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艰难的决定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浅浅跟在后面,收到这游离空气中,说不清道不明的讯息,拉开距离。

    趁着没人,上前,小声地:喂,张掌柜麻烦你把嘴角往下拉拉。”

    “怎么啦?我在笑吗?”

    “是啊,你不只在笑,还笑的奇怪。你不知道这一路上,他们都在看你吗?”

    张朗环顾四周:“好吧,我尽量,可是我,我还是很想笑。”

    “好吧,你笑吧,那小的可就先走了。”

    浅浅往前疾走几步,拐个弯,换道走。

    张朗舒缓下情绪,将心里的甜蜜,深深隐藏起来,迈着四平八稳地步伐,去找宗紫樱。

    三喜遇见他,得知他要找宗紫樱。

    指指宗明远住的那地:“大小姐在老爷那里。”

    她这么早?

    这是吹的什么风,突然对她爹这么好起来,大清早就过去了。

    那隐藏的不安,再次涌上心头。

    那不安,在看见宗紫樱那一刻,又放下。

    “张掌柜,浅浅这些日子,好了吧。”

    “是,大小姐,好了。”

    “好了就好,我还等着她给我在弄点新鲜的菜品出来,这天眼瞅一天冷似一天,有空叫她多收些雪水,以后泡茶还是什么的,都有用。”

    “是,小的回去通知她。”

    “好,那就麻烦你了,张掌柜,凡事替我多照看些。”

    “大小姐客气,小的一定会尽自己所能。”

    宗紫樱的有意无意的眼睛,总是落在张朗面上。

    张朗的每个神色,都落到她的眼里。

    他今天不一样,尽管看起来,跟任何时候都样,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他的不一样。

    她去找她的眼睛。

    找她布置的眼睛。

    “原来如此!”

    她的眼睛,为她看到了她心里的疑惑。

    所以,当白易跟凤少皇神采飞扬的前来时。

    她一时口快顺嘴,说起张朗跟浅浅。

    出乎她意料的时,白易虽然面色微变,却没她想的那么激动。

    他的冷静,让宗紫樱对他们的关系,有了另外一种看法。

    他那么喜欢浅浅,听说她跟张朗最近走的进,却还能这么镇定,一定有鬼。

    别说宗紫樱这么想,就是凤少皇也对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他刚听见,都不舒服,何况是他!

    回去路上。

    凤少皇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不生气吗?听说她跟张朗走的很近。”

    “你都说了是听说,那还有什么气可生。”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度?”

    “不是大度,而是你也说了是听说,既然是听说,那就难免有夸大其词的嫌疑。再说,我就奇怪了,第一楼那么多人,为什么大家的眼睛偏偏盯着他们俩。别人不管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扑风捉影也就算了,怎么身为第一楼的主人,你可爱的宗大小姐,也跟着这么上心,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可能是紫樱为着她表妹,想探探你的口风。”凤少皇打着马虎眼。

    “是吗?”

    白易打着哈哈。

    哈哈之后,转而有些感伤地说道:“其实浅浅从来未答应我什么,虽然我这一生已是发誓非她不娶。”

    凤少皇沉默了。

    白易亦沉浸在他自己的感伤里,不能自拔。

    良久。

    还是凤少皇,郑重地开口:“易兄,我从认识你那天,就一直把你当最好最好,甚至是比兄弟还亲的好友知己,在我娘眼里,你就是她另外一个儿子。所以,我心里有什么从来没有瞒过你,所以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事,我都不希望你瞒着我。”

    白易心一沉,他看出端倪了?

    侧眼,不着痕迹的偷偷打量。

    然后说道:“我也是,在白易心里,也是一直把你当兄长,当知己。”

    “这么说,你没有瞒着我的了。”

    “没有。”白易嘴巴上回答的干脆利落,连刹那的犹豫都没。

    “真的?”

    他如果有半丝的犹豫,凤少皇倒也信了,可偏偏他回答的这么的快,快的让他心里的疑惑不但没消下去,反而更多。

    “真的,偶尔去喝喝花酒,算不算?”

    “算!”

    凤少皇语气里,透着一丝的失望。

    知交这么多年,白易每一个神色每一个细微的小表情,那样他不知道。

    刚刚他眼里那个小小的一闪即逝的犹豫,已经完整的看在他眼里。

    白易每次心虚,总是会有这样的神情。

    他知道白易对他没有说实话,可却不知道,要让白易如此回答,对他而言是多么艰难。

    何况,他此刻也心结难解,知道浅浅自小跟张朗青梅竹马,对他们偶有的亲密举动,也非常理解,也并没着意放在心上。

    可是想到张朗对浅浅的心思,终究还是如鲠在喉,有点小小的醋意。

    酸溜溜的在家,窝了两三天都没去第一楼。

    夜黑的可怕。

    张朗躲在暗处。

    屋里。

    宗紫樱对宗明远说的话,一字一句,敲打着他的耳膜:“爹,你没猜错,她的确是她。”

    “什么?你问我怎么知道的。爹,浅浅耳垂后有颗绿豆大小胭脂痣,红的红润艳丽,远看就像带着颗,戴反的红宝石耳钉,小时候为了这颗痣,她不肯打耳洞,后来为了留下那个胭脂痣,她的耳洞稍微有些偏。可叹,我一直没想起这事。

    还是昨儿个,无意听三喜问她的耳洞为什么有些歪,这才留心。

    再说你不是说她很像钱夫人!”

    张朗血液倒流,手脚冰凉。

    脑袋里嗡嗡作响,连宗紫樱后面说些什么都没听清楚,只听见宗明远含糊不清地说道:“斩草除根!”

    他在听不下去。

    只想去去见浅浅,告诉她这件事。

    宗紫樱望着他爹,虽然病的一塌糊涂,可是那股狠劲却丝毫不减当年。

    沉默半晌:“爹,这件事已不是当初那么简单。她回来第一楼,肯定是对我们有所图谋,这个明摆着,先不说。

    就说张朗,他会不会知道,还有那个白易,他又知不知道?如果他们都知道,她就是她,那现在动她,岂不是自找麻烦,受人刀柄。所以,这事还是容我在考虑考虑!“

    “嗯,留心她。”

    “放心,爹!我费了那么多功夫,都没弄清事实真相。没想到却在这会,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是连老天都想帮我!

    既然就在眼前,还怕她跑了不成!

    爹,你休息,我回去在想想!”

    宗明远喘着气,无力的挥挥手。

    真是阴魂不散,那个丑丫头,居然改头换面的回来,来者不善,来者不善!

    父女同心,都在默念着这句话。

    守在院子的三喜,见她出来奇怪的看她一眼,没来由的背脊发凉。

    宗紫樱躺在美人榻上,让三喜出去。

    珠帘晃动,三喜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她扭扭身子,换个姿势。

    思绪沸腾,琢磨着。

    杀不能杀,留也不能留,赶出去让鱼儿回大海,以后在回来跟她作对,那更加不可取。

    环境改变人,谁会想到,那样一个疯疯癫癫的丑丫头,也能变成现在这般模样,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由内而外,跟从前没一点相像。

    如果不是这一路走来的疑点汇聚在一起,只怕是打死她,她也不会信这个浅浅就是昔日那个人见人恶的浅浅。

    糟糕!

    宗紫樱失声而起。

    一拍大腿。

    张朗肯定知道,从他的所作所为,难怪,对她那么好,百般维护。

    居然想联手,在她宗紫樱眼皮下,兴风作浪,真是自己找死。

    灯火闪耀,宗紫樱一张脸一半在亮处,明媚娇艳,一半在暗影里,戾气丛生。

    长长的指甲掐进手心。

    张朗站在浅浅的屋外。

    他没有敲门。

    从那边出来,想要告诉她的想法,随着这一路的千念百想,渐渐变得微弱。

    她出了这里,还能去哪?

    再说她的心愿也还为完成!

    而且最重要的是,宗明远那句“斩草除根!”

    不断震荡回旋耳边!

    天下之大,她孑然一人,哪里才是她安全的落脚之处。

    小月儿已经不见了,因为他的失误。

    难道她还要她再次面临这样的险境!

    不,不,不行!

    他要救她!

    他站在秋霜寒风里,披着一身的清冷孤寂。

    天亮。

    他回眸深情地凝视着院里。

    想象着她此刻慵懒起床的神态。

    把这一生的柔情尽付在这柔柔浅笑。

    决绝地走进还未散尽的霜白。

    宗紫樱才梳洗完毕。

    三喜就进来禀道:“大小姐,张掌柜来了,他说有急事要马上见大小姐!”

    宗紫樱涂抹着嘴唇。

    镜子里,她神采飞扬,红唇饱满,诱人!

    描画的长长的柳叶眉高高一挑:“让他进来。”

    他带着一身寒气低头,屏气敛神,恭顺的站在她面前,四五步远的地方。

    她优雅转身,整整腰带。

    看着他,不言语。

    他低头,侧目看下三喜。

    宗紫樱示意三喜出去。

    三喜惶惑的看眼张朗,

    退了出去,带上门。

    “现在可以说了吗?”

    张朗目光沉静,一步步朝她走去。

    一只手放进怀里。

    宗紫樱压抑着心跳。

    死盯着他放进怀里的那只手。

    他要干什么?

    狗急跳墙,想青天白日的行凶,替钱家报仇吗?

    身子僵直。

    他每走一步,她的心就往上提一分。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