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七章 试剑
    两个月后

    “啊真是可恶。”林涛郁闷的大吼了一声,但是这并不能缓解他心中的烦躁。

    谁说不是呢林涛自幼便是个武道天才,在地球上时无论是什么武技都是一学就会,一点就透,到了太真界更是早早的便得到了太乙门的秘术传承,经验与悟性都有了质一般的飞跃更是没有被难住过。

    可是现在林涛不得不承认,他被难住了

    “师傅,在给我炼制点那个药,我感觉很快便能达到要求了”郁闷之下的林涛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便向直接的这个便宜师傅讨要起来。

    在药物的作用下,林涛对化风的掌控可以说是非常熟练,但是正常状态下,因为感知变得迟钝的缘故对于法力的操控也是失去了那种敏锐,只能依靠感觉,这就很难了。

    可是不论他怎么做,最多只能做到不斩断柳叶,至于控风那暂时还看不到半点希望。

    “你现在是真忘了要死要活的时候了”麻老没好气的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平时状态下掌握化风的技巧达到要求别给我没事白日做梦了,我调制的秘药只能让你的感官更敏锐罢了,不能增加悟性,你现在缺的是顿悟,顿悟懂吗”

    林涛的适应性是真的有些让麻老感到发麻,仅仅是十多天,林涛就能面不改色的承受药力的摧残,好像一个没事人似得。

    如果不是他自己深知药物生效的原理,他还真就信了,这个药被人适应一段时间就会没有副作用了,其实是林涛的体质与极阴之体结合之后,便出现了更易不会被人轻易察觉,若是他知道林涛是极阳之体,就不会多么奇怪了。

    极阳之体不知给林涛带来了多少痛苦,被地球上的那位神医费尽心思养到十六岁,内功修炼到了足以维持生机时才放他离开,而在这之前林涛又要吃多少苦阴阳缺失不仅仅是痛苦,更是几次濒临死亡。

    而另一个极阴之体的辛大姐,也是活的异常辛苦,为了能给她延寿,她爹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找了多少宝物。

    这才是林涛快速是接受并适应了那种痛苦的原因,习惯了身体上的种种痛苦所以能很快的适应,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

    听到麻老的话,林涛一脸不耐烦的倒在了地上,他现在无论是剑法还是境界,都差了临门一脚,却迟迟不得门路,这让林涛有些无奈,好像先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似得。

    看着丧气的林涛,麻老有些好笑,这可能是这些天才的通病吧,对于修行缺乏足够的耐心,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毛病,随着阅历的增长必然会明白修行的艰辛,到时候就好了。

    “你现在缺的是战斗,战斗中往往能够对学习到的东西有更深刻的了解,幕后黑手不会想要放过你的,必然会有追兵围堵,用他们试剑也是好事。”麻老异常平淡那的说着杀气四溢的话。

    “咦你今天怎么不劝我了”林涛实际上之前就想杀出去了,只不过麻老一直不许说他剑术威能修成,若是被人围堵绝对不是对手云云,没想到今天他竟然让他杀出却了。

    “你之前的剑法的确厉害,但是刚猛有余,韧性不足而且太过偏激,如今你虽然不能运用地阶的柳叶四式,但是你现在对于剑道一途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台阶,对付小小青林镇的一些佣兵,绰绰有余”麻老说道。

    林涛一开始还没立刻反应过来,毕竟在这段时间没日没夜的锻炼剑气化风的技巧,竟然完全忘记了试验自己进步,以至于对于自己的认识还停留在最初的时候。

    想到这里,林涛直接酝酿出一股剑气,不再是吹叶子玩的剑气,而是真真正正的剑气此时的林涛竟然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他没有选择简单的发射,而是让其随着自己心念在周身旋转了起来,瞬间卷起了地面上的无数枯枝落叶,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漩涡。又是心念一转,那本来似乎没有杀伤力的风,瞬间变得凌厉无匹,将卷入其中的杂物绞成了齑粉。

    这便是叶动地阶武技吗林涛心中的震撼丝毫不亚于初次修成无极剑法,这一瞬间对于麻老当初那一剑的威势也是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储积风势而斩出的一剑怪不得有那么大的威力

    只不过林涛现在能做到这一步便是极限,想要更进一步那非得真正的掌握了风的奥义才行。

    林涛对于最后的效果颇为满意飒然道“我和齐玉妹妹招呼一声,咱们便出去,让他们等了这么久,总要打个招呼才好,你说对不,麻老。”

    麻老叹了口气“你这小子只有在用的到老夫的时候才会喊师傅对吧”

    “彼此彼此。”

    林涛嘿嘿一笑,身形暴射出去,感受到体内那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巨变,体内的经脉重新被构造了一次,每一处穴位都更加的适合自己爆发力量,此时仅仅是牛刀小试便有如此惊人效果,若是战斗中想来会更加明显才对。

    林涛悠然的走到了一处山洞中,这便是他们三个人的落脚点,不过虽然是孤男寡女,但是这段时间林涛几乎是每日除了修炼便是回来休息睡觉,根本没有半点暧昧气氛。

    “齐玉,你在想什么呢”

    林涛看着坐在草堆上一脸呆萌的齐玉,心中不是滋味,因为这段时间齐玉一直如此,很少说话,虽然说林涛也是有意拉开二人的关系,一直没有过问,但是不问不代表看不见。

    或许是想念家人或者说担心齐南州的情况吧想到这林涛长袖之下的拳头狠狠的握了握,眼中更是闪过一抹寒芒。

    “嗯林哥,你回来了啊。”齐玉见到林涛忽然回过神来,甜甜一笑“今日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提前回来了”

    “恩,修炼到了瓶颈一时半会可能都无法突破了。”林涛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随后突然郑重道“我一定将你爷爷救出来,放心他们忌惮太乙学院,又岂会轻易的妄动你的亲人所以他们一定是安全的。”

    齐玉先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我相信你”

    “今日我便先去教训教训黄家的那些狗腿子,想来很快就能离开这里。”林涛一脸认真的对着齐玉说道。

    齐玉强笑一声,眼神有些游离的应道“好。”

    在林涛看在眼里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向了魂林之中心中战意昂扬,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齐玉因为林涛的举动,反而是眼神一暗。

    不管林涛什么态度,但是二人终究是在一起的,光是这一点齐玉就已经颇为满足,更何况,爷爷当时的情况何等不妙,如今更是凶多吉少,这不是齐玉悲观,而是事实如此。

    齐家她也因为齐叶等人的态度没有了念想,如果说齐家当真具有骨气,想来也是在爷爷和黄文义交手时参战了,剩下的那些又有什么可值得留念的

    而离开这里也代表她与林涛即将分道扬镳,如何能让她开心但她也明白,自己和他终究不可能永远属于这里,林涛的天赋不该埋没在这里。

    看着林涛渐渐远去消失在白雾之中,齐玉才独自离开这个山洞,她想要确定一些事,关于魂林也关于自己

    林涛根据麻老的指点,走出了魂林,此时经过几番淬炼后的林涛,不单单是**,包括灵魂上的力量也是在痛苦的折磨下进一步的提升了起来。

    林涛看见了久违的阳光,竟然让他有一种重见天日的错觉。

    那个结界里虽然安全,但是果然还是太过压抑了,长期呆在里面简直能把人逼疯了林涛狠狠的吸了一口外界的空气,心满意足的伸了一个懒腰。

    忽然间林涛听见远处一阵响动,身形一闪顿时隐蔽了起来,没想到竟然是一个背着一个硕大的竹筐走向这里,看着她拿着锄头的模样,看来是一个采药人

    林涛用精神力扫视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埋伏,莫非是麻老猜错了不成黄家并没有围堵自己但是说不通啊

    想到这里,林涛弄出了一些声音,随后才走了过去。

    “什么人在那里出来”那个女子忽然双手握住了锄头,一脸紧张的看了过去。

    “这位小姐,别紧张我不是坏人,我就是想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林涛举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你,你是那个佣兵团的别过来”那女子一脸紧张的问了起来。

    “佣兵团什么佣兵团,这里有很多吗我不知道啊”林涛一脸无辜的道“我是被一个魔兽追到了这里迷了路,想问问路而已。”

    那女子仍然是一脸警惕的看着林涛,眼中充满不信任“少胡说了,现在除了佣兵哪里有其他人在鸠名山”

    林涛听了这话不由的笑了出来道“你这姑娘好不讲理,你是佣兵团的人吗既然不是你不也在这里吗”

    那女子闻言一窒,随后又问道“好,那你说你是什么人,到底为什么来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