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菜 谱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是真知道。”

    浅浅跪在他面前,点头如捣蒜。

    “那你说说看,你做错什么啦?”

    “我错在不该不听的你话,太着急,太自信。”

    浅浅拿出百万分之的诚恳,认认真真地说道。

    大厨大手一挥:“你还是走吧,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徒弟!”

    浅浅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已经知错道歉还不行“可是浅浅真的知道错了。”

    不死心的浅浅拽住大厨的裤腿。

    大厨拉开她的手,抽开腿走开。

    “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的人,我实在是不想看见,麻烦你出去,我们要做事了,不要在这碍手碍脚。”

    浅浅起身,跟过去,站在他身后,低声下气的再次央求:“浅浅真的知道,以后再也不会了,一定不会了。”

    “出去,出去!”

    大厨双手贴在浅浅背上,直接把她给推了出去。

    第三天,浅浅又来了,大厨还是一句话不说,就直接把她给撵了出去。

    第五天,连续来了五天的浅浅,顶着狂风暴雨来了。

    落汤鸡般站在大厨房里,身子冻的瑟瑟发抖。

    可是,她面上的雨水才擦干,还没张嘴,就给大厨又撵了出去。

    浅浅站在大雨里。

    无处避雨,摘下一片芭蕉叶子,顶在头上。

    张朗撑着伞过来。

    “他还是不肯原谅你吗?“

    “是啊。小的现在也糊涂了,到底是因为小的弄砸了竹筒蒸肉,还是他本来就不想小的在大厨房,故意的。”

    “你这么想?”

    张朗把伞移开:“看来你这脑子还要在清洗清洗,才能清楚!好好淋着吧!”

    “喂,张掌柜!“

    浅浅抱着双臂,叫着离她而去的张朗。

    冰冻的秋雨,夹杂着寒风,将她牢牢包裹在寒风冷雨里。

    她撕拉撕拉的呼吸着,大步跑回屋里。

    脱下黏在身上,湿漉漉的衣裙,擦擦头发,抱着热茶,围着被子坐在床上

    清洗清楚,她哪里不清楚了,那天除了竹筒蒸肉,就是那个炖罐,味道是怪了点,可是不就是调味料放多了些,也没什么大错呀!

    张朗这么说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讨厌,知道原因不告诉她,要让她自己猜!

    不猜了,本姑娘不猜了!不想猜了!

    睡觉!

    困意袭来的浅浅,裹着被子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醒来,天已经黑了。

    窗外,风住雨停。

    偶尔,树叶花木屋檐凝聚的水滴,滴落。

    传来一两声碰撞地面的啪啪声。

    她精神抖擞的起身。

    穿戴好,整整头发。

    摸着饿的瘪瘪的肚子,准备去吃点。

    路过大厨房。

    灯还亮着。

    这个时候,谁还会在那?

    摸索着过去。

    没人!

    推门进去!

    桌上还有些剩饭菜蔬!

    手指一弹,美味来了。

    剁剁剁,菜蔬切的细细的,踮着脚拿下挂着的篮子,摸出一个鸡蛋。

    油滋滋的冒烟。

    蛋液倒进去,滋滋几下,一个金黄的蛋饼就出现眼前。

    翻炒着。

    米饭菜蔬一一倒进去,颜色鲜亮的混合在一起。

    加点盐,大功告成!

    捧着热乎乎的炒饭,嗅着它蒸腾的香气,浅浅嘴里的哈喇子,直流!

    端着坐在案桌边,拿起一双筷子,在衣服上擦擦,张大嘴,忍着烫,大口往嘴里扒拉。

    “呸,呸!这是什么?”

    浅浅大口吐都来不及。

    看着碗里依旧香气四溢的米饭,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味道会这么怪!

    用手背擦着舌头,四下张望。‘

    她刚才的放的东西,按着顺序,排放好。

    油、蛋液、米饭、菜蔬、盐巴!

    都没问题呀!

    她的目光落在那罐盐上面。

    指头沾上一点,舌尖舔舔,哇,就是它,它不是盐,是大厨搞来清洗猪肚用的。

    糟糕,那天的炖罐,难怪,大厨会说她不知道她自己错哪里,就没有诚心的去道歉!

    猪脑,真是猪脑,还好那天及时发现,不然要是端出去,后果不用想也知道。

    浅浅拿起罐子,认真查看:“凡是厨房调味的佐料,都装在这种罐子上印着竹子图案的罐子里,其他统统不是,你们大家忙的时候,只要看看罐子有没有这个图案就清楚了。”

    大厨的话,在浅浅耳边回旋。

    她飞一样的跑了出去。

    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敲开大厨的门。

    大厨眯着睡眼,迷迷蒙蒙的看着她。

    “我不会让你回来的。”

    “是,浅浅来,是想告诉大厨,浅浅知道错了,从今往后浅浅会从零开始,认真踏实的做好每件事,不会在仗着小聪明,找寻捷径。也绝对不会,因为时间,因为着急,胡乱做出不能吃甚至是有害的食物!“

    “你说什么呢?我要睡了。”

    终于明白了,大厨掩盖不住眼睛里的笑意,关上门。

    浅浅恭恭敬敬的鞠躬欠身走了。

    第二天,他们来到大厨房,看到的是到处亮的发光的厨房,每样东西,都像是刚买来的,闪烁着原本该有的光亮!

    “师傅,小南小四,阿旺你们来了。“

    浅浅神采奕奕的站在那,整个都亮的发光!

    “师傅,这是浅浅给您泡的茶水,清淡,无味,绝不会影响您的味觉。小南,这些筐子锅铲锅呀什么的,杂物我都认真地清洗过了。

    阿旺,你的菜刀我都帮你磨过,看看好用不好用!小四,这些需要用的碗盘碟子,我已经按照它们特有的花纹款式,重新摆放过,你要用的时候,按照花纹找就好了。”

    “对了,重要的装调味料的罐子,我把它们有花纹一面,统一朝外摆放,这样大家要用的时候,一眼就看见。

    那天,的确是浅浅错了,不该急着学新的菜式,胡乱应付手上的工作,还好师傅及时发现,才没酿成大错。对不起,浅浅错了!”

    浅浅真诚地大声说着,给他们大家鞠了个躬。

    说完,见大厨还是没说话,虽然有点小小失落,但还是努力挤出一个从心底里笑出来的笑容:

    “你们自便,浅浅就先走了。”

    小南回头看看大厨:“浅浅她走了。”

    “知道,真是的,这些东西一会脏乱了,谁来收拾,没事弄那么干净整齐做什么?”

    大厨叽咕着,穿上围裙。

    小四奔出去,拉着浅浅,学着大厨的口吻:“真是的,这些东西一会脏乱了,谁来收拾,没事弄那么干净整齐做什么?“

    “他说的。”

    浅浅抿嘴笑道。

    “嗯,是啊,所以既然事是你弄出来的,那你就留下负责到底。”

    “好!”

    “浅浅,把那个绿色盘子递过来。”

    “是!”

    “浅浅,把那盘瘦肉递过来!“

    “是!”

    “浅浅,过来,那这条鱼收拾了,上面交错切上几刀。”

    “是!”

    浅浅成了大厨房里的自由人,哪里需要去哪里,只要是需要的东西,有时都不用叫,就送到了面前。

    中间偶有一点的闲暇,她就拿着抹布,这里擦擦,哪里擦擦。

    大厨房前所未有的干净整洁!

    随时随刻的干净着。

    张朗慢慢看着!

    大厨对他伸出大拇哥,指指浅浅。

    张朗心领神会。

    站在路边。

    等浅浅出来。

    从怀里掏出一包桂花糕。

    “你喜欢的,回去肚子饿,填填肚子。”

    “是,谢谢张掌柜!”

    “好了,废话少说,回去早点休息,这些日子你累坏了吧?”

    “没有,一点也不觉得累,真的。不过呢,时常肚子饿是真的。”

    “好。那我明天多买点糕点放你屋里。”

    “不用,小的自己会买!”

    “还不回去!”

    浅浅提着桂花糕,心情愉悦的冲他挥挥手。

    张朗背着手,目送着她的背影。

    终于长大了,沉稳了。

    之前因为变故,强行压抑出来的冷静沉稳,终于演变成她的每一个细胞,让她脱胎换骨,从心而来,自然而然的冷静沉稳。

    “张掌柜,你对浅浅还真体贴入微。“

    穆香羽阴阳怪气的从一棵树后,转了出来。

    “见过穆小姐!”

    “我问你话呢?”

    “看穆小姐说的,大小姐为了几个月后的宴请,废寝忘食,身为下人,自然也该尽心尽力。浅浅前些日子,出了点小事情,影响了厨房的进展。所以小的才会对她稍微关照。请问这样回答,穆小姐还满意吗?”

    “我满意不满意,有什么打紧,只要你张掌柜自己心里满意就好。唉,真是可惜,一个你,一个白公子,个个都不知那根神经搭错线,都给浅浅拿捏在手里,耍弄着玩,还尤未自知。本小姐真心为你们不值!”

    张朗避开穆香羽的视线:“天色已晚,小的不方便再陪着穆小姐,先退下。”

    说完,不等穆香羽开口,就自行走开。

    穆香羽歪嘴冷哼一声,掉头往宗明远的住所而来。

    这父女俩,最近神神秘秘,也不知道,瞒着她搞什么东东?

    隔着花窗,三喜站在门口。

    稍事伫立一下,转头又往她们的住处而去。

    思来想去,还是她们俩最可疑。

    那时遇见的只有她们俩,后来铃铛就不见了。

    不是她就是她!

    那原先那只呢?

    三喜浅浅浅浅三喜,浅浅!

    肯定不会的,怎么会是那个讨厌鬼!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