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谁 怕 谁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谁知他们不外卖,说这是他们家二小姐兴趣来时,酿着玩的,因为她年纪小,家里人也就当是陪着她玩过家家,所以数量不多,因此只好作罢。

    后来回来后,还一心惦记着这个百花酿,也曾去别处买过,可是味道都不对,总有些许的瑕疵。唯独今儿这个,简直就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颜色清冽,味道甘醇,口感层次分明,口感顺滑。”

    “同一人之手?怎么可能?”凤少皇喃喃自语。

    沉思半晌,突然问道:“你确定这个酒,跟之前钱家二小姐酿的一模一样?“

    周掌柜不解其意的望着他,点下头。

    凤少皇大步流星的朝浅浅的屋子走去。

    恰好浅浅洗漱之后,出来吹风。

    凤少皇走到她面前,面孔清秀,神情清冽,刚洗完的头发没有任何束缚的垂在腰际,散发阵阵淡淡幽香。

    他笑了,在心里大笑起来,怎么可能,还真是着了魔,她怎么会是那个浅浅,就算那个浅浅给白易治愈,就凭她往昔的长相,也不可能一下子逆转,美到如此惊人的地步吧。

    都是老周,说的他跟着糊涂,还以为。

    “这人是疯了还是着了魔,怎么老是奇奇怪怪的。”浅浅暗暗琢磨,对凤少皇一连串的怪异行为。

    “小的进去了,请凤少爷自便。”

    急着想要逃离的浅浅,脚步匆匆的往屋里走去。

    凤少皇望着那窈窕的背影,叫着她:“你等等,我不是你叫换上我拿来的衣衫,为什么不穿,还是穿这个灰不拉几的。”

    “新的不习惯!多谢凤少爷的一片心意。“

    “难得出门,跟着我不必穿的那么朴素。人长的就不怎样,还穿成这样,就怕别人不知道你长的丑。”

    浅浅怔了,转身默默的瞅他一下,这人真是疯了,她穿什么长的丑不丑,跟他有屁关系,他算老几。

    怎么跟我没屁关系,天天在眼前晃,当然要养眼一点,路途遥遥,起码看着也舒服点,真真是不识好歹!

    亏他为了准备她那些衣服,费了好大的心。

    再说,那天那个画面实在是美,美的自从那之后,每天做梦都是那天的画面。

    凤少皇接着浅浅心里所想想着,不知是为她不识好歹,还是为自己心里所想感到难堪,愤愤的望着她关门,咬牙切齿地:“你给我等着,我非要你明天自觉的穿上不可。”

    早上,浅浅起床,就发现她搭在那的衣服不见了,只有凤少皇准备那套浅黄色,精工细作的纱衣,这个凤少皇,以为她浅浅就会这样任由他摆布,哼,他以为他是谁?

    惦记着浅浅早上起来穿着他那套精美衣衫的凤少皇,开开门的瞬间,傻子,她居然、她居然,想他凤少皇何时有让人梗到说不出话的时候。

    裹着被子,披散着头发,眼里的怒火隔着十几步,都能感受到,脚下生风,也不管别人看她的眼神。

    “请凤少爷把小的衣服还给小的,那才是适合小的身份的穿着。”

    凤少皇双手抱胸:“我要是不还呢?”

    “不还?真的不还!”

    “不还!”

    “好,你说的。”

    以为浅浅这下肯定没辙的凤少皇,一阵风的冲到院子里,捡起地上的被子:“你这傻丫头,要干什么?”

    他没想到,浅浅居然什么都不顾的手一松,松开被子,就穿着里面的小衣底裤,站在那,单薄的小衣里,抹胸隐约可见,窈窕的身段,风姿绰约,不用看,凤少皇也知道立马有多少双,眼睛全都落在她身上。

    “你要干什么?”

    凤少皇用被子她裹好。

    “还还是不还?”浅浅不示弱的瞪着他。

    “还,还!不过等下好吗?”

    “不行,不还的话那就这样好了。“

    说着又要松开被子,好在被子角还在凤少皇手里。

    不想纠缠的凤少皇,伸出长手,干脆一个公主抱,把她连人带被子抱起来。

    “你要干什么?”

    浅浅捶打着凤少皇的肩,挣扎要下去。

    凤少皇嘴巴凑到她鼻尖前,不到一分的距离:“怎么?你还想这样走回去。”

    “我、小的”浅浅剩下的话,憋在心里说完,就是走回去,跟你有毛关系。

    接着四周一环视,不在吱声,缩在他怀里,假装没看见那些人。

    踢开门,也不转身,直接用脚把门关上,包着她大步向卧榻走去。

    进屋还不放下她,反而向床榻走去,饶是胆大惯了的浅浅,这会也吓得不清,紧张的口水直咽,心脏擂鼓一样,咚咚咚地跳着,牙齿哆嗦:“你、你要干什么?小心我、我阉了你!“

    “你阉了我?”

    凤少皇搞笑的看着怀里的她,这青天白日的,她小脑袋里胡思乱想什么呢?

    不过,抱着软软的香喷喷的她,感觉还真是不错,吹气如兰,热乎乎的气喷在他脖子上,痒痒的,非常舒服。

    明眸清澈,自带粉色的嘴唇,娇嫩的跟外面盛开的花瓣一样,莹润动人。

    喉头一紧,用力一抛,把她扔在床榻上。

    在床榻滚了几圈,浅浅身上的被子滚落,垫在了身下。

    侧躺着的浅浅,拍打着床榻边:“你干什么,想要摔死小的吗?”

    尽力控制的凤少皇,见她犹自不知好歹,曲线玲珑的躺在那,闷哼一声,走到一边,把从她房里拿来,包着她衣物的包裹扔给她,背对着她冷冷说道:“不想这副模样出门的话,赶紧给我穿好出来,我可没那闲工夫等你。”

    小丁见他黑着脸出来,低着头也不敢说话,只得小心伺候。

    功夫不大,浅浅还是穿着她的旧衣出来,面对他们,没半点不自在,反而是小丁他们自己不自在好久,都不看浅浅。

    脸皮真厚!

    她的自在坦然,她没事人样的神气,让凤少皇刮目相看,默默叨咕一句。

    临走,凤少皇留下一瓶百花酿给老周。

    见他喜欢,浅浅为了答谢他昨夜的盛情款待,许诺下次酿出来,一定送他几瓶。

    老周答应着,不顾背后那犀利目光。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浅浅这么懂人情,他老周自然也懂世故,给浅浅准备了好些肉脯,干果,糕点,给她路上无聊吃着玩。

    一来一往,完全把凤少皇冷落在一边。

    好你个老周,你等着。

    老周迎着凤少皇的视线,用眼睛说道:“我老周就等着,你咋样?别再这凶凶,早上还不是败在浅浅手上,这将来,凤家谁做主还不一定呢?”

    “你!”凤少皇对老周如此复杂的心思,莫名其妙!

    他跟她?他疯了还差不多,他还有他的紫樱,那才是他凤少皇心里的人!

    昨天白天睡了一天,晚上洗澡之后,又美美的睡了一晚,精神抖擞的浅浅,可不想在一个人坐在那闷闷的马车里。“我要骑马!”

    “你要骑马?”

    浅浅冲凤少皇点点头,重复一句:“是,小的要骑马!”

    凤少皇还没说话,老周插话进来了:“少爷,这天气这么好,坐马车多闷,还是让浅浅姑娘骑马吧!我这就叫人把马厩里那匹矮马牵来,给浅浅姑娘骑。“

    “矮马?”

    “是啊,别看它矮,跑起来一点不比别的马差,而且还性子温顺。”

    “是吗?那这样的话,就多谢周掌柜了。”

    “不用客气,浅浅姑娘。不过老周说句话,不知浅浅姑娘听还是不听?”

    听说有好马骑的浅浅,心情大好:“你说吧!”

    周掌柜瞥眼凤少皇,意思少爷,现在你就等着看老周的吧。

    “浅浅姑娘在城里,穿这样,无可非议。可是如今跟着少爷出门,你看看大家伙,随便一个的衣衫都比姑娘你的好。

    浅浅姑娘,老周知道你是恪守本分。

    可是呢,这在外面在路上,谁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

    就算是少爷带出门的丫鬟,穿成这样,不是也会惹人非议。

    又不能见人就解释,说浅浅姑娘不是咱们凤家的。

    所以,依老周我的意思,姑娘你还是暂时把身上的衣衫换换,不知道行不行?“

    浅浅滴溜溜眼珠一转,沉吟片刻,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衫,犹豫着附耳对老周小声说道:“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是从哪里来的,宗大小姐跟你家少爷什么关系,周掌柜心里有数吧,我就是不想回去麻烦。”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老周如果跟你保证,回去没人敢说呢。”原来是顾虑到这层,她还真是天真可爱,那个宗什么的他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他保证那个宗什么的跟他家少爷没戏。

    “你不要骗我!这么多人怎么可能?”

    “我骗你做什么?不行的话,就不回去了,以后来我这里,我保证随时要你。”

    浅浅面色微变,心说道我也想,如果可以不回去,哪里我不能去,早就甩袖子走人了。

    “好。不过那套衣衫实在是太过奢华,我不喜欢。”

    “那还不好说,小女有几套新做的衣衫,你跟我来。”

    浅浅颔首。

    周掌柜跟凤少皇交代一声,说是带浅浅去看马。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