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闹 鬼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没有思想准备的春喜,猝然瞅见倩碧那张狰狞恐怖的脸,惊叫一声,翻着白眼,一口气上不来。晕了。

    “胆小鬼”倩碧冷哼一声,满面伤痕狰狞的脸扭曲着,翻着白眼,探头往里看。

    穆香羽听见春喜的惊呼,下意识的走出来,结果掀开门帘的瞬间,就给倩碧那副鬼样子,吓出一身冷汗。

    倩碧见是她。

    放下面纱,遮着脸,一言不发,转身跑出月洞门,消失在黑夜,丢下一个鬼气森森的院子。

    良久,缓过神的穆香羽这才用脚试探性的踢了春喜一脚,然后见她没反应。后退两步,惊恐地大叫起来:“救命呀,救命呀!有鬼呀!“

    凄厉的叫声响彻天际,传的老远。

    院外,巡逻的家丁听见,举着灯笼,跑了进来。

    穆香羽见他们进来,好像是已经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眼一闭,也软趴趴地晕到在地,浅浅冷笑着,趁着宗紫樱还没来。

    借着夜色走了。

    宗紫樱闻询,带着丫鬟仆妇浩浩荡荡,急急忙忙的赶来。

    她刚到。

    张朗也适时的到了,不早不晚。

    她也晕了?

    一切尽收眼底的他,难言一丝奇怪,她这是演的哪出?打的什么算盘?

    “大小姐!”

    “快快,把她们扶起来。”

    穆香羽吩咐道。

    “是!”

    张朗带着小南他们,把穆香羽跟春喜搀进屋。

    等安置好,这才问怎么回事?

    巡逻的家丁支吾着,说他们也不知道,只听见前后两声尖叫,进来就见她们主仆俩晕到在地。

    宗紫樱沉吟着,吩咐张朗,去找白易。

    很快。

    白易来了。

    听着白易说话声,穆香羽的眼睫毛动了动,眼珠子在眼皮下转来去,寻思着什么时候假装醒来最为恰当。

    白易一诊脉,翻开她的眼皮一看,对她装晕,没丝毫兴趣,也毫无怜香惜玉的心情。

    直接拿起银针:“大小姐,穆小姐就是突然受到惊吓,扎两针就好了。”

    穆香羽一听要扎针,想着稍微动动身子,赶紧醒来。

    谁知,白易扎针的手势比她的思维快多了,她还没动,他的银针就已经扎在了头上。她惊叫着,跳起来,指着白易,咋呼着:“谁叫你扎针的。”

    “表妹,你刚才晕了,不扎针你怎么醒呢。”

    穆香羽心虚的避开她跟白易的目光:“是吗?我晕了。”

    宗紫樱把她按坐在椅子上,“是啊,你晕了,春喜也晕了,怎么回事?”

    “春喜?”

    她四下看看,可不,春喜歪着躺在那,面色苍白,纹丝不动。

    “啊,这”

    支吾一下的穆香羽有了主意。

    “是、是这么回事,我跟春喜刚刚正在说话,忽然听到敲门声。刚开始我跟春喜,还以为是听错了,可是后来又觉得不对,于是叫春喜去开门。就在、就在”

    说到这,穆香羽的身体筛糠样的抖了起来,面色惶恐,似乎很害怕回忆起刚才的场景。

    在场的人,见了,好奇心陡起,都在揣测她看见了什么?

    宗紫樱过去握着她微微抖动的手,一双眼睛精光闪闪,亮亮的照着她。

    穆香羽硬着头皮,继续掰:“就在开门的瞬间,院子里,院子里模模糊糊的站着个黑色的影子。起初,我还以为是倩碧姑娘,可是不是,她身上的黑色袍子,无风而动,面纱飞了起来,面纱下竟然竟然没有脸,只有两个窟窿。我吓的呼吸都不敢呼吸,这时恰巧春喜惊叫一声,就晕了。

    我想转身,却双脚钉在地下,都动不了。她明明没有脸,可我却能感觉到她在看我,她伸出手想去撩面纱,那手就是些骨头,没有肌肤血肉的骨头,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吓的还是她喷出来的阴森森的气息,反正醒来就看见你们了。“

    穆香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胡诌。

    气氛瞬间诡异,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尤其是最先赶到这里的家丁,更是心惊,不觉说道:“难怪,听到惊叫声进来,却什么都没看见,原来是这样。”

    白易迷糊了,她明明是装晕,怎么会说出这么离奇的理由。

    张朗也不明白,他不明白穆香羽为什么要这么胡诌。

    因为他刚才就一直跟在倩碧身后,浅浅进来后,就是倩碧,说猝不及防见了倩碧,晕了,也还在情理之中。

    毕竟倩碧那张脸,白天看见都挺骇人的,何况是夜晚。

    但是为什么要凭空无中生有,是想吸引白易的注意,为自己晕倒找理由,还是看宗紫樱不顺,想吓吓她。

    还真是令人费解,张朗在一边揣测着。

    七嘴八舌,说的有眉有眼,弄的宗紫樱也沉不住气,背心凉飕飕的。

    “张掌柜,你看呢?”

    “大小姐,自古鬼怪之事,都是言之凿凿,亲眼见的人却少。今儿如果是别人也还罢了,偏偏是穆小姐,小的也不知该如何说。不过,既然事情过去,小的想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在跟着议论。”

    “你们都听见了,以后若是我还听见说这些没头没影的事,绝不轻饶。”

    “是!”

    “下去吧!”

    宗紫樱吩咐家丁小去。

    转头问白易,春喜怎样?

    “她没事,我已经扎完针!”

    “那她怎么还不醒来?”

    穆香羽问道。

    “既然宗大小姐,不想事情闹大,自然让她多睡会比较好,免得醒来分不清状况,胡说。”白易的这句话,真的是落进了宗紫樱的心坎,感激的不得了,不愧是凤少皇的朋友。。

    目光一转,突然捕捉到穆香羽面上一闪即逝的奇怪,心一动,大好机会不用白不用。

    “香羽,如今天冷,我呢也有很多事要忙,明早我就叫张掌柜暂时送你回去,住些时日,过完年春天想来再来!”

    “表姐!我还不想回去。”

    “听话,白公子,麻烦你顺手给她们主仆开些安神的药,张掌柜,明早你直接送她们,不用特意来向我告辞。”

    “是,大小姐。”

    “表姐!”

    穆香羽,望着白易,撒娇。

    宗紫樱打着哈欠,无视她的撒娇,对三喜说道:“咱们回去吧,闹腾半晌,我累了。”

    “是!”

    三喜伸手搀着宗紫樱。

    张朗白易跟在她身后。

    宗紫樱走到院里,又回过头:“香羽,你关上房门,好好休息。不要在想七想八,庸人自扰。”

    穆香羽黑着脸,不等她话说完,关上房门。

    她只想给宗紫樱制造的点麻烦,谁知却得不偿失,给了宗紫樱叫她回去的借口。

    铃铛的事没有眉目,哥哥交代随时注意她的事,也要因此泡汤,真是欲哭无泪。

    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轻举妄动,可是看着她最近日子过的那么惬意,又有点小小的不爽,算了,回去就回去,反正也快要过年。

    对她不满不以为意的宗紫樱,又对白易说道:“谢谢白公子半夜前来,张掌柜,你替我送送白公子。”

    “是!

    张朗陪着白易朝大门走去。

    白易几次张嘴,看张朗,想要说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开不了口。他生气,他难过,生气浅浅,居然因为跟张朗闹别扭,生这么大气,殃及周围的人,甚至是连带捎上他,看见他也是爱理不理。

    难过的是,通过这件事,才知道他白易,在她心里真的不算什么,远不及张朗在她心里的位置,否则她怎么会为了张朗,在周围竖起一道墙,竖起一道跟人隔绝的墙。

    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弄的这么僵!

    “你是想问浅浅,是吗?”

    白易意外,张朗会主动提及。

    “是。我想知道你们俩到底怎么啦?”

    既然他问,他也不想遮瞒,坦率的回道。

    “关于这个,我还真没什么好说的,白公子。”

    “可是,看着浅浅这样,你不难受吗?”

    “她不是有你吗?白公子,你路上小心!”张朗牵着白易的马过来,把缰绳递在白易手里。

    白易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小声叽咕着:“难道他白易,在他们眼里,就是个替补!我也想她只有我!”

    张朗回到院子,却并没回自己屋。

    而是朝倩碧的住所走去。

    倩碧屋里烛光摇曳,三喜站在院外,不知是害怕,还是什么,搓着手,缩着身子,紧张的东张西望。

    张朗停下脚步,站在一边。

    屋内。

    倩碧跪在宗紫樱脚前,低着头。

    宗紫樱端坐在那,凶狠的看着她。

    “我叫你跟着她,没事你跑去穆香羽的院子做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明明就是跟着她的,谁知进了院子,没看见她,就见春喜那个该死的开开门,看见小的大叫一声,就晕了。”

    “她开的门,那你看见穆香羽了吗?”

    凭空闹了这么一出,宗紫樱的气不打一出来。

    “看见了,不过就一眼,然后小的就走了。”

    “你走的时候,她晕了没?”

    “没,应该没有!不,是肯定没有。”

    宗紫樱沉吟片刻:“你以后给我小心点,除了跟着她,不许在出去乱跑。”

    “是,小的知道。”

    “哼,知道就好!”

    宗紫樱恨恨的站起身。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