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反 口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林大人捋着胡子,一副是你逼我的神色:“浅浅,既然那些你承认了,为什么这个还要遮着瞒着不承认呢,你想想看,你的这番话说出去会有谁信。

    宗家接手了你们祖传几代的天下第一楼,其中原委,不用问本官或多或少也可猜出一二。

    换句话说,间接直接,宗家都是害你们家家破人亡的人,你怎么可能待在她身边,什么想法都没有,如果真的没有,你又何必处心积虑的隐瞒那么久,难道你以为本官没有找着证据,就拿你无可奈何是吗?

    哼,我告诉你,你如果是这样想的那就大错特错,明儿升堂,只要其他的证据齐全,本官照样可以判你的刑。再三问你,不过是想给你机会,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

    “是,浅浅待在第一楼,的确有想要报仇的想法,若是浅浅还是以前的浅浅,那一定会不择手段,只要能报仇。

    可惜,浅浅已经不是从前的浅浅,再答应父亲,重新做人那一刻起,浅浅就决心洗心革面,一定堂堂正正的做人,就算是报仇也是一样。”

    “哈哈!浅浅,你这是在逗本官玩,还是觉得本官就是一个笨蛋,会相信你这样子虚乌有的说辞。

    既然你不肯合作,非要吃苦,那就怨不得本官了,谁叫你谋害的是小殿下呢。”

    以为浅浅说这些话,是为了忽悠他的林大人抖抖袖子,对衙役一使眼色,走了出去。

    两个衙役互相看看,一边一个扯起浅浅,将她拖回牢房。

    双手负在背后,一根木棍横查过去,将她脚不沾地分别绑在两边架子是,固定好。

    然后抡起手上木棍,对着她的肚腹猛抽。

    伴随着几声闷响,一丝血迹从浅浅嘴角,蜿蜒而下。

    肚腹内,似乎所有的脏器都移了位,绞痛着。

    衙役见状,知道差不多了,朝地下啐了一口,携着同伴,走了出去。

    转角处。

    林大人陪着凤少皇前来。

    见到他俩,林大人轻咳两声。

    衙役会意过来:“大人,那个钱浅浅嘴硬的很,死活不认,非要咱们拿出证据,还说有证据随大人处置,没证据她宁死不认。”

    “是吗?”

    “是,所以小的就教训了她几下。”

    “鲁莽!”

    林大人责怪着。

    两哥衙役连忙点头,说是。

    在看见浅浅的一瞬间,凤少皇的心痛着,愤怒也再次体内乱窜。

    “林大人,少皇有些话想要单独问她,可否?”

    “这,好吧,本来按照规矩是不可以,可既然是凤公子,那本官就破例一回,顺便也请凤公子,做做她的工作,事实俱在,就不要在心存侥幸,痛快的承认,对大家都好。”

    “是,少皇尽力。”

    晕沉沉的浅浅,费力的抬起眼皮,模糊中,看见他不太真切的面容,还有那心痛的眼神。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低沉着嗓子问道:

    “为什么瞒着我,你就是钱浅浅。”

    “不为什么。”

    “为什么要牺牲俊轩,你要报仇是你的事,为什么要选择俊轩,为什么?”

    “我没有害俊轩,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

    “我为什么要信你,貌似在你心里,你不是也从来不信我吗?否则怎么会张朗知道,白易知道,死去的邹氏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是钱浅浅,就我不知道,你是那个卖花女钱浅浅!”

    凤少皇一连串的质问,让浅浅无言以对。

    她咳嗽着,气闷的胸腔一阵翻涌,一口浓血吐了出来。

    恍若未见的凤少皇,上前一步,再次问道:“船上是你故意的?”

    “不是,只是一时的情难自禁。”

    凤少皇恼羞成怒。

    他铭心刻骨,想忘忘不了,对她而言,竟然只是一时的情难自禁,真是天大的笑话!

    忍着内心的种种复杂,讥讽到:“俊轩是你报仇的棋子,那我呢?真的只是你一时的情难自禁,还是那根本就是你早就精心设计谋划好的,让我做你报仇的棋子。

    “钱浅浅,你居然敢设计我凤少皇,做你报仇的棋子,是你自己找死!敢选择俊轩,也是你自己作死,两者相加,不管你是否可以逃过这一劫,我凤少皇今生今世都一定不会放过你!”

    越说越是愤怒的凤少皇,俊美的五官此刻紧紧的拧巴在一起。

    “俊轩不是我害死的,不是!”

    浅浅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回答道。

    “不是你,难道是宗紫樱,她有那么傻吗?会为对付你,毁掉自己梦寐以求,好容易得来的第一楼,你以为天下人都是笨蛋,会让你的谎话愚弄。”

    凤少皇冷笑着。

    “真的不是我!”

    “这话你留着明天在公堂上再说!”

    凤少皇昂着头,不在看她,极度的愤怒之下,却隐约懊恼,明明来是想知道她的从前,为什么看见她,想的却都是她,对他的欺骗跟所有谎话。他难受,真的难受,难受他在她眼里,就真的那么不不值得信任。

    “一时情难自禁!”

    这句话,反复的在凤少皇心头涌起,七窍生烟,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回去捏碎她!

    林大人得知宗紫樱父亲过世,想缓过几天在升堂,又怕王妃王爷将来怪罪,毕竟那边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州官可以得罪的!

    只得先行审问在押的。

    并把凤少皇白易一并叫来。

    一番审讯下来,大厨房其他人等,没有嫌疑,就当堂释放。

    张朗则在几番细致问询后,暂时收押,毕竟他是最早知道,钱浅浅就是浅浅的人之一,而且又跟钱家情谊不同。

    至于白易,在林大人的有心偏袒下,不过是随便问询几句。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浅浅。

    跪在地下的张朗心中着急,于是把宗紫樱之前指使倩碧暗害浅浅一一事说了。

    “是吗?有这事?”

    “是,林大人,的确是有这事,那瓶子至今还在小的家里。”

    白易赶紧补道。

    林大人听了,赶紧命人分头行事!

    不大会,倩碧跟阿川拿着瓶子前来。

    “小的倩碧见过大人!”

    林大人叫人把瓶子递给她,问她可见过!

    倩碧凝眸细看,惶惑的从袖子里摸着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瓶子来。

    林大人心中一动,看向凤少皇!

    凤少皇四平八稳的坐在那,不动声色。

    “倩碧这个瓶子是你交给张朗的?”

    “没有呀,大人,小的只是给张掌柜看过,并没交给他过。”

    此言一出,张朗跟白易大感意外,尤其张朗,对倩碧突然的反水,惶惑不已。

    “倩碧,你忘了,那时你怎么跟我说的。”

    张朗急道。

    “张掌柜,大人就在堂上,小的怎么敢撒谎骗大人,小的当初的确是给你看过这瓶子,并且说是大小姐给的,可并没有交给你过呀!”

    “张朗,你还有何话可说?”

    林大人一拍惊堂木。

    “大人,小的并没说谎,当时拿过瓶子,小的就立即去找了白易白公子,然后偷梁换柱,换了个一摸一样的回去给倩碧,现在倩碧为什么说谎,小的也不知。”

    “大人,小的没有说谎。张掌柜,小的知道你喜欢浅浅,可是你也不能为了她,就让小的跟着你说谎骗大人,诬陷大小姐吧!”

    “倩碧,我有没说谎,你心里知道,难道当初命令那个杀手,去放火,结果不幸烧死小月儿的不是她吗?还有派那个杀手,路上追杀浅浅跟小月儿的不是也是她吗?还有知道浅浅身份的邹氏,她不是也是你那个宗大小姐派那个杀手,去杀死的吗?”

    “张掌柜,你说的这些小的统统都不知道。,而且,既然张掌柜你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不早点出来指证大小姐大人,非要现在才说。;林大人,请你相信小的,小的跟这件事毫无瓜葛!请你一定相信小的!”

    |“张朗,你口口声声宗紫樱派杀手,做了那么多坏事,那本官问你,那个杀手现在在那,姓谁名谁!”

    “大人,小的虽然不知道那个杀手现在在那,也不知他名字,可小的却曾几次深夜在宗大小姐屋外看见过,那人总是半夜才来,每次都穿着夜行衣,蒙着面。”

    “没错,林大人,当初邹氏遇害,不是就有人看见过,一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吗?”

    白易插话道。

    林大人沉吟一下,旁边的师爷冲他点点头。

    “好吧,就算是有这么一人,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同一个人,还有你张朗,你拿出证据来,既然你当时看见,为什么当时不说,要现在才说,捉贼捉赃,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大人,小的的确看见,只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复杂,为了保护浅浅,所以才没说。”

    “你保护她,又去揭发她?自相矛盾,一派胡言,你以为本官是三岁娃娃,你可以信口雌黄,随便牵着走!

    真是岂有此理,来呀,给我打二十大板,先押下去!”

    “是!”

    张朗给押了下去。

    浅浅跪在那,赫然明白,张朗那时为什么突然去揭发她,原来是为了保护她,赶她走!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