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深 夜 跟 踪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走出去两步,又回过头:“还有,以后在大厨房给我小心点,再出岔子,我不会再对你客气。”

    “随便!”

    浅浅迈开双腿,超过他,尽力大步的走了。

    她不想走在他的后面,她要把他扔在她的后面。

    张朗站在那,看着她因为压抑,愤怒,身子一扭一拐,大步走开的她,担忧的黑云,在眼后升起。

    哀伤笼罩他清俊的脸庞。

    从今往后,他只能这样在后面看着她,看着她朝前,再没机会跟她并肩。

    接下来,不但是第一楼的人奇怪了。

    就连偶尔过来的凤少皇都奇怪了。

    不是说浅浅跟张朗很是亲近吗?而且他一直看见的也是那样啊!

    什么时候变成是这样。

    张朗嘛看起来还是那个张朗,至少表面上没什么分别。

    可浅浅大不一样起来,整个人就像给冰块包围,随时随地的散发寒气,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后果自负!”的字眼。

    他们吵架还是真的闹掰了。

    装做无意,问宗紫樱。

    宗紫樱淡淡打趣道:“这样不是更好,那白公子的机会就大了。”

    “怎么,不想撮合你表妹跟白易啦。”

    宗紫樱顿起酒杯,递给他:“不是不撮合,而是突然觉得,其实白公子还是跟浅浅更配一些!”

    “你呀!哪有这样说自己表妹的。”

    “这是事实,我向来都是对事不对人,公平公正。”

    宗紫樱娇嗔地说道。

    “对了,你表妹呢?”

    “她呀,谁知道,整天神秘兮兮的。这会子,只怕是在白公子身边吧。”

    宗紫樱放下酒杯,坐直身子,突然一本正经地问道:“少皇,我是说如果,如果这个浅浅,就是之前的那个卖花女浅浅,你会怎样?白公子会怎样?”

    “我,看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那个浅浅我也见过一次,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浅浅,白易的医术还没高明那个地步。

    如果真有那么厉害,你那个丫头不是早复原了。”

    “我就是突发奇想,随便问问。”

    “你呀,现在临近年关,不是应该很忙的吗?怎么还有闲工夫,瞎想!”

    “今年不会忙了,因为有浅浅。她现在话少了,可是更加勤恳了,把大厨房给我料理的井井有条,一点不需要我操心。”

    “难怪,人瘦的风都能吹走。”

    凤少皇叽咕着。

    “你说什么?少皇!”

    没听清楚的宗紫樱问道。

    凤少皇急忙夹起一块肉,放在宗紫樱碗里:“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宗紫樱幸福甜蜜的吃着凤少皇夹地菜。

    脑子一热问道:“浅浅给伯母酿的酒怎样了?”

    “很好,非常好,前两天开了一坛,尝了尝,不错。”

    “是吗?比我这的怎样?”

    “比你这的,说实话还是假话?”

    “你说呢,当然是说实话。”

    凤少皇到嘴边的话,变了变说出来:“那就是各有千秋,平分秋色。”

    “可是,你们用的水,不是天湖上的雪莲的雪水吗?”

    “所以我说各有特色呀。”

    “是吗?少皇,浅浅去你家酿酒,那些东西都是你帮着准备的吧?”

    “嗯,怎么啦?”

    “哦,没事,我就是想知道,她在你家酿的跟帮我酿的,配方有没什么不同,除了水以为。”

    “这个还不容易,找她来问问不就知道。”

    宗紫樱幽幽的往他身上靠去。

    谁知,凤少皇刚好侧身拿东西。

    宗紫樱就这样扑了过空:“我也想,又怕她多心。你知道,有次我无意发现她记下的酿酒的配方,上面除了基本几个字,都是用符号代替。我问她,她说是懒得写。”

    说完,见凤少皇傻望着门外。

    顺着他的视线,目光一移,浅浅端着食盘,袅袅婷婷而来。

    神色淡然,冷峻。

    却如冰雪覆盖的红梅,格外的艳丽娇俏。

    才知凤少皇根本就没再听她讲话。

    “少皇!”

    宗紫樱娇滴滴的拉长声音叫道。

    可走神的凤少皇依旧还是没有反应。

    门外,浅浅把食盘递给三喜,转身离去。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凤少皇这才收回视线。

    “你怎么啦?”

    见宗紫樱看他的眼神不对。

    “没什么。”

    宗紫樱闷闷的端起酒杯。

    三喜端着食盘进来:“这是浅浅端来的生吃河豚片!”

    椭圆形青玉色的盘子上,雕工精美,栩栩如生红色的萝卜,雕刻成朵朵红色玫瑰,点缀一圈。

    圈里,薄如纸,晶莹剔透的鱼片,呈花瓣样的摆放。

    一碟蘸酱调料,放在盘子的一头。

    宗紫樱夹起一片,蘸下调料:“尝尝看!”

    “就这样吃!”

    “嗯,试试!”

    凤少皇尝试的吃进嘴里,鲜美嫩滑的肉质,配搭上淡淡的酸里带着点细微的辛辣的调料,那叫一个美,真的是鲜美到极致,好吃、好吃!”

    “怎样,好吃吧?”

    “嗯,好吃,这还是第一次这样吃鱼!没想到会这么好吃!”

    “那以后想吃就过来。”

    “她做的?”

    宗紫樱身子一歪,脸一沉:“少皇,你这个她是谁,紫樱不明白。”

    知道失言的凤少皇,突然没心情陪着她玩这种拈酸吃醋的小把戏,板过她的肩:“我明明看见是她端来的,自然这么问。而且我跟她出门相处几个月,难道这样说个她,也过了!”

    “不是,不是!”

    他不悦地语气,让宗紫樱心慌了,这还是第一次,凤少皇当面生她的气。

    拉着他的手腕,:“少皇,我就是开个玩笑,这个菜是大厨跟浅浅一起开发的,我尝了后,觉着好。今儿才特意叫他们做给你尝尝,如果你也觉得好,到时宴请的时候,就可以考虑,加上这道菜。“

    刚才也不知哪里不对,突然发脾气的凤少皇本身就有点不好意思,这会见宗紫樱又是这样陪着不是,小心解释。

    于是,灿灿一笑:“谢谢你这么用心。”

    随着他这一笑,宗紫樱的心落下去,也是极其地妩媚的一笑。

    于是,不快的小插曲,在这两人的笑意里,烟消云散。

    两耳不停身外事的浅浅专注地练习着刀法。

    昏暗的油灯,在窗外冷风那个的侵袭下,闪了几闪。她把灯转过方向,站到窗户这边,用身子遮挡那恼人的寒风。

    她红肿的手指头,已经开始麻木,并逐渐失去知觉。

    太冷了,她放下刀。

    哈口气,把手放在耳朵上,用力搓搓,然后双手互相揉搓片刻。

    等手暖过来,拿起菜刀。

    案板上。

    一大堆她切的豆腐丝,不过都不像样,这样看着,还行,一拿起来,丢进水里,立刻散了,断了。

    她的手有规律的铎铎切着。

    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练习到那个水平,只是离成功还有多远?她不知道。

    白天,她又可以跟着大厨练习炒菜布菜,甚至开发出几道新的菜式,这让她很满足,起码她又进步了。

    但是,她的更话少了。

    她知道,因为她的改变,她知道每个人看着她的怪异,都在背后指着她的背影,窃窃私语。

    她无所谓,哀莫大于心死,何况她喜欢这样,一个人静静的,简单的做自己喜欢想做的事。

    沉浸在自己的氛围,不用顾虑别人的看法跟眼光。

    私心里,经过张朗这件事,她不想跟别人走的太近,甚至包括三喜。

    至于他。

    已经彻底的从她的视线消失,就似一粒尘埃,融进尘土,再也找寻不见。

    水盆里的豆腐终于切完,她收拾着,手在围裙上擦擦,然后吹熄油灯,借着银霜,往外面走去。

    寂静,静的连自己的心跳都清晰可辩。

    丝丝缕缕寒意刺骨是空气,无声地的流动,她都能听的见。

    她疾步走着。

    莫名的身后一寒,有人。

    尽管后面没一丝动静。

    可她感觉到了,后面有人!而且肯定不是他。这个她能确定,虽然他偶尔会在她后面,也不知安的什么心。

    但现在后面这个人绝对不是他。

    她机警的走着,留意着地上的影子,前面有颗玉兰树,她几步过去。一个扭身,躲在了树后。

    只露出双眼睛。

    凝望她来时的路,没人!

    花树无声,静静伫立。

    难道她自己多心,就在她要走出来时,一个穿着黑袍的人影,东张西望地从暗影里闪出来,是她!

    倩碧!

    她要干什么?为什么,总是这么神出鬼没的跟着她。

    她猜不透,她这样做的目的,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宗紫樱的意思?她站在那,左右找寻,好像是在找她。

    须臾,调转方向,就要离去。

    浅浅走了出去。

    故意走的很响,她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果然。

    倩碧,听到身后传来声响。

    转身疾步朝她追来。

    浅浅在面疾走。

    倩碧在后紧紧跟随。

    眼看转过月洞门,里面一个小院,是穆香羽居住的,浅浅灵机一动,快步进去,敲敲门,身子一扭,顺着屋廊,躲到柱子后。

    紧跟后面的倩碧,一晃眼没看清,径直走了进去。。

    来到门前。

    恰好。

    春喜听到人敲门。

    开开门。

    就在这当口,倩碧,因为找寻不见浅浅,揭开面纱,四下张望。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