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开业了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是啊,不嫌弃简陋的话,钱姑娘你就随便吃几口。”

    菀萝的爹,一个朴实的中年汉子,热情憨笑着招呼不动筷子的浅浅。

    浅浅犹豫着,夹起一块菜条放进嘴里,爽脆有味,就是稍微咸了些,吃还是蛮好吃的!

    “好吃吧?”

    穆青笑着问道。

    “这是什么做的?”

    “什么什么做的,我们这穷乡僻壤的,不就是野菜萝卜条子。”

    浅浅吃在嘴里,认真品着,虽然卖相调料,都不及城里人做的细致,丰富,可吃在嘴里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尤其那是鹿肉块,咸香咸香的,既有嚼劲,又回味绵长,味道好的让人不知不觉中就多了两碗饭。

    抬眼,对上穆青意味深长的目光,陡然明白过来,这才是穆青带她出来的真正目的,感激地对他笑笑,本来就暖洋洋的小木屋,此刻更加的温暖了。

    天真可爱的菀萝,住在这深山里,难得看见有外人来,何况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姐姐。

    因此,饭后一直粘着浅浅,觉得即便是不跟她说话,哪怕就是坐在她身旁也是好的。她不说话,她可以找她说呀,说说这山里的花草树木,各种鸟儿。

    浅浅见她说话时,眉宇间神态天真烂漫,讲的话也是直来直去,打心眼里喜欢,因此主动找话跟她说还来不及。

    穆青跟菀萝的爹,在一边,见她们两人年纪差不太多,叽叽咕咕,说会笑会,静默会,各有感慨。

    第二天,郁结打开的浅浅,本想就回去的,无奈不想菀萝的失落,又多待了三四天。

    临走这天,菀萝依依不舍的送了又送,再三叮嘱,希望浅浅他们有空再去她家。

    浅浅肯定的答应,说有空一定来。

    若不是菀萝的爹,叫住,还不知菀萝要送出去多远。

    上马奔出去几丈远,再回头,菀萝还站在高处,痴痴凝望他们这个方向。

    浅浅稍微思忖一下:“大哥,等我一下。”

    浅浅拨转马头回去,来到菀萝跟前。

    从怀里掏出那对银质铃铛,把其中的一个圈在了菀萝手腕上。

    菀萝摸着铃铛:“姐姐!”

    “这个我一个,你一个!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

    “是,姐姐!”

    穆青见浅浅把他那对铃铛,给了一个菀萝,倒也没有多想,反而是浅浅后来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说毕竟这是他的东西,没问他,就擅自做主给送人了。

    穆青回她,没有关系,这本来就是他送给她跟小月儿的,人都不在了,留着这对铃铛,不过是徒增善感罢了。

    穆方看着第一楼对面,大张旗鼓的装修拾掇,还在思量谁这么没眼力,竟然有胆把酒楼开在第一楼对面,唱对台。

    谁知,宗紫樱就来告诉他,就是他的好儿子,穆青。

    穆方拨浪鼓样的摇着头,接连说着“不可能!”

    穆青或者会胡闹,可还不至于会闹到这个地步,毕竟是他儿子,他的脾性他还是了解的。

    “怎么?姨父不信紫樱说的,那就请您过去问问就知道,紫樱说的是真是假了?”

    穆方疾步穿过街道,定定神,向梯子上擦着门楣的小哥问道:“你们老板是谁呀?那里人?”

    小哥看见他从对面过来,也一点没有要隐瞒的意思:“老板姓钱,叫浅浅。”

    穆方听到这,拍下胸口,心说这还差不多!

    心思还没了,那小哥又继续说道:“还有一位,是城外穆家的大少爷,穆青。”

    “你说什么?穆青?”

    穆方跳了起来。

    小哥皱着眉看看,细细一想,就明白过来,眼前这位肯定是他爹,穆方。

    转头继续干活,不在说话。

    “你们老板现在在不在?”

    “你问的是哪位?”小哥故意装着糊涂。

    “还有哪位?当时穆青。”

    “哦,你老说穆老板呀?他不在,钱老板也不在。”

    “那他什么时候会在?”

    “什么时候,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也许明天也许后天,当然也有可能一会就来。”

    小哥模棱两可的回答,让穆方抓狂。

    这还是他的儿子吗?

    知道他在第一楼,他竟然帮着外人在对面开酒楼,跟他唱对台,忤逆不孝,忤逆不孝!

    穆方气冲冲回到第一楼。

    迎面就是宗紫樱哀伤的表情。

    收起心里的狂躁,安慰着宗紫樱,说有他在,不怕!

    “有你有个屁用!”宗紫樱心里这么说道,“是,有姨父在,紫樱还有什么可怕的。姨父,你看见表哥说说他就算了,千万别怪他,他也是受了那个钱浅浅的迷惑,说起来那个钱浅浅真不是人,居然有本事改头换面。”

    她这么一说,倒真的是提醒了穆方。

    “是啊,以前那么丑,现在整个就像变了个样子。紫樱,你说她不会是什么妖孽吧?”

    宗紫樱刚要答话,门口人影一闪,凤少皇走了进来。

    “你们说谁是妖孽呀?”

    宗紫樱赶紧闭了嘴,低着头。

    穆方不知好歹地,指着对面:“我说对面的那个钱浅浅!”

    早就知道他们要在这里开酒楼的凤少皇,扫了眼对面:“怎么?他们要开业了?”

    “应该吧!”

    宗紫樱低低的应道。

    凤少皇眼里闪过一抹奇怪的神色,没有说话,直径往包厢而去。

    中间,穆方看见穆青来,也过去吵嚷过两次,每次穆青不是说让他别管,就是让他回家,说他自有主张。

    说得急了,就对穆方甩脸走人,弄的穆方在那说话跟放屁一样,没人听不说,还反而让人笑话。

    回到宗紫樱这边,又是颜面尽失,连自己的亲儿子都管不来,那里还有资格对她指指点点。

    自从知道穆青浅浅他们开张在即,凤少皇几乎是每天都来第一楼,每次都是直接进他的包厢,点上几个小菜,也不让人打扰,就坐在窗前,观望着对面。

    人间最美不过的四月,繁花似锦,处处花香,钱浅浅的再兴楼开业了。

    热热闹闹的开业了。

    虽然宾客里,没什么豪绅富户,但是衣着整洁的平民百姓却是络绎不绝。

    毕竟,钱浅浅在这凤皇城也算是大有来头。

    何况,还有穆青在旁周旋。

    宗紫樱神色诡异的望着对面排起的长龙,琢磨着她最终能开多久。

    卷起的帘子。

    大堂客人用餐的情形,她这边一目了然,甚至连不停穿梭的跑堂的长相都能看清楚。

    她的眼眸聚焦在那个身材倾长,长相清秀的叶川身上,那家伙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冷。

    偏偏他的冷跟这位凤少皇的冷又不一样,他是有点孤僻不合群的冷,凤少皇则是高高在上,倨傲的冷。

    凤少皇收回视线半天的凤少皇,研究着宗紫樱嘴角这抹奇怪的意味,:“你在想什么?”

    “没有,我能想什么。”

    “真的没有?”

    “当然没有,凤公子你当初说的话可还算数?”

    “算数,当然算数。”

    “算数,不仅算数,我还会帮着你!”凤少皇无声地在心里恨恨地说道。

    看着他们两个穿着一样颜色的衣衫,站在门口,笑容满面的相迎进出的宾客,偶尔还不时目光交错,会心一笑。

    就觉得刺眼、不爽。

    宗紫樱给凤少皇倒了杯酒,递在他手里:“那就好,我可就不客气了。”

    凤少皇没有说话,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拂袖出门,直奔对面。

    穆青跟浅浅楞了。

    看着他从对面快步过来。

    短暂的迟疑后,两人笑脸相迎。

    凤少皇不理不睬的直接进去,一眼就把大堂看了个清楚。

    不大的店面在他们的精心布局下,不仅舒适,视野也很好,靠路这边的帘子卷起来,靠里面的墙上则全部凿透,整面墙都是原木镂空木雕,透过镂空的花纹,可以瞧见院子里的各色青翠欲滴的植物,有开花的,也有终年不开花的绿叶观赏植物。

    两面的光线打进来,加上视线的延展,狭小的大堂无形中变大了很多。只是到了冬天该怎么办?

    总比能叫客人这样四面透风的吃着冷菜喝着冷酒吧?

    凤少皇暗地里琢磨,不觉眼睛往上一瞟,哈哈,一看见那道暗槽,凤少皇就明白过来,果真心思细密,到了冬天,再把帘子这样两边一挂,既不厚重,又可以保暖,还方便拆卸,厉害!

    只是这样的心思应该不是穆青所具备的,想到这,不觉侧头看了眼浅浅。

    谁知浅浅见他站在那不动,也正在打量他。

    两人目光一撞,凤少皇冷脸收回视线,阴阳怪气地指着大堂:“看来你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生意不会很好,特意选这么个小店。

    “那请问凤公子是坐大堂呢还是去楼上雅间?”

    穆青伸手拍下浅浅,问道。

    凤少皇看看,楼上,那楼梯呢?

    “浅浅你去厨房看看,我带凤公子去楼上。”

    浅浅点点头:“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凤少皇没有做声,跟着穆青往里走,出门一下子就看见楼梯口,原来为了节约地,她们把楼梯给设计在了墙外院子里。

    顺着蜿蜒开放式楼梯上去,视野更好。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