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昏 迷 不 醒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这深更半夜的会是谁?

    浅浅小心的将身子隐藏在暗影里,悄悄的跟着。

    蹑手蹑脚,屏住呼吸,几转几拐进了宗紫樱的院子。

    贴在墙根,不远处,宗紫樱卧室的窗户上,闪着一点点莹豆般的微光。

    沉思片刻,好奇的浅浅决定冒险,于是猫着腰进去,躲在一棵玉兰树后,屏气凝神侧耳聆听。

    “你终于回来了。”

    “是,只是我又要让你失望了。”

    “我知道,她没死嘛。”

    “大小姐你怎么知道?”

    那人惊奇的问道。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你只要说那个浅浅现在在何方?”

    “这、这暂时还没消息。”

    “那你会做什么?没消息你还回来做什么?回来打击我吗!”

    宗紫樱恼怒的质问。

    “不是,白易似乎治好了她的烧伤!”

    “什么,你说白易把她给治好了,也就是她有可能痊愈,变的站在你我面前,你我都不认识。”

    “是。”

    怒火中烧的宗紫樱一把桌上的茶盏托盘推到地上,疯子一样愤怒的咆哮着:“你说!你说!她到底是什么鬼变的,以为她又蠢又傻又丑,根本不值一提,谁知偏偏钱家最长命的就是她,中了你的毒针不死,一把火烧死了那个小丫头,却没烧死她,你说她到底是什么鬼变的,什么鬼变的!”

    那人静静的看着她发狂。

    屋外,浅浅双眼泛泪光,身子哆嗦,脸色乌青,是她烧死小月儿,是她,是她!

    激愤中,脖子给人用力一击,双目一翻,晕了过去,连哼都没哼一声。

    摇曳的灯光刺着她的眼,小月儿坐在床头,甜甜的叫着“娘!”她伸手去抱着她,她却麻溜的爬向另外一边。

    她转过头,却哎呦一声叫出了声,好好儿的脖子酸痛的厉害。

    随着这声叫,她睁开眼。

    她居然在张朗屋里,他坐在那,定定的看着她。

    她摸着脖子坐起身,“我怎么在这?”问完,不等他回答,她已经想起之前听到的一切,掀开被子,跳下床:“我要去找她!”

    “不许去!”

    张朗沉声呵斥道。

    “不要你管,她烧死小月儿,我不能不去。”

    “证据呢?”

    “我亲耳听见的。”

    “亲耳听见,那你是谁?”

    “我是浅浅!”

    浅浅不明白张朗为什么这么问。

    “你是浅浅,你是哪个浅浅?是那个应该被烧死,却凑巧让白易救了的钱家二小姐浅浅吗?”

    “我”

    “就算你这会去找她,挑明身份又如何,你能让小月儿复活还是能拿回第一楼。”

    “我”

    浅浅再次语塞。

    “既然都不能,那你还去干嘛。”

    满腔都是沸腾火焰的浅浅,眼睛都给那火烧红,哽咽道:“难道你要我明知道是她,还装作什么都不知,无动于衷。”

    “不然呢,就凭你现在这样,你能做什么,你说,只要你说的出来,我张朗绝不伸手拦你。”

    张朗松开手。

    “你就这么小看我?”

    愤怒下的浅浅自尊严重受挫,她没想到她在张朗心里,竟是这样不中用。

    张朗忍着心痛:“怎么觉得我小看了你,事实如此,你难道要我说假话,你自己说你现在去找她,除了挑明身份,你还能做什么?你说呀,你说呀!”

    张朗咄咄逼人,语气丝毫没有放松,不迭声地问道。

    “你、你!”

    急怒攻心,浅浅身子一软,再次晕到过去。

    睡的迷迷糊糊的三喜,听见敲门声,开开门,就见张朗抱着昏迷的浅浅进来:“浅浅姐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我看见她时她就晕到在这院子外。”

    “浅浅姐,浅浅姐!”

    三喜着急的叫着,摇晃她的手。

    “三喜,你好好看着她,也许她是太累了,一会就没事。”

    “哦,张掌柜你放心,三喜会好好看着她。”

    张朗走出院子,不安的回头看了眼屋里,到底有没事,他也拿不准。

    她晕过去时,他急救了半天也不见她醒来,脉搏也不对,又怕天亮,给宗紫樱发现,因此只得先点了她的睡穴,把她保回来,让她先好好的睡会,看看穴道解了之后,会不会醒来?

    宗紫樱屋里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

    照今夜的情形看,宗紫樱对浅浅下手不是一次两次,只是浅浅命大,都躲了过去,可是这里面谜团太多,比如那铃铛,比如浅浅既然身中毒针,为什么没事?

    张朗坐到天亮,还是没有理清一丝半点头绪出来。

    浅浅没有在他估计的时间段醒来。

    好在,三喜按照他说的,说浅浅是昏迷在她自己院门口。

    宗紫樱忙着叫张朗去请大夫。

    谁知,几个大夫都诊断不出浅浅患的什么病症,她就那样气息奄奄的躺着,昏睡着,没有半点的肢体反应。

    宗紫樱急了。

    张朗更是着急,可却不能表现太过,尽管宗紫樱知道他喜欢她。

    “张掌柜,我看不如还是去请白公子来看看怎样?”

    “大小姐。”

    “怎么,你不愿意,还在计较他上次来的事。”

    “不是,小的自问还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是白公子不在家,去了几趟,家里都没人,凤少爷也不肯见小的。”

    “你不早说,我还以为是,算了,既然不是,那就好说,我知道白公子在那,他在红玉巷,一个叫菊青的歌姬那里。”

    “多谢大小姐,小的这就去。”

    “去吧,早点让浅浅醒来,大家好安生,张掌柜你这些日子,又要操心第一楼又要操心浅浅,人也清减不少。”

    红玉巷,一座精致的小院,若不是门口那两盏一到晚上,就亮起来的红色纱灯,跟院子里的笙箫琴声,还真让人一眼猜不到它主人的身份。

    红烛摇曳,佳人如花,纤纤玉手上下翻飞,琴声婉约,黄莺般的歌喉婉转动听。

    案桌前美食佳肴,香炉里的梨花香袅袅而出,香雾缭绕,俊俏的丫鬟左右服侍,白易却是酒入愁肠,越想忘记越清晰,整日里喝的浑浑噩噩,不知天日。

    丫鬟侧身而起,菊青的歌声琴声戛然而止。

    趴伏在案桌上拿着酒壶的白易,半睁开醉眼,一个灰色的影子渐渐朝他走近,斜睨着双眸,满身酒气,摇晃着:“是你!”

    “是我!”

    张朗身姿俊逸的站立他面前。

    “来、来来,既然来了就陪我好好喝一杯!”

    白易拿起酒壶。

    张朗上前一步,夺过他手里的酒壶,扔在一边。

    神情沉重:“她病了,昏迷不醒!”

    白易一愣,旋即恢复平静,捡起酒壶:“是吗?病了就找大夫,这凤凰城不是只有我一个大夫。来来来,菊青,你过来,他不喝咱们喝,美酒佳人难得齐全!”

    菊青缓缓起身,朝白易走去。

    张朗盯视白易那么两秒,突然跨步过去,飞起一脚,踹开他面前的酒桌,一把拖起他。

    四目相对,眸子里闪着的精光似乎要射进对方的眼眶。

    “她病的奇怪。”

    白易身子微微一拧,避开张朗的视线,双手抱胸,语气闲散地说道:“跟我有关系吗?”

    张朗沉吟一下,附耳过去,对着他叽咕两句,“她不能离开第一楼,她的身份。”白易神色一变,身子一凛,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朗:“好,我随你去。”

    白易沉心静气的把着脉,许久。

    张朗见他久久不言语,焦灼不已,只好不停的走来走去,缓解内心的不安。

    终于,白易脸色露出古怪之色。

    张朗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不好?

    “她有问题吗?”

    白易沉重的点点头,张口要说,门帘一掀,宗紫樱的贴身丫头丁香走了进来。

    张朗冲着他一眨眼。

    “白公子,张掌柜!”

    丁香进来施礼。

    “大小姐听说白公子来了,叫我来看看浅浅怎样,到底是怎样的症候?”

    “这个请丁香姑娘回去,就说没什么大事。”

    丁香有些不信的看看张朗。

    张朗点点头:“怎么,丁香你还不相信白公子的医术,他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没什么大事,你回去替我跟大小姐说,劳她费心了。”

    “是。”

    估摸着丁香走出了院子,张朗疾步走到窗前,小心谨慎的四处看看,这才退身回来,压低声音对白易说道:“是有问题吧!”

    “是,不过她什么时候中的毒,我怎么之前几次替她诊脉都没有察觉出来?”

    张朗脑子里灵光一闪:“或者我知道,不过这里不是说话地,这样,我一会跟着你去拿药,再说。”

    白易看看昏睡的浅浅:“也好,刚好我也想知道你刚才那两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朗等去拿粥的三喜回来,跟三喜简单交代一声,跟白易一块走了。

    白家书房。

    张朗拿着茶杯,放到嘴边没喝又放下:“想知道刚才那两句话的意思,我想知道你知道她是谁吗?”

    白易手蘸茶水,在桌上写下“钱浅浅”三个字。

    张朗轻轻颔首,目光幽远,陷入了回忆:“是啊,她就是她。钱家的事以后你问她,她愿不愿意告诉你,是她的事。今天我就说她中毒这事。”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