

    大堂上,浅浅幽幽醒转,林大人再次怒问,她认还是不认,招还是不招,谁知浅浅竟然乌龟吃秤砣,铁了心,就是抵死不认,一口咬定她就是莫浅浅。

    堂外,白易急的双目喷火,却身体受困,无可奈何。

    “你真的不认?本官再给你个机会,你好好想想,认还是不认?”

    “不认,浅浅就是浅浅,从来没有冒充过别人,也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怎么会认?”

    浅浅双眼圆睁,大声说道。

    “好,继续给我上刑。”

    两个衙役拿出一卷木棍,捆在浅浅身上,往两边一拉,只听得她身上的肋骨顿时卡兹作响,双目凸起,呼吸困难,鲜血从嘴里喷涌出来。

    “你认还是不认?”

    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林大人,再次问道。

    浅浅喘着粗气,大声吼道:“不认,不认,浅浅没做过的事,死都不认,死都不认!”

    然后一大口血从她嘴里喷出来,喷出老远,朵朵血花飞溅染红了大堂,她身子一软,双眼一翻,气息奄奄再次晕了过去。

    “大人,犯人不行了。”

    “给我拖下去,明日在审。散堂!”

    “你不要在跟着我!”

    白易对凤少皇咆哮道。

    不明就里的凤少皇冷声说道:“我就要跟着你,你不把我当朋友,我当。那个浅浅有什么好,让你就不能听见这两个字。”

    气冲冲走着的白易促然转身,差点撞进跟上前的凤少皇怀里,怒瞪着他:“她就算哪里不好,都比你那个撒谎眼都眨一下的宗紫樱强。”

    “白易,我好好跟你说话,你扯紫樱做什么?”

    凤少皇不能容忍白易在他面前诬蔑宗紫樱,也放下脸厉声说道。

    “我扯她?那天我明明问浅浅是不是她第一楼的,她怎么答的,你不是也在现场吗?”

    “我在,可是她那样说,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毕竟这是她第一楼的私事,还牵扯着人命,你要人家跟你怎么说。再说,后来,你走后,她也跟我解释了。”

    “哼,跟你解释,谁知道她玩什么心眼?哦,对了,我明白了,跟你说,不跟我说,好显得你在她心里,与众不同,你这个傻瓜,上当了还在沾沾自喜。”

    急怒攻心的白易,说话直接凭自觉,根本不从脑子里过。

    “白易,你不要越说越离谱,我凤少皇上什么当,你不要因为那个什么鬼浅浅,失去理智,侮辱我的紫樱,侮辱我的智商,把她看的如此不堪。”

    凤少皇也彻底火了。

    “哼,你的紫樱,你不是说只是看的顺眼吗?什么时候变你的紫樱了?”

    凤少皇再也忍耐不下去白易的讥讽诬蔑,一甩袖子:“随你怎么说,总之宗紫樱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从今后,你要怎么为你那个浅浅疯癫是你的事,跟我凤少皇无关。”

    说完,翻身上马,马鞭一抽,哒哒的带着一腔怒火,飞奔而去。

    白易也不示弱,气哼哼的上马,背道而驰。

    缓缓散去的人群里,还有一个失魂落魄的人,那就是张朗,事情弄到这步田地,他想不明白眼前这个浅浅到底是谁?

    说她是钱家的,可钱家除了钱浅浅,的确在没有别人,说她是钱浅浅,长的又不像,虽然身形神态有些相似之处,可那块从娘胎里带来的红色胎记,总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吧。

    看着她上刑,他心痛如绞,后悔把那个桑氏找来。

    林府门口,白易第一次吃了闭门羹,林大人借口有事,让他改日再去。

    彻夜未眠的白易只好耐着性子,等到天明,早早的去守在衙门门口,等着升堂。

    太阳高升,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里面却没有动静。人群里有人开始小声嘀咕:“不会是熬不住,昨晚死了吧?”

    “谁知道呢,亏我今天还丢下手里的事,特意过来,要是死了多可惜。”

    “嗯,我也是,你们说说,看去那么眉清目秀的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心肠那么歹毒,干的出杀人的事。”

    叽叽喳喳,听的白易火起,转身怒目一瞪。

    强大的气势,让那些人顿时嘘声,不敢在言语,对这个长相清俊,玉树临风,风姿翩翩,威不可言的少年公子,发起怒来的气场,心慌。

    一会,里面的师爷出来,说道:“犯人感染伤寒,庭审改期。”

    “切,没戏看喽,回家回家!”

    “看什么看,我看是没的看了,重伤加伤寒,她还熬的过去吗?”

    众人失望的唠叨着散去。

    白易上前几步,对师爷施了一礼:“在下白易想去牢里看看犯人,可以吗?”

    管事挥挥手:“不行,不行,伤寒的威力白公子又不是不知道,大人已经将犯人隔离,所有闲杂人等,都不得进去。白公子,你又何必为了一个杀人犯冒险。”

    说着不等白易回答,抽身离去。

    白易急的跺脚,却也无计可施。

    宗紫樱坐在账房,见张朗进来,眼睛盯着着账本,漫不经心地问道:“这么早就回来,已经宣判了吗?”

    “没,延期了。”

    张朗貌似平静的答道。

    宗紫樱听出了他声音里的异常,奇怪的望向他。

    “因为那个浅浅感染了伤寒,所以延期。”

    张朗波澜不惊的回道。

    “伤寒?”

    面上惊诧的宗紫樱,心里悄悄的笑了,假的骨骸,还有感染了伤寒的囚犯的碗,一切都安排的那么妥当,重伤之后又感染上伤寒,两厢夹击,她就不信,这样她都还不能快快死去,不管她是谁,死了总是好的,免得以后再生事端,一了百了。

    “是。”

    “得了伤寒,不延期也得延期了,你下去吧。”

    敏锐的张朗,察觉到宗紫樱那一闪即逝的欣喜,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闷在心头,却找不着方向。

    宗紫樱放下账簿,伸伸胳膊,扭扭头,事情解决,让她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亮了。

    拿着茶杯,嗅着茶香,凤少皇英俊的脸,出现在茶水里,温柔俊朗的望着她,她嘴角泛起甜笑,摸着自己微微发热的娇俏脸庞,沉醉在幸福甜蜜里。

    转而又想起穆香羽,呸,凭她也配站在他身边,还好那时没成。

    坐在家中的凤少皇听完下人禀告,沉默着没吱声,大口的灌口茶,以往香甜的茶在他嘴里变了味道,有些苦涩难忍,尽力咽下,他意外一向明理的白易会变得如此固执,因而又不放心地问道:“那白公子呢?”

    “白公子当时就傻了,央求师爷让他去牢里看看,师爷没有答应。”

    凤少皇心里一忖:“你去跟林府管事说,就说是我说的,不管怎样,都不能让白公子去牢里。”

    “是,小的这就去。”

    好话说尽,银两拿出去又给退了回来,白易能想出来的办法,都想尽了,还是不能打通关节进去。

    在大牢外,无头苍蝇样的转着圈。

    大牢里,一间单独的牢房,浅浅蜷缩成一团窝在角落,身体不停的瑟瑟发抖,周身上下彻骨的冷气,让她的面部痉挛,抽动。

    她的意识逐渐迷糊,她身上的剧痛渐渐模糊,她喃喃呓语,她神智清醒的时刻越来越少。

    凤少皇骑着马前来,他不能任由他这样胡闹下去,连着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的守在大牢门口。

    “跟我回去。”

    白易沙哑着喉咙,不满血丝的眼睛,痛苦焦灼:“我不能跟你回去,我要进去看她。”

    “她不是那个浅浅,你清醒点,跟我回去。”

    “我不会回去,我一定要进去看她,少皇,你帮我,我不进去她会死的,她会死的。”

    “我不会帮你,我不会看着你这样,你跟我回去。”

    白易挣脱凤少皇的手:“我不会回去,少皇,既然你不想帮我,那也别管我,我、我宁愿在这陪着她。”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